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奇拍買下來之後,倒也沒有再在這裡拍賣會場上繼續待下去,直接去了拍賣會內部去進行交易。

Home - 未分類 - 天奇拍買下來之後,倒也沒有再在這裡拍賣會場上繼續待下去,直接去了拍賣會內部去進行交易。

天奇沒想到的是負責這筆交易的竟然是舞兒,天奇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舞兒故意安排的,反正舞兒是熟人,倒也好辦事,所以天奇也沒有多想。

「呵呵,恭喜公子成功的拍買下火焰草」,舞兒把火焰草遞給天奇,嘻嘻笑道。

「還好」,天奇苦笑一聲,那可是花了五萬零一百金幣啊,滴血啊。

天奇金幣交了上去,舞兒也略微數了一下,不過卻退了天奇一百金幣。

「公子,一百金幣這個零頭就免了,我給公子開張數據」。

誰會犯得著跟錢過不去呢,故而天奇也沒有推辭,接回了那一百金幣。

天奇收好數據之後,便與舞兒道謝了一聲之後便離開了,對於舞兒,天奇覺得她確實是一位好姑娘,可惜她不在伊韓商會工作,如果是的話,天奇還真像提拔提拔她,可惜人家是在許家大商會工作啊,現在自己都跟許家大商會鬧得很僵,哪裡還有什麼閒情逸緻管別人啊。 第二百三十七章飛來橫禍

伊族雖然是大族,但是一向來都貫徹節儉持家的,花五萬金幣就只為了買一株靈藥,要是被伊峰知道了,定然又要心疼一番,所以天奇並不想在伊峰面前提及此事。

花了五萬金幣之後,天奇乾坤戒里還有五十多萬金幣,天奇可不是什麼守財奴,該花錢的時候,天奇絕對不會吝嗇一丁點的,而此次天奇也決定了,騰出二十萬左右的金幣用來購買一些藥材,煉製成丹藥,在自己前往天靈學院之前,留給自己家族的人服用,畢竟家族裡確實是缺少一些高級一點的丹藥。

回想起當年自己拿著玄老給的一枚下品元丹回家交給父母時,眾人吃驚和歡喜的場景,天奇自始至終的記憶猶新,一枚下品元丹都能讓自己家族如此看重,可見自己家族多麼缺乏丹藥。

天奇不免有些感嘆,還真是歲月蹉跎,世事難料,以前的自己何曾想過現在的自己雖還沒能真正踏入下品元丹師的境界,卻離那個境界不遠了。

下品元丹確實是很難得到,一般的拍賣會上都沒有,即使是在黑暗之城裡,下品元丹都很少見,要是天奇能留下來為家族煉製丹藥進行出售的話,必然會給自己家族額外添加一筆可觀的收入的,不過天奇卻沒有這個時間,自己與冰雪的兩年之約雖說還很長,不過此去天靈學院,路途實在是太遙遠了,而且還人不生地不熟,再加上自己決定此去前往天靈學院的路上,一邊趕路,一邊歷練,所以算算時間,兩年時間也顯得並不是很充裕,所以天奇不能在黑暗之城裡停留太久,自然也不可能幫家族煉製丹藥出售,頂多煉製一些常用的丹藥給留給族人自己用。

出了許家拍賣會之後,天奇便選擇去許城的普通店鋪轉轉,買點藥材。

普通店鋪里的藥材顯然比拍賣會上拍賣的藥材質量或者稀有程度要差一下,不過價格確比拍賣會上的低的多,幾千金幣都能買一大把,天奇所去過的藥材鋪,也幾乎都被天奇『洗劫一空』了,天奇的乾坤戒里的藥材也越堆越多。

