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菲菲趕緊又去找王芳芳。

Home - 未分類 - 餘菲菲趕緊又去找王芳芳。

王芳芳現在也睡醒了,躺在牀上想昨天的事情。這個時候餘菲菲跑到職工宿舍,看見王芳芳正躺在牀上想着心事。

“芳芳,你的兩位情哥哥不知道什麼事情,大清早的來‘天堂酒店’找你。”餘菲菲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對王芳芳說。

王芳芳聽見楊東生和高曉雲來找自己,驚得一下子從牀上做起來。

“你說什麼?”王芳芳驚奇的問。

“楊東生和高曉雲來找你!”餘菲菲大聲的對王芳芳說。

現在王芳芳終於聽清楚了。

“他們在哪裏?”

“我們酒店門口。”

王芳芳聽見楊東生和高曉雲現在正在酒店的門口,趕緊下牀,從宿舍裏跑了出去。

楊東生和高曉雲站在酒店的門口徘徊着,突然他們看見王芳芳披頭散髮的從酒店裏跑到他們的跟前。

“東生哥,曉雲哥,你們兩個怎麼來了?”王芳芳有點驚訝的問。

“你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來的?”楊東生問。

“我昨天晚上是坐出租車回來的。”

“我們看到你安全,我們就放心了。”楊東生繼續對王芳芳說。

“東生哥,曉雲哥,謝謝你們來看我。”王芳芳感動的對楊東生和高曉雲說。

“你是我和你曉雲哥的妹妹,我們關心你是應該的。”楊東生說。

“芳芳,你趕緊回去,我們要走了,我還要趕去上班。”楊東生對王芳芳說。

“那你們在路上小心點。”

楊東生、高曉雲和王芳芳告完別,他們就一起去“勝鼎物流公司”的服裝部。

高曉雲和楊東生走在路上,他們思緒萬千,高曉雲在心裏默默的禱告,希望黃勝利看在楊東生的面子上能給他找份工作,那樣,他的心也就放在肚子裏了。此時的楊東生心裏也同樣想着這個問題,無論如何也得求大哥給曉雲找份工作。 風韻和的眸光穿過宇文靖看向後面,宇文靖一把捉住了她的手,「韻和,聽我解釋!」風韻和推了推,卻被宇文靖擋住了,「讓開~!」

「不關她的事。」宇文靖不由得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畢竟逍遙魚在這兒屬於弱勢群體。

風韻和冷眼看了宇文靖一眼,「原來,這就是你的愛。宇文靖,當我風韻和瞎了眼,從今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宇文靖臉色微沉,幾乎每一次吵架都是風韻和站到了上風,為何她從不替自己考慮一下呢。

罡風一閃,翠綠的長劍出現在風韻和的手上,宇文靖大驚,「風韻和,你這是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殺了這個謀害宮主大人的賤人啊。」風韻和難得說這麼多話,冷冷的斜了一眼,長劍出鞘的宇文靖,「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逍遙魚驚恐的躲在宇文靖的身後,「靖,我好害怕。」嬌滴滴的激起了男人的保護欲。

