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色狼!”沈莉莉瞟了他一眼。

Home - 未分類 - “大色狼!”沈莉莉瞟了他一眼。

兩個人也的確累了,走到牀邊並排坐下,然後順勢躺下。

過了一會,沈莉莉蕩悠着一雙修長的雪腿,愉悅地道:“知道嗎,元一哥,今天真的很開心。”

張元一笑笑,伸手握住她柔嫩的小手,輕輕一拉,那充滿了青春氣息的誘人身子,就軟軟地拉了過來。

“別鬧!”沈莉莉用胳膊枕着頭,眉開眼笑地看着張元一,伸出芊芊玉指,點着他的鼻尖道:“真沒想到,你原來這樣色!”

張元一莞爾,輕聲道:“那你喜不喜歡?”

沈莉莉紅着臉,搖了搖頭,又撲哧一笑,悄聲道:“不知道。”

張元一微微一笑,側臉盯着那張嬌豔欲滴的紅脣,心癢難耐地道:“那試試,怎麼樣?”

沈莉莉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表情立時變得有些僵硬,身子也在微微顫動着,眨動着彎彎的睫毛,一雙美眸幽幽地看着張元一,有點侷促不安地道:“試什麼呀?”

張元一湊了過去,輕笑道:“親個嘴唄!”

“不行!”沈莉莉頓時慌了,伸出小手,推着張元一的下巴,害羞地道:“咱倆還小呢,不能做那種事情。”

“啥?”

張元一有點懵逼地看了看沈莉莉胸前34的驕傲,然後嘿嘿一笑道,“不小了啊,挺大的呀!”

“哼!大色狼” 沈莉莉白了一眼張元一,不自覺地把身子往後面挪動了一下。

張元一心情大好,接着笑着調侃道:“那我們能做什麼事情?”沈莉莉吐了下舌頭,搖了搖小拳頭,俏皮地道:“什麼都不能做!”

張元一故意皺起眉頭,愁眉苦臉地道:“可是,可是……如果我很想親一下,那該怎麼辦呢?”

沈莉莉伸出白嫩的食指,點了點張元一的鼻子,吶吶地道:“那也不行!”

張元一連連搖頭,笑着道:“等不急了。”

沈莉莉咯咯地笑了起來,閉上眼睛,拿手指着白裏透紅的臉蛋,悄聲道:“那親這,就一下哦!”

張元一心中大樂,忙湊了過去,看着她那清純可人精緻白皙的臉,心裏涌起一股柔情,輕輕親了一口,隨即,托起那白膩的下頜,輕聲道:“再來一下,怎麼樣?”

沈莉莉滿臉緋紅,結結巴巴地道:“那……那好吧,再親一下。”

張元一點點頭,盯着那如同玫瑰花瓣般嬌嫩的嘴脣,溫柔地湊過去,沾到那溫潤的脣邊,情難自禁,就用牙齒頂開她那緊閉的雙脣,含住那條柔嫩滑膩的香舌,放肆地親吻起來。

“唔……不要!”沈莉莉忽然睜大了眼睛,雙肩繃緊,伸出一雙白嫩的小手,推着張元一肩頭,扭動着身子掙扎起來,兩條纖長的美腿,膝蓋猛地頂了上去。

“哦”張元一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聲。

捂着襠部齜牙咧嘴起來。

“元一哥,你……你……沒事吧”沈莉莉也覺得自己剛纔有點過分,有點慌張地說。

看着張元一臉上的痛苦色,心想不會把那啥給頂壞了吧,連忙低聲解釋道:“……我不是故意的”

然後急中出亂地說了一句:“元一哥,要不給我看看,沒頂壞吧”

說完突然意識到什麼,一下子霞飛雙頰。

“額……沒事了沒事了”張元一也嚇了一跳,尼瑪,這年頭女孩這麼開放了嗎?

幸好沒頂到要害,只是頂到了側跨,那也疼啊,這妞,哎,張元一感覺到一陣蛋疼。

吃完晚飯回到房間,打了個哈欠,張元一洗洗就躺到自己的牀上,看着已經躺在另一張牀上的沈莉莉,輕輕說道:“晚安哦,妞”

“嗯,晚安,元一哥”

張元一現在可老實了,尼瑪,一個接吻就差點把自己給廢了,如果真想那啥那啥,那還不進醫院啊,還是等過段時間再想下一步吧,現在還是老老實實地睡覺。

“蛋碎了可就麻煩了,我擦……怎麼想到這個字眼了。”

張元一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趕快蓋上被子,把某個部位給保護起來。

張元一正睡地迷迷糊糊,沈莉莉突然悉悉索索地爬下牀來,打開燈,推了推張元一道:“元一哥,元一哥,我害怕……”

“害怕?”張元一猛然醒來,一下子坐了起來,感覺到燈光有點刺眼,條件反射似地用手遮住雙眼,迷迷瞪瞪地問道“怎麼了?”

