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有樑慶發在,還是能壓制住他的。

Home - 未分類 - 畢竟,有樑慶發在,還是能壓制住他的。

這兩人搭班子,不可能鬧出什麼幺蛾子。

但是眼下厚橋鎮的形勢一片大好。

今年後面三個季度如果一切順利的話,GDP衝到全縣第一,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甚至可能,在宜州地區所有鄉鎮中排進前15。

要知道,蒼南縣歷年GDP排名最高的鄉鎮,在宜州地區也沒進過前15。

當然了,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宜州地區主城區的鄉鎮太強了。

其他幾個縣的鄉鎮,從五年前開始,在這個排名中也幾乎是絕跡的。

但這從另一方面,也更加說明了厚橋鎮這異軍突起的不易。

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讓對經濟工作並不十分擅長的阮福貴繼續擔任鎮長,顯然不是姜浩然願意看到的。

“……阮福貴同志在厚橋鎮工作的時間,也比較久了。從我們幹部任用的原則上來說,一個幹部在一地工作的時間,是不宜太長的。”

姜浩然淡淡表示道,“當然了,阮福貴同志的能力,還是可以的。所以我的看法是,阮福貴同志可以和其他鄉鎮的主要領導做個對調。”

“這樣,他可以將厚橋鎮的工作經驗帶過去。和他對調的同志,也很容易進入工作狀態……”

說完之後,姜浩然就將目光看向了鄭西坡:“鄭書記,我的意見就這麼多。”

“唔~”

鄭西坡聞言,臉上就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姜浩然畢竟是省直部門下放的幹部,理論水平就是不一樣。

他這番說辭,完全是從大局出發,很站得住腳。

щшш•ttκǎ n•¢O

其他常委如果沒有強有力的論據,真是很難反駁他。

就在鄭西坡嘖嘖稱奇的時候,徐建軍不出意外的開聲了。

“縣長的意見,我就不大讚同了。”

徐建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厚橋鎮如今的分量更重了,這一點大家都沒有異議。但是因爲厚橋鎮發展起來了,就去生硬的調整其班子成員,這實在值得商榷。”

停頓了一下,徐建軍繼續說道:“尤其是阮福貴同志,在厚橋鎮勤勤勉勉工作了快二十個年頭。厚橋鎮的鄉鎮企業,可以說都是他一手扶持起來的。”

“這眼看着厚橋鎮這棵果樹快要結出豐碩果實了,卻讓阮福貴同志調離,這未免讓人寒心。”

徐建軍這番話一說出口,會議室裏頓時靜寂無聲。

作爲縣委第三號人物,這位徐書記是絕對夠資格對縣長姜浩然提出不同意見的。

但是這位把話說得這麼重,完全不在乎得罪姜縣長,這還是有些出人意料。

說完之後,徐建軍用眼神瞟了一眼對面坐着的李忠凱。

看到他這個示意的目光,李忠凱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鄭書記、縣長,我說幾句。”

縣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李忠凱咳嗽一聲道。

鄭西坡對這位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他儘管開聲。

“我對阮福貴同志還是有一定了解的。這名同志素質過硬,能力也很不錯。這些年,厚橋鎮能有良好的發展,他這個鎮長起了很關鍵的作用。”

“和徐書記一樣,我也覺得現在這個時候將阮福貴同志調離,對他有些不公平。”

李忠凱說完之後,還不忘對姜浩然擠出一絲笑容。

顯然,他是不想得罪姜縣長太過。

姜浩然倒似乎根本沒在意兩名副書記對自己的反對,依舊老神在在。

至於內心深處,他則是腹誹不已。

在他看來,厚橋鎮這些年有什麼良好發展了?

不是去年夏雲傑請來了“正澤公司”這尊大佛,厚橋鎮怕是都要全縣墊底了。

李忠凱這睜眼說瞎話,也真說得下去。

一個李忠凱的支持,徐建軍顯然並不滿足。

他的目光射向宣傳部長邱梅身邊的劉啓志,顯然希望他也附和。

劉啓志和阮福貴的關係可不一般。

阮福貴能在厚橋鎮鎮長位置上坐得這麼穩,和這位劉副縣長的鼎力支持是分不開的。

聽姜浩然說,要將阮福貴調去其他鄉鎮,劉啓志心裏自然是不樂意的。

若非姜浩然是他的直接上級,劉啓志第一時間就要出言反駁了。

此時見徐建軍、李忠凱都已經表示了反對,劉啓志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咳嗽一聲,出言道:“我同意徐書記、李書記的觀點。厚橋鎮的發展勢頭確實良好。但正是在這種時候,就更需要求一個穩字。”

