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咋啦!二哥!”

Home - 未分類 - “咋!咋啦!二哥!”

“這人看起來,有,點面熟!”

“是,是有點。”

“他身上有,有臭味!”

“臭味!”

兩個人說着話,就到了三樓,還沒等兩個人說話,那個人說話了,“到了。”

宋江濤和江東語傻傻的一笑,一邊說着雷鋒告辭了,一邊下樓,可是沒走幾步,又聽到“啊”的一聲。

兩個人回頭看看了一眼,啥都沒有啊,走到樓下的時候,發現又有一個人趴着。今天怎麼這麼多醉鬼?

江東語宋江濤雖然喝多了,但是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望了一眼之後又覺得不對,因爲這個人怎麼跟剛剛的那個人怎麼好像長得一模一樣?

可是明明送上去了,他也不可能跑下來了?難道是兩個人都喝多了眼花了,還是這個人是剛剛那個人的雙胞胎兄弟?

看着這個人好像比剛剛那個人摔得還慘,身上還掛着一點菜葉子,一些紙片啊,什麼的都有,就如同跟垃圾堆裏鑽出來似的,兩個人就決定再做一次雷鋒,把這個人也送上去。

於是兩個逗逼又拽着這個人往上走,結果到了三樓的時候他又說到了,而且點了點的地方依舊是剛剛那扇門的地方。

“看來這個傢伙果然是那個講師的雙胞胎兄弟啊,連住都住一個地方。”

“沒錯,他們身上的味道都一樣。”

“他味重,應該是老大!”

“沒錯…”

兩個人嘿嘿的傻笑着下樓了,可是樓下臺階又趴着一個和剛剛送上去的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只不過好像比剛剛兩個摔得更慘些。兩個人頭暈乎乎的想,“難道是三胞胎?真的見鬼了?”

江東語和宋江濤被風一吹有點清醒了,兩個人趴在地上看着這個人,突然江東語搖晃着跳了起來:“這不是老張導師嗎?不對,老張導師已經上去了,還有個弟弟?”

“不對,是三個哥哥!你沒聞見剛剛那兩個人的味道和他一樣嗎?”

“他和老張導師一個樣子,那兩個人肯定一樣,老張導師身上沒有這味道,按臭味排大小,他最小!”

“哦!”

“不管他了,我們回家,讓他弟弟睡大街,我們活雷鋒做夠了!”

“回家!” 雖然說老張導師對於606寢室那是好的沒話說,就憑自己藉助何乃軒哥幾個高升,只要606寢室的人犯的不是大錯誤,他就會力保這幾個人。

但是,別人給自己臉,自己就要悠着點,不能太放肆,何乃軒第二天還是得去上課了。

只不過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何乃軒發現李敏昨晚居然在客臥住着,看來自己醉酒的事情,李敏已經知道了,她是來照顧自己的。

何乃軒揉着隱隱作痛的額頭,看着客廳,果然自己一身醉酒的外衣已經不在了,看樣子已經扔到洗手間的洗衣機去了。

廚房着熱着粥,不過卻沒有人,看樣子這丫頭一定是去給自己買包子或者其他了。

何乃軒換了一身李敏準備好在牀頭的內衣,然後換了一身乾淨的外衣。他是怎麼知道李敏來過?除了廚房的粥,還是牀頭如此細心的內衣襬放,除了李敏還有誰?

果然,何乃軒快要換好衣服的時候,門就響了,穿着一件粉紅色羽絨服的李敏走了進來。

她的手裏提着熱氣騰騰的包子,還有豆腐腦,油條,還有幾碟小菜。

李敏進來的時候,何乃軒在臥室裏面,他聽到了聲音並沒有出來,李敏也沒有注意,以爲他還沒有起來,提着東西直奔廚房。

何乃軒扣好衣服釦子,鑷手鑷腳的出了臥室,偷偷溜到廚房裏面,在李敏剛剛放下的那一刻,一下子從背後抱住了李敏。

李敏並沒有掙脫,她感覺的到背後男人熟悉的懷抱,她轉過身子摟住何乃軒的脖子,顯得十分的嬌美可愛。

何乃軒緊緊的摟住李敏,看着臉上微紅的小丫頭,再也忍不住,慢慢的親了一口。

李敏今天變得十分的熱情,那小香舌再也沒有往日的羞澀,直奔何乃軒的大嘴巴,兩個人在廚房來了一個十多分鐘的香吻。

看樣子,李敏顯然是動情了,越發的緊緊抱着何乃軒,何乃軒此刻心裏一個難受,下面的小兄弟已經硬成了鐵,可是自己卻不能有所作爲。

李敏畢竟還是處雛一個,很快身子就軟了,這個時候小丫頭雖然眼神迷離了,卻也知道害羞了,急忙逃離了何乃軒的血盆大口,兩個人的嘴脣邊都拉着亮晶晶的銀絲,李敏顧不得這些,將小腦袋埋在何乃軒的懷抱裏邊。

