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這些人手腳乾淨利索,殺人之後,都毀屍滅跡了,不過,唯一的一個好消息是,南家還有一脈人存活着。”

Home - 未分類 - “沒有,這些人手腳乾淨利索,殺人之後,都毀屍滅跡了,不過,唯一的一個好消息是,南家還有一脈人存活着。”

“嗯?還有人活着?”葉逸大感意外。

“算是他們命大吧,剛好去美國做生意了,爲南家留下了一點血脈。”蘇冰雲感嘆道。

“不管怎麼說,現在當務之急,是回BJ去。”葉逸眼中閃過堅毅之色,通天教,既然躲不過,那還是早些面對的好。

農曆十二月一日,BJ市再次下起鵝毛大學,春江園區別墅內,葉逸等人圍着桌子,卻不吃飯。

經過幾天的調查,葉逸終於在BJ市的一處養老院發現了失蹤的近百名嬰兒,不過待葉逸等人準備救援之時,這些嬰兒被人提前轉移了。

“餓死了,姐姐怎麼還不來啊。”李欣捏着筷子。

“得,要不,你們先吃?我去接一下她?”葉逸站起來,早上的時候,葉逸意外接到王樺打來的電話,說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只是都三個小時過去了,王樺還沒來。

“算了,再等等吧。”從異能組織趕來的蘇冰雲說道。

李欣白了一眼蘇冰雲,最後還是選擇了妥協。

“讓你們久等了,出了點小岔子,來遲了點。”王樺拍了拍身上的積雪,肩頭上還耷拉着一隻鳥兒,很是可愛。

“怎麼回事?”葉逸給王樺挪了挪位置。

王樺掃了一眼衆人,最後見到蘇冰雲後,面上帶着一絲遲疑。

“說吧,這裏都是信得過的人。”葉逸提醒道。

王樺點點頭,說道:“我之所以會來這麼遲,是因爲路上被人跟蹤了,花了點功夫,才擺脫,對了,我來是告訴你們,我知道那些嬰兒的下落。”

“真的?”白莎莎拾起筷子,率先開動,“那我們就可以把他們救出來了。”

“要真這麼簡單,王樺也不會親自過來說了。”

葉逸又轉頭對王樺說道:“你繼續說。”

“嗯,我前些日子在幾名嬰兒身上施加過特殊的印記,我能感應到它們的位置,不過……這一次,恐怕是真出事了。”

“難道通天教的人,殺了他們?”王沫嘴張得老大。

“沒有,我昨晚跟蹤嬰兒消失的地點,結果,我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地下密室,據我猜測,估計是一個巨大的祭臺,這些嬰兒,應該就被關在那裏,因爲那裏的守衛,實在太嚴密了。”

“這件事,異能組織那邊也有消息,不過,他們似乎有意在隱瞞着我們下面的人,也許,我們得重新籌劃一下了,這些嬰兒的性命固然重要,可是獨孤城抓這些嬰兒的目的現在要搞明白才行。”

“我同意,不如這樣,今晚我們先去打探一番,然後再做計較,現在先吃飯吧。”葉逸說道。

葉逸等人在吃飯的時候,又進行了一番詳細的合計,最後葉逸提出由王樺和蘇冰雲一起去探查地下密室的提議。

李欣和郭子琪都嚷着要去,可是被葉逸強烈地拒絕了。

“你們兩個,別亂來,這事一不小心,是要丟性命的,小雅,你看着她們兩個。莎莎,沫沫,你們兩個去異能組織,看能不能探聽到游泳的消息。”葉逸吩咐完,上房間養精蓄銳去了。

葉逸來到自己的房間,並不是真的養精蓄銳,而是另有打算。

葉逸拿出龍紋玉佩,臉上露出興奮之色,補天之土,琉璃之焰,至神靈木,九天冰草,如今就只差庚金之精了。

“哎,只要能找到這庚金之精,我的修爲就能再進一步了。”葉逸收了龍紋玉佩,如今只差一樣東西,葉逸反而有些忐忑了。

子夜時分,葉逸,蘇冰雲,王樺三人出現漫天的雪夜裏,三人一路向北直到離開市中心,來到一處寂靜的陵墓之地。 王樺衝葉逸和蘇冰雲使了個神色,並傳音道:“入口就在前面那顆大樹下,做好準備了嗎?”

“嗯,來都來了,就是鬼門關,也要闖上一闖了!”葉逸早發現一處隱蔽的洞口,躍躍欲試。

“等等!”蘇冰雲制止了葉逸。

“怎麼了?”

“就是覺得心裏不踏實而已,這麼重要的地方,怎麼連個暗中盯梢的人都沒有。”

“也許,另有玄機吧,我打頭,你們跟上。”葉逸走到入口處,身上光芒一顯,隨即身體暗淡了下去,蘇冰雲和王樺兩人掃過葉逸,竟同時覺得葉逸不存在一般。

王樺和蘇冰雲各有隱匿手段,蘇冰雲身上寒光一閃,人變得模糊起來,而王樺則眼中陰陽眼閃過,隨即恢復了正常。

三人沿着入口走了幾十米,才發現爲何在外面不用設防了,因爲這洞口裏,不但使用了古代的機關作爲防備,而且還使用了現代科技的紅外線等等,若非蘇冰雲提前發現,葉逸等人恐怕就已經暴露了。

又走了幾十米,洞口變得寬闊起來,牆壁上甚至安裝上了壁燈和攝像頭!

