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既然你有擊殺黃金魔蠍的實力,那不如我們去暗金仙人掌那裏看看吧,地火節蟲的實力不比黃金魔蠍,我們一一擊破的話,說不定能過的暗金仙人掌呢。”

Home - 未分類 - 她說:“既然你有擊殺黃金魔蠍的實力,那不如我們去暗金仙人掌那裏看看吧,地火節蟲的實力不比黃金魔蠍,我們一一擊破的話,說不定能過的暗金仙人掌呢。”

北靈陽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心想,你以爲這些兇獸都是白癡不成,能三個聯手一起上,還會選擇一對一單挑?

雖然是這樣想,不過北靈陽卻沒有點破,他心中對於暗金仙人掌還是有些想法的,不能因爲三頭地火節蟲而放棄,至於怎麼樣去獲得,只能根據具體情況而定了。

所以他說:“行,你帶路吧,我們去找暗金仙人掌。”

看到北靈陽答應,南辰雅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

二人很快就啓程了,路上一路交談,南辰雅發現北靈陽很大度,也很好說話,是個君子,所以說話什麼的也放開了,不在忌憚約束自己,完全是一副脫線少女的樣子。

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 天路小世界的神日西路,如果按照八荒世界的時間來分,現在應該是下午五六點,經過一個多時辰的趕路,北靈陽他們已經到了南辰雅所說的地方。

北靈陽他們二人在距離暗金仙人掌數千米的地方停下,運轉匿息戰力,掩藏自身的一切氣機。

北靈陽雙眼泛光,盯着前面看,頓時,北靈陽感覺自己的眼睛似乎飛出去了一樣,目光裏面數千米外的景色,不停的放大,最後定格在了三棵數十米高大的仙人掌之上(沙漠仙人掌都是一棵一棵的)。

北靈陽看千米之外的物體,就像普通人看十米外的物體一樣清晰,這些仙人掌都是暗金色的,上面有神祕紋路,不停的吸收天上的太陽精華,一根根粗大的刺如同利劍,有凌厲的氣機縈繞。

三棵暗金仙人掌的頂端,都長有一個黃金色澤,約莫拳頭大小的果實,這果實綻放寶光,如同一個小太陽,光輝把三棵仙人掌都籠罩了,如同披上了一件美麗的金衣。

在三棵仙人掌下面,各有一隻兇獸,它們如同翠綠的竹節一樣,百米細長的身體分成一節一節的,身體僅有十米粗,它的腦袋前端是兩個墨玉一樣的複眼,像是一個漩渦似的,能把人的靈魂吸進去。

這細長的節蟲正是黃金沙漠裏三大凶獸之一的地火節蟲,能吐火潛地,在這片沙漠裏,是可怕的殺手。

“這三頭地火節蟲的實力都不如那頭黃金魔蠍,實力估計在神魄境大圓滿左右,應該能對付。”北靈陽很快就判斷出了三頭地火節蟲的實力,以自己目前的實力,應該能全部吃下。

看了一眼身邊的南辰雅,北靈陽開口說:“這三頭地火節蟲的實力和你一樣,都是神魄境大圓滿,待會我對付兩隻你拖住一隻,成功的話,三個暗金仙人掌果實,我分你一個。”

南辰雅聞言點點頭,自己的實力拿一個果實也算公平了,否則的話,就算自己知道這暗金仙人掌在這裏,也無法摘取,至於找自己的哥哥幫忙,南辰雅第一時間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機會難得,這片沙漠裏可不知她一個人,難保沒有其他人發現,若是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哥哥,這三個果實還不一定被誰奪走了呢。現在有機會拿一個也算不錯了。