“好了,好了,傻瓜,吃飯,該去上課了。”

聽到何乃軒的話,一直不鬆手的李敏才乖巧的點頭,可是還是沒有放手,過了幾分鐘才鬆手,小臉通紅的去準備早餐。

何乃軒則是苦笑的急忙溜進了洗手間,麻溜的放了水,可是還是硬的和鐵一樣,他瞬間哭喪着臉色起來,他不是沒有想到把李敏就地正法了,是他不願意這樣做。

爲什麼不願意做? 以情挽婚 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清楚,只是心裏這樣告訴他。

在廁所待了十多分鐘,何乃軒纔算平復下來,洗了手急忙吃起來李敏給他準備的早餐。

今天上午有古代文學史,這個老頭的課千萬不能不去,那五萬字的檢查他這輩子都忘不了,這老頭已經打了自己數次的報告了,這次再不去的話,估計期末就等着掛科吧。

李敏是去二教上課,何乃軒是去一教,但是他還是拉着李敏的小手送她去了二教。

把李敏送到二教三樓教室門口,發現顏嫣還有甘楠楠,李露張瑾她們四個人在那裏,何乃軒便把李敏交給了她們四個人。

對於606寢室來說,甘楠楠,李露,張瑾李露還有段潔是絕對的家屬,她們也和606寢室的人最熟悉,所以平日裏幾個人也因爲這點湊在一起。

對於何乃軒來說,319寢室的李露張瑾段潔是最熟悉的,畢竟無論是319寢室還是606寢室,他們都知道江東語,賈也是跟何乃軒混的。

雖然說樑宇張飛並沒有跟何乃軒如同江東語還有賈也三個人那麼深的交情,但是平時有什麼大事還是何乃軒拿主意。不過說來也奇怪,李露和何乃軒的關係,甚至比樑宇比和他的關係還要更近一點,而且是純淨的鐵哥們友誼。

爲什麼叫跟着何乃軒混的?

記得有一次吃飯,李露樑宇,張飛段潔,江東語張瑾三對情侶,六個人在一起聚餐,無意談起了何乃軒。

樑宇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話也多了,他說何乃軒太不夠意思了,每次逃課,每次都讓寢室的兄弟們幫他扛。

真醉也好,假醉也好,張飛沒有說話,也沒有附和。

江東語也沒有什麼不悅,他只是拿了三瓶酒,對樑宇說了一句:“老七,老何做的不對的,我替他賠罪了,這三杯我喝了,就當賠罪了,以後拿我當兄弟,這話不要說了!”

然後,不顧張瑾的阻攔,一個人吹了三瓶酒,之後的飯桌上,樑宇再也沒有說過話。

從那以後,樑宇江東語他們也沒有單獨的吃過飯,但是表面上卻沒有變過,在宿舍仍然是好兄弟,但是心裏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天晚上,江東語在跟張瑾回宿舍的路上,吹了點風吐的稀里嘩啦,張瑾有點不開心,埋怨江東語逞能喝了三瓶酒。

江東語嘿嘿一笑,告訴張瑾:“我拿老六當真兄弟,賈也也是,說真的,我們就是跟他混的,以後老六如果有本事,第一個不會虧待的就是賈也,第二個就是我。”

張瑾有些不以爲然,現在才大二,誰能知道以後的事情?不過,她卻記住了一點,那就是江東語是跟何乃軒混的,她和江東語在一起這麼久,從來沒有聽江東語說服氣過誰,更沒有說聽江東語這麼說過話!這是第一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一羣好朋友之間也有個別好的朋友。

看到何乃軒把李敏送了過來,顏嫣點了點頭就算打了個招呼,張瑾笑着揮了揮手,甘楠楠個女漢子則是豪邁的拍着何乃軒的肩膀:“妹夫,你把我們最小的八仙女給拐跑了,還沒請你的仙女姐姐們吃飯呢!”

何乃軒不是沒有遇到過女漢子,後世的女流氓比這還多,女流氓都不是這樣打招呼,第一句是:約嗎?

“沒問題,各位仙女們,星期日晚上,福聚樓怎麼樣?”