宇文靖有些許不忍,「這事怪不得她,是我非要的。如今你也看到了……韻和,你別鬧了。」

「納命來!」風韻和卻是懶得在和宇文靖在墨跡,那雙黑玉般的眸子閃著灼灼的狠光。宇文靖一手護著逍遙魚,一手當著風韻和,「風韻和,你有完沒完!」

身側的暗衛也團團的出現將風韻和圍繞在其中。

「你這是要殺我?」風韻和將眸子轉向宇文靖,「為了一個不知道多少男人糟蹋過的賤人,殺我?哈哈……我風韻和這輩子當真是可笑。」

「別逼我!」宇文靖扭過頭。

風韻和卻是再也不理他,她手裡的劍飛快,只是畢竟才接受了長老傳承,還不能靈活運用,一個人對上這麼多的隱衛頗有些費力氣。

凌月逍靜靜的看著城牆下的人。宇文靖的話不斷的飛入她的耳朵中,竟然有這樣的渣男,卻是和司徒流雲有一拼了。

手指微動,卻是一張紫色的大弓,另一隻手微動,銀白如小蛇的電流宛如一隻乖巧的長箭,出現在那張紫色的大弓上,這是小冥的技法,今日她閑來無事倒是想試試。

銀白色微微一閃,強大的威壓令宇文靖心弦一緊。他在這別院,為了隱藏蹤跡,並沒有帶多少人。「風韻和。你竟然找人來殺我?」

風韻和卻是懶得理會她,手裡的翠綠色的長劍,舞得密不透風,眉心微蹙。

「啊呀……」逍遙魚嬌嗔一聲,宇文靖轉過身。皺了皺眉,「你怎麼樣!」他是在氣風韻和,心中期待著風韻和只要肯給他一個台階下,便可。

逍遙魚自是見過大風浪,如何不知道他怎麼想的,雙眼淚汪汪的。勾得人心軟。

風韻和和那群隱衛交戰在一起,宇文靖低頭看了一眼逍遙魚早已經射穿了小腿,手指剛覆上。便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電流開始緩緩的從逍遙魚身上傳到他的身上,嚇得他急忙丟開了逍遙魚,只見逍遙魚的那雙玉腿,好似有無數的蛇形般的閃電盤旋。

那種電擊的疼痛,令逍遙魚深入心髓。該死的剛剛那東西來的太猛,這會那電流在她身上噼里啪啦的。偏偏她又吊著一股氣,接受了這等撕心裂肺的疼痛。

「救我,我可是懷了你的孩子的。」逍遙魚咬著牙喊道。

宇文靖平生第一次感覺十分的無助,他確實已經是元嬰的修為,但是卻也沒有見過如此刁鑽古怪的仙法。聯想到剛剛那股威壓,宇文靖皺了皺眉,身形飛快的飛入那群隱衛中,「風韻和,你使得什麼手段。」

那利劍飛快的穿梭著,空中卻是瞬間飛過一排排金色的小弩箭,凌月逍藉助小冥才領悟的雷火閃電之力,只是現下有了太多的限制,卻是不能夠可以隨意使用的,剛才不過是將那逍遙魚當做小白鼠玩玩。

這金色的小箭,借著凌月逍靈力的力度,速度飛快,上下兩支,一個前一個后,一個在丹田,一個在頭頂,如有元嬰的元嬰逃遁正好被殺死。

瞬間倒下了四個黑衣人,一支劍羽剛好擦著宇文靖的肩膀而過,濺出一道血痕。

令宇文靖震驚的不是這箭羽瞬間殺了這麼多人,而是這些金色的小弩箭全部不過是凡間人才玩耍的小玩意,而對方偏偏能夠用它將這些高修為的人一擊即中。

凌月逍微微看了下震驚的宇文靖,她體內的靈力來源可是源於精純的混沌之氣,哪裡是這些人能夠比擬的。

同是元嬰初期,凌月逍便是宇文靖的九倍之力,加之她的靈力來源於混沌之氣,那宇文靖更是無法比擬。

逍遙魚見狀從地上往一側爬去,試圖想要躲過一劫,沒想到這個風韻和竟然還帶了幫手。

誰知剛一動,上方一個火紅一閃,卻是被人生生的踩斷了膝蓋骨,「啊……」

七彩流星針如夢幻般的閃動,逍遙魚剛剛伸出指著凌月逍的纖纖玉指便被銀針刺入,飛快的剝掉了指甲蓋。

偏生逍遙魚是個凡人,十指連心,刺骨的心痛,「你這個惡魔!」

「敢動我合歡宮的人,就要做好這個下場。」冰冷的手指捏住逍遙魚的下巴,「怎麼還等著你的姐姐來救你,恐怕過了今晚逍遙宗就再也不復存在了。」

手指一用力卻是將逍遙魚的下巴卸了下來,一粒入口即化的丹藥便滲入了她的體內,逍遙魚猛烈的乾嘔了幾下,卻是都失望了,「你給我吃的什麼。」

宇文靖已經顧不得風韻和,猛的向逍遙魚這方重來,卻被風韻和一劍插到了左肩上,宇文靖滿眼不可思議。

風韻和抿了抿薄唇,憑著她的能力,剛剛是可以一劍將他殺死的。

冷風吹過,暗黃的燈光照的一片蒼涼,所有的隱衛都幾乎在剎那間被凌月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給震懾住了,彷彿么若是再動一下,便會生不如死。他們都是不怕死的,可是生不如死卻是震撼人心的。