既然決定要動手了,北靈陽也不遮遮掩掩的了,渾身戰氣勃發,從腳底那裏噴射出來,猶如一個助推器,他瞬間就衝出了百米距離,整個人的氣勢也如利劍一樣爆發,恢宏磅礴。

南辰雅緊隨其後,整個人星光絢爛,頭上出現了北斗七星,每一顆都有絕世大威。

三頭地火節蟲在北靈陽衝出的瞬間,就已經覺察到了,特別是南辰雅一動,三個地火節蟲立馬生出怒火,剛纔放掉的人,如今居然又殺回來了,還帶來一個強大的敵人。

三頭地火節蟲心靈交流,立馬做出部署,一個潛地隱藏準備隨時刺殺,兩個分別迎上北靈陽和南辰雅。

和北靈陽對上的這個,是三隻裏面最強大的,他也察覺出了北靈陽的強大和不好惹,不敢讓自己的兩個弟弟冒險,只有自己咬牙上了。

北靈陽手掌探出,每一根手指都有一道混沌劍氣,對着面前的地火節蟲,唰的瞬間爆射掠出,直取頭顱。

五道混沌劍氣都有三尺長,雖然和地火節蟲的細長身體相比短了點,但是上面的鋒銳凌厲煞氣,卻是不容小覷的。

地火節蟲的身體瞬間火紅,心靈傳出特殊的波動,勾動天地力量,一圈圈暗紅色的火焰光環成型,僅有盤子大小,數量奇多,紛紛飛來,和混沌劍氣相撞。

混沌劍氣凌厲,卻不是太強,只能對付神魄境大圓滿的修士,不是這頭已經接近極限神魄境的地火節蟲的對手,斬破數十個火焰光圈後,就被更多的火焰光圈打破了。

經過試探,北靈陽大概瞭解了這頭地火節蟲的實力,無限接近於極限神魄境,和自己初戰氣表現出來的戰力一樣。

試探清楚,北靈陽對於奪取暗金仙人掌的果實,就多了更多的把握。

一邊,南辰雅和另一頭地火節蟲打的難分難解,二人戰力差不多,不過南辰雅手中高級戰技頗多,頭上懸浮的北斗七星更是厲害無比,射下一束星光,絕對可以傷到地火節蟲,可惜她的戰鬥經驗實在是太弱了,好幾次必殺的機會,都白白的浪費了,和地火節蟲陷入了拉鋸戰之中。

“正好也磨礪磨礪吧。”北靈陽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他希望南辰雅經過這場戰鬥,會有所進步。

就在思考的瞬間,最強的那頭地火節蟲又發出了幾個殺招,直逼北靈陽。 地火節蟲發出一道道富有節律的心靈波動,引來大波的天地戰氣,化成一道道如同地底岩漿般的暗紅色戰氣長河,直接飛過來擊殺北靈陽。

北靈陽運氣,立馬渾身發光,猶如一個籠罩在聖光裏的帝皇神靈一樣,高貴無比,手掌在空中一拍,頓時一個巨大的混沌光手成型,足有百丈見方,像是一座小山峯一樣,轟隆一聲,劈蓋而去,鎮壓地火岩漿。

光手在半空中和地火岩漿碰撞,二者爆發出激烈了的波動,猶如滅世風暴一樣,橫掃而過,北靈陽體表有聖光護體,符文加持,根本不懼,整個人張開大鵬羽翼,扇動起飛,身如虹光,手中劍指凌厲,劃過一道軌痕,直劈地火節蟲的頭顱。

地火節蟲察覺到危險,立馬張開嘴巴,吐出一個巴掌大的符文,此符文外表如水流動,隱約間可以看見是一個火字,炎熱高溫正從那裏散發。

這地火節蟲口吐符文,符文裏面,火焰熊熊,猶如一片烈海,頓時奔涌而出,卷向了北靈陽。

北靈陽看到無數地火飛來,自己像是巨浪下面的小人兒一樣,有種隨時被摧毀的感覺,北靈陽想不到,這個實力不算太強的地火節蟲居然能有一枚天生符文,且威力不弱,如此殺招,北靈陽都不敢說能輕易躲避過去。

天生符文是天生就帶有的,不像北靈陽的玄陰劍煞符,黑罡鬼骨符一樣,是通過後天學習而得,這些天生符文能夠隨着主人的實力不停的變強,直到它的最高極限。

地火節蟲的地火符文,最厲害可以成爲爲六級符文,而今是四級,威力厲害,不容小覷,無窮無盡的地火飛來,擇人而噬,北靈陽不敢大意,較忙發出戰氣,在胸前形成一個結界,結界表面,有漆黑的黑骨符文在閃爍,擋住了地火的襲擊。

這個結界是黑罡鬼骨符進化而來的,北靈陽在其中融合了數十種防禦戰技,才完善出了這門厲害的防禦結界,是混沌大道以後的最強防禦法。

結界暫時擋住了無窮無盡的地火,北靈陽在其中握拳,一股蒼茫大勢陡然間自他的身上涌起,猶如古山升空一般,怒喝一句,拳出如龍,破開結界,猙獰打出,一股涵蓋諸天的拳勢,宛若星空降臨,力壓而下。

混沌神拳第一式,大道無疆!

