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場的所有人都以為這會是一場龍爭虎鬥,會無比的精彩。

Home - 未分類 - 原本,在場的所有人都以為這會是一場龍爭虎鬥,會無比的精彩。

哪知道僅僅片刻間,光頭男子便是落敗了。

其所倚仗的快劍,在雲天面前根本就無用,因為雲天的劍比他更快,讓其應接不暇,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劍刺中。

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雲天出手十分的隨意,根本就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來。

光頭男子的臉色陰晴不定,他敗了,而且敗得很徹底,他所有的驕傲,都被雲天一劍擊潰了。

他從未想到,一個人旳劍能夠快到如此程度,就算他本身再修鍊十年、二十年,也根本達不到。 雲天並未去過問光頭男子,瞬間將靈劍收回,走到了步塵的身邊。

看到步塵在發獃,雲天不禁有些好奇,「大哥,你怎麼了?」

聽到雲天的聲音,步塵頓時反應了過來,將目光收回,淡笑道:「沒什麼,只是看到了一個有些特別的人罷了;走吧,我們過去,看看這地方究竟有何特殊之處!」

聞言,雲天並未說什麼,跟著步塵一同向礦道走去。

所謂,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暫時被困在了魔血古礦中無法離開,那就先穩定下來,趁此機會可以好好探索一下魔血古礦,說不得能夠弄清楚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

曾經步塵就聽說過魔血古礦,一直都想來看看,可惜沒有機會,這次雖然並非自願,但好歹也能夠一償心愿了。

現場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但他們看向步塵和雲天的眼神已經變了,隱約透著一種敬畏之意。

光頭男子手握赤色的長劍,胸前正有著汩汩鮮血在流淌,他的身體在顫抖,平生第一次慘敗。

如果是在訓練營裡面,遭遇這樣的慘敗,他現在已經將命給丟掉了。

等其反應過來,雲天已經跟著步塵進入了礦道之中。

「這兩個人究竟是何來歷?」光頭男子心中暗自思索著。

在他看來,像雲天那般妖孽的存在,絕對不可能是尋常出身,極有可能是出自大勢力。

可是看現在的情況又不對,因為雲天真要是大勢力的傳人,就不至於被雲家給抓進魔血古礦來了。

很快,其他人也都反映了過來,紛紛跟著進入了礦道之中。

今後他們都需要在這裡幹活,先熟悉一下環境也是好的。

所謂的雷鳴石,在場還真沒有幾個人是親眼見過的。

就連那幾名烈火劍宗的弟子也是彼此攙扶著,跟在了眾人的後面。

此刻他們的心情不錯,先前光頭男子那般羞辱於他們,現在看到其被雲天教訓了一番,算是讓他們出了一口惡氣。

礦道極為幽深,且有著諸多的岔路,錯綜複雜,猶如螞蟻的巢穴一般。

經過上百萬年的挖掘,這座古礦早已是被挖出了無數的通道,四通八達。

古礦共有著十個礦區,每個礦區都是不相連的。

並且這十個礦區存在的時間有所不同,最古老的乃是上古時期就存在的,最晚的則是近萬年來才被開發出來的。

很巧的是,步塵和雲天進入的礦區,便是整個魔血古礦最為古老的一個礦區,開採時間最是悠久。

在歷史上,這一礦區出現的災難最多,一度更是被塵封了數十萬年之久。

但凡是進入這一礦區的,死亡率乃是最高的,就沒有幾個能夠從其中活著走出去的。

不過,這一礦區也最是神奇,是雲家最為看重的。

因為曾經就是從這一礦區中挖掘出了仙料,更挖出了不少的神材,乃至於傳聞中這裡挖出過一把殘缺的帝劍。

甚至於曾經有著無上強者的屍骨被挖出,只不過也就在那具屍骨被挖出的剎那,礦洞中爆發了災難,外界陰風怒號,血雨紛飛,景象無比駭人。

也就是因為那一次,這一礦區被塵封了起來,直到雲家掌控了魔血古礦,才使得其重新被開啟。

不得不說,雲家的膽子很大,不怕那種災難再度出現。

這一礦區中的岔路雖然多,但許多都是被封住的,是為禁地,不能夠闖入,只有少數幾個礦洞是可以開採的,人員也都集中在其中。

鐺!遠遠的,步塵聽到了清脆的敲擊聲,那種聲音在礦道內不斷回蕩著,給人一種很是奇怪的感覺。

終於,他看到了在礦洞內幹活的人,其正用特製的工具敲打著黑色的岩石,顯得十分賣力。

只是這裡的岩石都無比堅硬,想要打碎很不容易。

雷鳴石可不是擺在礦洞內可以讓人隨手撿到的,而是存在於這些堅硬的岩石之中,需要將岩石敲碎了才能夠發現,完全就是在碰運氣。

「難怪說要開採到五百斤雷鳴石不容易,這裡的岩石太過堅硬了,再怎麼拚命,一天也敲碎不了多少;要是運氣好,或許能夠得到一兩塊兒雷鳴石,運氣不好的話,那就很難說了。」步塵低語,心中慢慢的有數了。

