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陽恨不得馬上殺進去,但他並沒有妄動,此次前來的目的只是打探消息而已,如果妄動驚動了什麼神侯府的高手,就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Home - 未分類 - 葉陽恨不得馬上殺進去,但他並沒有妄動,此次前來的目的只是打探消息而已,如果妄動驚動了什麼神侯府的高手,就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他隱藏在皇宮建築外,就聽到一些細細的議論聲,傳入了他的耳里。

「可惡,我們九庭宮竟然因一個毛小子,遷移到了這裡。」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那葉陽竟然殺死了宮主,還把黑蓮教剿滅,雲峰宗吞併,誰知道他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雖然我們宮裡有六次蛻凡的隱世長老坐鎮,但為了避免意外發生,因此決定整個宮門都遷移到這裡,受到神侯府的庇護,這樣縱然那葉陽再強大,有十個膽子,也不敢殺到這裡來。」

「可惡啊,我九庭宮為十大門派,竟然會害怕一個小子,這樣躲躲藏藏,實在是恥辱。」

「的確有些恥辱,不過那個葉陽囂張不了多久了,我們宮裡的隱世長老,李天乾李長老,這段時間就在和神侯府的人謀划,要聯合起來把葉陽那小子擊殺,至於他背後的宗門,等他死了,想怎麼對付就怎麼對付。」

「等我死了?想怎麼對付就怎麼對付?」

聽到這裡,葉陽心中連連冷笑,靈識繼續輻掃,就又聽到了一個嘲弄的聲音。

「嘿嘿,這倒也是,他葉陽再強,畢竟只是獨身一人而已,有隱世高手出馬,殺死他還不是舉手間的事?不過我倒有些奇怪,那個葉陽身處中域,身在乾天學院,到底是怎麼在短短三天不到的時間裡,從那麼遠的距離回到這裡的?」

「這點我也很奇怪,我還以為他是通過乾天學院的傳送陣,傳送到神侯府,才能如此快現身,但好像並不是這樣。」

「管他怎麼回來的,我們只知道他活不久就行了,只要他再呆在南域,就會遭到李長老和神侯府高手的聯手追殺,就算他這幾天離開了南域,等他回到中域,也會被寸山老祖殺死。」

「嘿嘿嘿,他是沒可能活著離開南域了,我隱隱聽說,神侯府準備把消息傳遞給寸山老祖,想讓寸山老祖回來,親手將葉陽殺死呢。」

「寸山老祖雖然在中域的乾天學院,但他只要收到消息,通過傳送陣,回到這裡也就瞬間的事情,到時候有九次蛻凡的寸山老祖親自出馬,任他葉陽再強,也是在劫難逃,必死無疑。」……

葉陽聽見從皇宮內傳遞而出的這些聲音,本來神色並沒有什麼變化,但當他聽到後面幾句時,臉色頓時一變。

「如果真讓神侯府的人把消息傳遞給方寸山,他聞訊回到這裡的話,就會生出很多麻煩。」葉陽皺起了眉頭。

他有惡魔之翼,雖然不怕方寸山,但是惡魔之翼他不想在外人面前輕易顯現,就算顯現,也不能讓人知道使用惡魔之翼的人就是他葉陽。

至少在短時間裡,葉陽不想將惡魔之翼暴露,否則引起奪天境強者的注意,真的就是一場災難。

「不能,不能讓方寸山那個老雜毛有機會回到這裡,可是那個老雜毛使用傳送陣回來,我怎麼能夠阻止?」

葉陽皺起了眉頭,突然雙眼一亮,「對了,那個老雜毛想要回來,的確通過傳送陣瞬間就能回來,但他想要順利通過傳送陣回到這裡,還得有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神侯府的傳送陣必須完好,也只有在這個條件下,方寸山才能使用傳送陣回到這裡。」

傳送陣有兩種,一種是單向傳送陣,另一種則是雙向傳送陣。

單向傳送陣,就是只能從這個地方傳送到另一個地方,並不能從另一個地方傳送回來,只能單向使用。

而雙向傳送陣,則能雙向使用,但想雙向使用,前提必須是兩個地方的傳送陣都得完好,稍微有點損壞,傳送就有可能出現意外,而如果一方的傳送陣徹底被破壞,另一方的傳送陣自然而然也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葉陽如果能將神侯府的傳送陣破掉,乾天學院的傳送陣自然成了雞肋,就算方寸山收到了消息,也不可能通過傳送陣立即回到這裡,想回來,還得跨越三個十萬八千里,才能從乾天學院回到南域,回到這裡。

