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火元素的增加。

Home - 未分類 - 特別是火元素的增加。

後門突然輕輕敞開,一條身影幾乎無聲無息地走了進去。

韓棠抬起頭,就看到了一位臉龐黝紅的老者。

「這位少年,你好!」

紅臉老者沖著韓棠微微一笑,主動打著招呼,神色間,充滿了對韓棠的欣賞之意,隨即問道:「如果沒猜錯,你應該是韓棠吧?」

「你是……?」

韓棠有點詫異,這紅臉老者怎麼知道他的名字?

「我是誰不重要。」

紅臉老者很隨意地坐下來,神色平靜,望著韓棠,鄭重問道:「那把金靈劍,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

聞言,韓棠一愣,機警道:「那把金靈劍,跟你有什麼關係么?」

紅臉老者肅然道:「那把金靈劍,是我的心血之作。」

聽到此話,韓棠頓時滿臉驚愕。

「如果可能,我想助你一臂之力。」紅臉老者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說出了這樣一句頗為突兀的話語來。

「一臂之力?」

韓棠更加詫異,一時間搞不清這位神秘老者的確切心思。 紅臉老者鄭重點頭,神色極為嚴肅。

看上去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再說了,初次見面,在毫不認識的情況下,也根本無法開玩笑。

「這老者是誰?」

韓棠一時間沒有回應,滿腹狐疑,但能自由出入財務廳,在天易場中的身份自然不會太低。

「煉兵師!」

突然間,韓棠想起了紅臉老者的話,既然那把金靈劍是老者的手筆,那麼這位老者就是位當之無愧的煉兵師了,而且,等級似乎不低。

韓棠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大廳後門處。

那裡,始終有著侍女守候。

似乎察覺到了韓棠的尷尬,那名跟韓棠最熟的俏麗侍女飄然而入,徑直向著兩人走來。

她帶著盈盈笑意,從容不迫。

韓棠瀟洒一揮手,沖著她笑了笑。

「跟韓棠少主介紹一下,這位是擎蒼大人,也是我們天易場的首席煉兵師。您上次抵押的那把劍,就是我們這位擎蒼大人打造的。」俏麗侍女保持著悠然的微笑,介紹著。

不過,在說到中途,她也是悄然留意了下擎蒼的臉色。

畢竟,擎蒼在天易場是個神秘級別的人物,外界並沒有誰知道他的存在,在天易場的這些年,他擔當了檢驗各種金屬商品的職務,當然,檢測的金屬製品都是相當稀缺的,同樣屬於比較秘密的活動。

多年來,這位煉兵師從未拋頭露面。

始終保持著虛無狀態。

但現在,卻突然一反常態,徑直出現在財務廳中,而且,很明顯的是,這位煉兵師絕對是沖著韓棠來的。

可是,他是怎麼知道韓棠來到了天易場呢?

「妙風尊主似乎並未通知他吧?」

想到這一點,俏麗侍女頓時產生了一個疑問,不過,以她的閱歷和見識,也實在想不通其中的奧秘,只能用「高手間的交往,高深莫測」來替自己解釋了。

對於俏麗侍女比較突然的介紹,擎蒼沒有任何的厭煩,甚至在黝紅的臉龐上,顯露出那麼一點兒的欣慰。

他雖然沒見過韓棠,但對韓棠已經有了某種極為特別的印象。

甚至是,獨特的好感。

「原來是擎蒼大人,失禮了。」

想到擎蒼的身份,以及煉兵師的獨特職業,韓棠也是平靜下心神,頗為恭敬地彎了彎腰。

「韓棠少主客氣了。」

說話間,擎蒼原本就黝紅的臉龐,變得更加氣血飽滿,甚至有點小孩兒紅了臉的形態,他樸實地一笑,道:「老夫不是拘泥禮節之人,那些都省去吧。人之交往,貴在交心。我這次突然出來,也是出於對韓棠少主的欣賞,以及感激。」

在說「感激」時,他的語氣有著明顯的加重。

「欣賞?」

韓棠有點疑惑,從見面到現在,不足盞茶的時間,話都沒說幾句呢。

「是,欣賞。」

擎蒼鄭重點頭,道:「因為,你能獲得那把金靈劍,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此外,我無意中看到了你剛才的修鍊,能有那種獨特修鍊狀態的,同樣是鳳毛麟角,因為,那種吸收元素的規模和速度,遠遠超出尋常的修鍊者。他們是循序漸進,而你是一日千里。」

