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膽來到古晨身邊,見古晨似乎有什麼心事,道:「三少爺,我們擊殺了在雲天大陸所有的天兵天將,你怎麼好像還有些不高興?」

Home - 未分類 - 范小膽來到古晨身邊,見古晨似乎有什麼心事,道:「三少爺,我們擊殺了在雲天大陸所有的天兵天將,你怎麼好像還有些不高興?」

古晨見四周無人道:「我問你,化星卵一旦被天界那些人吃下就真的必定會有效果嗎?」

「那當然了。」范小膽道,「你沒看見那些天兵天將一個個是怎麼發瘋而死的,真的是一個都沒有逃掉。」

「那就奇怪了,為什麼托塔天王卻沒事呢?」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古晨自言自語起來。

「我想起來了。」范小膽忽然道,「你師傅苗老怪好像在我們出發之前提到,說天界有兩個人可能不會吃蟠桃,到時一定要小心他們倆,其中一個就是托塔天王,還有一個是他的三兒子哪吒。」

「為什麼?」古晨道。

范小膽道:「據你師傅說,那托塔天王已經練成了虛無真身,吃不吃蟠桃都一樣,他兒子哪吒乃是蓮花化身,根本不用蟠桃樹供給能量。」

「原來是這樣!」古晨忽然大喜。

范小膽有些不明白,道:「你怎麼了?」

古晨道:「剛剛在天界我說托塔天王跟我們是一夥的,現在你說的這個消息正好作為他是我們的人的最有力的證據。」

范小膽一聽,也拍手道:「對呀,天界所有人都中招,只有他和他兒子沒事,這樣一來,他是無論如何都說不清楚了。」

「我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得再回天界一次。」古晨道。

「需要人跟你一起去嗎?」范小膽道。

「不用,你們時刻做好準備,天界一旦大亂,我就通知你,你馬上帶人準備戰鬥。」古晨道,「越快結束戰鬥越好。」

范小膽點點頭,看著古晨一路去了。

得知這個天大的消息之後,古晨更是有了信心。他一路飛到關押托塔天王的地方,見托塔天王果然沒有自行破開監獄逃走。

「古晨,你還敢來,等我出去第一個就是殺了你。」托塔天王看見古晨,怒目而視。

古晨在外邊笑道:「你跟我是一夥的,我自然不能不救你。」

說著,古晨開始運功,想要打開那些法咒,這法咒一被動,負責看守監獄的人便察覺了,立即帶人趕了過來。

「大膽,什麼人?」帶頭的是一個黑臉,個頭不高,長得挺敦實。

古晨故道:「天王,你先等我收拾了他們,我再救你。」

監獄內的托塔天王氣得嗷嗷直叫,恨不得立即出來將古晨碎屍萬段。

那些人跟古晨打鬥著,古晨並不全力打鬥,而是一邊打,還一邊安慰監牢內的托塔天王。

托塔天王終於氣不過,一把掰開了那牢獄沖了出來,嗷嗷叫著就奔古晨來了。

那黑臉一見,一個來劫獄的都打不過,再加上一個托塔天王,更是沒戲了。

「快去通知警衛團,就說有人來劫獄,托塔天王要被救跑了。」黑臉邊喊邊帶人朝外跑去。

… 古晨見托塔天王自己出來了,笑道:「跟我走吧,不然一會有你好受的。」

托塔天王怒道:「古晨,我被你害得好慘,我要殺了你。」

古晨也不搭話就往外跑,托塔天王自然緊追不捨,正跑到門口處,外邊十幾個人趕了過來,黑臉指著托塔天王和古晨道:「就是他們倆。」

那些人一見還真是托塔天王,道:「托塔天王,你果然跟古晨勾結,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托塔天王氣得吼道:「我是被冤枉的——」

「被冤枉,那他怎麼會為了你前來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救你?」那人道。

「托塔天王,你若是真被冤枉,現在就自己回到監獄中,沒有玉帝的命令不得出來。」黑臉道,「否則,你現在若是出去,就算是冤枉你,你也逃不了大罪。」

「我、我要殺了古晨!」托塔天王吼道,「等我殺了他我就回去,到時你們也就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了。」

