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狐玥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Home - 未分類 - 柳狐玥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

秦青走來,問:「九姑娘,我們的人都已經集訓完畢,五百個加入廉清傭兵團的戰士都希望能夠通過此次的奪星大賽而得到傅連赫族煉器公會得供的武器。」

「又是傅連赫族。」柳狐玥幾乎每日都會聽到傅連赫族這四個字。

秦青笑了笑:「九姑娘,蘭城的第一大世家便是傅連赫族,雖然納蘭城主當家,可納蘭家族並不能在蘭城能掀起什麼大風大浪。」

柳狐玥皺了皺眉說:「你去告訴他們,哪怕不能夠奪到任何名次,廉清傭兵團也可以供他們不低於三星的武器。」

「啊!」秦青可是被柳狐玥的話給嚇著了。

「怎麼,有問題?」

「不是,而是……」秦青看著她,吱吱唔唔的說:「九姑娘,你知道三星武器有多麼昂貴嗎?」

「嗯……」柳狐玥是一臉的疑惑:「多昂貴?」

秦青豎起了五根手指頭。

柳狐玥低聲輕語:「五十個高級晶礦。」

「不是啊王妃。」秦青欲哭無淚的解釋:「是五百個極品晶礦啊,而且還要看三星級武器是出自誰的手,若是,是雲公子打造的話……那就得翻十倍的價格。」

極品晶礦本就稀少,他家王妃是打算砸鍋賣鐵也要拼出五百個三星級的武器來嗎?

就算她背後有一個鳳王在,可……可每一把三星武器就要五萬極品晶礦,他家王爺也吃不消好嗎?

「去公子打造的,翻十倍的價格。」柳狐玥轉了轉雙眼,豎起了手指頭數了數,這時一隻大掌溫柔的覆在她的小手,再輕輕一握:「玥兒,在算計著什麼呢?」

老早就看到她一臉算計,最終,鳳逸軒還是忍無可忍的出來了。

柳狐玥也沒有不好意思的直言:「每人一把三星級武器做獎勵你覺得如何?」

「嗯,不錯啊。」鳳逸軒把手搭在她的肩膀:「這個主意挺吸引人的。」

「你也是這麼覺得,那就這麼做吧。」柳狐玥將名單遞給秦青:「把願意出來參賽的隊員列成一個表,入圍的人,上了奪星戰場后,贏者可得到天火煉器師親手打造的三星武器,輸的那就只能拿到新手打造的破銅爛鐵了。」 秦青接過了名單,當下是鬆了一口氣,還好王妃沒有想不開的要替五百位傭兵打造什麼三星級別的武器給每一位傭兵。

只是,天火煉器師也不好找啊。

這下子秦青又開始頭痛,這做廉清傭兵團的可是秦青啊,到時候,說出去的話做不到,人人豈不是罵他不講信用。

鳳逸軒看出了秦青的想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還不趕緊按九姑娘說的去做。」

「是,是。」秦青立刻點頭,不敢多耽誤時間,便轉身跑向了集訓營內。

經過了幾日的打理,慕容蓮將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包都劃分出了好幾塊來,雖然地方有些小,但是目前的人數來說,夠住,也夠自由的活動。

玉屏香 慕容小雪跑來,牽住了柳狐玥的手說:「姐姐,可不可以帶小雪出去玩。」

慕容小雪這幾日一直憋在駐地包內,因為傅連赫族人的傭兵團隊也在這邊,慕容蓮並不敢讓慕容小雪在外頭亂跑。

況且,他們前些日子還得罪了飛鷹傭兵團呢。

柳狐玥低頭,手溫柔的揉了揉慕容小雪的腦袋說:「小雪想去哪裡玩?」

「姐姐,我想去買幾樣東西。」慕容小雪拿出了幾枚紫色如寶石般的晶核:「這是鑲在我娘那把弓上的雷系魔晶,我想去買膠水,把這顆魔晶鑲回去,對了,我還要一瓶煉器復甦水,還有弓弦。」

「你哪冒出來的,滾回哪裡去。」鳳逸軒眉頭暴跳了幾下,本想帶柳狐玥單獨到佣冰商城去逛逛,可這小屁孩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慕容小雪被他一喝,嚇的湊近柳狐玥,身子緊緊的貼著柳狐玥的大腿。