「天字型大小藥材鋪,好霸氣的名字,裡面應該有些好藥材」,走了半條街之後,天奇正好路過一家藥鋪,被這家藥鋪的名字吸引了。

天奇剛一踏進天字型大小藥鋪,便立馬有夥計前來接待。

「客官,看你面生,想必是剛來許城的吧」。

天奇倒是被這夥計的話吸引了,好奇的問道:「兄台何以見得我是剛來許城的?」

「嘿嘿,客官,不是我劉麻子吹牛,我從小就生活在許城裡,許城四主街,八大街,十六小街,三十二小巷,六十四暗道,我閉著眼睛都能走上一圈,而且許城裡哪一家沒有上咱藥材鋪里買過藥材?自然是對許城形形色色的人物熟悉了個遍,不過客官,您我還是第一次見過,所以就猜出來您是剛來許城的了」。

「呵呵,這麼說你們店鋪的生意很不錯啊」,天奇會意道。

「客官,你且看看咱這店鋪門口進進出出的人群就知道了,雖然比不上許家拍賣會,可在許城裡,咱這店鋪也排在前幾名的」,小夥計自信滿滿的誇道。

「不過我看你們這裡也多少好的藥材啊?」天奇望了望四周,皺著眉頭道。

那小夥計看出了天奇是個識貨的人,也不多加隱瞞,湊到天奇耳邊說道:「客官果然是個識貨的,樓下都是些較為普通的藥材,好的藥材全都在樓上,客官,要不去樓上看看?」

天奇本來就是來買藥材的,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上了二樓之後,天奇朝著四周撇了撇,發現這些藥材果然比之樓下的要好些。

對於一般人來說,二樓的藥材確實是很高級,不過從小就跟藥材打交道的天奇卻看出,想要憑藉著這些藥材在許城裡混的如此火爆,斷然是不行的。

天奇眯眼笑道:「我說兄台,你們店鋪恐怕還不止這點東西吧」。

小伙兒一愣,隨即對著天奇道:「客官可否稍等片刻?」

天奇本就閑來無事,自然是想知道這小夥計在搞什麼名堂,「沒問題」。

說完這小夥計便去了二樓內閣,沒多久就有一位穿著華麗,身材略胖的人走了過來,笑盈盈的對著天奇道:「這位客官,在下是本店的老闆,剛才那小夥計不知道客官是位行家,倒是請客官見諒」。

「呵呵,沒事」天奇淡淡一笑,也知道做藥材鋪這一行的規矩,好的貨物一般都儲藏著,只留給識貨的人看。

「客官想來是要買藥材的,既然這樣,請跟我來」,那老闆笑盈盈的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天奇也不含糊,走了過去。

果然不出天奇所料,這老闆帶天奇進了內閣,而後又上了三樓。

剛一踏入三樓,便有一股淡雅的葯香撲鼻而來,芳香四溢,聞道這股氣味便可知是這裡的都是些好藥材。

天奇走馬觀花的瞥了一眼,三樓共分五間小室,每一間小室門口分別寫著『風,火,雷,水,土』,想來應該是店家已經把這些藥材按照屬性分類了,每間小室里都有一位老者看守,天奇都無法探出這些老者的實力,一個個一副古今無波的樣子,絲毫不理會周圍走來走去的買家,只要這些買家不偷竊,他們是不會動的,即使這些買家看上了同一株藥材而爭執起來了,他們也不管不問。

同時,這些小室里都有藏有好幾排楠木架子,架子上擺著的種種藥材,望著這些藥材,天奇轉動的眼神都放出貪婪的目光了,要是能把這些藥材全收該多好啊,不過天奇只是想想而已,這些藥材可全都是些上等品,如果真的想要全部購買,恐怕自己乾坤戒里的幾十萬金幣還不夠填補一個零頭呢,更何況還有幾位實力深不可測的老者在這裡坐鎮呢,自己想耍點手段都不行。

