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玩意究竟有什麼用?要聚集起所有碎片,讓它重組成天鼎,何其困難啊,哎。”楊塵嘆息。

Home - 未分類 - “這玩意究竟有什麼用?要聚集起所有碎片,讓它重組成天鼎,何其困難啊,哎。”楊塵嘆息。

“你還是先想辦法離開吧,不行的話,你可以用先前的辦法,踏浪而行,如果遇到不可力敵的海獸,我可以爲你出手。”神龍前輩的聲音突的響起。

楊塵大喜,這他早就想到了,只是不好講出來而已。

“如此便好,到達神州之後,我一定要好好家訓一下獨孤無情,太他媽的陰險了。”

楊塵平復了一下心情後,朝無盡海上衝去,在他的腳下,出現了一片金鵬符文,讓他速度暴增,化成一道金光衝向遠方。

楊塵踏浪而行,速度飛快,當他距離孤島有一百里路時,突見前方大浪滔天,一頭白色狂鯊瘋狂的攻擊一個女子。

那女子身姿苗條無比,懷抱古琴輕彈,音波化成一圈圈的能量,竟擋住了白色狂鯊,但在楊塵的角度看此女,依然感覺她在海浪中搖搖欲墜,幾乎被海浪所吞沒。

“人魚一族,必須臣服於我狂鯊一族,你,必須做本王的妃子。”那頭狂鯊怒吼出聲。

那女子緊咬着下脣,嘴角有血絲,一語不發,素手飛快的彈着古琴,琴音憂傷而又空靈,動人神魂。

楊塵猛地搖了搖腦袋,這人魚族女子的琴音極爲詭異,應該屬於魂力攻擊一類。

轟,女子與狂鯊的戰鬥越發激烈了,那女子不斷吐血,被狂鯊震得連連後退,眼看就要被狂鯊魚抓住。

楊塵嘆了口氣,衝了上去。

“住手。”

“人族?”狂鯊發現了楊塵的到來,眼神當即便是一冷,一雙陰冷的眼睛緊緊地盯着楊塵。

楊塵閃電般的竄到人魚族少女的身邊,他伸手扶起了此女,讓此女穩穩的站在了海面上,但楊塵的眼睛,卻一直盯着狂鯊。

“你欺負一個弱女子,不是大丈夫所爲。”

狂鯊聞言眼神更加冷冽了:“人族與海族簽下了百年互不侵犯的約定,難道你要推翻約定嗎?”

楊塵一怔,這些他從來沒有聽過,但是他對這卻並不在意,冷淡的道:“有我在,就由不得你逞兇。”

楊塵說着話的時候,手一直放在少女嫩滑的細腰上,少女俏臉緋紅,低着腦袋不說話,心中卻想小姨不是說人族都是陰險狡詐的嗎?怎麼這個似乎很有正義感?

狂鯊緊盯着楊塵,楊塵也緊盯着狂鯊,但卻都沒有出手。

狂鯊心思百轉,敏銳的感知察覺到楊塵身上若隱若現的氣息極爲驚人,很有可能不是自己所能對付的,所以他沒有動手。

而楊塵卻想,如果這狂鯊不出手的話,那他也沒有必要出手。

“我不信這小子會一直保你人魚族,總有一天,你會成我狂鯊王的妃子,哈哈。”狂鯊大笑着,沉入了海底。

而人魚族的美少女卻臉色蒼白了起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楊塵。 楊塵苦笑,這下幫倒忙了,他看着有些恐懼的人魚族少女,輕聲道:“你們族中,沒有能打得過它的高手嗎?”

人魚族少女搖頭,泫然欲泣的出聲,聲音輕靈柔弱中帶着憂傷:“只有小姨是皇境,但小姨受了傷,肯定不是狂鯊族的對手,狂鯊族還有一個皇者,嗚嗚,這下我們人魚族慘了。”

楊塵打量了一下人魚族少女,這少女下巴尖尖的,全身只穿着一層薄紗,曲線畢露,連胸前豪ru的**都若隱若現。

楊塵的心砰砰跳動了起來,他的手還放在少女的細腰上,入手的那種美妙嫩滑感讓他的小兄弟有些不安分了。

人魚族少女似乎感受到了楊塵的不安分,她俏臉更加紅潤了,甚至渾身嫩白的肌膚上都染上了一層紅暈,聲音柔柔的道:“你,你先放開我。”

