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個招呼多多少少不自然,要不然就是照顧裏面充滿了譏諷的意味,要不然就是打完招呼之後在背後小聲的說了些什麼。

Home - 未分類 - 但是這個招呼多多少少不自然,要不然就是照顧裏面充滿了譏諷的意味,要不然就是打完招呼之後在背後小聲的說了些什麼。

周彤暴脾氣,她有點忍不了,他就想上去和那些人理論,但是都是燕琳雪一次一次的拉着周彤。

“姐,你幹什麼呀?再這麼慣着他們,我們在咱們公司真的就沒有什麼可喘息的餘地了呀。”

周彤有點不滿於燕琳雪這個樣子,什麼時候都退居人後。

但是燕琳雪卻對着周彤笑着擺了擺手,“現在不着急做這方面的事情,我們先回辦公室吧。”

外面人多嘴雜,如果要真的是說這些事情的話,那麼很有可能會被其他人聽到抓到一些把柄什麼的,好事的人可不少。

但是周彤是不清楚這方面的事情的. 等到他們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辦公室裏面有不少人正向着外面搬着一件又一件的東西,傢俱文件什麼的都被清出來,而且走向邊上的一個角落的房間。

正巧這個時候從裏面走出來了一道亮麗的身影,他見到周彤和燕琳雪之後,就對着他們兩個人打招呼。

“唉喲,這不是周彤和燕琳雪姐嗎?你們兩個人怎麼回事啊?一次這麼多天沒過來。”

看到面前所站着的那個人,燕琳雪不由得皺的皺眉頭,這個人還真的平時和自己不太對付,他的名字叫做姜瑜,在公司也有一定的實力。

“姜瑜,你究竟幹什麼呢?在我們的辦公室裏面做什麼呢?”

周彤緊盯着姜瑜,眼神之中露出來不滿的神色。

但是卻沒有想到姜瑜插起了自己的手,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這都是琴姐姐安排給我的,這個辦公室以後就給我了,你們的辦公室在那一邊。”

姜瑜把手向着後面一指,燕琳雪和周彤兩個人都把眼神看向了後面,不過這一瞬間他們兩個人都皺了皺眉頭。

如果要是讓他們兩個人說的話,就用4個字就能形容自己現在的態度。

欺人太甚。

那個辦公室所有人都知道里面都是長毛的,相當的不好,因爲被陰再加上潮溼的原因,牆壁上面恐怕都有不少蘑菇了。

這樣的辦公室給他們完全就是欺負人明擺着的事情。

周彤砰的一下就跺了自己的腳,“我去找琴姐姐,我想看一看他究竟是怎麼回事。”說到這,周彤轉身就想走。

但深吸了一口氣,在邊上的燕琳雪對着周彤搖了搖頭,“我們先回辦公室吧。”

就這樣半拉半就的,燕琳雪就把周彤給拉入到辦公室之中,周彤還不滿的看着燕琳雪。

“姐,他們這明擺着就是欺負我們呢,我們要是現在再不反擊的話,就得被他們給看扁了。”

周彤在那裏嘟着嘴說着,臉上露出來的神色都是不滿的神色,好像燕琳雪現在的這個態度讓趙飛有點不滿意呀。

而看到此時周彤臉上所露出來的表情之後,燕琳雪撇了撇嘴對着周彤說道,“就算是去找他們也沒有什麼用,肯定是有人授意的,所以你現在緩一下,我去找他們。”

說到這裏燕琳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冷的表情,要知道她雖然脾氣好,但是也不會是一直被人欺負的。

都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了,如果他要是不反抗的話,他就真的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好,去找他們去。”就這樣周彤說了一句,跟在了燕琳雪的身後。

他們兩個人就這樣一直來到了琴姐的辦公室之中,敲了敲門,聽到裏面傳來一聲,“進吧。”

燕琳雪和周彤對視了一眼之後,兩個人便走入到了琴姐的辦公室裏面,琴姐坐在那裏一擡頭,看見是她們兩個人就笑了一下。

“燕琳雪,周彤,你們兩個人過來了那就坐吧,這一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琴姐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露出來的還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好像對於這個事情,琴姐是絲毫不清楚,也不知道她們來找自己這邊有什麼事。

“總監我想我們就不用這麼藏着掖着說話了吧,我這一次來幹什麼,你應該清楚的很。”

燕琳雪就這麼冷冷的丟下來了一句話,琴姐的眼神也變了。

要知道燕琳雪之前一直都是叫他姐的,而這一次竟然叫了總監,那就意味着她可能是發現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燕琳雪,我猜你是不是爲了那辦公室的事情來的?”