天奇再看了看四周,三樓的顧客並不是很多,而且從他們的衣著上便可看出,大多都是些煉丹師,而且大多數煉丹師的煉丹服的胸前綉著兩顆小星星,說明這些人是中品靈丹師,甚至還有幾個的衣著面前綉著三顆小星星,卻沒有見到胸前綉著月亮的煉丹師,說明這裡並沒有元丹師,換而言之,這幾個胸前綉著三顆星星的煉丹師是這裡煉丹實力最強的幾位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這幾個人顯得極為的趾高氣昂,周圍其他人都對他們敬而遠之,或者湊上前去巴結他們。

不過天奇卻不理會這些,只要這些人不欺壓到自己頭上就行。

「老闆,你這裡的好藥材還真多」,天奇誇讚幾句道。

「嘿嘿,我們三樓的藥材分類擺放在五個房間里,客官可以根據自己的主屬性選擇性的進入相應的房間里查找自己所需的藥材,要是客官您看中了哪株藥材,可以直接把錢交予每個房間里的老頭就行了」。

「我的主屬性是火屬性,不過我想到每個房間去看看,可以嗎?」天奇轉身問道。

「這個自然是可以的,我們之所以按照屬性分為五個房間,只不過是為了能讓買家更好找到自己所需的藥材,既然客官想要到每個房間去看看,自然是沒有問題的」,老闆堆滿笑意的解釋了一番。

天奇本來就是想煉製一些不同種類的丹藥留給家族,自然不會只煉製屬於火屬性的丹藥,每種屬性的丹藥天奇都要煉製些,所以每種屬性的藥材天奇也都會買一些。

天奇先進了旁邊的土屬性房間,轉了兩圈,買了幾株藥材之後,又去了風屬性的藥材,在風屬性的房間里,天奇轉了半天,突然被一股奇特的香味吸引住了,天奇順著香味望去,心裡一喜。

「是一株益母含香蓮」淡淡的蓮花香席捲而來,天奇一看便知,這是一株百年以上的益母含香蓮,實屬罕見,這種藥材是煉製益母丹的主要藥材之一,天奇心想自己的母親如霜年紀也大了,身體也漸漸虛弱了下來,要是能煉製一枚益母丹給自己母親服用,確實是不錯。

「前輩,這株益母含香蓮多少金幣,我要了」,天奇二話不說,之前上前詢問價格。

「呵呵,小兄弟,你果然有眼力啊,這株益母含香蓮足足上了兩百年,藥效不是一般益母含香蓮可比的,既然小兄弟慧眼識寶,我便便宜一點賣給你,五千金幣如何?」那位老者微眯著眼睛,嘴唇微微蠕動,說道。

天奇想了想,這價錢還算合理,便沒有討價還價,打算答應,「好,我買了」。

可是就在天奇正要掏錢之時,不遠處傳來一個令人厭惡的聲音,「前輩,我出一萬金幣,買了這株益母含香蓮,如何?」

「那位小兄弟,這位朋友已經把益母含香蓮購買下來了」,那老者依舊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只是嘴唇微微蠕動一下而已。

天奇回頭見那人身上綉著三顆星星,後面還有幾位小弟跟著,穿著很豪華,顯然是有錢的公子哥,而且看他的樣子,相當的傲慢,天奇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麻煩還真找到自己頭上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故人相救

「大小姐,二小姐!你們怎麼來了?」這時,店老闆眼尖,立馬認出了來人是誰?轉眼之間,便溜須拍馬的跑到了從圍觀的人群中擠過來的兩位小姐旁邊,笑臉相迎的恭候著。

更為驚奇的是那個鐵面修羅林老竟然也轉身恭敬的向許欣和許丹兩個丫頭問好,天奇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這一切竟然還確實是真實的,沒有看錯。

「許欣,許丹,你們怎麼在這裡?」天奇詫異的問道。

不過隨即天奇便恍然大悟了,這許家大商會正是許欣和許丹家的,最近聽聞的許家大商會的兩位妙齡女會長正是許丹和許欣兩姐妹。

天奇有些嘖嘖稱奇,沒想到自己之前在丹界碰到的兩位好朋友居然有這這麼深厚的背景。

「天奇,我也沒想到我們姐妹二人居然會在這裡碰到你,還真是幸運」,許欣見到天奇,彷彿吃了開心果一般,不喜歡笑的她卻反常的笑個不停,跑到天奇的身邊,極其親昵的仔細打量著天奇,還開玩笑道:「哎呀,天奇,幾年不見,變帥了許多嘛」。

