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鍾離不再插嘴之後,張懷林說:“已經可以確定,疑犯變成了“魔物”,你們現在就進入樓內將疑犯制服,儘可能的保護好人質的安全,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以斬殺“魔物”爲優先。”

Home - 未分類 - 確定鍾離不再插嘴之後,張懷林說:“已經可以確定,疑犯變成了“魔物”,你們現在就進入樓內將疑犯制服,儘可能的保護好人質的安全,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以斬殺“魔物”爲優先。”

“沒問題,好久沒有活動手腳了,魔物?呵呵,沒想到雷家還在搞這種東西啊。”鍾離活動着手腳,對身後的張寶寶說道:“寶寶,別吃糖了,準備幹活了。”

張寶寶將七彩棒棒糖收起來,很是乖巧的應道:“好咧。”

得到命令後,這三個安全局的人員便在隊長姬如夢的帶領下,準備向爛尾樓內走過去。

這時候,吳溫柔卻突然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站住!你剛纔說什麼?”吳溫柔攔在三人面前,目光卻跳到了張懷林的身上,她質問道:“你剛纔命令中的意思是說,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就算犧牲了人質也要先斬殺了那個疑犯?”

鍾離詫異的看了吳溫柔一眼,回頭問道:“張大專員,這位身材火爆的小妞是誰?你怎麼沒清場完畢啊?”

張懷林說:“他是吳家的長女,裏面那位化勁八重的武者,也是她的朋友,所以沒有必要清場。”

“吳家?就是那個快要後繼無人的吳家吧。”

鍾離的話讓吳溫柔眉頭一挑,但此刻她知道自己不是生氣的時候,她很是慎重的說道:“張警官,我再問你一次,你所下達的命令,是否以解決疑犯爲第一優先!?”

面對她的逼問,張懷林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決不能夠讓“魔物”影響到更多的普通人,所以就算是有人在捕獵魔物的時候犧牲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不會讓你們再往前面走一步了。”吳溫柔說。 吳溫柔攔在入口處,很是嚴肅的說道:“我不會讓你們三人再往前走一步了。”

她的態度很明確,目的也很簡單,任何情況下保住人質纔是第一優先的,這是她多年以來奉行的準則,絕對不允許有人在她面前打破這個準則。

“你做什麼小吳?爲什麼要攔着不讓進。”張懷林問道。

“除非你們答應,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先保護人質。”吳溫柔說道。

張懷林皺眉說:“通過剛纔那位葉荒先生針孔攝像頭裏面傳來的畫面,基本上可以斷定,現在“魔物”已經十分的危險,如果不能在這棟爛尾樓裏將他清除,後果將會不堪設想,說不定到時候造成的損失比現在還要大,所以我不能夠答應你。”

在必須取捨一方的時候,孰輕孰重需要自己判斷,張懷林是站在大衆的角度上,爲大衆考慮,他的決定沒有任何的錯誤,但吳溫柔的堅持也不能說不正確,每個人都有自己視爲真理的準則。

因爲奉行的準則不同,衝突自然而然也就發生了。

張懷林必須保證“魔物”被擊斃,而吳溫柔卻要求以保護人質爲優先。張懷林說不通吳溫柔,吳溫柔就擋在門口,不讓三人進去,因爲吳溫柔相信葉荒,相信他既能夠將那個怪物解決掉,又能夠護住人質的安全。

吳溫柔固執的行爲讓三人小隊中的姬如夢臉上浮現了不悅的神情,她掃了一眼吳溫柔,清冷的說道:“讓開,不要讓我動手。”

吳溫柔只感覺自己好似瞬間就落入了冰窟中一般,寒冷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傳來,要凍結她的血液,凝固她的骨頭,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爲姬如夢針對她說了一句話,吳溫柔知道自己不是姬如夢的對手,姬如夢是異能者,按照等級划算的話,至少也是B級異能者,也就相當於化勁境界的武者,而吳溫柔不過暗勁大成。

強者就在面前,吳溫柔卻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她強行運轉修煉吳家拳法產生的氣勁,幫助自己破開了冰凍般的寒冷,繼續固執的站在門口處。

看到她的堅持,鍾離媚笑了一聲,走到她面前說道:“何必呢小妹妹,這麼堅持待會吃了苦頭可不好,快聽姐姐的話,乖乖讓開。”