“明知故問。”

燕琳雪在嘴裏面吐出了一句話,臉上露出來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琴姐也不傻,他當然看出來這燕琳雪的表情了。

“哎呀,燕琳雪,一看你又誤會了,你原來那個辦公室邊上有更大的一個辦公室,那個辦公室是打算給你的,正在裝修之中呢,真沒想到你今天就突然過來了,我們還沒裝修好呢,還得一週的時間吧,你就先委屈一週。”

這話聽起來很好聽,但是燕琳雪很清楚,這就是口頭上的許諾,給她個甜棗,至於落實,哼,那就等着去吧。

燕琳雪就這樣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琴姐還在那裏一句話不說。

琴姐心中覺得不行,估計在這種情況之下想說服燕琳雪不是一個現實的事情,搞不好的話她不能就此妥協,如果真的鬧起來的話,對於吳天成那邊還不算太好。

想到這,琴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覺得這事也挺難辦的。

而正當這個時候,琴姐突然想到了什麼,她一拍自己的手對着燕琳雪說道,“這樣吧,那個第一會客廳暫時這一週就是你們兩個人的辦公室,你們就在那裏辦公,我會等會吩咐人把東西都擡過去的,好吧。”

聽到琴姐如此一說,雖然臉上露出來的表情才稍稍好看一些。

這樣的還差不多,之前那麼對待他們,的確是讓人有些忍不下來。

想到這燕琳雪站了起來,轉身就想走,但是琴姐卻喊住了他。

“你等一等。”

燕琳雪回頭看着琴姐,不知道她究竟是什麼意思,還讓自己等什麼。

“是這樣的,燕琳雪,有點事就跟你說一下,因爲你最近一段時間也沒有來,我們也不知道你是什麼情況,然後近期可能沒有什麼資源了,都已經分配出去了。”

“好,我知道了。”

燕琳雪就這麼說了一句,和周彤兩個人又轉身回去了,在走出去的時候,有不少人都準備看着自然的熱鬧,但是卻沒有想到有不少人來來往往的就從自然原來的辦公室當中往會客大廳搬着東西。

沒過一會,第一會客大廳就已經被收拾出來了,自然和周彤兩個人可以直接進入到裏面辦公。

而在邊上那些皇朝娛樂的員工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知道這爲什麼第一會客大廳被騰出來了呢?

一問之下他們才知道,原來第一會客大廳被改成了燕琳雪和周彤兩個人的辦公室,那這兩個人的面子可就很大了。 姜瑜就在一旁插着自己的手,臉上露出陰晴不定的表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兩個人怎麼還能在到那麼好的位置。

可是想了半天之後,姜瑜也沒有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無奈之下的她也就不想了,而何詩悅是瞭解到了這個情況的,她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媽的,就那個小賤人,現在還能騎在自己頭上,早晚有一天讓她好看。

當然這是何詩悅所想的,周彤和燕琳雪兩個人進入到房間之中,臉上露出來的都是不滿的神色。

“這明顯就是故意排擠我們,給我們這麼大的辦公室,有什麼用啊?資源一點都不剩了,姐,你以後還得發展呢。”

“沒事,既然他不給我們資源,那我們就自己創造,不就是歌曲嗎?不就是專輯嗎?我們寫就是了。”

“不行的話,問一問姐夫,找一找人,姐夫那麼厲害,肯定是認識很多人的。”

可是聽到周彤如此一說,燕琳雪在邊上搖了搖頭。

“不,現在還不能麻煩他,等到我們這邊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時候再說。”

“那,姐,你現在想怎麼辦呢?”周彤的臉上全都是擔憂的神色,他覺得如果要是按照這個情況下去,這隻能和自己在這公司肯定沒有什麼好發展,混吃等死吧。

而看到周彤臉上所露出來的表情之後,燕琳雪就知道周彤是怎麼想的了,燕琳雪白了周彤一眼。

“我們又不是不行,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別擔心不行的話我們就自己試試寫兩首歌唄,反正那些軟件他們都會用。”

