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倆誰也做不到。這個龍英傑就像塊臭豆腐,總覺得臭烘烘的難聞,可卻越嚼越有味,越吃越上癮!

Home - 未分類 - 可是,她倆誰也做不到。這個龍英傑就像塊臭豆腐,總覺得臭烘烘的難聞,可卻越嚼越有味,越吃越上癮!

龍英傑和江海涯兩個人在接待站內轉了一圈,也沒感到有什麼特殊,就又溜達到了大門口。

童逍遙仍舊懶洋洋地斜躺在那張躺椅上,腰上繫着酒葫蘆,看着那幾個中年武修忙活。

龍英傑心念微動,給江海涯使了個眼色,兩個人一起走向童逍遙。

“昨晚休息的還好吧?”未等龍英傑靠近說話,童逍遙已經開口了,卻沒有擡眼皮。

“謝謝童老關照,休息的非常好!”龍英傑向童逍遙鞠躬道謝。

“你倒不用謝我,這可不是老夫要關照你。”童逍遙微睜開眼睛,擦去兩個眼角的眼屎慢吞吞地說完,又去解系在腰上的酒葫蘆。

龍英傑其實早就猜到是誰安排的了。別人他不認識,除了太子軒轅偉,還有誰能有這麼大的能量。

“請童老代英傑向太子殿下表示感謝!”龍英傑不能總是裝糊塗。

一旁正在忙碌的阿布圖聽到龍英傑提到當今太子,不由張大了嘴巴,隨即恍然大悟:怪不得童老頭這麼上心安排,原來與太子有關。只是不知道龍英傑和太子是什麼關係?

哪知道龍英傑這次卻猜錯了。

童逍遙搖搖頭:“這是靈犀公主殿下派人來交代老夫安排的。”

龍英傑一下子石化在了那裏。

阿布圖等中年武修更是將奇怪的眼神望向龍英傑。

也難怪,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大男孩竟然和宮中的重量級人物有淵源,看來是真有些來頭!

“靈犀公主?”龍英傑眼前立刻閃過了在藏香樓見到的那個十六七歲、個子高挑、明眸皓齒,豐*胸*翹臀、走起路來嫋嫋娜娜的玄衣少女形象。

“奇怪!我和她素不相識,她爲什麼要如此關照我?再說,在藏香樓時,這個刁蠻公主好像還有意挑唆起我和納蘭薰之間的矛盾……現在怎麼又好心給我安排這麼高檔的房間?並且愛屋及烏,把我們十個人一同照顧了?”

龍英傑很不明白。

“再有半個時辰左右靈犀公主就到了。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情老夫也懶得摻合,你就當面向她致謝吧。”童逍遙依舊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忽然,童逍遙“咦”了一聲,看向龍英傑:“我怎麼聽到你的人和別人吵起來了?好像要動手啊!”

龍英傑一愣:他可什麼動靜也沒有聽到。自從美女姐姐老師顏紅珠昏睡過去之後,龍英傑就好像失去了一雙靈敏耳目,在許多方面反應變得遲鈍起來。

他凝神靜聽,果然隱隱聽到有聲音從遠處傳來,並且是奔着接待站門口的方向來了。

又過了一會兒,那些人越走越近,龍英傑終於看清楚了,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戲謔的笑容。

真是應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頭。龍英傑看到郝金、郝銀兄弟倆邊走邊和梅笑刀、秋蟲理論着,言辭越來越激烈,就只差動手了。

“童老,在接待站門外可以打架嗎?”龍英傑壞壞地笑着,問童逍遙。

“哦?”童逍遙被勾起了好奇和童心,“你的意思是讓他們打一架?你確信你那兩個武氣師一階兄弟能不被蹂躪?”

************************************

下週網站繼續強推,爲回饋讀者厚愛,從星期一開始連續一週每天三章萬字更新!親們砸鮮花、票票過來啊! “童老,兩個對兩個肯定贏不了,但他們兩個對一個也絕對輸不了!”龍英傑說。

“哦?”童逍遙興致盎然,“兩個武氣師一階對陣一個武氣強者而不輸,倒是有好多年沒有見過了!”

“童老的意思是這裏不禁止打鬥?”龍英傑非要把責任推給童老。

畢竟,這裏是皇家訓練營,若沒有一個說了算的大人物默許,萬一被人追究責任退回了風雲城,那就不好玩了。

“我看着這些大家族的人整天眼睛向上,趾高氣揚、牛叉哄哄的也有些不爽!”童逍遙是根老油條,不說同意,也不說反對,但那意思分明是默許。

龍英傑探出了童逍遙的底線,心裏有了主意,隨即笑嘻嘻地迎向納蘭薰和郝氏兄弟他們。

連一旁的阿布圖都看出龍英傑沒安好心。

龍英傑很看不慣那些自以爲是、覺得天生高人一等的玩意兒,所以,他想看到郝氏兄弟這種弱者戰勝強者後的自信;當然,他更想看到那些所謂強者顏面掃地後灰頭土臉的狼狽!