但是,神侯府有高手坐鎮,還有九庭宮的高手,葉陽要潛入進去破壞神侯府深處的傳送陣,就和闖龍潭入虎穴沒什麼區別。

一旦進去,就有可能打草驚蛇,陷入絕境之中,到時候為了逃跑,惡魔之翼就會暴露。

在種種顧忌下,按理說常人都會退縮,但葉陽並沒有退縮,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就算惡魔之翼暴露,神侯府和九庭宮的人也不會聯想到他的頭上。

這個絕妙方法,就是轉換身份,以另一個身份潛入神侯府深處,破壞傳送陣,到時候就算身形暴露,外人也不會知道他就是葉陽。 神侯府在南域擁有絕對的地位,沒有任何人敢輕易擅闖。

但葉陽藝高人膽大,不但要潛入進去,甚至還要破壞神侯府深處的傳送陣。

如果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真的被破壞了,恐怕整個神侯府的人都會暴走,但葉陽並不擔心,就算破壞傳送陣后驚動了什麼人,外人也猜不出他就是葉陽。

葉陽從小妖那裡學習了一門幻術,可以使外人不能看清他的真實面容。

只要不能看清他的面容,外人就難以猜出他的身份。

催動幻術后,葉陽就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了神侯府深處,靈識輻射之間,就找到了傳送陣的所在。

一座散發六角星芒的陣法,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葉陽等到天黑后再動手,有利於他隱藏身影,因為黑夜是魔鬼的最好夥伴。

在接近傳送陣的時候,葉陽把惡魔戰袍凝練了出來,這樣就算有人發現他,在看不清他面容的情況下,就不會把身份聯想到他身上,只會認為他是魔鬼。

夜靜悄悄的,沒有人能想到,在這黑夜下,會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進了神侯府里。

葉陽披上惡魔戰袍后,就來到了傳送陣身旁,連綿的劍術驟然爆發,頃刻間就將黑暗中的傳送陣破壞出了千瘡百孔,再也沒有任何光芒,變得暗淡無比。

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就這樣被葉陽破壞了。

在傳送陣被破壞的那一刻,黑暗的遠處傳來了幾道震怒的聲音。

「該死,傳送陣被人破壞了。」

「竟然有人擅闖我神侯府,還敢破壞傳送陣,難道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是誰?到底是誰?擅闖我神侯府也就罷了,還敢破壞我神侯府的傳送陣?」

唰唰唰。

一連好幾道身影,從黑暗中閃現出來,出現在皎潔的月光下,是神侯府的幾名高手。

這幾名高手一現身,就看見了站在滿目蒼夷的傳送陣身旁的葉陽,頓時瞳孔一縮,吃驚道:「好強烈的魔氣,如此濃郁,難道是擁有極高惡魔血統的惡魔闖進這裡來了?」

「區區惡魔也敢擅闖我神侯府,還膽大到破壞我神侯府的傳送陣,今天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只有死,才能清洗你犯下的罪孽。」

轟!一尊三次蛻凡的高手,在說話之間,就動手了。

他五指一張,陡然一抓,頓時形成了一個元力大手,攜帶著凌厲的掌風,向葉陽的腦門鎮壓而下。

一出手,就極為霸道,凌厲,完全是下了死手,要把葉陽這個『惡魔』殺死。

這尊神侯府的三次蛻凡的確厲害,攻擊也無比凌厲。

但是葉陽的拳風更加強大。

面對鎮壓而下的元力大手,他看也不看,抬手一拳,攜帶著三頭遠古巨龍之力的拳風,一個暴擊,那撲面而來的元力大手就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節節寸裂,瞬間瓦解。而那尊三次蛻凡的高手,也慘叫一聲,被葉陽的拳風所傷,大口的吐血,連連後退間發出了驚恐的聲音,做夢也沒想到葉陽這尊擅闖進來的『惡魔』會如此強。