“剛纔……剛纔……窗戶外好像有老鼠叫”

“就這個啊?”張元一坐在哪一臉黑線地看着沈莉莉,心想女孩的膽子怎麼這麼小啊。

看着沈莉莉抱着個枕頭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又有點不忍道:

“那……那你靠中間睡吧,我睡牀邊。”

因爲空調開的很足,沈莉莉把拖鞋踢掉,悉悉索索地鑽進被窩,然後又弓起纖細的腰肢,探出小手,點了下牆上的開關,房間裏頓時又恢復了黑暗。

張元一睡了幾分鐘,非但沒有睡着,反而越來越清醒了。

正苦惱怎麼睡不着呢,忽然意識到,這孤男寡女的兩個人……現在竟然躺在一個被窩裏,都到這個地步了,是不是應該要發生點啥呀?

“這麼好的機會,要好好把握住。”張元一想到這,心情頓時激動起來,一下子睡意全無。

然後悄悄側過身子,睜開眼睛,卻見黑暗之中,沈莉莉側臥在身邊,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在枕邊,那張白皙粉嫩的俏臉上,還帶着一絲絲笑意,雙眸輕閉。

“元一哥,你看什麼呢?”沈莉莉感應到了什麼,睜開眼睛,蹙眉望着他,輕聲問道。

張元一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然後嘿嘿笑道:“莉莉,你也沒有睡着啊?”

沈莉莉輕輕點點頭,有點無奈地說道:“我習慣早睡,要是過了十一點鐘,我就很容易失眠,有時很遲才能睡着,甚至到天亮才能入睡呢。”

張元一側臉笑了笑,然後一臉認真地說道:“那可不行哦,女人要睡眠充足才行哦,特別是美女哦,人家都說美女是‘睡’出來的哦,只有這樣才能保持一個好的狀態,不然,會很容易變老的。”

沈莉莉有點不屑地看着張雲一,撇了撇嘴,然後輕笑道:“小樣,哼,想不到你還懂不少呢!”

張元一聽沈莉莉這麼說,微微一笑,用鼻子嗅着身前誘人的體香,然後繼續說:“當然!還有啊,我告訴你哦,要想睡眠質量好,最好就是被人抱着睡!”

沈莉莉拿手掩住小嘴,知道張元一又開始動小心思了,咯咯地笑了,用嫩蔥般的纖纖手指輕輕一點張元一的鼻子,假裝嗔怒道:“哼,小壞蛋,說什麼呢?”

張元一伸開雙臂做擁抱狀,半開玩笑地道:“過來吧,我摟你一會兒,你很快就能睡着了!” “摟你個頭!”沈莉莉伸出小手,撥開張元一的胳膊,起身下了牀快速爬上另外一張牀,然後幽幽地嘆了口氣,輕聲道:

“你快睡吧,明天還要出去玩呢,睡不好,明天可沒精力了”

張元一鬱悶地把胳膊枕在頭下,也輕笑着搖了搖頭,“睡吧”

……

張元一又陪着沈莉莉在大理玩了兩天。

送沈莉莉上飛機後,看着沖天而起的飛機,心裏有點失落落的。

日子又慢慢回到了常態,上午聽林丹青授課或者覆盤,下午爬山,晚上自己看書。

這天上午,張元一忽然想到了止盈這個問題。

“師傅,利弗莫爾說過在趨勢中不要輕易丟掉部位,要持有趨勢到底。後來他又說當危險來臨時要先躲避風險,等風險過了在考慮回來。上次師傅您雖然也解釋了,但這段時間思考後,反而又有點糊塗了,我到底是該忽略趨勢中的逆向波動?還是該先止盈出來呢?”

