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怎麼回來了?」

Home - 未分類 - 「姐姐,你怎麼回來了?」

秦念然瞬間脫離蕭戰的懷抱,撲到秦月然的身上,一臉開心的道:「姐姐,他就是念然時常給你提到的那個人,厲害吧?」

秦月然笑道:「豈止厲害,剛回來我就聽說有人將爹爹跟三叔揍了一頓,現在秦府上下都在傳,姐姐要還不知道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秦念然笑嘻嘻道:「這些傢伙統統瞎說,明明是爹爹跟蕭哥哥切磋。」

「還沒嫁人,胳膊肘就已往外拐,將來真要嫁出去,眼裡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我這做姐姐的位置。」秦月然眼眸綻笑,寵溺的目光看著秦念然。

「姐姐最疼念然了,念然一輩子都會記得姐姐的好。嘻嘻!姐姐不是去跟七皇子約會嘛,情況怎樣,有否一見傾心?」

「一見傾心談不上,也只是不討厭罷了。」

秦月然搖頭,妙目看向蕭戰,笑道:「念然啊,你老實交代,你們是否是第一次相見?」

秦念然笑嘻嘻道:「念然長這麼大還從未離開過秦府,當然是第一次相見。」

「唬誰啊,你們兩個都抱到一起了,要不是姐姐突然過來,你們說不定還會做些偷吃禁果的事情來。」秦月然剛剛可是看到蕭戰抱著自己妹妹,而這丫頭還一臉的幸福,打死她也不會相信,兩人肯定早就情投意合。

秦念然笑道:「我跟蕭哥哥上輩子就是夫妻,這麼說姐姐應當相信吧。」

「哼!有了情郎連姐姐都給忘了,虧姐姐以前那麼疼你,前世就是夫妻,這話騙鬼都沒人信。」

「可這就是事實啊,蕭哥哥,念然有沒有撒謊?」

蕭戰微微笑道:「真正算來,這的確算是第一次相見,可我們彷彿就似那前世夫妻,對彼此都非常的了解,好像能夠了解對方心中在想什麼似地。」

「蕭哥哥。」

秦念然一臉的嬌痴。

秦月然受不了道:「好了,你們兩個不要肉麻了,我都聽不下去了。」

作為姐姐的秦月然對蕭戰充滿了好奇,不斷追問他的情況,似乎要給自己的妹妹把關。時間沒過多久,一陣喧嘩聲傳來,蕭戰這個臨時住處過來一群人,顯得很是熱鬧,將屋中交談的三人驚動了。

出門一看,蕭戰直翻白眼,秦念然咯咯直笑,而秦月然則是目瞪口呆。

秦戰又出現了,這次他並非獨自過來,而是將一群他口中手腳麻利的美女帶過來,看著他那笑容燦爛的老臉,蕭戰恨不得給他一拳。

「爺爺,您這是幹嘛?」

秦月然看著自己爺爺領著一大群美女過來,感覺事情很不對頭。

秦戰眯著眼睛道:「月然回來啦,聽念然說你跟那什麼狗屁七皇子在約會,他有沒有欺負你,如果有的話叫你未來妹夫去收拾他。」

秦月然笑道:「爺爺放心好了,月然怎麼說也是你孫女,豈會讓外人欺負。」

秦戰含笑看著蕭戰,伸手一指身後一大群美女,樂呵呵的道:「這些丫頭長得還算水靈,個個也都乖巧伶俐,任勞任怨,侍候起人來絕對是把好手。殿下用不著感謝老奴,因為這都是老奴給殿下準備的,畢竟族長當年交代的任務太過艱巨,一般的人可派不上用場。好了,你們還站在那裡幹嘛,快來拜見你們的主子,記住我平時教你們的,服侍你們公子時要盡心用力,別給我打馬虎眼。」

十八秦氏美女上前,儀態萬千的朝蕭戰施禮,全都含羞瞅著他,那模樣哪是來做丫頭,分明就是想要做妻做妾。

蕭戰本想一口拒絕,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這些女人身上時,立時露出吃驚之色,足足十八個美女,竟全都是封王級高手。

這老傢伙還真是大手筆,如果用全新的煉製法,蕭戰很快就能讓身邊多出一群肉身封皇巔峰的高手出來。這可是一份大禮,往門外推那是傻子的行為,甭管這老傢伙想幹什麼,手下總沒壞處。

邊上的秦月然很是吃驚,爺爺竟然送未來孫女婿女人,這唱的是哪一出?

