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劍點點頭,還是有些狐疑,阿拉曼索性帶頭往前走。

Home - 未分類 - 陳劍點點頭,還是有些狐疑,阿拉曼索性帶頭往前走。

這會兒,路兩邊突然衝出來一堆人,大概有十幾個的樣子,看衣服穿着也不像是流寇,爲首的是個女人。

“站住!”

女人個子不高,大概一米六五的樣子,穿個平底鞋一身休閒衣,小圓臉很精緻,看起來也有幾分姿色。

周圍十幾個人都聽她的一樣。

“你們,是商會的人吧?”女人眼珠子一轉,尤爲調皮地問道。

阿拉曼存了幾分謹慎,看這人古怪也不像是流寇,所以懷疑地問道。

女人手上握着個摺扇,拍了拍,她年紀也不大,看起來剛二十出頭的樣子,轉了一圈,扇子指着阿拉曼說道:“你是商會的,怎麼會不認識我!”

“認識你?”阿拉曼眯了眯眼。

“你是?”

“大膽!”

“我們家小姐,可是你們商會葉會長的夫人,你應該叫她唐夫人。”

“哦?我們葉會長什麼時候多了個夫人,我怎麼不知道。”阿拉曼笑了,陳劍也覺得有趣,這會兒盯着這個女人。

姓唐的姑娘。

暫且稱她爲唐姑娘。

唐姑娘手握摺扇,古靈精掛,指着阿拉曼說道:“你們葉會長,會不會告訴你他上廁所用那隻手擦屁股,會不會告訴你他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會不會告訴你他出門喜歡去東邊吃飯還是西邊吃飯。”

“這……”阿拉曼面色糾結。

“這不就是了!”

“他肯定不會跟你這種小嘍囉說這麼多,你自然也就不知道他有個夫人。”

阿拉曼糾結了起來。

這女人滿嘴胡言亂語。

可身邊這十幾個護衛做不了假,不但做不了假,而且看起來境界還不弱,這種事兒可就棘手了,他不好處理。

萬一真跟葉君臨有什麼關係,他得罪了豈不是兩頭不討好。

娘子美又嬌:夫君蜜蜜寵 阿拉曼看向陳劍,這種棘手的事兒,肯定是要扔給別人做,陳劍就好處理這個事兒。

“那這位姑娘,你想讓我們怎麼做?”

“大膽!叫什麼姑娘,叫唐夫人!”

女人斥責道。

陳劍無奈地聳了聳肩。

“你就是他們的老大吧?”

“我是這次外出的負責人。”

“好!本小姐現在就用葉君臨夫人的身份命令你們,這次出去,必須得帶着我!”唐姑娘一揮舞摺扇說道。

“這……”陳劍有些猶豫。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怕這次我們出去,一路上舟波勞頓,而且路途遙遠,艱難險阻一定少不了,唐夫人一介女流之輩,怕是不好帶出去吧。”

“看不起誰呢,本小姐既然能嫁給葉君臨,肯定也是送貨的行家,剛剛本小姐要是想打劫你們,**要是往前一點點,你們就全完蛋了。”

陳劍笑而不語,也覺得這女人有趣。

說的假也不假。

**往前一點,的確是個麻煩,不過他陳劍和楚大哥幾人,肯定不會有什麼事兒的,頂多是阿拉曼這羣嘍囉出事。

阿拉曼本人也估計不會受什麼傷。

“本小姐姓唐,叫我唐夫人就好。”

“看你這一副漢奸打扮,應該是葉君臨的狗腿吧?”唐姑娘揮舞着摺扇,指着阿拉曼說道。

阿拉曼臉色一陣青一陣紫。

要不是懷疑這女的背後護衛實力不弱,他都想把這女人撕了。

狗腿……

陳劍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這形容的不錯。

阿拉曼這小子的確是個好狗腿。

唐姑娘揮了揮手,“秋叔,過來。”

一箇中年男人,四十多歲的樣子,揹着一把古時候劊子手用的那種大砍刀,國字臉不怒自威,表情永遠都是認真嚴肅,一看就是個刻薄呆板的人。

唐姑娘揮了揮手:“秋叔,這小子就交給你了,好好教教他怎麼當狗腿子,他要是聽話,就好好賞賜,要是不聽話,就教給他聽話。”

秋叔點頭。

揮刀。

一刀就衝着阿拉曼砍了過去。

呲!

