流雲城內的匯武商行可要比天岩城和東玄城的大很多。

Home - 未分類 - 流雲城內的匯武商行可要比天岩城和東玄城的大很多。

因為有紫金令,宇文天得到了高層的特屬招待!

這個分行的商樓一共有五層,一樓是常用的商品,二樓是藥材區,三樓是各種稀奇材料區,四樓有許多低階的功法武技,五樓則是寶物區。

當然,宇文天來此,一定回去寶物區轉一圈。

說不定可以碰到一些異寶呢!

這裡有許多玄階丹藥,有一些玄階兵器,還有一些宇文天都不認識的奇怪東西。

不過,轉了一圈后,宇文天並沒有發現什麼寶物!

他略微有些失望!

不過,片刻之後,他又恢復平時的淡然之色,拿著收購的藥材,付了錢,在管事的笑容下,離開了。

回到流雲客棧,宇文天交代小二一些事情之後,便回房間了。

明天要去參加流雲宗的招新活動,還有一晚上的時間,他不著急。

反正修鍊的時候,時間會過的很快!

不過,宇文天並沒有修鍊,而是在煉丹!

這次收購的藥材量很大,夠他用很久了!

宇文天全神貫注,投入到煉丹中。

一鼎又一鼎的丹藥成功煉製出來,數量都是九枚,品質上乘!

就這樣,一晚上的時間悄然而逝!

宇文天煉製了近一千五百枚丹藥,全部都是玄階上品丹,都有丹紋!

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產,以後行走大陸,是一大助力。

現今,很多武者已經不用金銀作為流通貨幣了,靈石成了基本的交易工具。

他以後也要過這樣的生活,所以得先想辦法,獲取靈石才行。

他現在有兩萬多塊下品靈石,夠他揮霍,等以後不夠了,可以用丹藥換取,這是他最擅長的賺錢手段。

停止煉丹后,宇文天洗漱了一番,便離開客棧,前往城主府附近的校場,去參加流雲宗的招新。

此時已是辰時,校場上有數萬人,熱鬧非凡!

實際上,來參選的人只有一小半,大多數人是來看熱鬧的。

城主府的軍隊把守在校場周圍,防止有人惹事生非。

主持招新的是一個鬚髮花白的老者,蛻凡五重天之境的修為,不過,宇文天能感覺到,此人的戰力不弱於宇文建。

老人的旁邊站著十二名弟子,都是先天五重天之境的青年,此刻正不停地宣講者招新的規則。

「二十五歲大到三十歲的武者,修為不到先天八重天之境者,不得參加!」

「二十歲到二十五歲的武者,修為不到先天四重天之境,不得參加!」

「十六到二十歲的武者,必須要達到後天九重天之境以上,才可參加!」

此言一出,來此報名的武者,有近八成之數被剔除了!

不過,餘下的還有三千多人!

只見鬚髮花白的老人上前,看著場上的幾千名參加選拔的武者,朗聲道:「你們有資格參加流雲宗的選拔,但是也僅僅是有資格而已!」

此言一出,場上的幾千名武者又開始喧嘩起來了!

「要想通過選拔,必須進行天賦測試!」

天賦測試?

宇文天似乎有些耳熟,不過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而老人身旁的六個流雲宗弟子,卻從空間戒指拿出了六個紫金陣盤,構造較為複雜。

看到這些陣盤,宇文天立即明白了什麼是天賦測試,因為宇文家也有一個這種裝置,名為測賦儀。

這是專門用來測試武者天賦用的陣盤,上面鑲嵌著幾顆特殊的珠子,顏色各不相同。不同顏色的珠子發光,代表著修鍊天賦的強弱。

宇文天不知道這是什麼原理,不過卻也覺得神奇無比。

宇文家的那個測賦儀只有五顆珠子,顏色分別是赤、橙、黃、綠、青五色,宇文天當時可是令青色珠子發光的!