張元一猶豫了一會,還是把這個問題再次提了出來。

“嗯,這是個好問題。所以值得你反覆思考,也許每次思考的結果都不一樣,得出的結論也會有反覆。”

“這也是很多股票作手經常遇到的瓶頸。我這樣給你解釋一下,這個問題也許你就明白了:利弗莫爾所說的持有趨勢到底是指戰略上的,而遇到風險先躲開再回來則是指戰術上的。”

張元一還是有點茫然,林雙兒也是有點不知所云。

林丹青看着兩人的表情,進一步解釋道:

“開國領袖毛主席當年有一句名言我想你們都聽說過”

“什麼名言?”

林丹青淡淡一笑,繼續說道:

“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

“哦,這句啊,嗯,聽說過呢”林雙兒蹙着眉說道。

“這句話呢,我們把它用到股票市場裏同樣適用。”

“我們很多市場參與者在做股票交易的時候,心中都期盼能遇到一些波瀾壯闊的大趨勢行情,絕大多數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從開始漲的時候就買進,然後一直拿到行情趨勢結束才賣出。”

“但在這個市場裏的老人都知道,能做到這樣實在太難了,也許這只是股票新手們的美好願望而已。”

“有些趨勢行情是非常流暢的,但即使再流暢的趨勢行情,期間也會遇到一些逆向的回調,可以這麼說吧,往往這種逆向的回調會騙走大部分的趨勢投資者。”

“他們所犯的錯誤呢就是戰略性的錯誤,而過於重視戰術了。”

“當然很多時候,我們止盈呢是一種必須,因爲我們在經歷了試倉,建倉,加倉等等過程之後,我們的持倉成本肯定是不斷擡高的,如果你不設止盈點,盲目持有到底,一旦遇到市場大的逆向波動,很大可能你曾經的盈利就有可能變成虧損,所以,設立止盈和設立止損一樣的重要!”

“那我們怎麼設立止盈點呢?”張元一看着林丹青繼續問道。

“這個嗎,因人而異。”

林丹青喝了幾口茶後,繼續說道:

“我的個人習慣呢,是把止盈點位設在最近的一次加倉點上。邏輯也很簡單:如果市場價格跌破了我的最近一次加倉點,那至少說明我這最後一次加倉的時機是錯誤的。既然錯誤了,我就要付出代價,所謂的代價就是全部平倉出局觀望。我絕對不允許自己的盈利單變成虧損單。這一點我已經強調過不止一次了。”

“師傅,那會不會因此而失去原有的一些部位,而錯過之後的大行情呢?”張元一繼續問道。

“嗯,有時是會的。”

“但那並不是因爲我設立了止盈點而錯失行情,而是我對自己的操作產生了懷疑,沒有嚴格按照新開倉再次入場。”

“其實,再大的趨勢行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們這段時間覆盤我看你們都很認真,應該在覆盤的過程中發現,很多趨勢大行情,你是可以把它看做是多個小趨勢行情加上幾個震盪行情去做。”

“止盈的首要目的是出於保住盈利,不能讓盈利的單子出現虧損,資金安全在這個市場裏是最重要的,我們可以少賺點,但不能讓自己的資本出現虧損。”

“當然,有時候止盈是出於迴避市場裏暫時的震盪,如果市場一直震盪下去,那你就只能選擇繼續等待,而一旦市場重回原有的趨勢軌道,你需要毫不猶豫的再次試倉,建倉,加倉,重複以前的操作。但就像之前說的,不能一次性拿回所有曾經的籌碼,那也是一種冒險,這個需要警惕。”

“這樣交易真的好累啊。”張元一不由得感嘆道。

“的確累!但是你要想成爲一名出色的股票作手,就必須要忍受常人所容忍不了辛苦!”

林丹青繼續嚴肅的說道:

“中國有句老話:要想人前顯貴,背後必然受罪!你們倆要好好想一想這句話,聽明白了嗎?”

“嗯”張元一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吃的了苦, 只有吃的苦中苦,才能方爲人上人。

“明白了,爸爸,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我懂”林雙兒也應道。

隨着學習的進一步深入,張元一對《大作手回憶錄》是越來越喜愛了,簡直道了愛不釋手的地步。

在這本書裏,張元一似乎在利弗莫爾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

一位百年前,遠在美國華爾街的投機之王¬–利弗莫爾在交易中遇到的每一個困惑,到了百年後今天,一位中國的股票新人張元一居然同樣能夠感同身受。

這不正是應了那句話:華爾街沒有新鮮事物!在股市裏,人性的貪婪和恐懼永遠不會變!

今天一上來,林丹青就拋了一個棘手的問題給張元一和林雙兒思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