「你們是新來的嗎?別偷懶,趕緊幹活,今天到現在都還沒有收穫呢,這樣下去,要何時才能夠湊夠五百斤雷鳴石啊!」有人注意到了步塵和雲天,頓時開口催促了起來。

「何必如此著急呢,我們剛來,總得讓我們四處看看吧,再說了,挖礦也是需要講究技巧的,像這般胡亂敲擊,只會白白浪費力氣。」步塵淡笑著說道。

「技巧?這裡的岩石堅硬無比,能有什麼技巧?我看你們倆就是想偷懶,看來得給你們一點教訓才行。」那人脾氣似乎挺大,想將步塵和雲天當成出氣的對象。

刷,其一劍刺出,凌厲的劍罡顯化,實力不弱小覷。

哪知道步塵僅僅只是伸出了兩根手指頭,便是穩穩將劍尖給夾住了,並且瞬間將劍罡給震散了。

「碎!」

一聲輕叱,被夾住的高階凡劍頓時寸寸碎裂,變成了碎片。

做完這件事情,步塵就像個沒事兒一般,淡淡道:「火氣太大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沒必要如此針鋒相對,這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且誰說沒有技巧可用呢?」

砰,說話間,他動了,並指如劍,二指奇快無比的撞擊在了岩石之上。

在劍元力衝擊的情況下,被他戳中的那塊岩石瞬間破碎了,顯得脆弱無比。

看到這一幕,不僅是剛才呵斥步塵和雲天的人呆住了,周圍其他人也都目瞪口呆,不知道步塵是如何辦到的。

要是岩石真的很脆弱,可以輕易弄碎一大塊,他們就都不用如此的辛苦了。

「你是怎麼辦到的?」那人咽下一口口水,很是不可思議的問道。

其已經忘記步塵毀掉他高階凡劍的事情了,心中只想著如何輕鬆的破碎岩石。

只要掌握了這種方法,今後的幹活效率無疑是能夠大大得到提高,說不得每個月都可以輕鬆的湊足五百斤雷鳴石,不用擔心會被剋扣食物了。

步塵微微一笑,道:「其實很簡單,只要觀察清楚岩石上的細微紋絡走向,找到大量紋絡交匯的地方,那就是岩石的薄弱地帶,再運用劍元力,就可以相對輕鬆的破開,只不過需要耗費不少的劍元力罷了。」

「岩石上的紋絡?你不是開玩笑吧?」那人明顯有些不太相信。

步塵也不解釋什麼,而是再度出手,以實際行動向其證明。

轟,一塊更加巨大的岩石破碎了,並且有著絲絲雷光從其中顯露出了出來。

「運氣不錯,弄出來一塊雷鳴石!」步塵笑著伸手將一塊兒巴掌大的特殊礦石撿了起來。

這種礦石呈銀灰色,與形成古礦的漆黑岩石有著鮮明的對比,很容易就能夠發現。

更重要的是,其表面不時會有雷光閃過,內蘊著極強的雷霆之力,至陽至剛,這便是雷鳴石。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可是當步塵拿起那塊雷鳴石時,除了感覺到其中蘊含著至陽至剛的雷霆之力外,更蘊含著絲絲陰邪的力量,與雷霆之力糾纏在一起,使得其中的雷霆之力都發生了古怪的異變,一般人是無法煉化的。