阿拉曼往右邊躲了躲,險之又險的避過這一刀。

腦袋差點被砍掉。

透支了渾身內力,癱軟着身子,眼神之中就像是小鬼看到了閻王一樣的恐懼,盯着這位秋叔,大口喘着氣。

“這種境界,怎麼當小姐的狗腿!”秋叔威嚴道。

“放你孃的狗屁,老子纔不是什麼唐小姐的狗腿!”阿拉曼剛剛差點被嚇死,破口大罵道。

啪!

秋叔一巴掌將他扇飛老遠,嘴邊淌血。

“小姐說過了,讓你叫她唐夫人。”

阿拉曼趴在地上,流着血,樣貌悽慘無比,哀嚎着說道:“知道了,是唐夫人,唐夫人。”

“明白就好,這幾天我會好好教會你,怎麼當一個狗腿。”

陳劍、楚天南、耶律飛廣三人。

分別騎了一隻高頭大馬。

唐姑娘這會兒颯颯走來,揮舞着手上的摺扇,嘴角帶着調皮地笑容,盯了盯陳劍,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個人太呆板,難成大器。”

“本小姐不喜歡你。”

她看了看耶律飛廣,連忙挪開視線:“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人。”

“算了,還是你吧,你身上有一股我爸爸的感覺。”

唐姑娘指着楚天南說道。

楚天南和睦地笑着,低頭盯着唐姑娘。

他眼神之中多了幾分趣味,彷彿發現了什麼很好玩的事兒;“你怎麼出來了,你爸爸是不是姓唐?”

唐姑娘揮舞着摺扇,小眼睛發亮說道:“你怎麼知道。”

隨即想起來什麼。

“肯定是本小姐剛剛說的話被你聽到了是嗎?”

“真聰明。”楚天南不惱,反倒笑了笑。

他的孩子,都這麼大了。

不過有點刁蠻啊。

只見這位唐小姐,哼唧哼唧說道:“本小姐要上你的馬,讓你帶着我,這一趟咱們一起走。”

楚天南呵呵一笑,揮袖下馬,走了下來,扶着唐小姐,讓她坐在前面,楚天南拉着馬繩,肩膀一震,馬兒飛快地衝了出去。

“快點。”

“還可以再快一點。”

單騎往前,陳劍額頭一抹黑線,因爲隊伍之中又多了將近十幾人,秋叔帶頭,這會兒阿拉曼老實的守在秋叔身邊,嘴裏的血還沒流乾淨,哪還敢放肆,至於那十幾個小弟,一個個噓聲若襟,沒一個敢說話的。

隊伍的氛圍頓時變了樣。

看着前方唯一似乎很快樂的楚天南跟唐姑娘兩人。

陳劍指了指問道:“這兩人以前認識?”

耶律飛廣:“不知道。”

“你還不知道楚大哥以前認不認識這小姑娘。”

“不知道。”

陳劍縱身一躍下馬,拉着馬嘴的繩子,湊了過去,“秋叔,你家小姐是不是以前跟我大哥認識。”

“我家小姐說了。”

“讓你叫她唐夫人。”

秋叔揮手又是一刀,速度極快,威力也不弱。

陳劍不躲不避。

他深吸了一口氣!

一劍跟這秋叔的刀碰撞在了一起。

刷!

只是接觸一秒,陳劍手縮了回來。

秋叔滿意道:“不錯,你的境界才適合當我們小姐的跟班!至於他,太廢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