這說明他的天賦是很好的,不過,後來才發現自己不能修鍊出真氣。

而反觀流雲宗的測賦儀,與宇文家的稍有區別。因為它這上面有八顆珠子,分別是赤、橙、黃、綠、青、藍、紫、金八色。

看來,這個測賦儀的等級要高許多。

明顯,大多數人都知道測賦儀的存在。

「通過選拔的弟子,將正式成為流雲宗的弟子,十日後到流雲宗報道!」

大家陸陸續續走向六位流雲宗的弟子,開始測試天賦。

「紅珠亮了,天賦一階!」

流雲宗的弟子每測試一個武者,便讓其將自己的名字,天賦等階和修為記錄在桌子上的白帛上。

漸漸地,校場熱鬧無比,議論之聲不斷。

「沒有珠子發光,淘汰!」

「紅珠亮了,天賦一階!」

「沒有珠子發光淘汰!」

「淘汰!」

「淘汰!」

「橙珠發光,天賦二階!」

……

呼喊聲此起彼伏,聽到多數人被淘汰了,眾人也是遺憾地搖搖頭。

漸漸地三個時辰過去了,參加選拔的人數已經有六成測試過了,其中留下來的只有十分之一。

「綠珠發光,天賦四階!」隨著一名監測弟子的興奮聲起,人群大驚,眾人的目光瞬間移了過去。

只見一個十七八歲的錦衣武者,儀錶不凡,似乎是大家族的子弟,其修為已經是先天三重天,高傲地仰著頭,似乎在享受著眾人的讚歎。

「是林遠風,林家的少族長!」

!! 「早就聽說此子天賦異稟,親眼所見,果然不凡!」

「哼!眼睛都長在頭頂上了,這麼狂傲!」

「沒辦法,誰叫人家天賦好,家世又好呢!」

……

林遠風回頭不屑地看了一眼待測試的武者,走到記錄弟子面前,寫下了自己的信息,然後背著手走了。

老者看了一眼林遠風,滿意地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不知何意。

宇文天站在隊伍的後面,看了一眼林遠風,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種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待林遠風走後不久,監測弟子又是一聲大呼:「綠珠發光,四階天賦!」

這是一個秀麗可人的女孩,年齡與宇文天相仿,先天二重天之境,從周圍人群的議論聲中,宇文天才知道,這還是流雲城程家的天才弟子,名叫程思思。

相對於林遠風的高傲,程思思卻是溫婉的多。女孩似乎有些羞澀,被這麼多人議論著,脂玉般的臉蛋微微變紅,一直延伸到脖頸和耳朵,非常迷人,讓周圍的大多數武者都口水直流。

程思思記錄完信息之後,低下頭,快速離開了校場!

當然,凡事測試通過的大多留下來,看看後面的選拔,只有少數人才會離開。

畢竟,看到一個個的修鍊天才,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程思思一走,人群便安靜了許多,大家都期望著,再次出現天才!

漸漸的,半個時辰又過去了,大部分人被淘汰,失落地走出了校場,而被選上的人,則是興奮無比。

一刻鐘后,又有一名天才出現了,此人叫王明遠,似乎比宇文天要小一些,先天一重天之境,也是天賦四階,不過大家都不認識他。

看他的衣著,顯然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這真是爭氣了!

人群又是沸騰起來了,尤其是負責招新的流雲宗的人,高興的嘴合不攏了。

瞬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又有一些優秀的弟子被發覺了。

魏嫣然,十九歲,先天四重天之境,天賦三階,乃是流雲城魏家的長女,生得俏麗之極,不過卻是一個冰山美人兒,這倒讓宇文天想起了雪玲瓏,他的拳頭不禁攥得緊緊的。

還有一個十六七歲的青年,名叫萬金,後天九重天之境,天賦三階,身世不詳。

當然,這大半天的時間裡,選到的實力最強的是一個叫袁野的青年,二十三歲,先天七重天之境,天賦三階。

這次招收到的武者,使得流雲宗的那十幾人滿意至極。

不過,到後來,基本上都是普普通通的武者了,九成被淘汰了,餘下的基本都是天賦一階的武者。圍在校場上的人群也漸漸覺得意興索然,便離開了。

到最後剩餘的二十人的時候,天色漸黑,已沒有人觀看了,每個人測試完都回去了。

就連流雲宗的人也覺得不可能在有天才出現了,開始收拾起了東西,準備離開了。

老人半刻鐘之前就離開了,他覺得此次能發覺這麼多天才,已是大賺了,剩下的這點人中,不會再有天才出現了。

不過,畢竟還有二十來人,他們留了一個測賦儀,兩個監測弟子打著哈欠,漫不經心的說著:

「淘汰!」

「淘汰!」

「紅珠發光,天賦一階!」

「淘汰!」

……

參加測試的人都走光了,守衛的軍隊也走了,就余宇文天一個人站在校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