與玄磁石不同,雷鳴石很輕,這樣巴掌大的一塊兒,居然還不到一斤。

而且還別嫌少,這等塊頭的雷鳴石,已經算是大的了,很多雷鳴石都只有雞蛋大小,需要數塊兒乃至於十幾塊兒加起來才有一斤。

這種礦石的用處很大,既可用來打造靈劍,也可用於修鍊,價值與玄磁石是相當的,乃至於要更珍貴一些。

尤其是魔血古礦內出產的雷鳴石,品質最好,是其他地方出產的雷鳴石所無法比擬的。

只不過因為內蘊詭異的力量,所以魔血古礦出產的雷鳴石無法用於修鍊,只能夠用來鑄劍。

用這裡的雷鳴石鑄造出的靈劍最是堅硬,無堅不摧,更能夠兼具一些特殊的能力。

外界不知道多少勢力想要得到魔血古礦的雷鳴石,每年單是靠著雷鳴石,雲家就能夠賺到大筆的財富。

感受到雷鳴石的特別,步塵不禁暗暗運轉自身的力量,滲透進入雷鳴石中,強行將其中的詭異力量給剝離出來,並且給吞噬掉。

他發現,這種詭異力量或許對別人有很大的害處,可對他來說,卻是極為有益。

究其原因,就在於他曾去過妖楓林,融合了妖楓林中大量的詭異力量,什麼詛咒、死氣、毒素等等,他都差不多能夠免疫了。

雷鳴石中蘊含的這種詭異力量,乃是由多種力量揉合而成的,很多力量他都說不清楚,但他依稀能夠分辨出其中有著死氣、煞氣、屍氣、詛咒等多種可怕的力量存在。

如此多可怕的力量糅合在一起,所形成的詭異力量,充滿了不祥,任何人沾染上都不會有什麼好事情!

步塵心中充滿了疑惑,很想知道這座古礦究竟有著怎樣的隱秘,這些詭異力量究竟是因何而來的?

並且在上古時期就有人曾在這裡挖出過殘缺帝劍和無上強者的屍骨,這裡存在的時間未免太過久遠了一些,葬身其中的無上強者是誰?屬於哪一個時代?

在大多數人眼中,上古便已經是無比遙遠的時代了,因為那是百萬年前,那個時代強者輩出,有至強的炎帝,也有最平凡之人證道稱帝,開創了一個又一個輝煌的盛世,遠非如今能夠相比的。

有人說,那個時代很不一樣,天地環境與如今有很大的不同,各種生靈的體質都更加強大,更適合修鍊,證道也相對容易,如此才會出現諸帝共存的局面。 而在上古以前,還有著一個時代,那就是這個世界開闢之初的洪荒時代,各種生靈剛開始出現,摸索修鍊之法,為後世做好各種鋪墊。

那個時代也被稱為神話時代,因為太過久遠,一切都被時間所埋葬,關於那個時代的事情都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之中,很少有人能夠辨別出真假來。

在傳說中,洪荒時代存在著超越帝皇境的無上強者,他們無所不能,摘星拿月,毀天滅地,壽命悠久,號稱與天地同壽。

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無上強者憑空消失了,洪荒時代也因此終結,一切成謎。

這座古礦會是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嗎?其中埋葬的無上強者又會否是屬於那個時代的呢?

步塵的心中湧現出無數的念頭,越想越覺得魔血古礦很可怕,其中的隱秘若是被完全挖掘出來,只怕會讓這個世界都為之震動。

「大哥,你想到了什麼?」雲天開口,眼中有著好奇之色。

步塵驚醒了過來,隨手將雷鳴石丟給了之前說話的那人,十分平靜道:「沒什麼,我只是對雷鳴石的形成感到好奇罷了。」

說罷,步塵繼續向前,想進入古礦的最深處去看看。

這一次,沒有人再開口阻止他們了,因為就憑步塵剛才弄到的那塊近一斤的雷鳴石,他們倆幾天不幹活都沒什麼問題。

越是深入古礦,便越是能夠感受到陰冷的氣機,直接作用於神魂,彷彿有著無數把劍插入,要將神魂給切割成碎片。

這種地方無疑是很不適合久待,要不然定會有大麻煩。

「不要再往前了,前面是很久以前就荒廢掉的礦洞,很多冒險進入其中的人都死了。」正當步塵和雲天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有人發出了善意的提醒。

聽到這道聲音,步塵和雲天均是露出了驚異之色,因為他們竟是都沒察覺到附近有其他人存在。

他們現在已經是身在其他人所不敢進入的礦道之中了,沒想到在這裡都還有人存在。

一轉頭,他們看到了一個人,步塵的臉色頓時變了變。

開口提醒他們的,居然是先前他注意到的那個灰衣男子。

不由得他再度仔細的打量了此人一番,越發覺得此人很不簡單。

他和雲天能夠來到這裡,是因為他們本身都很特殊,他本身經過仙符的改造,能夠萬邪不侵;而雲天則是由死復生,神魂體質本就不同尋常,古礦中的詭異力量並不能對其造成什麼傷害。

猛然間,步塵汗毛炸立,警惕道:「你不是人類,也不是妖獸,你究竟是什麼來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