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又見面了!”林凡笑着看着凱麗,心裏卻是萬分警惕的盯着這個女人,如今這種局面,估計他拼勁了全力也不可能帶着姜振生逃走。

Home - 未分類 - “我們又見面了!”林凡笑着看着凱麗,心裏卻是萬分警惕的盯着這個女人,如今這種局面,估計他拼勁了全力也不可能帶着姜振生逃走。

原本是想引蛇出洞看看雷曼麗背後究竟是什麼人,如今卻是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想到這裏,林凡不禁苦笑,自己這算不算聰明反被聰明誤?

“段飛,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看到林凡突然蹦了出來,雷曼麗就像是被點着的炸D,心裏騰地一下就升起了一團火氣。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嗎?”林凡對雷曼麗沒有任何好感,聽到對方的問話,頓時不爽的說道。

“你……”雷曼麗直接被對方的話給嗆住,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這個人和你是什麼關係?你爲什麼突然插手?”雷曼麗也不是完全的笨蛋,剛纔林凡出現明顯的就是去幫姜振生的。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一切的事情都應該是段先生搞出來的吧,而這個人也是你故意用來引我出來的吧?”林凡還沒有回答雷曼麗的問話,一直含笑不語的愛麗絲突然道出了真相。 林凡瞬間一驚,感覺這個女人比起凱麗更加的不能讓人小覷,居然一眼就瞧出了事實真相。

這讓林凡不得不仔細打量起這個女人起來,一頭靚麗的金髮,碧綠的眼睛猶如一汪綠水,絕美的臉蛋,惹禍的身材,再加上她那始終帶着的笑意,絕對是一個顛倒衆生、禍國殃民的美女。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在林凡仔細打量愛麗絲的時候,雷曼麗卻是咬牙切齒的瞪着林凡。

巨星養成攻略 “沒錯,是我又怎麼樣?”林凡從愛麗絲身上收回目光,既然已經被知曉,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爲什麼你就一直要和我作對?”雷曼麗恨恨的問道。

“你這句話問的還真是好笑,是你一直不肯放過我老婆的。”林凡沒好氣的說道。

“我……”雷曼麗頓時被林凡這話給咳住了,一時間無法反駁,但這一切她都是受了愛麗絲的命令纔會如此的。

“先生……”這時,姜振生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來到了林凡身邊。

林凡仔細打量了他的臉色,除了臉色蒼白以外,身體並沒有受到太大傷害,這才讓林凡不禁鬆了一口氣,否則,林凡心裏一定會十分愧疚。

“姜大哥,你先一個人離開這裏!”林凡相信,即便是凱麗十分厲害,有自己阻擋,姜振生想要逃掉還是十分輕鬆的。

姜振生卻是臉色一變,“先生,我怎麼能夠獨自逃走呢?”

剛纔姜振生已經發現了,這個女人估計要比先生更厲害,這種情況下他就更不能丟下林凡一個人逃了。

“姜大哥,只有你先離開這裏了,我纔好想辦法離開這裏。”林凡在姜振生耳邊小聲說道。

“可是……”雖然林凡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姜振生始終心有難安!

“沒有可是……”林凡語氣嚴肅的說道。

“好吧!我聽先生的!”姜振生咬了咬牙,轉身迅速的朝着門口跑去。

凱麗正想去追,沒等林凡攔住,愛麗絲卻道:“讓他走!”

凱麗聞言這才停下腳步,雷曼麗卻是不解的看着愛麗絲道:“愛麗絲小姐,爲什麼放他走?”

“既然正主都在這裏,他走不走已經沒有多大關係了。”

“可是他要是帶着幫手過來的話?”雷曼麗帶着一絲忐忑說道。

“再多的幫手在凱麗面前也沒有絲毫作用,我說的對吧,段飛段先生!”愛麗絲突然一臉笑意的看着林凡。

“你說的沒錯!”這也是剛纔林凡只讓姜振生逃跑的原因,而不是讓他出去之後叫人來。

凱麗的實力,林凡估摸着已經到了武聖的級別,除了那些古武界的掌門來之外,估計任何人都不是這女人的對手。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麗絲!段先生弄出這麼大動靜就爲了引我出來,還真是讓我受寵若驚!”愛麗絲雖然是個外國人,但她對華夏文化卻有着研究,說出來的語句也不像一般的外國人那般生硬。

“我記得你,上次在拍賣會我們見過!”林凡看着愛麗絲說道,猜測着這金髮美女的真實身份。

“段先生好記性!”愛麗絲一臉笑意的道。

林凡聳了聳肩,一指凱麗道:“她應該是你的屬下吧!”

“可以這麼說!”愛麗絲淡淡道。

“那上次她來試探我,也是出於你的授意吧!”

“沒錯!”

“你做這些,究竟有什麼目的?”林凡一臉冰冷的盯着愛麗絲問道。

只要一想到自己那麼早就被對方給盯上了,林凡就感覺全身的不自在,彷彿自己時刻都出於對方的監視之下,他完全不能理解對方爲什麼要這麼做,彷彿一張無形的網交織着自己。

愛麗絲卻是笑而不語,並不回答林凡的問題。

見對方不說,林凡只能是暫時換了一個話題,“既然你不肯說,那我想問問你,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利用天宇來對付夏氏集團?”

既然陸塵臨死之前說這一切都是愛麗絲在背後主導的,那麼真正想要對付夏氏集團的,應該是愛麗絲纔對!

“不知道段先生有沒有聽過羅斯柴爾德家族?”

羅斯柴爾德家族!