「好強,一拳就讓王兄的經脈受損,這頭惡魔不知達到了什麼境界,我們遠遠不是對手。」

幾名神侯府的高手一看見自己的同伴一招就被葉陽所傷,頓時就知道他們所有人就算聯手,也萬萬不是葉陽的對手。

葉陽顯露出來的手段,一個照面就將三次蛻凡的高手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四次蛻凡都不能輕易做到。

察覺到葉陽的厲害,幾名神侯府的高手立即想要後退,想暫避鋒芒,聯合同伴,再將葉陽進行圍殺。

「想逃?桀桀桀桀…你們這些螻蟻,都給我死。」

葉陽嘴裡發出了陰測測的笑聲,披上惡魔戰袍的他,結合他那毛骨悚然的聲音,似乎真的就如惡魔降臨。

他腳踏虛空,要乘勝追擊,但是突然,一個暴怒的聲音,如平地驚雷,驟然炸開,震得他腦子都在嗡嗡作響,一身元力也差點震散。

「大膽妖孽,小小的惡魔,也敢闖入我神侯府行兇,給我死!」

漆黑的夜空下,一道烈日精芒組成的劍氣,彷彿從遙遠的蒼穹劈下,如一道長虹,劃破夜空,撕天裂地,氣勢當真是無可抵擋。

葉陽在聽見那暴怒的大喝時,就知道來了絕世高手。

而在看見那烈日精芒劍氣劈來的時候,更是臉色大變,知道在這一劍下,自己絕對沒有任何抵擋的可能,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的下場絕對凄慘,要被活活劈死成兩半。

這道劍光實在太快了,帶著絢麗的光芒,如流星墜落大地,摩擦出了熊熊火焰,發出了嗚嗚嗚鬼哭神嚎的聲音,當頭籠罩而來。

唰!

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對恐怖的巨大翅膀,出現在了葉陽背後,是惡魔之翼。

惡魔之翼凝練出來后,葉陽猛地一晃,整個人帶著狂風呼嘯,衝天而起,眨眼間就消失在了無盡的夜色中。

砰!在葉陽消失的瞬間,那劈來的烈日劍氣降落下來,把青石鋪成的地面都炸出了一個大坑,一條長長的溝壑。

如此威勢,當真是要人命,精妙絕倫,煞氣逼人,可惜並沒有落到葉陽身上,連葉陽的影子都沒捕捉到,就被葉陽輕鬆避開了。

「該死!」

一個面容鐵青的老者,從黑暗中踏了出來,滿臉的暴怒,想要去追逐葉陽,但是他連葉陽從哪個方向消失的都不知道,更別談追上去了。

「混賬東西,一頭惡魔,也敢闖進我神侯府,還把我神侯府的傳送陣也毀掉了,其他傳送陣也就罷了,但那座被毀掉的傳送陣,是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本來傳出消息,是想讓寸山老祖回來,讓他回來對付葉陽。」

這名神侯府的老者滿臉暴怒,氣得咬牙切齒:「但是現在,傳送陣遭到了全面的破壞,連修復的可能也沒有,不知道寸山老祖會暴怒到什麼程度。一定,一定要把那頭惡魔抓出來,膽子大到了這種程度,連我神侯府也敢闖,一定要讓它嘗嘗什麼是無邊的痛苦。」

「無言道友,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這名老者暴怒的時候,又有一名氣息強大的高手現身了。

是一個老態龍鐘的灰須老者。

這個灰須老者,叫做李天乾,正是九庭宮的隱世長老,修鍊到達了六次蛻凡的隱世高手。

本來剛才李天乾正在和他嘴裡的『無言道友』商議對付葉陽的大事,但是沒想到對方突然離開,等他急沖衝來到這裡,才發現原來是神侯府出了什麼事請。

「李道友,有人擅闖我神侯府,把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破壞掉了。」

那名被稱為『無言』的老者,名字叫做莫無言,擁有七次蛻凡的修為,是神侯府除了方寸山,最強的人,平時坐鎮神侯府,掌管各種要事,一直順風順水,萬萬沒想到今天出了這麼一個大簍子,臉色可謂是要多鐵青有多鐵青:「那人破壞了傳送陣,還大搖大擺的走了,連我也來不及追趕。」