“穿這麼少,你不冷嗎?”楊塵放下了手,隨意的道。

少女搖頭,撲哧一笑,道:“我本就是生活在水中的,哪裏會冷。”

“你叫什麼?”楊塵笑問。

“素琴,恩人你呢?”素琴仰着脖子問,她的脖子光滑白皙,鎖骨凸顯,楊塵不小心低頭一看,只見素琴脖子下方那兩座白花花的小山峯上,兩顆紅嫩的‘櫻桃’微微翹起。

楊塵看的極爲真切,心中一陣莫名衝動,怪不得那狂鯊想奪此女爲妃,確實誘人至極。

“你看什麼啊?小姨說,我這個不能給男人看的。”素琴一手抱琴,一手卻緊張的想抱住迷人的豐胸,但是因爲用力過大,一隻大ru猛地一下跳出了薄薄的白紗。

楊塵看的眼珠子險些掉出來,下面翹的老高,這丫頭是要他老命啊。

“啊。”素琴驚叫一聲,急忙背過身整理。

“額,我什麼都沒看到。”楊塵怕這丫頭緊張的哭起來,於是急忙這樣說道。

誰料素琴卻突然轉頭,極爲認真的看着楊塵,輕聲道:“我小姨說,要是哪天有男人看到了我的身體,我就必須認他爲主人。”

“額,哪來的規矩?太荒唐了吧?”楊塵連連擺手,這是絕不可以的,雖然他也有些小激動。

“主人,你不能不要素琴的。”素琴眼淚花子在眼眶裏打轉。

楊塵無語了,滿腦門子的黑線,這都是什麼邏輯?

“素琴小姐,我真的沒看到你的胸部,不對,哎,反正這不可以,太荒誕了,你別信這個,自由自在的多好,認什麼主人是不是?”楊塵勸導素琴。

素琴連連搖頭,小臉煞白:“小姨說過,必須要這麼做,不然的話,會遭受詛咒的。”

“詛咒?”楊塵一愣,還能再荒唐一點嗎?他有些生氣的道:“帶我去你們族中,我去找你的小姨問問,我還不信邪了。”

楊塵暫時壓下了離開的心思,畢竟他不能真的讓素琴認自己爲主人,也不能帶着素琴走。

素琴沒有過多猶豫,輕聲道:“我們人魚族住在海皇城中,我帶主人你去吧。”

“別叫主人。”楊塵板着臉提醒。

素琴一愣,害怕的道:“素琴不叫了,主人。”

楊塵直接暈神,拉着素琴的滑嫩的小手,直接鑽進了海中。

楊塵四周有一道金色光幕撐起,抵擋住了海水的侵襲。

“你在前面帶路那。”楊塵說。

素琴點頭,靈活的遊在了前面,而楊塵卻瞬間瞪大了眼睛,鼻血都差點涌出來。

素琴的兩條長腿不斷張開又閉合,腿根部的神祕幽谷清晰的出現在楊塵的眼中,楊塵只覺得一股熱流從腹中開始傳遍了全身,差點忍不住衝上去將素琴圈圈叉叉了。

素琴卻好似沒有察覺一般,她還回頭甜甜的笑道:“主人,半個時辰就能到了。”

楊塵木訥的點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素琴誘人的神祕地帶,那裏寸草不生,光滑無比,楊塵突然想,有這樣一個女僕也不錯。

“不行,我不能這樣。”楊塵猛地搖頭,往前衝了幾下,與素琴並肩朝海皇城游去。

海面波濤洶涌,海中海水卻清澈而寧靜,各種魚兒不斷從兩人旁邊遊過。

“快到了。”素琴突然指着下方,楊塵順着素琴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處城市輪廓,浩大無比。

楊塵有些心驚,原來不止陸地上有城池,連海中也有。

“小姨很兇的,等會見到小姨後,主人您要注意些。”素琴提醒楊塵。

楊塵點了點頭,鼻子卻是狠狠得吸了幾口,嘆道:“你身上怎麼能這麼香?”