“姐?能行嗎?”周彤看向燕琳雪的時候,眼神中出現的都是疑惑。

燕琳雪白了一眼周彤,“人家都能行,爲什麼我們不行?試試唄,聽聽音樂,找找靈感。”

反正現在大家也沒有事,周彤只能對着燕琳雪慫了一下肩,表示燕琳雪怎麼說她就怎麼聽着了。

於是就這樣他們兩個人帶上了耳機就在那裏聽起了音樂,可是就當燕琳雪沒聽多一會的時候,就聽到了那邊一陣尖叫傳了出來。

燕琳雪皺了皺眉頭,摘下了耳機看一下那邊的周彤對着她問道,“你這怎麼了?叫什麼呀?”

“姐,你來看這個,我們工作的郵箱上面收到了一個郵件。”

“什麼郵件?”燕琳雪皺着眉頭來到了周彤那邊,而看到那個郵件的發件人之後,她卻疑惑了。

發現那個人名字寫的是姜先生,這個叫做姜先生的人是微博上相當有名的一個音樂作者了,詞曲都能寫。

而且最重要的他出來的都是精品,人家想找他約一個歌得看他有沒有心情,而且每一首歌的價格都不低,幾十萬上百萬的都有。

而且一下子就給燕琳雪他們發過來了10個音樂文件。

而在這10個音樂文件下面是一句文案,上面寫的是,“給美麗的紫小姐。”

“這太好了,這姜先生如果要真的是幫助我們的話,在好不過啊。”周彤就這樣說着,臉上露出來都是興奮的深色。

但是燕琳雪缺皺着皺眉頭,“我們公司和這個姜先生有接觸嗎?”

“他們倒是想有接觸,但是上哪接觸得到啊?沒有接觸,姐,你是在想些什麼呢?”

“我是在想着,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而且這會不會是真的姜先生,不會是某些人在開着玩笑吧?”

燕琳雪就這樣謹慎的說着,周彤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好像真的有這個可能啊,要不然我先幫你聽一聽?”

“行,你先聽聽看是怎麼一回事吧。”

燕琳雪說了一句,周彤立刻就聽了起來,而沒過一會之後,周圍的臉上露出來都是興奮的神色。

“姐,看起來真的沒問題了,這真的是姜先生所唱出來的小樣,而且他又給我們發了一個文件,曲詞都有,我們照着這個唱出來就行了,這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周彤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之中都露出來了那興奮的神色。

還是看到周彤這個狀態之後,在邊上的燕琳雪卻皺着皺眉頭,她覺得有點不大對勁。

“姐,你在想那些什麼呢? 蜜寵黑道妻 這東西人家都送到咱們手裏來了,你不得聽一聽啊?”

燕琳雪一想,也是,這東西都已經送過來了,他要是不聽那就真的是奇怪了,於是就這樣,他一揮手帶着周彤兩個人立刻就開始聽了起來。

10首曲子是一首不差的都聽了一遍,而聽完之後燕琳雪是十分滿意的,反觀那邊的周彤眼圈紅紅的,就快哭出來了。

看到周彤的這個狀態之後,燕琳雪嚇了一跳,連忙對着周彤說,“怎麼了?你怎麼還這個表情呢?好像都快哭出來了似的。”

“姐,太好了呀,因爲這個姜先生幫助我們,如果要是這些東西版權是乾淨的話,那我們這一次真的能行,我能感覺得出來每一個都是爆款,而且這一下子是整整10首啊。”

周彤說到這的時候,語氣之中所流露出來的那一絲興奮是隱藏不住的。

但是此言卻皺着皺眉頭的,總感覺有些不大對勁。

“姐,你還在想了些什麼呢?我們現在就開始錄歌吧。”

“等一下。”燕琳雪一邊說着,一邊調出了自己的那個軟件,把這10個音樂文件都導入到了其中,把前面後面一段空白的音軌給刪除掉之後,他發現了一個驚訝的事。

每一首音樂從開始有聲音一直到結束,都是正正好好的5分21秒。

這就算是一個傻子都能看出來什麼意思了,521,我愛你呀。

“姐,這是一個巧合吧。”

燕琳雪擡起了頭,哭笑了一聲看向周彤,“如果說一個的話是巧合,兩個都是,哪怕是5個我都會認爲是巧合,但是這10個一點不差,你覺得呢?而且風格節奏完全不同,不是有意策劃的能做到這個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