他天生就是一個同情弱者的人。

“兩個武氣師一階想和一個武氣強者一階打鬥而不吃虧?有些意思!”童逍遙又解下腰間的葫蘆喝了一大口酒,摸了摸下巴上那幾根凌亂的鬍鬚自言自語道。

此時,龍英傑聽到梅笑刀和秋蟲還在揶揄郝金、郝銀。

“哈哈,兩個偏遠小城的小家族子弟,也不知天高地厚想來皇家訓練營出人頭地嗎?就憑你兩個微不足道的武氣師一階也妄想改變家族卑微的命運?我看再下去三輩子也無望!”

梅笑刀哈哈大笑,一點兒也不掩飾自己的狂妄。

“來了也好,我很享受那種蹂躪別人的快感!”秋蟲起初在家族裏地位低賤,經常遭受白眼被人瞧不起,心理就有些灰暗,現在鹹魚翻身,他是很喜歡看到別人痛不欲生的樣子的。

“武氣大陸沒有永遠的小家族,同樣也沒有能夠萬年輝煌而不衰的大家族!這要看後代爭不爭氣,後代若是出些只知道浪蕩吹牛的傢伙,家族離沒落也就不遠了!”郝金譏笑道。

這兩個傢伙從在皇城見面就與他兄弟倆過不去,看來真是有些犯衝。

“喲,武氣修爲不怎麼樣,嘴巴挺厲害啊!”梅笑刀見這兩個傢伙不但不長眼,還不識擡舉,早已壓抑不住怒火。

若不是已經到了接待站門口,梅笑刀很想動手給郝氏兄弟些顏色看看。

“我們浪蕩吹牛,可我倆是武氣強者一階;你倆很上進,只是武氣師一階而已!像你們這樣的,我隨手可以滅掉十個!”秋蟲刀螂似的身子搖晃着,吹噓道。

聽到這話,龍英傑看熱鬧似的“啪啪啪”適時鼓起了掌:“這位大哥話說的有氣勢!武氣強者嘛,滅武氣師跟玩似的!”

見有人爲自己捧場,秋蟲很得意,高昂起了頭顱。

但龍英傑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在場的人都笑噴了,而秋蟲差一點噴血!

“不過,我看這兩位武氣師卻很有氣勢,誰滅誰還真說不準!”

龍英傑壞啊!他這明明是挑唆人家打鬥嘛!

梅笑刀和秋蟲都看向龍英傑。他們覺得眼前的少年有些邪門,他倆竟看不透他的修爲!

什麼?以他倆武氣強者一階的修爲竟然看不透這個年齡比自己還小的少年?開玩笑!這隻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這個少年比他們還強;另一種就是這個少年習練的功法怪異。

但第二種可能似乎不大。

這個少年面生得很,難道他來自軒轅皇族,或者是第一家族納蘭族?

“你叫什麼?”秋蟲並不傻,得罪強者的事他可不願意去做。

——也許這是他從小落下的病根。在家族裏,比他強大的,他從來都是巴結奉迎,見了比他們家族強大的納蘭族和梅族他也同樣如此。

“我和他倆一樣,只是無名小族的人,至於姓氏你或許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還是不告訴你吧,你也記不住,或許還會污了你們大家族子弟的耳朵!”

要不說龍英傑夠狠!他這是在埋下伏筆,把這幾個耀武揚威的傢伙推上去之後再狠狠摔他們個仰八叉,出他們的洋相!

秋蟲聽出龍英傑的話帶着挑釁的意味,卻不以爲然。

在華神國,只要不是皇族和三大家族的人,其他的小家族即使偶然出個把所謂的天才,也不會牛叉到哪裏去。哪怕他很狂很傲,他們也並不需要擔心。

獨木難成林,說不定過了今天,他就會乖乖跑到他們面前自報姓名喊他們大爺。

這種事他見的多了。

秋蟲想不到的是,龍英傑卻是個敢沖天捅刀子的主。他不但自己挑戰他們的權威,還挑唆兩個弱者出手教訓強者。

在這一刻,龍英傑把出門時父親叮囑他儘量不要和三大家族起衝突的話忘得一乾二淨。骨子裏的那種血性讓他看不慣強者**弱者,他要把這一幕倒過來演。

“我看你們之間好像有點小矛盾,這樣的小矛盾若不解決,以後說不定會釀成大沖突,影響訓練營的團結。要不我們來賭一把,順便解決了你們之間的恩怨。你們看如何?”