柳狐玥回頭瞪他:「鳳逸軒,你對誰凶?」

「這個孩子……」

「我帶你去買。」柳狐玥沒有理會鳳逸軒,就彎下腰,抱起了慕容小雪。

慕容小雪很彆扭的扭了扭身子說:「姐姐,我可以自己走。」

她已經九歲了,說白了柳狐玥跟她相差的歲數也就三歲擺了。

「還是我抱著小雪走。」柳狐玥可沒聽慕容小雪的話,抱著她走出了廉清傭兵團的駐紮地。

鳳逸軒氣的跺腳,可還是乖乖的做了跟屁蟲。

這時,夜玄卿卻又不知從哪兒死出來,高呼著說:「大哥,大哥,是不是出去買東西,我也去……」

「滾。」鳳逸軒回頭暴吼。

夜玄卿一個閃身,便從另一個地方溜出了駐紮地。

聶無雙與墨少雲從另一個駐紮包走了出來。

墨少雲望向鳳逸軒離開的方向,語氣輕而備顯的淡漠,可卻又隱藏著難以明會的寓意:「大哥的身體越來越有問題。」

聶無雙紅眸一閃,回頭問:「怎麼了,難道毒素又長開了。」

墨少雲搖頭,眉目之間帶著一抹深慮:「有了那個女人,體內的毒素很容易化為情毒。」

「我不懂你說的話。」聶無雙有些擔憂的看向鳳逸軒:「大哥不能有事,你懂的,他的身體就靠你了。」

聶無雙重重的拍了幾個墨少雲的肩膀,隨後快步的往鳳逸軒他們離開的方向奔去。 柳狐玥並沒有讓鳳逸軒跟著,到了煉器商城與傭兵商城的分叉道兒時,柳狐玥就吩咐他到傭兵商城買一些吃的回來。

當然,鳳逸軒不可能讓柳狐玥跟慕容小雪獨自去煉器商城,便讓夜玄卿這傢伙跟去。

可誰知道跟到半路竟然跟丟了,夜玄卿便折返回了傭兵商城,跟丟了倒是省了一翻事,他出來本就是來找吃的。

但是,夜玄卿這樣回到鳳逸軒身邊,也就只有被鳳逸軒白打一頓的份了。

沒有鳳逸軒跟夜玄卿那群人跟著,柳狐玥難得和清閑了下來。

而她身旁的慕容小雪似乎看起來心情也挺不錯的。

踏入了煉器商城某一處很大的店鋪,慕容小雪輕車熟路的找到了她要買的東西,在眾多煉器商品之中,她能夠準確找到那些商品,這也代表著慕容小雪對煉器的熱愛。

「小雪,你很喜歡煉器嗎?」柳狐玥伸手拿起了其中一瓶膠水問。

慕容小雪點了點頭:「娘說,我雖然沒有生在傅連赫族,但是,如若能夠成為煉器師,那便要好好的修行。」

「那麼,你現在修的如何?」柳狐玥問。

慕容小雪搖頭,低下頭,顯得十分不願意提到這個話題,但卻又無奈:「我魂魄不夠強大,無法成為一名煉器師,我娘說我在五歲的時候,偷偷的到煉器會公的煉器爐底下玩耍,結果被煉器爐里的劍魂所傷,導致我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的長大,娘帶我去尋找過無數的醫師,訪遍了名醫,諸多名醫皆說我不能再成為煉器師,可娘還是希望我是一名煉器師。」

從慕容小雪的雙眼裡,她看到了堅定不移的信念與執著。

柳狐玥伸手,輕輕的揉了揉慕容小雪的腦袋,聽說鳳逸軒身邊跟著的那位墨少雲便略懂醫術,鳳逸軒身上的那種怪病,便是由那位醫師控制著,若是可以的話……

「姐姐,給我拿那顆珠子好嗎?」那是一枚像珍珠一樣的珠子,但卻並非珍珠,而是從某一種特別的魔獸身上取下來的膽,有少量的元素,平常人家一般都是用來配飾用的。

柳狐玥伸手去拿,然而,明明在眼前的珠子,眨眼間,卻不翼而飛。

待她回過神來時,那早先從柳狐玥手裡拿過珠子的人,早已經結了賬,步伐看起來緩慢,可是眨眼的功夫便走出了煉器商鋪。

柳狐玥猛的轉過身,只捕捉到了那人身穿著乾淨絕塵的淡紫色華衣,蓄著一頭淡紫的長發,身形修長。

柳狐玥沒有多想,便追了出去,人群中,那位紫衣男子忽而往左行,亦忽而往右行,避開人群的腳步十分的輕盈,導致最後連那人的腳步也跟不上,只能跑了起來,追隨!