無數的混沌光,像太陽那樣釋放,籠罩千米範圍,從北靈陽的拳頭那裏飛出,磨滅一切,不停的擴張,把無數的地火瞬息間摧毀,轟出一條筆直的通路,露出了地火後面的地火節蟲。

混沌光從通路中穿過,像是照在雪上的熊熊烈日,一個眨眼,就把最強的地火節蟲的頭顱一下轟爆了。

強大的拳勢威力不減,勢如破竹,轟碎了地火節蟲的腦袋後,無數的後進力量再次爆發,把地火節蟲的身軀炸成碎肉。

大道無疆這門拳法厲害無比,北靈陽動用,就有了極限神魄境的實力,屠殺這隻地火節蟲可謂是手到擒來。

而一邊,正和最弱的地火節蟲打的難分難解的南辰雅看到北靈陽出手,瞬間破去地火節蟲的一門強大攻擊,順便還殺了它,心中驚駭,這北靈陽隱藏得好深,居然有這般強大的實力。

南辰雅稍微一分心,立馬被抓住機會的地火節蟲猛攻,一道道地火戰氣化成灼熱的火圈,噼裏啪啦的衝來,擊殺南辰雅。

南辰雅大驚,等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做反應了,頭上的北斗七星綻放星光,垂落下來,猶如一瑰麗的華蓋,把南辰雅籠罩住,可是她倉促之間做出的反應,又怎能抵擋地火節蟲的全力一擊呢。

看似強大的星光防禦,被一個個火圈撞擊,僅僅數下,星光就轟然破碎,火圈襲來,南辰雅嚇得大叫,這火圈威力極其強大,恐怕被轟上一兩個,就當命喪當場。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忽然飛來無數的青光劍羽,每一根都蘊含凌厲劍意,急速射來,和火圈來了個大碰撞。

南辰雅看着青色劍羽飛來,知道北靈陽出手救了自己,當下較忙穩住情緒,調整狀態,爾後調動無數戰氣涌上頭上的北斗七星,北斗七星發光,每一顆都有大威,轟轟烈烈的朝眼前的地火節蟲殺去。

南辰雅的北斗七星甚是厲害,加上剛纔差點被地火節蟲斬殺,南辰雅此刻可謂是非常暴怒,出手之間,猶如閃電,更是狠辣不留情,操控大星,轟殺地火節蟲。

地火節蟲好不容易纔把北靈陽的劍羽轟飛,還沒緩過氣來,就看到了南辰雅對自己衝去,七顆大星像是流星疾馳,砸向自己,若是碰結實了,鐵定要重傷。

是以地火節蟲在空中凝聚出一巨大的火山,足有百丈高大,陡然之間墜落,與南辰雅的大星碰撞,迸發出激烈的火花。

南辰雅心神全部依附在大星之上,大星猛烈撞擊,她心神搖曳,立馬口吐鮮血,不過她眸子放出堅定目光,再次控制大星,狠狠地砸向地火節蟲最後的一道防禦——戰氣火山。

北靈陽沐浴聖光,遙遙地看着南辰雅和地火節蟲鬥法,並不插手,這是南辰雅的戰鬥,無論輸贏了,她都會進行一場蛻變。

北靈陽是不可能去插手的,他現在在等另一頭地火節蟲出現,地火節蟲天生與大帝契合,北靈陽動用了日月神眼的透視能力,也沒看出它在哪裏,只好靜靜的等待了。

南辰雅那邊,經過拼命三郎似的鬥法,南辰雅終於取得了勝利,以重傷的代價,硬生生的用七顆北斗大星,轟死了地火節蟲。

南辰雅極其疲憊的喘了一口氣,經過這場戰鬥,她終於明白了,真正的戰鬥可不是在南辰州城的那樣,大家都會刻意讓着她,在這裏,一個不留神,就會身死道消。

南辰雅才喘一口氣,異變忽然發生,她的腳底下,無數的沙粒忽然破開,一頭百米左右長的地火節蟲,猛地衝出來,數米長的巨大的口牙對着不到兩米的南辰雅,發動突然襲擊,要咬斷她的脖子,致她死命。