古晨聞聽道:「天王,不要再演戲了,他們不都中了我們的化星卵嗎,還怕我們逃不走?我意念一起就可以收拾了他們。」

「什麼?化星卵是什麼?」黑臉問道。

「我聽說在雲天大陸的都被一種特殊的黑蟲吞噬了,而且還聽說那黑蟲就隱藏在身上已經很久很久了。」其中一個道。

黑臉聞聽,一笑:「孫老醫早已經給天界大家配發了配置的解藥,昨天喝到的那種湯就是。」

「那我們還怕什麼,來,殺啊!」其中一個率先就殺向古晨。

古晨冷喝一聲,念念有詞,黑暗之門中飛出幾百個黑蟲,那些黑蟲一出來,似乎就聞見了什麼好吃的,立即撲向那些人。

黑臉一見,驚叫道:「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黑臉身邊幾個人瞬間就被黑蟲吞噬了。唯有古晨和托塔天王站在那裡,一隻黑蟲都不敢近前。

古晨有意放走黑臉,黑臉被幾個黑蟲追著,嚇得喊叫著逃出去了。

「托塔天王,我們走吧。」古晨淡淡道。

「哼,清者自清,我等玉帝前來為我洗刷冤屈。」托塔天王竟然回頭朝著牢獄深處走去,「若是跟你一走,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隨便你。」古晨一樂,消失不見。

三天後,玉帝派人前來查看托塔天王動靜,黑臉向來人奏明了發生的一切,那人急道:「這麼說托塔天王真的跟古晨有勾結?」

「我也不清楚,但那日確實那些黑蟲並不攻擊托塔天王。」黑臉道。

……

金鑾殿上,太白金星對玉帝道:「我覺得托塔天王是被冤枉的,他忠心耿耿這麼多年,你我等都看在眼中,我覺得他是被冤枉的。」

下方那些人一個個也都議論著。

「可為什麼黑蟲不攻擊他?」有人問道。

「他也喝了孫老醫配置的葯吧?」

「黑臉說他那些部下也都喝了,怎麼還是被黑蟲吞噬了。」

太白金星道:「傳孫老醫前來問話。」

時間不大,孫老醫從外邊走來,眾人都將目光看向他,等待他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有人有效,有人沒效呢。

孫老醫看了看大家,道:「諸位,我勸大家還是早日投降古晨吧。」

他這一句話一出,金鑾殿上立即出現兩員大將將他圍在其中,尖刀都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玉帝微怒,喝道:「孫老醫,你倒說說你的理由。」

孫老醫望向眾人,嘿嘿一笑:「據我所知,這裡大家都已經中了化星卵,只是古晨還沒有引發諸位體內的卵生長而已。又據我所知,沒有中化星卵的整個天界就只有二人,其中一個是托塔天王,另一個則是他的三兒子哪吒,大家不覺得奇怪嗎?」

「你是說?」有人沉思。

「不錯,我是說,這是蓄謀已久的陰謀。」孫老醫道,「托塔天王和哪吒很可能就是他們在天界的內應。」

「孫老醫,照你所言,現在托塔天王已經被我們抓住,你又哪裡得來我們必敗的道理?」一人問道。

「這化星卵一旦催動,大家瞬間就會被黑蟲吞噬,試問,誰可以避免?」孫老醫道。

「你昨天不是給大家配置了解藥嗎?」太白金星道。

「太白啊,我已經老不中用,聽說喝了我那些解藥的人也都被黑蟲吃了。」孫老醫道,「你說可如何是好?」

眾人剛要說什麼,就見孫老醫忽然倒地,然後身體瞬間化出一個個黑蟲,飛舞起來,直撲眾人。

「他、原來他早就死了。」有人驚懼道。

玉帝冷笑一聲:「身前一道光芒將其護住,可憐下方這些人,除了太白用金光自保之外,其餘那些都被黑蟲吞噬,眼睜睜看著化為無數黑蟲,飛出了大殿。」

「太白,看來托塔天王真是被冤枉的。你速去將他帶來見我。」玉帝醒悟過來。

太白金星答應一聲,駕著一道光芒去了。

「天界要想不滅,還得靠托塔天王。」玉帝低低一聲。

太白金星前往監獄的路上,互相好像想起什麼,他停了下來,皺著眉頭:「儘管這個孫老醫是假的,看似是故意來陷害托塔天王的,但若真的是陷害,必然不會當場又露出真面目被大家看穿。」

