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微微一笑,大手一揮,寶氣像不要錢一般,全部衝向巨龍。

Home - 未分類 - 吳良微微一笑,大手一揮,寶氣像不要錢一般,全部衝向巨龍。

巨龍得以力助,頓時就開始發威,他身體如箭,四爪如刀,一把把在抓向電虎。

電虎由雷電凝成,不過冰冷的火焰之下,也有些顫抖的感覺。

男子感覺不妙,大吼一聲,雷雲翻滾,轟隆一聲巨響,像是天塌下一般,隨後一道閃電,如靈蛇一般衝進電虎的身體之中。

此時再看電話,已經比剛纔大了一圈,同比巨龍,雖然還是有些差距,但巨龍由火焰組成,本是彌合度就不高,現在兩強不相上下,誰強誰弱,還是一個定數。

見到男子的手段,我吳良冷笑一聲,手指連動,一團團寶氣而出,擊打在巨龍之上,幾息之後,巨龍還是那個巨龍,但身體卻是凝實不少,至少比起電虎不逞多讓。

“小子手段不錯,可惜你是贏不了我的!”男子大笑一聲,電虎四爪飛舞和巨龍的四爪,轉息之間就交手了幾十次。

兩者對峙各有勝負,巨龍被電話,抓傷了半個身體,電虎被巨龍,抓斷四肢,就連尾巴都少了一截。

見到這些,男子一頭黑線,他怎麼也不會相信,氣王之境使出的小蟲子,比他凝出的猛虎還要強。

“好吧,結束吧!”男子深吸一口氣,大手一揮,腳下雷雲徹底的震怒了,不停的翻滾咆哮,如世界末日一般,不過在這種狀態下,一道道閃電,從中擊出,隨後進入電話的身體之中。

如此一來,雷雲還沒有施加在吳良身上,就自己開始的崩潰了。

漸漸的電虎越來越大,男子催動電虎的意識也越來越重。

吳良見此冷笑一聲,他無聲無息的手指一彈,一顆鐵釘閃電般的射向男子。

男子的警惕心不錯,在鐵釘要擊中他的時候,就被發現,他也不做什麼動作,只是輕輕吹了一口氣,鐵釘就迅速融化,最後消失不見。

吳良對此有些失望,不過也算阻止了男子下一步動作,這樣雷雲就此消散,威脅吳良的雷劫也算沒有了,這讓吳良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不過沒有高興多久,他就開始操縱巨龍對抗電虎,他對這一切都很有信心。

“哼!小小的氣王也想與我爭鋒!”男子怒哼一聲,全身氣勢爆發,一股恐怖威壓壓向吳良。

吳良眉頭一皺,但不爲所動,男子的威壓對他一點效果也沒有,這得益與聚寶決,聚寶決吸收的寶氣可是比靈氣要高上一個層次的。

“砰”“砰”

巨龍與電虎,無聲無息之間交手不下數十次,兩者本是強敵,所以攻擊從不留手,特別是電虎有了無數雷電的滋養,攻擊特別兇猛,而巨龍只是有意的躲避着,如果有機會他纔會伸出巨爪攻擊一下。

兩者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但是一時半會誰也奈何不了誰。

“哼!”男子再次冷哼一聲,雙手掐訣,頓時他的眼睛變成金色,金光流轉,如兩顆太陽一般。

吳良見此,知道男子要發力了,但他豈會如了男子的意。他雙手連擡,嘴中吐出一句句莫名的咒語。

頓時,整個山頂狂風大作,一時之間整個山頂成了風的海洋,不知何時,一條條龍捲風四處而起,開始只有巴掌大小,然而在吳良的催動下越來越大,甚至最後出現了無數條直達天際的龍捲風。

在空中漂浮的男子與女子,眉頭一皺,龍捲風在世俗之間很難以見到,沒想到這百米不到的山頂,居然出現了不下數十條把,並且每一條龍捲風都有水桶大小,而且還高的連天都看不清。

“這是龍捲風嗎?這麼細居然還這麼長,不過從其中散發的能量來看,龍捲風的威力不算小,這下大哥有麻煩了!”女子美目連閃,但沒有上前幫忙的意思。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囂張!”男子再次冷哼一聲,眼中金光流轉的更加厲害。

