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招?

Home - 未分類 - 什麼招?

四個字——「死不撒手」!

太極圖沒遮沒攔,也沒個地方抓。孫凡便將齊天封魔柱取了出來,將其插進了太極圖自主控制的那個按鈕處。

如此一來。

孫凡和阿峰,既可以有一個把著的東西,暫時穩住身形。又可以讓阿峰,用齊天封魔柱,將太極圖切換到自主架勢狀態。

「阿峰,快用力往裡插!」

「老大,咱們為什麼要往裡插啊?」

「你少他Ma廢話,照我說的做,快插!」

阿峰與孫凡同握齊天封魔柱,用力往太極圖沒有按鈕的孔洞處一捅,太極圖便被切換到了自動架勢模式。

太極圖的力量,可不是孫凡和阿峰可以比擬的,更不是那天空中漩渦的吸力,可以相抗的。

孫凡本以為,一旦開啟太極圖的自動架勢模式。太極圖便會帶著他和阿峰,擺脫天空中氣流漩渦的吸力,從另一條更加安穩的道路,前往蒼穹關。

只可惜事與願違。

太極圖被切換到自動架勢模式后,其根本就沒有往,與氣流漩渦相駁的方向使勁。而是二力化作一力,帶著方圓幾十米,被凍成一坨的土地,和孫凡、阿峰兩人,直接就竄進了天上吸力越來越大的漩渦中心。

孫凡和阿峰兩人,死死的握著他們兩人此時唯一的救命稻草——齊天封魔柱,說什麼都不放手。

就這樣。

孫凡和阿峰,也不知道到底隨著太極圖,七葷八素的飛行了多久。他們只知道,「撲通」一聲砸得地動山搖之後,他們兩個似乎是著陸了。

……

「這……是哪裡啊?」

「是天庭!」

聞言,孫凡晃動了一下自己金星亂轉的腦袋,然後便仔細的往眼前的建築上瞟了一眼,略帶幾分疑惑的道,「老不死,你不會弄錯了吧。那牌匾上,明明寫著蒼穹關,你怎麼說這裡是天庭呢?」

聽聞此言,老不死立馬又環顧一周的瞧了一番,最終則咂著嘴,皺眉著眉頭的道,「看來太上老君,是按照天庭的布局,建造的這蒼穹關。除了那寫有蒼穹關三個字的牌匾外,這裡的一草一木,都與天庭的大門一般無二。」

「在天庭,那牌匾上寫的是什麼字啊?」

「南天門!」

……

正在孫凡與老不死心語之時,天庭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威嚴之音,「喧孫凡、龍峰上殿。」