突然一個人重重的撞上了柳狐玥,使得她被撞退了好幾步,她略有些惱怒的推開那撞她的人,再尋找那紫衣男子時,他早已經不見了。

這讓柳狐玥很想爆粗口。

這時,她恍然想起了慕容小雪,趕緊掉頭往回走…… 回到煉器商鋪,哪裡還有慕容小雪的身影,柳狐玥在偌大的商鋪內仔細的搜看了一遍,也尋問過店裡的店員,皆說她被幾名身穿著黑色衣服的護衛軍帶走了。

柳狐玥立刻離開了商鋪,走向了大街,抬頭仰望著屋檐。

煉器商城不像傭兵居住群,這裡也擁有著高聳的大樓,及屋子。

柳狐玥便延著屋子旁邊的那棵大樹攀延上去,樹很高,她立於樹的最頂端,可以將下面觀望著煉器商城和傭兵商城的兩大條街。

而那群擄走慕容小雪的人就在柳狐玥的眼斂中。

那是一群身穿著黑衣服的護衛,帶頭的護衛頭正扛著已經昏迷的慕容小雪,速度及是快的衝出人群。

行走著的傭兵無不對他們讓道,這群人不是別人,正是來自於傅連赫家族的護衛軍,如若不是因為他們身上穿著傅連赫家族護衛軍團的服飾,那些行走著的傭兵也不會這麼懼怕這些護衛軍們。

忍了這麼幾天,果然還是動手了。

只是她沒想到,那個紫衣男子的出現不過是一個巧合罷了。

柳狐玥拿出了脖子上掛著的魔獸之墜,聲音冷洌的說:「烈火,出來。」

「吼——」烈火從空間內跑出,天際響徹烈火的獸吼之聲,地面上行走著的傭兵皆是抬頭仰望天空,企圖尋找天空那一處怪異的叫聲。

「什麼聲音?」

「聽起來像魔獸的聲音?」

「看,天上那是什麼東西!」

……

眾人只看到天上飛過一道紅色的光,眨眼間,那光便消失在南方的位置。

沒人知道那瞬間隕落在傭兵城某一個效外的紅光會是一頭變異烈火豹。

而那群擄走慕容小雪的護衛軍此時正趕往效外。

地下城傭兵公會的駐紮地效外是一片樹林,平時也只是供傭兵們歷練的地方。

柳狐玥帶著烈火瞬間落在了護衛揮們的面前。

那群人皆是停下了腳步,望向柳狐玥及烈火豹。

其中一位護衛軍看到烈火后,驚呼:「魔獸!」

「沒想到那個廢物竟然是召喚師!」

「很驚訝嗎?」柳狐玥伸手撫了撫烈火的腦袋說:「烈火,你在空間里也待了很長時間了嗎?」

烈火重重點頭,目光卻充斥著殺機的瞪著那群護衛軍:「主人,你可是把我給憋壞了。」

「那麼,眼前的這幾個就給你玩玩。」柳狐玥收回了手,往後一退。

「慢著!」帶頭的護衛軍,立刻將慕容小雪放下,另一位護衛軍配合性的拿出了劍,抵在慕容小雪的脖子上,喝道:「你的魔獸若是敢過來,我就先殺了這小賤人。」

「哼!」烈火用鼻子輕哼了出來:「可笑的人類,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到我的主人嗎?」

烈火抬起了獸掌,重重一跺……

四周的樹林跟著震搖了起來,那些護衛軍別說是用慕容小雪來威脅柳狐玥了,他們現在連站都站不穩。

烈火跟著再重重跺腳,地面晃動的更加厲害。

就在此時,柳狐玥掌心對著拿劍威脅慕容小雪的人,火球自掌心狠狠打出…… 那威脅著慕容小雪生命之危的人被柳狐玥的變異火元素瞬間貫穿了身體,隨繼,又因為高溫而漸漸的化成了灰燼。

烈火也在這裡飛躍了起來,豹嘴從那群護衛軍的嘴裡含起了慕容小雪,龐大的獸掌狠狠的扇打在那群人身上,有人被烈火豹一掌拍死,也有人被烈火豹一掌給扇飛,總之,烈火根本沒有動用魔法,那些人倒的倒死的死飛的飛。

對於烈火而言,他們都太不堪一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