確實如此,和李敏在一起的定情

飯還沒有吃呢,該表示的還是得表示。

聽到何乃軒這樣說,大姐大甘楠楠纔是很滿足的點了點頭,顯得很滿意。甘楠楠在319是大姐大,在606也是大姐大,江東語賈也那幾個人天不怕地不怕,見到甘楠楠,第一個溜走,在606寢室,甘楠楠還有一個外號“老虎大姐”。

聽名字就知道甘楠楠有多麼厲害,何乃軒和其他人李露段潔她們打了個招呼,然後便下了樓直奔一教。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和李敏也不好意思秀恩愛,膩歪在一塊。

看到何乃軒離開,李露還有張瑾嘿嘿的笑着,靠近了李敏:“小丫頭,昨晚沒回來,是不是幹壞事了?”

“沒有。”

“沒有?那讓姐姐們看看你是不是純情的小處女?”

“啊,別這樣。”

幾個丫頭鬧在一起,就連顏嫣都忍不住調戲了李敏幾句,弄得小丫頭臉色紅彤彤的,讓一旁的甘楠楠都不忍心欺負了。

何乃軒直奔一教,路上的時候接到了江東語的電話,問他在哪裏?他說馬上就到了。

此刻,在另一條道路上,老張導師正臉色不善的直奔一教。 江東語還有宋江濤懵了,兩個人還在教室裏哼着“俺們都是活雷鋒”的時候,老張導師出現了,臉色不善的出現了。

老張導師的臉上貼着創可貼,青一塊,紫一塊的,江東語沒有想通怎麼了,嘴賤的問了一句:“指導員你被打了?”

宋江濤也跟着嘴賤了:“導員誰打的你?哥幾個都在這,操傢伙幹他孃的。”

說着,宋江濤還一臉氣憤的樣子,似乎想要找東西,找仇家似的。

打?被打了?靠!老張導師差點沒氣死,他問了一句:“昨晚是不是你們兩個送我回來的?”

江東語還有宋江濤頓時感覺不妙,但是還是點了點頭,老張導師冷笑了一下,帶着啥也不知道兩個人出了教室。

何乃軒幾個人完全不知道這是幾個意思,懵圈了,什麼情況?他扭頭看着賈也,賈也也是傻傻的,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昨晚他倆幹啥了?”

何乃軒還是忍不住問了一旁的鄭旭凱,老大鄭旭凱茫然的搖着頭,想了半天突然才說道:“昨晚,這兩個傢伙回來好像一直在說什麼雙胞胎。”

“哦!對!我好像想起來了,他們說好像碰見了老張導師的雙胞胎哥哥了。”

一旁的張飛插嘴說道,這下幾個人都徹底傻呆了,老張導師還有雙胞胎哥哥?

辦公室裏面的江東語和宋江濤看着面前的老張導師一動不動,敵不動我不動!先觀察情況。

“指導員,我們犯啥錯了?”

終於,五分鐘的沉默之後,江東語憋不住了,再不動,他就快掛了。

“什麼錯?你們昨晚送了我幾次啊?”

老張導師冷笑了一下問道。

宋江濤懵圈了的回答道:“一次啊!”

還不等老張導師說話,宋江濤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對了,我們還遇到你三胞胎哥哥,我們送了兩個上去……上去……”

看到老張導師快要殺人的目光,宋江濤麻溜的閉嘴了,江東語彷彿想到什麼似的,嘴巴張的大大的。

“三胞胎哥哥!三你大爺啊!”

“你們兩個混蛋,整老子,每次都把老子送到沒改造完的電梯口,要不是裏面丟了那麼多的垃圾袋,老子就要被摔死了…。”

汗!

宋江濤和江東語嘴巴張的大大的,都可以塞下一個白熾燈泡了,我靠!敢情三胞胎哥哥都是老張導師啊,那味道不是體味,是垃圾味道,哎!就說嘛,怎麼那麼像呢?

聽着面前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兩個人徹底蔫了,我擦!活雷鋒!活剝了還差不多。

兩個人不知道的是,老張導師丟人丟大發了。

昨晚第三次從樓上摔下來,老張導師從垃圾堆裏面爬出來徹底迷糊過去了,江東語還有宋江濤以爲是又一個胞擡,就沒有去管。

結果呢?

老張導師就那麼睡着了,半夜覺得冷,他就迷糊的亂滾,滾了很久也沒有滾到邊,他還在想:嘿!自己的牀變大了,怎麼也滾不到牀邊,不過怎麼就是這麼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