鍾離的聲音又嬌又魅,如同細線一般連在一起從吳溫柔的耳朵中穿過,又從另外一邊穿出來,勾動着她的大腦,讓她不自覺的想要聽從她的話語,乖乖的讓開一條路,但好在吳溫柔的意志力還算堅強,她猛然給自己拍了兩巴掌,清醒過來之後依然站在原地不動。

她的堅持讓鍾離有些詫異,還很少有人在低她一個境界的時候,能夠抵禦她的魅惑力,雖然僅僅是她隨便施展的魅惑力。

“最後說一次,讓開。”姬如夢說話的時候,呼出的冷氣已經快要凝成冰霜,周圍的空氣都下降了幾度。

“除非你們答應我,優先保護好人質的安全,否則我絕對不會讓開。”吳溫柔咬着牙說道:“如果你們想要硬闖,我一定會拼命阻攔。”

“哈哈哈哈。”鍾離嬌媚的大笑了起來,她很是好奇的問道:“阻擋我們?就憑你一個暗勁修爲憑什麼阻擋我們這裏三個B級異能者。”

吳溫柔自嘲的一笑,說道:“正如你所說我吳家現在是個快要後繼無人的門派,但好歹現在家族裏的一些長輩還在,如果我出了點什麼事情,家中長輩想必不會善罷甘休!如果你們真的打傷我,哪怕是一根毫毛,我都會將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家中長輩!”

她的話讓張懷林和鍾離的臉色一變,但姬如夢卻沒有多大的反應,她伸出手掌,三枚冰晶利刃就這般出現在她的掌心中。吳溫柔也緊握拳頭,隨時準備迎接對方出招。

眼看着兩人就要打起來,張懷林連忙攔着了她們兩人。

安全局是武者和異能者中的警察局,但縱然是警察局也有不能夠輕易招惹的大家族,如今的吳家雖然青黃不接,但畢竟老一輩的人還待在哪裏,要真的打傷了吳家大小姐,對於安全局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都住手,你們打算幹什麼?自己人打自己人?大水衝龍王廟?”張懷林拉住了姬如夢的手,嘆了一口氣對吳溫柔說道:“小吳,咱們同事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知道你的性格,知道你想要保護那個人質,但是你也要考慮大局啊,如果讓疑犯逃出去了,多少人會因此遭殃?”

“張警官,請你相信我。不要讓你的人進去,給葉荒一點時間,他會處理好這一切。”吳溫柔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未免對你的那位化勁八重的朋友看的太重了。”鍾離插嘴說道:“你以爲“魔物”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嗎?沒有專門的手段,就算是化勁八重也要吃癟。”

張懷林說:“鍾離說的沒錯,如果不能夠洞悉魔物的致命點,他們根本就不會死亡,葉荒再怎麼厲害面對一個打不死的對手,也會頭疼吧。”

吳溫柔堅定的內心終於動搖了。

在這麼繼續下去,也只是耽誤時間,裏面的情況瞬息萬變,一個化勁八重的武者真不見得能夠順利的解決這件事,張懷林只好退一步說道:“這樣,我們會盡最大的可能保護好人質的安全,人質的優先級在我等隊員之上,但人命的安全在人質的安全之上!”

吳溫柔也知道不能再這麼繼續下去,她也擔心葉荒在裏面遇到什麼危險。

“行,但我也要進去。”吳溫柔說道。

想必此刻,將吳溫柔喊住留下的張懷林已經後悔的腸子都青了吧,他萬萬沒想到吳溫柔如此的麻煩,這分明就是他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啊。沒有別的選擇,張懷林只好答應了吳溫柔的請求,對屬下三人說道:“你們進去之後,張寶寶你幫助葉荒對付“魔物”,如夢你去解救人質,鍾離你給我看着點她。”

張懷林說的她,自然就是吳溫柔。 葉荒已經和完全不成人形的怪物打了幾十個回合,本來就是爛尾樓在一人一怪物的交手中,變得更加的破爛不堪起來。

這已經不是葉荒第一次和這種異變成爲怪物的對手交戰,上一次的雷洛同樣難纏,但這個怪物絲毫不在雷洛之下,甚至比雷洛更加的恐怖。

雷洛再怎麼樣,至少還保留着人形,但是這個……已經完全變成了怪物。下半身無數的爛肉觸手可以攻擊,變成了尖銳利刃的半邊腦袋可以攻擊,兩條似橡膠一半扭曲的雙手也是功力的利器。

葉荒和正常人生死交戰的經驗不多,更別說和這種怪物進行生死決戰。他感覺得到怪物的力量在他之下,卻沒有辦法戰勝不懼怕疼痛,不會死亡的怪物!