南辰雅心中大驚”暗道不妙,自己居然忘了地下還有這麼一頭兇獸蟄伏着。

地火節蟲速度很快,如果沒有意外,這場劫殺,南辰爺根本逃不過去,畢竟地火節蟲的沙漠殺手身份,並非浪得虛名。

不過北靈陽已經尋找這頭地火節蟲很久了,看到南辰雅殺死她的那頭地火節蟲,北靈陽就猜測,下一秒,潛藏着的地火節蟲,應該會去偷襲南辰雅,畢竟南辰雅實力弱小,又處於疲憊期,偷襲起來,自然是最好的目標了。

千算萬算,這偷襲擊殺的地火節蟲把北靈陽給漏算了。

就在地火節蟲才飛出來的瞬間,北靈陽就動了,大鵬羽翼一扇,他如一道青光飛過,是真正的極致速度,他一個衝擊,便到來南辰雅的身邊,對着襲擊而來的地火節蟲,就是一掌拍過。

北靈陽身軀堅硬如鐵,純肉身之力,也有八龍,所以一掌先行,龍吟虎嘯,巨大的巨龍虛影,在北靈陽背後形成,釋放熊熊龍威。

砰!

北靈陽一掌打出,恐怖的八龍之力直接透出他那那青筋爆出的手臂,結實的轟在地火節蟲的頭上,周圍肉眼可見一層實質化的勁力朝四周散去。

八龍之力陡然爆發,把地火節蟲的頭拍成肉沫,它們的肉體本就羸弱,怎麼能和北靈陽這搏鬥真龍的力氣硬碰呢。

地火節蟲速度很快,衝勢迅猛,所以北靈陽不僅拍碎了它的腦袋,接連着它的身軀,也都被極端恐怖的勁力,震成肉塊。

呼……

一陣風吹過,風沙很大,一吹,平的地方立馬隆起一層厚厚地沙粒,堆成小沙丘,把三隻地火節蟲埋在風沙裏面,只有三棵仙人掌,果實發光,風沙不侵,沒有被掩蓋,依舊一模一樣的現在哪裏。

北靈陽落地,收起那滔天的氣勢,瞬間從一個霸道絕倫的帝王,回到了只有溫和笑容的男孩。

南辰雅看着戰鬥時和戰鬥後北靈陽截然相反的兩個樣子,心中一片疑慮,不過她也沒問出來,有些事,知道就算了,沒必要刨根問底。

北靈陽可是非常惦記這裏兇獸腦中結出的晶核,所以才落地,立馬開啓了日月神眼,對着黃金沙粒掃了一眼,發現了三枚晶核的痕跡,出手就隔空攝拿了過來。

三枚晶核都是岩漿般的暗紅色,裏面是精純的地火戰氣,質量和數量都不差,完全比得上下品靈石,不過偏差於黃金魔蠍的,黃金魔蠍的那是完全比擬下品靈石,而這個,則只是堪堪達到而已。

北靈陽把玩一下,就把三顆晶核都丟給了給南辰雅,說:“這東西不賴,和一枚下品靈石差不多,我既然要拿兩顆暗金仙人掌果實的話,那這東西就歸你了吧。”

北靈陽十分大氣的說,不過南辰雅卻在那裏皺眉跺腳,有些委屈的看着北靈陽,說:“三科下品靈石就打發我了嗎?一顆暗金仙人掌果實最起碼也值個上百下品靈石好三顆晶核吧。”