許丹見到許欣高興的樣子,都差點把眼珠子都登出來了,她還從未見過自己妹妹跟一個男孩子交往的如此開放,在許丹的印象里,自己妹妹好像一直都很含蓄啊,今天確實是有點反常……

「幾年不見,許欣,你也變的漂亮了嘛」,天奇回過神來,擦了擦鼻尖,先別管別的,異鄉遇故人,也是別有一番感觸。

「天奇,好幾不見」,不過相對於許欣的熱情來講,許丹則顯得更為平淡一些,畢竟自己跟天奇並沒有太多的交集。

「嗯,好久不見」,天奇也沖著許丹淡淡一笑,打個招呼。

「你怎麼跟林老鬧出矛盾了?」許丹淡淡的瞥了一眼周圍的人,對著天奇問道。

「我也是剛到許城來,本想買點藥材煉丹的,卻沒想到碰上他,」天奇指了指周翔,接著道:「他看上了一株我買下來的藥材,林老又是他身邊的人,所以就結下了一點小矛盾」。

「哼,這哪是小矛盾,我剛才還聽到他說要斷你一條手臂呢」,許欣卻不依不饒的怒指著黑衣遮臉人道。

「二小姐,當時我也不知道他是你朋友,原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識,還望小兄弟見諒」,黑衣遮臉人略微有些恭敬的道。

許丹也是聰明人,自然已經知曉事情的大概原委了。

「林老,你也是許城裡的老一輩了,既然你是在周大彤的手下做事,也算是我們半個我們許家大商會的人了,希望你最好還是遵守點我們許家大商會的規矩,別有點實力就不把我們許家大商會的規矩放在眼裡!」

不過一向來很溫文爾雅,好聲好氣的許欣卻突然發飆道:「要是再讓我發現你敢欺負我朋友,我就叫許家仲裁團把你的那條黑手臂給廢了,免得你再害人」。

「兩位小姐,這件事情確實是在下魯莽了,如果還有下次,無需許家仲裁團出面,我定然會自廢手臂交予二小姐的」,這黑衣遮臉人說話倒也十分的恭敬。

天奇沒想到這許家在許城的威懾力居然如此之大,果然是了不得。

「林老,記住二小姐的話,回去好好反省一下」,這時人群中也響起了一位老者的聲音,順著聲音看去,天奇才注意到原來人群中居然還有一位實力高深的老者,這位老者雖然一臉的白鬍子,可鶴髮童顏,相當的充滿活力,一言一笑之間,看似普通,卻能讓周邊的空間產生些微的扭曲。

這老頭看起來比黑衣遮臉的林老以及店鋪里的幾位老者更普通的多了,可通過這細微的空間扭曲讓天奇明白,說話的這位老頭才是這群人裡頭最深不可測的一位。

事實也證明,周圍的人,包括黑衣遮臉的林老,以及店鋪里的幾位老者見到他都顯得十分的恭敬,甚至眼神中還有幾分忌憚。

「沒想到烏托長老也在這裡,恕小輩我眼拙,沒發現,烏托長老教訓的極是,我等小輩回去之後定然會好好閉關反省」,林老只能訕訕的點頭道。

天奇略微一頓,沒想到這林老在這位叫做烏托長老的人面前居然自稱自己是小輩,那這位烏托長老該有多大了啊?