聞聲,孫凡和阿峰同時一愣。

「阿峰,你姓龍嗎?」

「我……不知道啊!」

「額……」

孫凡和阿峰面露愕然。

只有老不死,從這隻言片語之中,瞬間把握住了其中的紕漏。

「孫凡,這裡面有古怪,咱們很可能正處於一個幻陣之中。」

「幻陣?」

「除非阿峰不姓龍,否則這裡必然是一個幻陣。

正所謂幻由心生,世上也只有幻陣,才能將人們早已經淡忘在記憶深處的秘密,再度挖掘出來。

孫凡,你這也就是和阿峰進入了同一個幻陣,才讓完美無缺的幻陣,出現了那麼一絲紕漏。

如若不然,就算老夫在此,也一定看不穿這其中的門道。」

「那現在怎麼辦啊?你有破陣之法嗎?」

「額……

暫時還沒有。

你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額……

你還不如不告訴我呢。」

……

天庭詔告之音剛落,一個一身白袍的白鬍子老頭,便架雲而來。「孫凡、龍峰兩位大人,快隨老朽上殿吧,諸位仙家,都在恭候二位大人還朝。」

「還朝?」

「等到了裡面,二位大人就明白了。請!」

那白鬍子老頭聲音未落,便一揮手升起一片祥雲,帶著孫凡、阿峰,便直接飛入了蒼穹關。

至於太極圖,已經被使用起來,越來越嫻熟的阿峰,隨手收入了儲物戒指。 「孫凡,你小心點這老東西。他乾的缺德事,可一點都不比你少。」

老不死雖然是在好心提醒,但這話落入孫凡耳中,卻怎麼聽都有一種想痛扁老不死一頓的衝動。

「你認識這老倌?」

「他是洪荒祖龍手下的第一號馬屁精——太白金星。官不大,但天庭的地位卻很高。」

「官不大,地位怎麼會高呢?這矛盾吧。」

聽聞孫凡的疑問,老不死在那裡思量了半天,才找到了一種通俗易懂的說法,「你就把這老小子,當成凡間皇宮裡的太監總管就是了。」

……

聽聞老不死之言,孫凡立馬就頗為好奇的狠扯了一下太白金星的鬍子,而且這一下扯,就扯下來一大把。

「哎呦,孫凡大人,你扯老朽的鬍子幹啥?」

聞言,孫凡的面龐,頓時就露出了幾分尷尬的神色,「我以為你的鬍子是假的呢,所以……」

「老夫的鬍子是真的,孫凡大人,可不要再和老朽開這種玩笑了。」

……

在笑呵呵的向太白金星賠不是的同時,孫凡在心中歇斯底里向老不死質問道,「你不是說他是太監總管嗎?

當太監的,鬍子怎麼會是真的呢?!」

「老夫說他的職務,相當於太監總管。誰說他是太監了?」

「額……」

……

駕雲而行。

一會兒的工夫,孫凡和龍峰,便在太白金星的承載下,來到了靈霄寶殿。

孫凡和龍峰剛一走下雲端,寶殿兩旁的諸位仙家,便同時抱拳、鞠躬,恭敬異常的道,「恭迎玉帝還朝!」

聞聲,還未等孫凡和龍峰,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在前引路的太白金星,便搶先一步,一揮手道,「眾卿家快快請起,現在還沒有到叩見玉帝的時候。

雖然在孫凡、龍峰二位大人之中,必然有一位乃玉帝轉世。

但以老朽的拙眼,暫時還無法分辨他們二人的身份。還得麻煩諸位卿家一起想想辦法,為玉帝儘快驗明正身吧。」

聽聞太白金星之言,孫凡的神情立馬便再次一震,並於心中興奮異常的呼喊道,「阿峰是灶王爺轉世,那玉帝轉世就一定是我嘍!」

「孫凡,你就別白日做夢了。

這裡除了你和龍峰,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無論是諸位仙家,還是太白金星。」

說到這裡,老不死的眉頭便不由自主的皺了一下,因為其覺得太白金星身上的氣息,似乎與周圍其他的仙家,微微的有些不一樣。

只不過還沒等老不死的思緒沉澱下來,孫凡罵罵咧咧的一句話,便將他的心思,全都支到別的地方去了。

「你這個老東西,你就不能讓我先過過玉帝的癮,再把事情真相告訴我啊?!」

……

太白金星此言一出,諸位仙家的議論聲,立馬便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要不咱們就等吧。

等孫凡和龍峰兩位大人,自己恢復前世的記憶。到時候誰是玉帝轉世,就顯而易見了。」

「此法老夫不同意。

等孫凡和龍峰兩位大人自己恢復前世記憶,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去啊?是一百年,還是一千年,甚至是一萬年?

依老夫之見,咱們就讓孫凡和龍峰兩位大人坐龍椅吧。誰能坐穩玉帝寶座,誰就是天命所歸。」

「這個辦法快,老夫複議。」

「老朽也複議。」

「……」

眨眼之間,滿堂仙家,已經有一半同意了這個辦法。

於是在眾望所歸之下,太白金星便諸位仙家,對孫凡和龍峰表面諂媚,實則命令的道,「兩位大人,你們兩個誰先來啊?」

坐玉帝寶座,這種拉風的事情,孫凡自然是當仁不讓。

「我先來!」

只不過孫凡話音剛落,還未等太白金星搭話。老不死便在天地熔爐中,忙三火四的對其勸阻道,「孫凡,要想坐穩玉帝寶座,最起碼得有九八命格。以你現在的命格而言,坐在上面必遭天譴。」

對此,孫凡倒是頗有幾分不削,「這只是一個幻境而已,我又不是真的去坐玉帝的寶座。

再者說,你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破除幻境的辦法。還不如讓我被天雷劈死,直接不玩了。」

聽孫凡這麼一說,老不死當時就馬不停蹄的接茬道,「孫凡,你可別小看了幻境。

幻境雖然不會傷害到你的身體,但其會直接作用到你的靈魂上。

如果一道天譴可以在現實世界中將你劈死,那它在幻境中,便同樣可以劈死你。

二者唯一的區別便是,前者你形神俱滅,後者你尚存軀殼。」

「額,那你老小子不早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