“不好,前面有人!”葉逸突然停下身子,衝蘇冰雲和王樺使了個眼神,同時,葉逸縱身往上一躍,身子貼在上方牆壁上。

蘇冰雲和王樺見葉逸如此,也是照做。

十幾秒後,兩名帶着銀色面具的男子從洞外走進來,其中一人懷中還抱着一名嬰兒!

“媽的,竟敢尿到老子身上,真想一把掐死他!”

“噓,你就忍着吧,真掐死了,你我都不用活了,咱好不容易從外省弄到符合條件的嬰兒,總算把這差事給辦妥了,要是教主高興,說不定賞賜你我一樣功法,說不定就發了。”

“你就這麼點出息,明天就是祭典時間,你我要真找不到這最後一個嬰兒,那事情可就真麻煩了,走,咱們先去見護法大人。”

兩名銀色面具男說着話,完全沒注意到他們頭頂上方有三個人。

待兩人走遠了,葉逸才跳下來,傳音道:“走,繼續跟進去!”

葉逸三人跟在兩人的後面,終於到了一處幾十丈大小的地下室,整個地下室泛着幽暗的光,四周擺放着一些奇怪的籠子,而每個籠子裏面,竟都放着一個嬰兒,而奇怪的是,近百個嬰兒,個個都處於熟睡之中。

在地下密室的正中央,一個碩大的巨鼎泛着紫光,四周用不同顏色的旗子封印着,而這鼎,竟是玄天峯的紫金鼎。

在紫金鼎的正上方,一個金色的圓球嗡嗡嗡盤旋着!

“孔雀翎!”蘇冰雲眉頭皺了一下,竟說出口來。

“誰!”守候在祭臺四周的幾十名銀色男子,其中一人轉頭四周巡視着,其他人則同時警惕起來。

“不好,快別發現了,撤!”葉逸立即作出決策,一把拉着蘇冰雲,一把拉着王樺,快速消失在洞口。

就在葉逸等人撤去之後,一名金色面具男出現在祭臺附近,並摘下面具,露出一張猙獰的面孔來。

“樑護法!”

“嗯?發生什麼事了?”

“迴護法,剛纔小的聽見一聲異動,以爲有人闖入,不過已經自己巡查過,並沒有人,想必是剛弄來的嬰兒發出的聲音。”

“哼,都給我仔細點,如今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了,萬不能出差錯!”

“是!”

而就在此時,一名臉色蒼白的男子從一個角落走出來,其餘人皆跪倒。

“教主!”

“哼,剛纔已經有人來過了,你們一羣蠢貨!”

“教主!”樑護法恭敬第說道。

“沒關係,我還怕他不來呢,樑護法,你去,帶着一些人給我把異能組織那邊給我鬧一鬧!”

“這?”

“不用擔心,只要鬧出動靜就行了,另外,在派人去其他地方犯點案,明天之事,可不能出差錯!”

“是。”

“ ……”

BJ市區,葉逸三人終於安然到達,蘇冰雲長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好險,差點就被發現了。”

王樺眼神閃動,卻不說話。

而葉逸則神色凝重,說道:“差點被發現?我看我們已經被發現了吧。”

“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出洞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一股被偷窺的感覺,這個人的修爲,遠遠超過你我啊。”

“什麼!難道是獨孤城?”蘇冰雲臉色變了變,“不行,今天的事,我得去組織一趟。”

“去吧,畢竟單以你我之力,連那些嬰兒,都救不出來。”

蘇冰雲走後,就只剩下葉逸和王樺了,兩人走在寧靜的雪路上,留下一串串的腳印。

“怎麼不說話?”葉逸打量着王樺,王樺的美,始終有一種讓葉逸不能觸及的感覺。

“你想讓我說什麼,你和小欣,還有她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你在吃醋?”

“有嗎?你現在身邊這麼多人,恐怕吃醋,也是她們吧,嗯,外面還有你的春妮,東瀛妞,就連那個南芊,你對她也挺好的。”

“咦,你竟然知道這麼多?說明你很關心我啊,你喜歡我?”

“你想多了。”王樺語氣平淡。

“可是我喜歡你。”

王樺眉毛一揚,“我不喜歡花心的人,我走了,另外告訴你一件事,不要太相信異能組織。”

“我知道。”

葉逸看着王樺消失的背影,微微一嘆,這纔是真正的冰美人啊。

葉逸正準備回去,突然,一股強大的威脅從後面撲來,葉逸想也不想,身子一躍,一個翻身退到兩丈開外。

同一時間,一隻枯瘦的手臨空而降,將地上打了一個窟窿!

葉逸擡頭看去,只見一名身材枯瘦的人影停留在不遠處,蒙着臉,一身黑衣!

不過,當葉逸掃過黑衣人手中的柺杖時,臉色還是變了變。

“恭遲幕?”

“嗯?老夫還是露出破綻了嗎?”黑衣人解開臉上的布,露出一張蒼老的面孔。

“爲什麼對我出手?”

“哼,這你就不用問了,老夫已經給過你機會了,現在,老夫確定東西就在你身上,你只有死路一條了!”

“想不到,異能組織竟是和通天教一樣,也是走上了邪路嗎?”

“小子,你不用質疑異能組織在維護和平方面所做出的貢獻,不過人生在世,總是有私慾的,老夫也是迫不得已,出手吧!”

葉逸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看來,當初我師父離開異能組織,想必也是因爲這方面的原因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做師父不敢做的事情吧!”

噌!

葉逸手一抖,一把寶劍在寒風中消融着雪花。

“斬靈劍!好小子,看來,老夫還是低估了你啊!”老者將柺杖一提,上面閃過一陣光芒,化爲一把金燦燦的寶劍!

“庚金?”葉逸瞳孔一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