許欣彷彿看出了天奇的吃驚,便對著天奇小聲的道:「這位是烏托長老,我們許家大商會的三大長老之一,排名老二,別看他紅光滿面的,其實他都是兩三百歲的人了,而林老也才不過八十歲上下,所以在烏托爺爺面前自然是小輩」。

許欣的話彷彿一顆地雷,壽命能達到兩三百歲,實力恐怕早已超出了元靈境界,進入了那遙遠的黃靈境界,甚至已經接近傳說中的玄靈境界了。

黃靈境界,什麼概念?已經有部分掌握空間的能力了,雖然不能長距離的踏空飛行,卻也可以運用空間之力了,那般實力,完全不是天奇所能想象的。

天奇擦了擦鼻子,方才想起那位程辰長老,自己之前好像並沒有給他什麼好的顏色吧。

「許欣,你們許家不是還有一位叫做程辰的長老嗎?他的實力怎麼樣?」天奇小聲的詢問道。

「程辰張老大的實力要比烏托長老差些,不過也差不了多少,他們都是我們許家大商會長老」,許欣如實道。

天奇心裡咯噔一下,倒下了一跳,沒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跟這麼一位實力高深的長老耍大牌,一言不合,直接拍屁股走人,天奇現在想想都一陣心悸,還好那位程辰長老雖說比較不近人情,卻也沒達到見人不順就揍的地步。

而此時,周翔見自己這次踢到了一塊硬板上,嚇得不斷的在向許丹求情。

「大小姐,周翔我有眼不識泰山,沒有發現這位小哥是你的朋友,我錯了,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這次吧」,周翔不斷的磕頭謝罪,絲毫沒有了之前的『傲氣』。

「天奇,你要怎麼處置,隨便你」,許丹卻絲毫不理會周翔,而是把處決權交給了天奇。

「他是你們許家大商會的人?」天奇皺眉反問道。

「他爹周大彤在我們許家大商會手底下做事,按照道理,他確實是我們許家大商會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情是他先挑起的,按照我們許家的規矩,你可以任意處置他」,許丹如實道。

「算了,反正我也沒傷著,放他走吧,讓他以後注意一點」,天奇也不好多讓許丹難做人,便開口道。

天奇的一句話,卻換來周翔的感恩戴德,千恩萬謝,卻讓天奇更加的看不起。

「既然如此,周翔,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吧,要是再有下次,你爹可以不用來我們許家大商會工作了」,許丹知道天奇這樣做也是照顧到她們許家的面子,所以許丹也沒有多為難周翔,只是簡單的告誡了一句。

周翔知道自己父親多麼看中自己的工作,也正因為自己父親有這份工作,使得自己父親也成為了有頭有臉的人物,可一旦因為自己的緣故使得自己父親沒了工作,那自己父親還不得打死自己?周翔嚇得連忙發誓再也不會欺壓他人了。

解決完這些事情之後,烏托長老卻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對著天奇道:「小夥子,你就是在丹界幫許欣丫頭解心結的那個年輕人吧,還不錯,長得還不賴,實力也不錯,老夫看好你啊」。

天奇卻聽得莫名其妙,什麼看好我?看好我什麼?

「烏托長老謬讚了」,天奇只能訕訕的道。

不過許丹卻笑著望了一眼一臉笑意的許欣,這幾年裡,許欣可沒有少提天奇的名字,雖然許欣沒有在意過,可是許丹卻一直留意過,自然明白烏托長老看中天奇什麼,不過剛一見面就說這話,許丹都忍不住對著烏托長老啐了一口,沒好氣的道:「烏托爺爺,嘴巴抹油了吧,凈瞎說些沒用的」。 第二百三十八章寧死不屈

雖然別人可能會顧忌他是三顆星星的上品靈丹師,可是這對天奇並沒有威懾力。

「不好意思,我已經買下來了,還請你買別的藥材吧」。

「我說小子,你是剛來許城的?難道不知道我小霸王周翔看上的東西,別人就算是吐也要給我吐出來?」那人一臉玩味的看著天奇道。

「那我還要告訴你,到了我伊天奇手裡的東西,只要我不想給別人,別人就算是跪在地上求我,我也會一腳把他踹開」,天奇冷眼反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