“我一窮二白,身家不比你這個小公主多哦如果按勞分配,這三顆晶核可有兩顆是我的。”北靈陽笑說。

南辰雅也知道是這個裏,嚶嚶兩句就沒在說話了,北靈陽見狀只有苦笑,暗金仙人掌果實可是他突破淬骨境小圓滿的關鍵,根本不能讓步,而且自己也出力了,幫南辰雅奪取到一顆果實,也算仁至義盡了。

“好了,取果實吧。”北靈陽說完,朝着暗金仙人掌走去,南辰雅緊隨其後。 北靈陽來到暗金仙人掌的面前,立馬有一股非常濃郁的藥香撲鼻而來,這藥香非常的神異不凡,吸一口入體,整個人立馬精神抖擻,渾身肌肉細胞解乏有一種由內而外的舒爽感。

北靈陽極度享受的**了一聲,念頭通達,疲體解乏,實在沒想到這暗金仙人掌效果這麼好,眼睛在瞬間都有些發亮了。

“這東西的神效,足以位列天地萬靈榜中人榜前十,這次我突破小圓滿,可以說是勢在必行了。”北靈陽暗道,他已經達到了淬骨境後期的極限,就算找不到暗金仙人掌,北靈陽自己運功突破也不會太久,根基打結實了,就不用擔心突破過後掌握不了力量。

這暗金仙人掌活了不知多久,有些通靈了,北靈陽和南辰雅是赤.裸裸來打它的主意的,心中的惡意和貪念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

通靈的的暗金仙人掌察覺到北靈陽二人的惡意,立馬自動的升起一層綠光保護自己,就連上面的黑刺,也散發出鋒銳的厲芒,宛若一柄柄天劍。

“千年靈萬年神,這棵暗金仙人掌恐怕是有數千年的歷史了,否則的話,不會有如此高的靈性。”北靈陽低聲呢喃,被南辰雅聽去了,不過她沒聽懂,又扭頭問了北靈陽什麼叫“千年靈萬年神”

北靈陽啞然,隨後爲南辰雅解說到:“世間百族生而有靈,但百族以外,天生有靈的生物卻非常的少,便是這等珍貴的暗金仙人掌,也要活過千年以後,才能誕生靈性,知曉一點喜惡,唯有活過萬年,度過大劫,才能誕生神魂,能開口說話,能修煉成尊。”

“這暗金仙人掌有靈,豈不是千年古藥了?”

北靈陽點點頭:“千年都不止,三千年,五千年也是極有可能的,它們千年吸收不知多少的天地精華,一身藥力驚人,如今的自我保護,可不大好破。”

北靈陽看着眼前暗金仙人掌護着自身的綠光,嘆了一口氣說,千年靈藥,吸收的日月精華是何其的多,儘管十之七八都被它的果實吸收了,但是剩餘的一二成,也非北靈陽可以輕易破除的。

南辰雅笑說:“還有你做不到的事?”

“我做不到的事多了,宇宙萬界無窮,我只是其中的一粒塵埃而已。”北靈陽嘆了一口氣,隨後便開始破除暗金仙人掌的自我保護了。

北靈陽估摸着眼前這層綠光的結實度,應該和極限神魄境高手的防禦差不多,多費點兒勁,應該要不了多長時間。

北靈陽沒敢放開手腳,驚天動地的轟擊,害怕的是一會兒收不住手,直接連暗金仙人掌給轟沒了。

他只是伸出手掌,輕輕地印在綠光上,沒有引起什麼反彈攻擊,畢竟這暗金仙人掌是靈藥,並不是食人花那種兇狠的植物,一身精華,只是爲了自保而已。

北靈陽把手放在綠光上後,開始調動氣海里的戰氣,那磅礴渾厚的戰氣頓時如開閘的積洪,瞬間奔涌而出,竟有滔滔之聲傳出,讓人詫異。

南辰雅就在旁邊想,這北靈陽究竟有多少戰氣,恐怕是她的哥哥都有所不如,要知道北靈陽的境界才淬骨境而已,而南辰虢,已經是神魄境大圓滿了。

妖孽,天才,神人之姿。

想了許久,南辰雅纔想出了這麼三個評價北靈陽的詞。

“和他在一起果然是壓力山大啊,還好我不是普通天才,否則的話信心早就被他打擊的一乾二淨了。”南辰雅拍拍胸脯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