素琴聞言嫩臉一紅,不敢看楊塵。

楊塵摸了摸鼻子,這人魚族的妞實在太迷人了,讓他都險些把持不住幹一些壞事了。

兩人越來越接近海底那座巨大的城市,最後在要到達城門口時,楊塵脫下了自己的外衣,遮住了素琴的下體,楊塵輕聲道:“女兒家的這個不能讓人看到的,特別的男人,以後記得要遮住。”

素琴一愣,連連點頭,緊了緊楊塵的衣衫。

落到海底後,楊塵擡頭看着巍峨的城門一陣發呆,進出的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海族,大多無比醜陋,或許也只有人魚族最爲漂亮。

素琴帶着楊塵進了城中,並無人管,進入城中後,城中竟也有商鋪、茶館等設施,如果不是到處都是清澈海水的話,楊塵恐怕真的會以爲來到了陸地上的城市。

“主人,這邊。”素琴拉住楊塵的大手,朝海皇城的東面走去。

一路上,楊塵的模樣讓所有海族側目,他們議論紛紛。

“人魚族不是隻有女人嗎?什麼時候有男人了?”

“額,你懂個屁,那是人族,我要去通報海皇,不能讓人族在我海皇城中逍遙。”一隻小魚兒這樣說道。

楊塵隨着素琴來到一座白玉殿外,白玉殿外有兩個身姿曼妙的人魚族女子守護,見素琴帶着楊塵歸來,她們的臉色齊齊一變。

“這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帶他來見小姨。”素琴笑着說,很和善。

兩個守門的女子輕輕點頭,有些敵視的看了楊塵幾眼後,還是沒有阻攔。

進入這白玉殿中後,楊塵被所見震呆了,到處都是人魚族女子,每一個都美若天仙,幾乎是裸露着身體走來走去,那一道道神祕的幽谷和白嫩的山峯讓楊塵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男人的天堂啊,我怎麼這麼有福氣?”楊塵不得不感嘆了。

素琴撲哧一笑,但她低頭間,看到楊塵的小弟弟翹的非常高,她好奇的伸手一把握住了楊塵的小弟弟,不解的道:“主人,這是你的武器嗎?哇,好燙啊。”

“嘶。”楊塵倒吸了一口涼氣,爽的險些叫出聲來,他急忙拿開了素琴的小手,一本正經的將不安分的小弟弟弄歪藏好,嚴肅的道:“這是我對付女人的祕密武器,你記住,以後不能亂摸,不然會傷害到你的。”

“哦,知道了主人。”

四周人魚族的美人們發現了楊塵,她們神色各異,但大多數的人魚族美人都神色激動的走了過來。

“好帥的哥哥。”

“哥哥,你怎麼來我們人魚族了?你是人族嗎?”

這些美人們七嘴八舌,各種**不斷朝楊塵全身蹭來蹭去,楊塵暗爽,卻大叫道:“姐姐們別激動,慢慢來,慢慢的來,別激動。”

素琴見楊塵被包圍了,急的小臉紅撲撲,大聲喊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們不能欺負他。”

衆美女一聽,齊齊停下了手。

“小小姐,真的?”

“早說嘛,要真是的話,我要去請小姨賜婚,嘻嘻。”

素琴聽到這話一陣莫名緊張,她拉着楊塵,朝一座高大的房間走去。

到達房門口時,素琴輕聲敲門,道:“小姨,素琴來了。”

過了一小會兒,屋中傳出一道成熟的女人聲音:“你不要進來,讓那小子進來吧。”

“是。”素琴聽話的點頭,示意楊塵進去。

楊塵深吸了一口氣,素琴的小姨可是皇境,與人族尊者一個境界,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楊塵推開門,緩緩的進入屋中。

進屋之後,入鼻一陣幽香,紅色簾布遮掩住的大牀上,一具絕美的成熟豔體若隱若現。

楊塵看到這具嫵媚身體半躺在在牀上,一條大長腿微微翹起,胸前山峯高聳,迷人至極。

“我都看到了,你這壞小子,竟偷看素琴的私處。”素琴小姨的聲音響起,聲音給人一種慵懶味道,卻別有一番風味。

楊塵的心砰砰直跳,很想繞到簾布後去看一看她到底有多美。

“你很想看我嗎?咯咯。”素琴的小姨突然嬉笑出聲。

楊塵一怔,渾身冷汗,浴火減了大半,這纔想起她是相當於尊者的恐怖人物。

楊塵漸漸的冷靜下來,低聲道:“我聽素琴說,看過她身體的人,她要認他爲主人,我真是不小心看到的,特此前來跟你說清楚。”

嫵媚女人沉默了一下後,突然道:“你來我身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