「凌月逍!」宇文靖失聲的喊道,她……她竟然真的沒死。

火紅的長袍被風吹得裙擺微揚,凌月逍便宛如一座神像,令人高不可攀。

「救救我,我肚子還有你的孩子。」逍遙魚掙扎著看向宇文靖,不愧是從逍遙宗里出來的,魔修即便是要死也會抓住一切機會來求生的。

宇文靖不忍,好半晌才轉向凌月逍,「求求宮主大人放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凌月逍冷笑一聲,給她憑空多了幾分邪佞,「宮主大人,這會不直呼我名字了。」凌月逍微動,宇文靖感覺被她看的毛骨悚然,就連風韻和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她心裡是不喜歡別人懷了宇文靖的孩子的,凌月逍的視線在她臉上掃過自是明白她的想法。亦是知道她的擔憂。

「既然如此,韻和便將宇文靖收入你的金龍鎖中吧。」凌月逍的興緻突然很好,逍遙魚顫抖著向著角落爬去,眸子里毫不掩飾的殺光。

「是!」不等宇文靖說話,風韻和祭出一個鳥籠子般的法器向著宇文靖一拋,那籠子陡然變大,宇文靖便如一隻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

只是宇文靖不知道凡是進了這籠子里的人卻絲毫使不出一點法力的,籠子的頂子處更是盤旋著九龍來鎮壓,這是風韻和接受了長老傳承后得到的寶物。

宇文靖不認輸的看了月逍一眼,心中打著小算盤,自己在合歡宮的勢力早晚會救自己出去的,況且自己如果不這般不僅孩子保不住,而且還會被對方直接就地正法,哼,這個破籠子莫非能夠關的住自己堂堂的元嬰修士嗎。

凌月逍長袖一掃,好不容爬出幾米的逍遙魚又重重的落在了那大鳥籠子前。

「凌月逍,你這是什麼意思!」宇文靖不可置信的看著月逍,「好歹你我也是師兄妹。」

風韻和似是第一次看到這般的宇文靖,心痛之餘,又是多了幾分的厭惡,唇角隱著苦笑。

「哦?」月逍細長的應了一聲,「師兄這時候可記得我是你師妹了,來了這琉璃界這麼久,怎麼就忘了我月逍的名號了,我是祁蒙大陸有名的小魔女,既然有名,那當然就有為了。我剛剛可是沒有答應放過這個女人和她肚子里的野種哦~我月逍怎麼可能讓仇人懷了我合歡宮的人的孩子呢?斬草不初根,春風吹又生。師兄,你是傻了吧!」

「你……」宇文靖生平第一次覺得月逍極其難對付,該死的不按理出牌。至於逍遙魚,他也不是非要救她,只是她剛剛說懷了自己的孩子,對於修仙者能有個孩子那是十分不易的。

宇文靖的話未落,月逍卻是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長劍,暗紅的氣體環繞,甚至還有絲絲的魔氣,只一亮出來,就感覺一股陰寒撲面而來。