「什麼?」

九庭宮的隱世長老,李天乾一聽,臉色頓時大變:「無言道友,我沒聽錯,你說有人擅闖神侯府,還把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破壞了?到底是誰?到底是什麼人,擁有這樣大的膽子,連這裡也敢闖?還能從無言道友你的手裡脫逃,擅闖者難道很強?」

「不,擅闖者並不強,修為最多也就五次蛻凡左右。」

莫無言陰沉著臉道:「像這種級別的人物,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從我手裡脫身,但那擅闖者不是人,而是一頭惡魔,擁有一對恐怖的翅膀,我連看都沒看清他的面容,就被他逃跑了。」

「惡魔?惡魔怎麼會無緣無故闖進這裡?還故意把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破掉?」

李天乾神色疑惑,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一驚:「該不會那頭惡魔,和葉陽那小子有關係吧?我們前腳剛要傳出消息,讓寸山老祖通過傳送陣回到這裡,對付葉陽,但是後腳的功夫,這裡的傳送陣就被破了,明顯是故意而為,不想讓寸山老祖通過傳送陣快速回來,種種跡象,十有**和那葉陽脫不了干係。」

「葉陽?」莫無言神色譏諷,冷冷一笑:「你也太看得起那個葉陽了,他就算能夠擊殺五次蛻凡的人物,也不可能是剛才那頭惡魔的對手,就那頭惡魔顯露出來的速度,就讓蛻凡境之內沒有任何人能及,怎麼可能和葉陽有關係?難道那頭惡魔還能被葉陽收服了不成?還專門幫他闖入這裡破壞傳送陣?我看那頭惡魔會出現,可能另有隱情。」

「也是。」李天乾點點頭,他也覺得不可能,如果剛才那頭惡魔真的和葉陽有關係,那就真的太恐怖了,他下意識就不願意相信。

「就算那頭惡魔和葉陽沒關係,但現在傳送陣遭到破壞,就和葉陽有關係了。」

李天乾微微沉著臉道:「本來是想讓寸山老祖親自出手,這樣葉陽那小子就沒有任何可以逃脫的機會,要被徹底殺死。但現在傳送陣被破,寸山老祖十有**不會回來了,而我們先前的種種計劃,就泡湯了。」

「寸山老祖回不回來都是一樣,不是有我們出手么?」

莫無言冷笑一聲道:「難道有我們出手,你還擔心要被葉陽那個小子逃跑?我倒是聽說過那小子的大名,聽說是打不死的小強,但他遇見我莫無言,絕對死路一條,他再逆天,難道還能對付我這個七次蛻凡的絕世高手不成?葉陽那小子我並沒有放在眼裡,這幾天找個時間對他進行刺殺,事情就能輕鬆解決。我在意的是,那頭闖入我神侯府,把通往乾天學院的傳送陣破壞,還大搖大擺離開的惡魔,不把他找出來殺死,我神侯府還有什麼臉面?」

「的確,如此膽大包天的行為,的確不能忍受。」李天乾目光陰狠,神色兇狠:「那頭惡魔要殺死,葉陽那小子,也要殺死!」

擅闖神侯府的惡魔,把整個神侯府都驚動了,就連九庭宮的人也被驚動,莫無言和李天乾分別發布了消息,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頭膽大包天的惡魔找出來。

對於那頭惡魔,神侯府的人可謂是氣得咬牙切齒,人人都恨不得立即將其找出來,將之碎屍萬段。

但沒有人能夠想到,做夢也不能想到,那擅闖神侯府的『惡魔』,其實並不是惡魔,而是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他們做夢也想殺死的葉陽。

沒有人把葉陽和那頭『惡魔』聯想在一起,畢竟那頭惡魔實在太過恐怖,而葉陽則只是一個有點奇遇的鄉野小子。

但就是這樣一個鄉野小子,就在不久前,擅闖了神侯府,以『惡魔』的身份,矇騙了所有人。 就在神侯府因為惡魔的擅闖而引起轟動的時候,那頭造成轟動的『惡魔』,早就遠離了隱龍城。

在神侯府那名絕世高手現身的時候,面對對方那無與倫比的劍氣,葉陽就催動惡魔之翼,選擇離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