這個怪物在葉荒眼中,壓根就不會死亡!

他的一指禪在怪物的心臟處留下了三個大拇指大笑的窟窿,鮮血從窟窿裏流淌了出來,但是這對怪物沒有任何的影響,怪物依舊叫囂着衝殺了上來。

“爲……什麼……要……打擾……我……我就快要……完成最……終進化,這樣……我……就可以……保護……鷺!”

怪物半邊腦袋化作的頭顱從上方狠狠的劈過來,葉荒連忙錯身躲開,他身後的牆壁隨之倒塌。

轟隆隆!

灰塵四起,牆壁倒下之後,葉荒看到這個房間的角落裏,有一個被麻繩綁住了手腳,嘴裏塞着破布的少女。

少女聽着巨大的響聲,看到葉荒和怪物的時候,臉上露出恐慌和希望並存的神情,她向葉荒發出求救的嗚聲。

這個就是被怪物劫持的人質了,葉荒以最快的速度衝向少女。然而,葉荒的舉動卻讓怪物變得更加狂暴起來,怪物幾乎是不惜一切的衝向葉荒,也要阻止他繼續跑向少女。

感受到後方緊逼而來的殺意,葉荒不得不先回頭應對。

一招全力轟擊的羅漢拳打在怪物軟綿綿的肉身上,怪物嚎叫了一聲,身上所有能夠攻擊的部位都朝葉荒襲擊而去。

葉荒不得不以大挪移功法瞬間躲避,葉荒挪開的時候,怪物並沒有趁勝追擊,他徑直的衝到了少女的身邊,下半身所有的觸手都圍繞在少女的身邊,以整個身體化作一道肉牆,將少女圍了起來。

“不……要……靠近……她!不準……接近……她。”

怪物近在咫尺,女孩被嚇得渾身顫抖。她不停的嗚聲求救,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說道:“救救我……救救我……”

怪物僅剩下半邊的頭顱,那一隻獨眼深情的看着女孩,裂開的嘴裏發出那地獄般的聲音:“放……放心,我……會……保護……你。”

怪物的嘴角上翹,似乎是想要對女孩露出笑容,只可惜那笑容太過猙獰了一些,女孩差點沒被嚇暈過去。

站在一旁的葉荒看着怪物,不由得產生了些許的好奇。那個怪物的雙眸已經被嗜血的野性控制,但是當他注視着女孩的時候卻恢復了人類的感情,聽那個張警官之前說的,這個怪物是特意跑到附近醫學院裏劫持了一個女孩,再跑到了這棟爛尾樓裏。

先不論現在的這個怪物有沒有必要劫持人質,就算真的劫持人質,也沒有必要跑那麼大的圈子。

葉荒在想,怪物劫持女孩,或許根本就不是爲了威脅警方,而是他內心想要見這個女孩,即便變成了怪物,也還是對這個女孩保持着溫情。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沒有必要動手解決掉這個怪物,因爲……他還保留着一顆人類的心。

“你不要害怕,他不會傷害你的。”葉荒突然開口對角落裏瑟瑟發抖的女孩說道。

聽到葉荒的聲音,怪物猛然擡頭衝他怒吼了一聲,看到葉荒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怪物也就沒有再度衝過來,他低頭繼續深情的凝視着女孩。

“你能夠聽懂我說的話對嗎?你還保留着作爲人類的理智,我想或許我們能夠交流一下。”葉荒的這一句話卻是對怪物所說的了。

怪物並沒有理會葉荒。

“你能夠說話,也能夠聽懂我說的話,所以我們並不是沒有交流的可能。如果你一直拒絕與我交流,那麼別的先不說,你打算怎麼解決那個女孩吃飯的問題?不吃飯的話,不知道你能夠抗幾天,那麼柔弱的女孩子,恐怕是兩三天就得餓死吧。”

這一次,葉荒的話終於引起了怪物的反應。

葉荒對那個女孩說道:“你現在……已經很餓了對嗎?”

