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這麼緊張,我就送你去見你二弟吧。”

Home - 未分類 - “看你這麼緊張,我就送你去見你二弟吧。”

萬一一搖頭,身形一動,直接來到了這人的身側,一掌轟出,那墨鏡哥側飛而出,準確的落在最初那墨鏡哥的身邊。

墨鏡飛落,萬一瞥眼一看,心頭一顫,那墨鏡之下,竟然是一雙渾濁的眼睛,這二人,這二人莫非都是瞎子?

萬一心頭一嘆,難怪二人修煉的是合擊術,或許二人正是因爲眼瞎,多年來已經培養出很好的默契,修煉合擊術,更是事半功倍。

萬一不得不說,這二人的合擊術的確高明無比,只是可惜,可惜他們跟錯了東家,跟了楚家。

看着自己的兩個保鏢死在萬一手上,楚忠雄臉上沒有多少的表情,似乎對他來說,就是死了兩隻看家的狗而已。

萬一身形一轉,冷眼看着楚忠雄,質問道:“我今天本不想殺人,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誰在我爺爺的墓碑上潑了油漆,交出來,我放過你楚家。”

“是老孃喊人做的,誰讓你小子躲着不見人。”倪敏一臉憤怒的瞪着萬一。

萬一冷冷一笑:“很好,原來是你這賊婆娘,侮辱我爺爺的在天之靈,你該死。”

萬一說罷,舉步向倪敏走去,一身的殺氣鋪天蓋地的涌出。

倪敏面色一變,感受着萬一身上散發出的磅礴殺意,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一旁的楚躍鴻急忙擋在倪敏身前。

“先生,你看我楚家都被人欺負到這份上了,請您出手,殺了這小子。”楚忠雄突然側身,恭敬的對着他身邊那青年男子說道。

那青年男子微微點了點頭,隨即上前一步,就這輕輕的一步,萬一凝聚的殺氣竟然被牽制着,迫使着萬一不得不停住腳步。

“小子,適可而止吧,這裏輪不到你放肆。”那青年男子冷眼看着萬一,不鹹不淡的說着。

萬一一轉身,看着這傢伙,沉聲道:“你終於還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早在楚忠雄來時,萬一已經感應到,這青年男子很強,甚至超過楚躍鴻,而他也時刻警惕着這男子,此刻,對方還是要出手了。

那青年男子微微一笑:“能讓我出手,你也足以自傲了,我倒是不知道,雲江什麼時候出現了你這樣一位高級的武修。”

萬一也是一笑,說道:“那是你孤陋寡聞!”

“很好。”

青年男子聽後也不動怒,只是說道:“我倒要看看,沒落的武修一脈還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你馬上就會見到。”萬一直視着對方,氣勢漸漸凝聚高漲。

青年男子也沒再回話,犀利的眼神同樣直視着萬一,輕輕一步向萬一走去,就那一瞬間,萬一頓時感覺到,自己剛纔凝聚的氣勢似乎被什麼禁錮着,難以釋放而出。

嗯?

萬一心頭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要知道,一個武修的氣勢是極爲重要的,打個簡單的比方來說,平日與人 打架,首先就不能輸了氣勢。

一個武修,如果連氣勢都被禁錮,無疑已經意識着這場戰鬥,未戰先輸了,這是萬一獲得力量後,第一次遇上如此詭異的情況,他如何能不驚。

那青年男子冷冷一笑,又對着萬一再次踏出一步,萬一原本凝聚的氣勢在對方這第二步之下,竟然瞬間就潰散。

氣勢一散,心境自然就大受影響,沒有任何一個武修,在氣勢散後,哪還有一戰的勇氣,心先輸了,必敗!

“動手啊,怎麼不動手了?”

那青年男子嘴角微微一揚,看着萬一,臉上流露出明顯的不屑。

萬一渾身氣勢皆無,雖然心頭驚駭,卻也不驚慌,微微擡眼看着對方,沉聲道:“你是異俢者?”

“還算有見識,如今,修行界已經是我們異俢者的天下了,你們武修還是認清形勢吧,你們那些花拳繡腿,連當保安都不會聘請你們。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剛纔所用的是龍爪手吧?若是在幾十年前,或許你的龍爪手還能有番作爲,但眼下,你連氣勢都凝聚不起,如何與我一戰,乖乖受死吧。”

青年男子說罷,對着萬一再次踏出一步,這是他的第三步,當他腳步落下的那一瞬間,萬一頓時感覺四周的空氣變得凝重起來,仿若自己現在所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時刻即將傾塌的大山。

那種壓迫是萬一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不過,聽了剛纔青年男子的話,萬一心中一股怒氣油然而生,龍爪手是嚕哥那頭太古邪龍傳給他的,侮辱龍爪手,就是侮辱嚕哥。

嚕哥給了萬一力量,改變了萬一,沒有嚕哥,可以說就沒有萬一今天那身爲天組組長的榮耀,可以說,嚕哥就是萬一的再生父母,因此,萬一不允許任何人侮辱自己的武學,侮辱嚕哥。

心頭的怒火,刺激着萬一體內的邪龍血不斷的咆哮,原本渙散的氣勢,竟然慢慢的凝聚,對抗着那青年男子釋放出的磅礴威壓。

шшш _тt kΛn _℃ O

“嗯?”