太白金星覺得事情比想象中要複雜的多。

「而且天界若真的他跟哪吒沒事的話,這其中一定是有問題的。」太白金星又返回去了。

玉帝聽完太白金星的分析,覺得也是十分難解,道:「這樣吧,派掌管刑罰的閻三前去審查他,切不可出現冤屈。」

閻三得到命令后,不敢怠慢,直奔牢獄而去。路上正遇見天界另一個天王神龜天王。

神龜天王眼見閻三急匆匆趕路,問什麼事,閻三便把事情說了,神龜天王聽完道:「依我看先要嚇嚇他,才可能得到實話。」

閻三一聽,道:「還請神龜天王指點,此事玉帝十分看重,若是出現什麼差錯我怕是吃不消的。」

神龜天王道:「不必客氣,大家都是為天界做事,幫忙是自然的。」

然後,神龜天王就給閻三講了如何如何做。閻三聽后十分感激道:「神龜天王,你若是沒什麼事,能不能陪我前去一起審查他。此事關係重大,我實在需要小心翼翼。」

神龜天王裝作為難的樣子,道:「這事交給你辦了,我再去終究是不太好的。」

閻三道:「剛剛你還說我們都是為天界做事,有什麼不好,如果有人問起來,就說你是我主動請來協助辦理此案的。」

「那、好吧。」神龜天王似乎還有些擔憂什麼。閻三見其答應,十分高興。

兩個人一起前去牢獄,見到了裡面的托塔天王,托塔天王一見那神龜天王立即喝道:「滾開,你給老子滾遠點。」

神龜天王對著托塔天王一笑:「我說托塔天王,現在你是階下囚,我受命前來審理此案,你要知道你現在的地位和身份。」

閻三道:「不錯,托塔天王,你最好老實點。」

神龜天王斜著眼看了看托塔天王,冷哼道:「托塔天王,你若是不想你家人有事,就老老實實在這裡給我交待清楚了。」

托塔天王想起自己三個兒子還在前線打仗,不知道有沒有受到什麼牽連,喝道:「我是被冤枉的,我要見玉帝。」

神龜天王看了看身邊的閻三,道:「看見沒,我就知道他不會好好交待的。」

閻三也道:「托塔天王,不要存在僥倖心理,把你和古晨是怎麼勾結的快快寫出來。」

托塔天王氣得剛要發作,就聽神龜天王道:「不急,他若是不說,我們就把他三個兒子全部抓來,然後一個個好好審問,我相信,肯定有一個會說的。」

「混蛋!」托塔天王罵道,「神龜,你是什麼東西,給老子滾蛋。」

神龜天王往後退了幾步,冷冷道:「看看,看看,對我們這些辦事的官員都這種態度,我看謀反很有可能是真的。」

閻三也在一旁不住點頭。

托塔天王簡直有一肚子話,卻不知道怎麼說。他跟這個神龜天王當年被封賞的時候,玉帝讓托塔天王成為天界第一戰神,神龜天王為第二戰神,神龜天王一直就懷恨在心,想著什麼時候除去托塔天王,他自己成為天界第一戰神。

托塔天王知道神龜天王的來意,但他此刻又能說什麼,落在了他的手中,估計下場好不到哪裡去。

閻三見這樣問下去也沒什麼進展,有些著急,道:「神龜天王,你看此事如何是好?」

神龜天王奸笑一聲,道:「這樣的人我見多了,交給我,看我怎麼讓他招供。」

閻三忙表示感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