龍英傑開始給他們下套。

“怎麼賭?”梅笑刀和秋蟲異口同聲地問。

他倆對這場賭局很感興趣。竟然有小家族的人敢於向他們挑戰,他倆若不接,豈不被人笑話。

那就先拿眼前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立威吧,要不這幾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或許還真以爲可以和三大家族的人平起平坐呢。

“讓他們兩個武氣師一階聯手挑戰你們兩個武氣強者中的任意一個,你們輸了,給我十萬塊下品元石;他倆輸了,我給你們十萬塊元石。怎麼樣?”龍英傑開出的條件很誘惑人。

梅笑刀和秋蟲現在有些相信今天遇到了一個瘋子、或者傻子。旁邊許多看熱鬧的人也覺得龍英傑沒安好心,是拿着十萬塊元石借別人的手來除掉郝氏兄弟這兩個武氣師一階。

這明顯是一場不平等的對戰,就像一個成年人欺負兩個兒童,勝負在那裏擺着,還需要比嗎?

梅笑刀和秋蟲強忍着沒笑出聲,好像十萬塊元石已經到手了:“喂,你不要自顧自地說話,你還沒問人家兄弟倆同意不同意呢!”

“不用問我們,你倆商量一下誰出戰吧。”郝金說。

尼瑪!梅笑刀又想笑又想罵人:這兄弟倆是不是也缺心眼啊!竟然真的敢和我們鬥?

十萬塊下品元石對於他們這樣的大家族雖然不是一筆大數目,但也夠他們兩個人揮霍幾天了。在武氣大陸,修煉、進館子、甚至泡妞都需要元石,他倆可不嫌元石多了墜手。

梅笑刀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訓練營接待站大門。

龍英傑知道他擔心什麼,說:“沒事,只要不在接待站院內動手,接待站的教官們也樂的看我們在外邊練練手。”

梅笑刀和秋蟲對望了一眼,秋蟲壞壞地笑道:“梅哥,這點小事就不勞駕您動手了,讓小弟來吧。”

隨後,秋蟲看向龍英傑,“小子,你可要把元石備好了!若耍賴,三大家族的人可不是好調戲的!”

龍英傑從乾坤圈裏取出個口袋晃了晃,說:“放心,就看你們有沒有能力拿走了!”

見郝金、郝銀兄弟真的要和一名武氣強者交手,附近的武修都圍了過來看熱鬧,瞬間就湊了二三百人。

不過,這些人中除了龍英傑和江海涯,基本上沒有人看好這對孿生兄弟。更多的人認爲這就是一場玩笑。

看看人聚集的差不多,氣氛也營造的很濃了,龍英傑衝郝金、郝銀點了點頭,低聲說:“你倆沒有任何第二次機會,一開始就必須盡全力!”

郝氏兄弟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兩個人聯手與秋蟲對戰,只要不使用《雙龍合擊術》,他倆只有被虐的份兒,結局只有一個字:死!

可是,《雙龍合擊術》真的有那麼妖孽嗎?

“哥倆!”秋蟲衝郝氏兄弟陰笑道,“若是我不小心失手打發了你們兩個,你倆可怪不得我!要怨就怨這個不知名的傢伙挑唆!”

郝金也笑了:“在皇城你們若對我倆動手,我倆或許還真沒有一點辦法。可惜,你們錯過了機會!今天,就讓我們兄弟倆挑戰一下你這個武氣強者吧!”

說完,郝金忽然往郝銀身後一站,雙手搭在了郝銀的肩頭,兄弟倆同時大喝一聲:

“雙龍合體——!”

郝金、郝銀的身上忽然騰起一股金色的光芒,這股金光足足竄起三丈多高,隱隱凝聚成了一條金色的龍形!

接待站門口漫不經心躺在躺椅上的童老忽然騰地坐了起來,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嘴裏不相信地喃喃道:“這是什麼武技?難道是傳說中的……?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呢?……”

他的目光變得有些呆滯。

如果郝金、郝銀使用的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那種武技,那麼,這兩個青年人是從哪裏得到的?

他很清楚,以銅巴城郝氏家族的實力和底蘊,根本不可能擁有這種上古武技!

這時候,郝金、郝銀的身形已經消失,出現在秋蟲面前的分明就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金龍!

原本狂妄、霸道的秋蟲一下子臉都綠了! 郝金、郝銀突然的變化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就連龍英傑也下了一跳:幾天以前,郝金、郝銀剛學習這套武技時不是這樣子的,那個時候,他倆只不過在頭頂凝成了一條虛幻的龍形,但現在……他兩個分明真的合爲一體,變成了一條實實在在的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