空氣之中都差不多有金光流轉。

吳良有些凝重的看着這些,他感覺男子這是在法發大招的節奏。

“凝!”吳良爲了以防萬一,手指點動,全身寶氣激盪,然後形成一套套鎧甲,裏裏外外三層,都是寶氣。

“這下應該差不多了!”感受着體外的寶氣,吳良心中暗暗想到。

“定!”在吳良剛把寶氣覆蓋全身之時,吳良突聽耳朵之外有音傳來。

吳良轉頭看去,發現男子的眼睛已經像兩個小太陽一般,照射在整個山頂之上,而男子則是雙手背後,一副高高在上,天下皆在握手的氣勢。

“呃”吳良轉過頭,發現自己整個身體好像被人控制了般,居然不能動彈。

“這是這麼回事?”吳良大驚失色,感覺自己的整個生命都受到了威脅,他很想看看男子是否與自己一樣,可惜他連手指都不能動彈一下。

“哈哈,你中了我們龍家絕學,定神咒,三息之內你都像一個植物人一般,不能動彈分毫!”男子故意看了吳良一眼,滿臉的嘲諷。

“不好!”吳良暗叫糟糕,自己這次可能真的危險了。

“去死吧!”男子哈哈一笑,手掌翻轉,一隻金色大手從天而降,以無可阻擋之勢轟向吳良。

“這次完了,那小子可能過不了這關!”一邊的女子,美目流轉,心中感嘆萬分。

龍家絕學,有很多,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定神咒,此咒一出,世間萬物皆可定,如果這個世界的靈氣,還如遠古一樣充沛,據說連時間都能定住,這就是定神咒的可怕。

這也是龍家爲什麼排在所有家族,所有教派的上頭的原因。

在世間流行這麼一句話,不怕天不怕地,就怕龍家定神咒。

此咒一出,天下皆驚,因爲龍家此咒不常示人,一旦出,必定是遇到不可戰勝的敵人。

如果吳良知道這一切,不知道心裏是該哭,還是該笑。

不過眼下,他還在考慮如何過了今天這關。 吳良閉目沉思,如果過了今天這關,但那金色大手卻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金色大手,如洪水猛獸一般,向着吳良壓來。

此時吳良全身不能動彈,只有意識還能思考。

不過還好的是,他在戰鬥之時,就以寶氣爲引,在身上加持了幾層寶氣之鎧,今天能否過了這關,暫時只能看看寶氣之鎧能否支撐到三息時間了。

“砰”巨手極速飛行,瞬間就砸在吳良身上。

頓時吳良就感覺一股巨力撞擊在身上,隨後身體不受控制般的往地下下去,身上還有一股股巨力流轉,撕扯着自己的身體,還像自己的身體被萬千螞蟻咬噬一般。

“噗”吳良的肚子翻滾,胃裏猶如翻江倒海的般的往外噴着東西。

吳良根本動彈不得,所有這一切他都無法阻止,特別是那一口口的鮮血從嘴中噴出,像煙花一般,不過這煙花是鮮紅色的。

“啵”

巨手威力巨大,就連那加持的三層寶氣罩,都被巨手擊碎一層。

“我一定要殺了他!”陷入低下的吳良,雙眼血紅的看着天上的男子,其殺意不斷涌現,還有一種急迫感壓在他的心頭。

“小子怎麼樣,十分享受吧!這些看你怎麼死!”男子嘲笑一聲,手指伸出,點點金光彙集,形成一條長達百米的巨蛇。

巨型金蛇十分的生動,好像有靈性一般。

“滋滋”金蛇吐信,搖頭擺尾挑釁着還在激斗的巨龍。

巨龍咆哮,雙眼泛光,對着金蛇無聲怒吼呀。

金蛇轉身回以一個無視的背影,擡着高傲的頭顱,極速衝向還在定神中的吳良。

“不到兩息時間了,快,時間快點過去!”吳良在心中默默算着時間,根本不知道一頭金蛇正衝向自己。

“快些,快些,還有一息時間了!”時間慢慢過着,金蛇已經快要到達跟前,吳良根本不知道。

“哈哈,死吧!”吳良不知道,但男子卻是知道。這條金蛇,乃是他全身的靈力所化,這就是龍家第二種絕學,龍形指,此指一出,天塌地陷,可謂是神擋殺神,佛當**。

龍形指所過之處,皆是螻蟻。

遮天 不過現在這個世界靈力枯竭,能修煉到化蛇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所以威力比起龍形,已經是小了十萬八千里。