通過葉荒的眼神,女孩好似明悟到了什麼,她連忙點頭。

“你看,她已經很餓了,我們先想辦法給她送點吃的怎麼樣?”葉荒指着女孩嘴巴里的破布說道:“你能不能先把她嘴裏塞着的東西拿掉,不然她也吃不了東西。”

怪物只剩下半天的頭顱在女孩和葉荒之間來回的看了幾次,最終他伸出了一隻觸手,將女孩塞在嘴裏的破布拿了出來。

破布拿下之後,女孩劇烈的喘息了幾下,她再度擡起頭望向葉荒的時候,葉荒這纔看清楚了她的面容。

第一眼,葉荒就認出了這個女孩。

他來到崇慶市的第一天,在商業步行街與一個女孩一起,救了一個心臟病突發的老人家,那個女孩叫做徐鷺,是個有着天使般笑容的純潔女孩,而此刻……眼前的這個女孩,正是徐鷺!

徐鷺也認出了葉荒,她想要大聲呼救,就察覺到了葉荒用眼神告訴她不要做出什麼過於激烈的舉動,她只好強忍着內心的恐懼,粉嫩的嘴脣輕微的一張一合,用脣語對葉荒說:救救我。

看清楚了徐鷺的脣語,葉荒朝她輕輕的一笑,說道:“放心,你不會有事的,這裏沒有人會傷害你,我不會傷害你,他更不會傷害你。”葉荒指着怪物。

沒錯,現在葉荒已經可以確定了,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人是絕對不會傷害徐鷺的,那麼變成了怪物任然考慮着徐鷺是否會肚子餓的這個人就是其中之一!

怪物好似不滿自己的心思被葉荒看穿,朝葉荒再度怒吼了一聲。而此刻,葉荒卻不以爲意的笑了笑說道:“別光嚇唬我,你嚇不到我的。” 葉荒的話讓怪物受到了挑釁,他揚起全身的觸手襲向葉荒。

徐鷺嚇得驚慌失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然而葉荒卻並沒有閃躲,觸手在距離他不到幾釐米的時候也都停了下來。

“你看,我說了我不怕你的。”

在這個女孩的身邊,怪物逐漸的恢復了人性,現在的他縱然有着怪物的外表,卻也是人類的內心。

“我看你這樣捆着她,讓她也不是很舒服,不如鬆開她吧。”葉荒說道。

怪物退到了徐鷺的身邊,猶豫了片刻之後,開始給徐鷺鬆綁,但是他已經變得像橡膠一樣柔軟的手,打不開捆綁的麻繩,又不敢用變成利刃的半邊頭顱去砍斷麻繩害怕傷到女孩。

見狀葉荒緩慢的走向怪物和女孩的身邊,說道:“我來幫忙吧。”

怪物對葉荒的警惕並沒有完全的解除,葉荒靠近的時候他身體一半的觸手都在防禦着葉荒。

葉荒走到徐鷺身邊,給她解開了繩索,爲了讓徐鷺不這麼害怕他一邊說話分散她的注意力,“好久不見了,沒記錯的話……你叫徐鷺對嗎?”

“是,是啊小師傅,好久不見了。” 歷史的屋檐 徐鷺還是膽顫心驚的很,說話間還不時的擡頭望向怪物,生怕那鋒利的半邊頭顱突然落下,將她和葉荒刺了個透心涼。

“相信我,他有可能傷害我,但絕對不會傷害你。但是我有自保的能力,所以我們兩個都不會有事。”好似看穿了徐鷺內心的想法一般,葉荒安慰道。

“你,爲什麼有把握……這麼說。”徐鷺小聲的問道。

“因爲你沒有看他的眼睛啊,他眼中對你可是滿滿當當的愛惜。”葉荒說道。

徐鷺試探性的擡頭望向怪物,因爲恐懼她始終不敢直視怪物的眼眸,這一刻她總算看清楚了怪物只剩下一隻的眼睛,正如葉荒所說,怪物眼眸中是絲毫不掩飾的愛慕之意,如果這份愛慕之意不是一個怪物散發出來的,徐鷺會很高興。

將麻繩徹底的解開之後,葉荒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來,他對怪物笑了笑說道:“說實話,你這模樣還真的有些嚇人,能告訴我你爲什麼一定要變成這樣嗎?”

葉荒的話讓怪物的反應有些激烈,兩根觸手毫不留情的襲擊了過來。葉荒以拈花擒拿手控制住兩根觸手說道:“不願意說就不願意說,生什麼氣。”

兩根觸手的力量逐漸的減小,最後無力的垂下融入到了怪物下半身的爛肉之中,仿若一開始就不存在一般。

“必……須變強……才,才能……保護……鷺。”怪物說道。

“爲什麼這麼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