“阮福貴同志做事情一向穩重,厚橋鎮少不得他。” 徐建軍、李忠凱、劉啓志三人同時表態支持了阮福貴,頓時讓會議室裏氣氛緊張起來。

姜浩然也沒有想到自己明確表了態,卻被三個常委同時反對,臉色自然不太好看。

坐在對面的徐建軍看到縣長這個表情,心中不禁暗暗竊喜。

在他看來,組織部長顧炯濤,宣傳部長邱梅,統戰部長王強東三人,在常委會上一向比較中立。

他們對阮福貴未必支持,但應該也不會太反對了。

畢竟,自己這邊可是有了三票的。

至於武裝部陳國濤政委,徐建軍就更不擔心了。

這個老陳一向不太管地方上的事情,肯定是投棄權票的。

算來算去,就只剩下縣委辦主任楊瑞這一票了。

要說楊瑞這個人,還真有些讓人難以捉摸。

按說他是鄭書記提起來的,肯定應該是無原則地支持鄭書記的。

但是在常委會上,這個楊瑞卻不是每次都和鄭書記步調一致。

有時候鄭書記明確表態支持的議題,他也會選擇棄權。

當然了,楊瑞的這個舉動看似有些不近人情,卻也讓他在常委會上很快有了一席之地。

即便他在十一名常委中敬陪末座,大家也不敢輕忽了他。

其分量,隱隱還在統戰部長王強東之上。

徐建軍正暗自得意的時候,鄭西坡則在默默打量着下首的各個常委。

左手邊的姜浩然自然不用多看。

這位縣長對厚橋鎮的不滿,很早之前就表現出來了。

要不是後來有了夏雲傑這個“驚喜”,姜縣長這次換屆的時候,怕是連樑慶發這個鎮黨委書記,都想動上一動。

當然了,動樑慶發,他肯定是要和自己打招呼的。

眼下厚橋鎮的情勢有了很大變化,樑慶發這個一把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姜浩然雖然對其能力未必看得上,但也不會貿然去動一個做出了功績的幹部。

至於動阮福貴,他事先倒是沒有和自己商量。

可能在他看來,阮福貴這個鎮長,是縣**直管的幹部。

動阮福貴的話,應該是一句話的事兒,自己就算矜持着不表態,也絕不會反對。

姜浩然作爲二把手,在常委會上明確表態了一個議題,自己這個一把手又沒有反對,結果肯定是可以通過的。

可他沒想到,阮福貴的任免,竟然被徐建軍爲首的本地派給攔了下來。

尤其是常務副縣長劉啓志的反對,更是讓姜浩然落到了一個騎虎難下的境地。

試想他這個縣長,動下面一個鎮長,連常務副縣長都提出反對意見,這威信何存?

姜浩然這會兒面色鐵青,也就是這個道理了。

相比姜浩然的憤懣,徐建軍的得意同樣在意料之中。

對這個老徐,鄭西坡談不上討厭,也談不上認可。

對方在蒼南縣經營多年,從副縣長到組織部長,再到黨羣副書記,其在副處級的崗位上一坐就是十年。

比資歷,他比自己和姜浩然都絲毫不遜色。

其在縣委常委班子裏三把手的地位,也算是實至名歸。

全縣幹部大會的時候,經他的手提起來的幹部,絕對是烏央烏央一片。

這麼個人物,突然來了一手讓姜浩然吃癟,還真不是奇怪。

相比徐建軍,李忠凱、劉啓志在鄭西坡看來,分量就輕了不少。

當然了,這三個本地派幹部同氣連枝,意見高度一致,在常委會上倒確實不容輕視。

回到事情本身。

對阮福貴的調動,鄭西坡也是持支持態度的。

他個人雖然對經濟的把控上,沒有姜浩然那麼專業。

但是在大局觀上、用人上,鄭西坡的眼光並不遜色於姜浩然。

上次陪同地區陳書記視察過一次厚橋鎮之後,他就發現了影響這個鎮子發展的桎梏。

厚橋鎮班子裏的幾個幹部,對領導經濟工作,實在不怎麼在行。

幾個擔負着抓經濟重任的副鎮長,也都是半桶水的能耐。

然而這幾個副鎮長,卻是阮福貴這個鎮長一手提前來的。

只要阮福貴在任一天,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抱團在一起。

這種毫無原則的抱團,某種程度上和縣委常委班子裏的情況很相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