不過就這還是被世人所俱,因爲這指還是可以擊殺氣尊的。

還好的是,此指整個龍家只有兩個人會,那就是龍家家主與這個男子了。

如果每個龍家之人都會,那麼整個世界可能都是龍家的地盤了。

就算這樣,龍家還是震懾着世上所有的家族。

就是因爲有了龍家的震懾,所以有了煉氣界所謂的規矩。

龍家最初所制定的規矩是好,但現在成了龍家囂張,傲慢,唯我獨尊的本錢,這也導致整個煉氣界,都不喜龍家的所作所爲。

因爲龍家管得太寬,已經侵犯了其他家族的利益。

當然,龍家最近也是想震懾一下宵小,這才爲了一點小事來追殺吳良。

“這下完了!”女子閉上眼睛,龍形指一出,她相信吳良必死。

最開始出來,她就否定亂殺無辜,無論什麼事情發生了,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但最近龍家做事,一點也不顧及其他的家族的情緒,依舊的肆意妄爲。

現在不是從前,龍家的實力已經不比以前了。

“吳良,走開啊!”吳母不知道怎麼了,她心口有些發悶,覺得那金蛇會對吳良造成傷害,說不定還會殺死吳良。

這個念頭冒出,吳母全身就有些打顫,如果事實就是如此,吳良就危險了。

“快,我要出去救吳良!”吳母使勁拍打保護罩,保護罩紋絲不動,吳母根本就無法打開保護罩。

見沒有用,吳母緊張的看向吳父,吳父嘆口氣,搖搖頭,他也無能爲力,這光罩是吳良所佈下的,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怎麼辦!”吳母眼淚留下,驚恐的看着金蛇。

“沒事,你難道不相信咱們的兒子嗎?他那一次不是聽過危險的!要相信他!”吳父上前,緊緊摟着吳母,吳母拼命掙扎,不顧一切的拍打保護罩,但始終無濟於事。

“師奶,相信師傅!”楊武上前,對吳母做個加油的手勢。

“是啊,師傅他是世界上最厲害的人,咱們要相信他!”傅向陽與舒陽上前,點點頭,看着吳母的眼神,帶着肯定。

“可是!”吳母哽咽的發不出聲,但無論怎麼敲打保護罩,保護罩都沒有裂開的痕跡,這讓她有了放棄的念頭。

“砰”

在幾人擔心之時,金蛇已經跨越百米距離,氣勢如虹的衝到吳良身前,然後毫不猶豫的就鑽進吳良的身體之中。

吳良還在數着時間,金蛇來的太過突然,他身體外的兩層保護罩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就那麼的放金蛇進來了。

“啊”吳良頓時就覺得身體像是被塞滿的什麼東西似的,身體此時十分充實,好像很飽滿,而且還感覺有什麼東西想要出去的感覺。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舒服,好像從來就沒有這麼舒服過!”吳良感覺着身體,身體被能力充滿。

“噗噗”在吳良不知道怎麼回事之時,他身體的終於了有了其他的反應。

他的整個身體之中的能量開始相互衝擊,相互撕咬,金蛇進入他 身體之後,就開始分成億萬份,然後四處尋找對手,吳良身體之中的寶氣就是最好的對手,於是小金蛇就開始衝擊一縷縷寶氣。

“噗”一條小金蛇撞上了寶氣,然後張開大嘴,一口將寶氣吞下,想要消化寶氣,再而吞噬吳良身體的血肉。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寶氣是被小金蛇吞噬了,但是就在小金蛇高興之時,它的身體突然爆開,然後化作汩汩靈氣能量,充斥着吳良的身體。

當然不是這條小金蛇是這樣,其餘吞噬寶氣的小金蛇,都是在吞下寶氣的那瞬間就爆裂開了,然後化作靈氣,成爲吳良實力的一部分。

“噗噗”

一條條小金蛇爆開,一道道能量充斥着吳良的身體。

吳良的身體也就那樣一點點的變好,就連那受傷的身體也慢慢的好轉。

“好好!死了嗎?”男子拍拍手,高興的笑道。

他對那龍形指很有信心,只有龍形指擊中任何人,那麼那人體內的靈氣都會被吞噬,並且整個身體都會被吞噬,直指成爲枯骨。 不但男子看着這些,就連女子與吳父吳母等人都擔心的看着這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