青年男子微微一驚,右腳慢慢轉動,那磅礴的氣勢不斷的凝聚變得無比的厚重,而且漸漸向四周散開。

楚忠雄等人急忙向後退去,場中的空氣被緩緩排開,宛如一艘巨船下水,排開海水的那一瞬間,浪潮不斷高漲。

呼呼!

場中,一圈氣勁擴散而開,颳起一道橫掃的風,將兩旁的綠化帶中的草木壓得彎折而下。

嗚嗚嗚!

不遠處,停着的幾輛車,在這橫掃的勁風吹拂下,竟然發出了警報聲,坐在車上的薛馨與楊帆立刻停止了爭吵。

薛馨一聲驚呼:“那人好強的氣勢。”

“那似乎不是武修!”楊帆也是吃驚不小,看來這是師傅是遇上真正的強者了。

“那是異俢者,比我們上次在學院見過的那些都要強,這種氣勢,就算是先天級別的武修也不可能能夠凝造。”

薛馨此刻眼神全部落在了萬一身上,一顆心,竟然不自覺的就提了起來。

“怎麼辦?隊長,我們要幫幫師傅啊。”

楊帆一臉擔憂,這是他頭一回爲萬一擔憂起來,心頭那對萬一莫名的信心也頭一回動搖了。

“那王八蛋,仗着修爲高,到處惹是生非,剛剛在我眼皮底下殺了幾個人,讓我去幫他,門兒沒有。”

薛馨心頭對法的堅守,致使她現在違背自己的心說出了這番話。

“你不去,我去!”楊帆說罷就要下車。

“你要是覺得你能夠靠近,大可以去試試。”

薛馨沒好氣的說着,以她的眼力,完全看得出,此刻,沒有人能靠近那戰圈十米之內。

“那怎麼辦?怎麼辦?”楊帆有些亂了分寸。

“那王八蛋不是還撐着嘛,暫時還死不了。”薛馨看着場中,雙腳被壓得微微彎曲的萬一說着。

一旁,楚忠雄與倪敏紛紛冷笑着,今天,萬一是死定了,這上頭來的人果然強悍,自己家中的保鏢沒兩下就被萬一給放翻在地,而此刻,萬一在這上頭來的人面前,竟然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楚躍鴻則是一臉意動,他的體會要比楚忠雄等人更加的深刻與清晰,此刻,心中更多的確是驚訝,平心而論,如果真的是他站在萬一的位置,此刻,恐怕早已經趴在了地上,但萬一此刻卻依然咬牙撐着,雖然看上去有些狼狽。

青年男子瞥了瞥萬一,帶着些許讚賞的說着:“你的意志很堅韌,能夠在我的氣勢壓迫下撐到現在,說實在的,作爲一個武修,你已經讓我刮目相看了,不過可惜,這只是我‘吾皇步’的第三步,你恐怕沒有機會見到我的第四步了。” “卑下誓死完成任務。”

終於回過神的楊浩,單膝跪拜在地,發下了鄭重的誓言,眼眸堅定無比。

然後起身,看向身後不遠處的大唐將士。

走了過去,詢問道!

“願意同我楊浩求援的將士出列!”

“踏!”

二百多名大唐將士毫不猶豫的踏出了腳步。

“你們都是好樣的,不過我只需要五十人。”

楊浩感動了,但此次求援人數不能多帶,多了很容易引起大食騎兵的追殺。

“無父無母者出列!家中獨子者出列!”

“踏踏。”

頓時踏出了一百多人,而剩下的只有三十五人左右。

“好,凡是沒有踏出者,跟我去求援。”

可是剩餘的將士不願了,紛紛開口道,“大人,讓我們也加入吧。”

“是啊,大人,我父母都死了,我了無牽掛,讓我去吧。”

“大人,我父母還硬朗,還可以生個小弟,我願陪大人走一遭。”

楊浩見此,眼眸通紅了起來,但他還是硬聲道:“你們是好樣的,但軍令如山,服從命令!”

“你可以活着多生兩個小崽子,讓他們長大護我山,延我華夏血脈。”

“你是獨子,更應該活着,好好孝敬父母。”

“令以下達,你們退去吧。”

楊浩呵退了沒有選中的大唐將士,而後看向了選中的將士們。

“兄弟們,這去十死無生,你們怕嗎?”

看着剩餘三十名將士,楊浩有些不忍。

“怕!”

“一羣軟蛋。”

楊浩罵咧了一句,然後又說道:“別看我在將軍面前說不怕,其實我也怕!”

衆將士含淚笑了……

“但怕就能夠報我們的血仇嗎?!”

“不能!”

“但怕就能夠趕走大食捲毛畜牲,奪回我們的河山嗎?!”

“不能!”

“所以,怕死是不能做到的!”

“你不去做,我不去做,也會有人去做,那他們就不怕死嗎?”

“也怕!”

主神獵手 “但爲什麼他們要去做?”

“因爲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

“這就是們華夏子孫的傲骨,這就是我們身爲大唐人的責任!”

“兄弟們,怕死不丟人,留遺書吧。”

楊浩又笑又哭的對着大唐將士連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