「爺爺,你到底想要幹嘛?」

秦戰擺手道:「這事你甭管,爺爺只想告訴你一點兒,如果看那個七皇子不順眼就一腳踹了他,你爹要敢逼你,爺爺抽他!」

秦月然甜甜笑道:「這可是爺爺說的,月然今後就不用再怕爹爹了。」

秦戰冷哼道:「這小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秦氏一族能成為殺戮王朝最頂尖的家族靠的不是什麼聯姻,而是自身強大的實力。如今兩界大戰開始都有數千年的時間,他的修為卻一直停在初位肉身封帝境,現在連自己女婿都打不過,要是讓當年那些好友看到,我這張老臉都不知往哪擱。」

不滿的發發牢騷,秦戰很快笑容滿面的看著蕭戰道:「老奴剛剛見過秦琴那丫頭,殿下有空去看一看她吧。」

話音一落,秦戰施施然的去了。

蕭戰摸了摸下巴,剛剛秦戰的眼神非常曖昧,莫不是這老傢伙幫他擺平了美人兒姐姐?

腦中浮現出秦琴的樣子,蕭戰就覺心中有團火,將他的**瞬間給點著了,這讓他一陣心驚,魂牽夢繞不算什麼,可讓身體有反應就了不得了。

蕭戰感覺這秦琴絕對不簡單!

頂流影后 秦念然被秦月然拉到一旁說話,話題圍繞著蕭戰,顯然秦月然對於自己爺爺送他女人充滿了好奇,想要了解他的身份。蕭戰一時插不上話,不過他也不打算參與進去,讓秦戰送來的十八秦氏美女收拾這不知道會住多久的居所,而他則將青梅跟翠玉召到一邊談心,目光在她們身上掃過,笑道:「你們小姐是怎樣一個人?」

翠玉笑道:「我們可不敢背後議論小姐,公子要真想了解得自己過去,我們頂多給公子提供方便。」

蕭戰笑道:「你們小姐住哪?」

青梅笑意盈盈道:「小姐一般不在秦府,住在空龍城的玉梅山莊,公子要見小姐,不一定能夠在秦府遇到。」

「我想約你們小姐,去安排一下。」

兩丫頭對視一眼,作為師妹的翠玉扭腰盪臀而去,那迷人的背影當真撩人心扉。

蕭戰看得有些火起,很快就發現一道火辣辣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看,色心立時一盪,剛想上前將這勾引自己的丫頭抱入懷中欺凌一番,秦月然跟秦念然聯袂而來,讓他好生鬱悶。看著滿目渴求之色的青梅,錯身而過之際蕭戰忍不住在她的臀上摸了一把,剎那間那驚人手感彷彿觸電般席捲身心。

蕭戰發現自己硬了,暗呼這丫頭當真是個妖精,根本沒注意青梅那眼眸在噴火,似乎恨不得將他整個吞下腹。

青梅咬牙,雙目幽怨的瞅著蕭戰遠去的身影,跺了跺足,她追了上去。

秦氏姐妹聯袂而來,帶來一個讓蕭戰驚訝的消息,竟然是她們父母打算宴請他過去用膳。蕭戰心中直犯嘀咕,雖然就跟念然的父母有過一次接觸,但從這短暫時間的接觸,他知道未來岳父跟岳母可能會有點勢利,絕不是那麼好擺平的。雖然感覺這既有可能是鴻門宴,但蕭戰還是決定前往,他背後有秦戰支持,這是最大的底牌,未來岳父跟岳母拿他沒轍。

秦皇身為秦氏一族現任族長,住的地方是秦府最奢華之地,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向蕭戰展示秦氏一族的強大,一個端茶遞水的丫鬟都是至強者,這一幕只看得蕭戰心中暗自發笑。憑著就像鎮住他,未免太異想天開了,除非弄來封帝強者端茶遞水。

赴宴的人不少,經過秦念然介紹這些似乎都是她的親戚,僅叔叔就有十多個,姑姑更多,至於同輩的就更多了。

對於這一切蕭戰早就有心裡準備,秦戰僅憑一己之力開創了秦氏一族,說這老傢伙的子女有十萬八萬的他絕對嗤之以鼻,這太小看這老傢伙的能力了。

秦龍來了!