逍遙魚眸子瞪得很大,驚恐的望著那把劍,令人莫名的恐懼。

月逍環過那幾個定住的隱衛,很好,就讓他們做陰煞幡的新鬼,陰煞幡也是好久沒有餵養了,至於逍遙魚……哼哼。

… 凌月逍心有餘悸靠著一塊粗糙的石壁,上輩子,加上上輩子,她凌月逍都沒有這麼狼狽的逃竄過,當然也沒有遇到過這樣威壓強烈的氣息。

閉上眼,她都能夠感覺到那股不屬於修真界的威力,自從她回歸以來,一切都好像變得有些不同了。

刀子般的風刮在她粉嫩的臉頰上,凌月逍下意識的縮了縮身子,隨即自嘲的一笑,什麼時候竟柔弱的到如斯的地步。

凌月逍屏息細細的聽著,心中如擂鼓一般,這種明確的頻臨死亡的感覺十分不好受。

腳步聲漸漸逼近,凌月逍咬了咬唇,大不了就拼了。

水藍色的衣擺掃過凌月逍的面頰,凌月逍努力的平靜心態,將氣息收斂到最低,桃花眸漫不經心的睜了一下,又若無其事的偏過了腦袋。

那人身形一顫,卻是死死的鎖住了她,略顯凌亂的黑髮迤邐在一側,不似平常女子那般的柔順,卻是帶著幾分慵懶,瓷白的小臉半露,令人想要扳過來一探究竟。

「藍陵,你在那裡做什麼!沒想到這兒竟有條魔龍!」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傳來,他穿著一身白衣顯得有幾分飄飄欲仙,眉眼清絕,聲音酥潤好聽。而站在這白衣男子身後的則是一個穿的五顏六色的成年男子,一身打扮更是似男似女,手裡把玩著一把羽扇,聲音帶著幾分膩膩的嬌俏,「哎,莫不是這兒除了這個死龍還有好玩的,奴家也正是無趣……」

說著那成年男子便向前湊來,卻被那白衣男子給擋住了,頓時臉色微惱,「雲孤意。你什麼意思,莫非是看碧霄我對陵兒好,吃醋了?」

雲孤意有些厭惡的將他摸過來的手打掉,「噁心!」卻是上前走到了藍陵身側,見到一身紅衣貼著石壁的凌月逍眼中閃過一抹驚愕,這少女的氣息好似凡人女子一般,但是出現在此地,又有那魔龍,怎麼看怎麼詭異。

當然最令他和藍陵震驚的是,對方好似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們。不,應該說是直直的忽視了他們。這讓他們這些上界少女瘋狂追迷的少年心中大大受挫。

「簡直是豈有此理!」雲孤意冷哼一聲,伸手想上前扳正凌月逍的面龐。

凌月逍心中微微驚異這三個人身上的氣場。這情況下,裝死是不可能了,憑著自己的能力更無法逃掉這兒,不知道為何這幾個人身上的氣息明明是超越了這一屆的,竟然能夠不受界限的壓制。

感覺到湊過來的那雙手。凌月逍忽然轉過了頭,揚起了小臉,青絲散開露出她那絕世容顏,那毋得睜開的眸子,看得雲孤意和藍陵兩個人心砰砰亂跳,這女人不僅是美到極致。而那一雙眸子更似會勾魂一般,眸底不經意間會閃現出七彩的光絲。

尤其這美好似天然的,不像是一般元嬰後期塑造而成。竟是生生的將仙界第一美人兒藍思思給比過去了。

尤其那看似無情還有情的眸子,嬌媚、羸弱、倔強。

「這荒山野地竟然出現了如此美貌的女子,骨齡不過二十許歲,莫不是狐狸精變的?」碧霄懶散的聲音從二人身後傳來,他眉心一點硃砂十分的灼人眼。面上卻是難得的一本正經。

凌月逍嘴角抽抽,自己竟然被這三個少年當成異物圍觀了。

雲孤意撇了撇嘴。「死人妖,你嘴裡就不能出現個正常的話嗎?狐狸精?倒是有幾分相像,瞧把我們藍少迷的神魂顛倒的。」

藍陵這從直直盯著凌月逍的中回過神來,只是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少女的容貌似曾相識,卻又如何也想不起來。

碧霄的眸子在凌月逍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嘖嘖……如果不是此處有個魔龍的話,我定會將這個小寵物帶回去玩玩了。」

凌月逍握了握纖細的手指,眼底閃過一抹怒意,而站在她頭頂處的藍陵卻是驚異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似乎她做的都是什麼驚世駭俗之事。

凌月逍直起身子,她的身形有些不穩,手腕上的赤焰更是乖的不能在乖了。

該死的,凌月逍忽然想起神手老人的勸告,莫非自己這次會栽在這三個少年的手裡。

「難不成她是魔族人?聽說只要修成魔神就會與常人無異,更覺察不到一點魔氣。」雲孤意欠扁的聲音在凌月逍的身後傳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