「呵呵,有點誇張了。」

韓棠聳了聳肩,覺得有點尷尬,剛見面就這麼一通誇獎,還真有點受不了,隨即又用手指颳了刮鼻翼。

「可是,我覺得擎蒼大人說的對啊。」

靜靜站在旁邊的俏麗侍女,始終微笑著,此刻插話道:「剛才韓棠少主的修鍊,我們姐妹們全程都看到了,雖然對修鍊不太熟悉,但那種場面,真的讓我們嘆為觀止呢。」

「好吧」

韓棠只能再次聳了聳肩,露出個微微的苦笑,調侃道:「我好像要飄飄如仙了。」

「哈哈哈,韓棠少主好逗啊。」

俏麗侍女瞬間輕快地笑起來,一張臉龐笑得紅彤彤的,充滿了青春少女特有的活力和迷人氣息。

擎蒼也是淡然微笑,保持著沉穩。

「那,擎蒼大人所謂的感激,是指什麼?」韓棠在略微沉默后,頗為鄭重地問道。

擎蒼是位煉兵師,這身份,足夠引起他的重視。

其次,擎蒼說要助一臂之力,對於韓棠來說,這也是個重要的信號,畢竟,煉兵師的尊貴性和重要性都不言而喻,特別是對眼下的韓家來說,更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但是,無功不受祿。

初次見面就說要出手相助,對任何人來說,終歸有點反常。

所以,韓棠必須全面問清楚,才能敲定主意。

「感激的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韓棠少主為我奪回了丟失多年的金靈劍。那是我煉兵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也是最耗費心血的作品,是我成為煉兵師到現在的巔峰之作。」擎蒼深沉地說著,話語中有著更為深沉的感慨,顯然是觸動了前塵往事。

韓棠注視著他,目不轉睛。

「我已經老了,以後的煉兵生涯,都未必能打造出類似金靈劍的作品。」擎蒼抬起頭感慨著,隨即看向了韓棠,說道:「據妙風透露,那把金靈劍是你從歐陽楚手中奪來的。他來過封金地帶?去過韓家?」

「的確。」

韓棠一臉肅然,想起很久前的那次交鋒,心情微微有點沉重。

「他去韓家做什麼?」

擎蒼十分鄭重地問著,言語之間,似乎對風津國皇子歐陽楚頗為的熟悉。

「威脅!」

說到這兩個字,韓棠眼神有著瞬間的凌厲,隨即又深深呼出了口氣,似乎將產生的情緒悄然釋放了去。四年之後,他重返七劍山,第一個要迎戰的,似乎就是這位同門異師的師兄了。

「看來,那小子終究是學壞了。」

擎蒼忽然幽幽嘆息了聲,說出了這樣一句有點莫名其妙的話語。

韓棠默然點頭。

「韓棠少主,你是否有點疑惑,我為何會在不知你來到天易場的情況下,很及時地找到你?」擎蒼隨即換了話題,頗為神秘地問道。

「的確有點兒。」

韓棠點了點頭,他剛才心中的確有這個疑慮。

站在旁邊的俏麗侍女,聽到這個問題,也是提高了注意力,這也是她好奇的地方。

「這種聯繫,都是緣於那把金靈劍。」

擎蒼忽然間一語道破,點開了及時出現的秘密,「因為,金靈劍是把具有靈性的劍,只要使用過它的人,都會留下自己的氣息和印記,然後會形成某種感應。使用的時間越長,留在劍上的印記越深,感應也越強。而這把劍的打造者是我,只要劍在我手裡,我就能感知到曾經使用者的氣息。」

「是否跟距離有關?」

韓棠靜靜聽完擎蒼的描述,有點震撼,疑惑道。

「無關。」

擎蒼一臉鄭重,道:「只跟留下的氣息和印記有關。」

韓棠緩緩點頭。

煉兵師的世界他沒接觸過,但鑄造出的一把劍,就具有遠距離的感知能力,已經是相當神奇的存在。

「這段時間,歐陽楚的修鍊非常努力,最近似乎又有所突破。」擎蒼沉聲說道。

「歐陽楚?」

韓棠神色悄然一冷,歐陽楚的快速進步,無形中就是他的落後。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擎蒼極為鄭重地注視著韓棠,問道:「韓棠少主幫我奪回心血之作,我擎蒼不會無動於衷,必須要回報。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儘管向我開口。」

「這樣,是不是有點倉促?」

面對著擎蒼的滿滿熱情,韓棠一時間實在想不出有何需要幫助的地方。

「沒事。」

擎蒼爽朗一笑,慷慨道:「情義已經在那裡,只要韓棠少主隨時一聲吩咐,我擎蒼必定赴湯蹈火。」

「我記下了。」

韓棠鄭重一笑,這位臉龐黝紅的老者,顯然是位慷慨激昂之輩。

「你在此稍等。」

擎蒼似乎記起了什麼,鄭重地做了個手勢,隨即快速從大廳後門離去。

韓棠注視著他的身影,一時間搞不清他的意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