蕭戰倒沒有多少驚訝,既然是鴻門宴,擺明就是想要讓他知難而退。

「你就是念然的未婚夫?」

一個美女出現在蕭戰面前,衣著奢華,封皇材質,看上去很是性感。

美女生著一雙桃花眼,很會勾人,情挑的目光將蕭戰打量,嘴角綻笑道:「生得還真是俊啊,老爺還真是給念然挑了一個好夫婿。」

蕭戰挑眉道:「夫人誰啊?」

「夫……夫人?」

美女嘴角抽搐著,有些羞惱的看著蕭戰。

蕭戰一臉驚訝的道:「夫人的男人不少吧,讓我看看,哎呀!竟有一萬多個,這經驗真是豐富啊。」

「你!」

美女的臉色異常鐵青,雖然她從未數過自己有多少姘頭,但隱約間也知道蕭戰沒有胡說八道,只是當著一個美女的面說她有一萬多個男人,這不是指著她鼻子罵她萬人騎嘛。

蕭戰一臉無辜的道:「夫人難道不相信在下的眼力嘛,不妨告訴夫人,在下有一個非常特殊的能力,一個女人有過多少男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你流氓!」

美女玉手一揚,就像給蕭戰一巴掌。

蕭戰臉上掛著冷笑,劍神意志下,美女一巴掌根本打不出來。

「怎麼回事兒?」

很多人聚了過來,都一臉不善的看著蕭戰,當先一個俊美公子給臉色鐵青的道:「小子,你敢非禮我妹妹!」

「蕭哥哥怎麼回事兒?」

秦念然看到這裡發生了衝突,立馬趕過來,雖然知道蕭哥哥實力強大,但這裡畢竟是秦府,她擔心這些親戚人多勢眾欺負自己的蕭哥哥。

美女急切的看著秦念然道:「念然啊,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你這未婚夫竟然調戲我。」

「蕭哥哥調戲你?」 秦念然一臉你當我傻子啊,不滿的瞪了一眼這個美女,她挽著蕭戰的胳膊道:「蕭哥哥,是不是她想要非禮你?」

蕭戰樂道:「為何這麼說?」

秦念然癟嘴道:「這事她沒少干,定是看蕭哥哥生得俊,就想勾搭蕭哥哥,哼!蕭哥哥才看不上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

「秦念然你血口噴人!」

美女揚起的手怎麼也收不回,不過這個時候她也顧不上了。

蕭戰笑道:「念然可能誤會了,這位美女只是想跟我搭訕,我只是叫了她一聲夫人罷了。」

秦念然愕然道:「蕭哥哥為何叫她夫人?」

「能有一萬多個男人,我想應當已經嫁人了吧。」

「噗嗤!」

秦念然強忍著笑道:「蕭哥哥如何知道的?」

「我有一個能力,一個人有過多少男人或者女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蕭戰嘿嘿直笑。

臉色鐵青的俊美公子哥惱火的看著秦念然道:「念然,你怎麼聯合外人欺負自己人。」

秦念然冷哼道:「難道蕭哥哥有說錯,你這寶貝妹妹的姘頭早就有一萬多個了。」

秦念然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當年她可是跟隨天宓、天露一同行俠仗義,耳熏目染下整人的手段多的是。挽著蕭戰胳膊,秦念然一臉好奇的道:「蕭哥哥,你真的能夠看出來?」

「那是自然,你的蕭哥哥何時欺騙過你。」

秦念然突然一指秦龍道:「蕭哥哥能夠看出他有多少女人嗎?」

秦龍站在先前俊美男子的身邊,他的臉色有些陰沉,這時見秦念然忽然指著自己,臉色微微一變。

蕭戰開啟了【真理之眼】,笑道:「一千七百多個,經驗還是蠻豐富的。」

秦念然絲毫不理會心虛的秦龍,冷哼道:「那旁邊這個呢?」

「不錯,一萬多個。」

「十多個。」

……

「那這傢伙呢?」

秦念然忽然指著秦依依的哥哥。

秦依依的哥哥臉色猛地一變,心中突然間發毛,剛剛蕭戰一方話讓周遭所有人都相信其有能力看出一個人相好的數量。冷哼一聲,秦依依的哥哥非常心虛,扔下一句「荒謬」就想離開。

蕭戰豈會放過這個傢伙,掃了一眼,立時一臉驚嘆的道:「嘖嘖嘖!真不愧是做哥哥的,十萬多個啊,有男也有女,竟然還男女通殺。咦?你們兄妹居然也有一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此話一出,立時一片嘩然,如果秦依依的哥哥淡定一點,別人都會覺得蕭戰在血口噴人,可是他忽然心虛退場,所有人都下意識的信了。目光在秦依依跟他哥哥的臉上掃過,都是一臉的鄙夷之色,雖然豪門中近親亂.倫的事情常見,但絕不能拿到檯面上來。

「畜生!你血口噴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