林凡心下劇震,前世身爲一個特工,他豈會不知道這個隱形的世界首富。

“知道!但這和你利用天宇來對付夏氏集團有什麼關係?”林凡眉頭皺了起來問道,一時之間根本就猜不到這兩者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既然你知道,那我可以告訴你我的身份,我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大小姐-愛麗絲·羅斯柴爾德。”

“什麼……”林凡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一下,沒想到這女人居然就是來自傳說中的那個曾經控制了歐洲一半金融,操控了整個歐洲金融命脈的羅斯柴爾德家族。

傳言,羅斯柴爾德家族在鼎盛時期,其勢力範圍遍佈整個歐美地區,所操控的財富已經超越了當時國際總財富的一半,高達50萬億美元。

這是什麼概念?相當於現在美國全年GDP的四倍,可謂富可敵國。

但他不明白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大小姐爲什麼要對方夏氏集團,這兩個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八竿子打不到正着,即便是想要對付,她親自就可以出手,相信這世上沒有幾個企業能夠抵擋的了,何必要借用天宇的手呢?

林凡實在是想不明白!

林凡腦中茫然,此刻的雷曼麗心中也是泛起了驚濤巨浪,她也是現在才知道愛麗絲的真正身份,之前愛麗絲只是自稱自己來自什麼光明會,後來她去私底下查了一下,才知道這個光明會是一個什麼組織。

相比較一個猶如神話一般存在,遠離現實生活的一個組織,羅斯柴爾德家族卻是離現實生活更近一些。

她也學過金融管理,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羅斯柴爾德家族是個什麼樣的存在,難怪一句話下來就能叫來一個神祕的財團,在股市裏砸出那麼多錢進去,就連天下集團也要爲之避退。

“愛麗絲小姐,你真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大小姐?”直到此刻,雷曼麗還有些不可置信。

愛麗絲沒有理會雷曼麗,而是看着林凡繼續說道:“至於爲什麼借天宇的手來對付夏氏集團,抱歉,我暫時不能告訴你!” 林凡聞言眉頭深深皺起,不過很快又重新舒展開來道:“好吧!既然都已經被你發現了事實,那你想怎麼對付我?”

“對付?我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對付你!”愛麗絲似有深意的說道。

不過,林凡此刻卻是絲毫聽不出愛麗絲其中的深意,見對方這麼說,當下就問道:“愛麗絲小姐這麼說,難不成是想放我走?”

“愛麗絲小姐!”雷曼麗頓時變得着急起來,真怕林凡所說的會成爲事實,要是就這麼放林凡離開了,對方一定會將那些視頻曝光到網上。

愛麗絲沒有想過將林凡留下來,但也不可能就直接放林凡離開,她輕笑一聲道:“只要你把那些視頻交給我,段先生可以立刻離開這裏!我絕不阻攔。”

林凡想了一下,似乎只有照對方說的這麼做,他現在纔有可能離開這裏。反正那些劣跡藝人的視頻並不是最後的殺手鐗,交出去也沒什麼。

“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說的話?要是我把視頻交給你,你還是不放我走怎麼辦?”林凡聳了聳肩道。

“你現在還有其他的選擇嗎?”愛麗絲嘴角浮現一抹顛倒衆生的魅惑笑容。

林凡默然,確實,他現在是別無選擇!

“這樣吧!如果段先生有所顧忌,我可以用家族的名譽擔保!”愛麗絲伸出一隻玉手舉過頭頂說道。

“一言爲定!”林凡知道,像她們這種大家族,如果拿家族名譽作保,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說話不算數的,在她們心中,家族的名譽要比一切都重要的多。

隨後,林凡便將拷貝的文件交給了愛麗絲,而愛麗絲也信守承諾,直接放林凡離開。

“愛麗絲小姐,就這麼放他走了?”雷曼麗十分不理解的問道。

“不放他走,難道你還想殺了他不成?”愛麗絲瞥了一眼雷曼麗說道。

雷曼麗自然是希望就這麼幹掉林凡,但是看到愛麗絲一臉不善的眼神,雷曼麗終究是沒有把這話說出口。

“不好意思,實在抱歉,現在才趕到東海,逼人陳光勝,乃是天下集團的副總,很高興見到夏總!”夏氏集團,在夏夢辦公室裏,天下集團的副總陳光勝一臉笑意的和夏夢寒暄的握了握手。

接到葉凌天的命令,陳光勝第一時間就從京城坐飛機趕了過來,原本是上午就能夠到的,不料遇到陰雨天氣,再加上飛機晚點,因此到了現在才趕過來。

陳光勝不是很明白爲什麼要給這麼一家小小的公司融資,在陳光勝看來,這筆買賣純屬是給對方送錢。

不過既然是葉凌天吩咐下來的事,他即便是不理解,也只能是殷勤的趕過來,把事情給辦好。

“陳總客氣了,是我不好意思纔對,居然勞動您親自過來一趟!早知道如此,我就去機場親自接您過來了。”夏夢頓時受寵若驚,昨天葉凌天說會派專人過來和她談合約的事,沒想到居然會是天下集團的副總親自過來。

陳光勝可不敢在夏夢面前託大,能夠讓葉凌天如此認真對待,讓他親自過來處理這事,顯然這個夏夢夏總和葉凌天的關係不太一般,他自然是不可能仗着自己是天下集團副總的身份擺架子。

說好聽,自己是天下集團的副總,但那也只不過是幫葉家父子打工而已,要是這個夏夢真與葉凌天有着非比尋常的關係,自己要是在別人面前擺譜得罪了她,對方只要在葉凌天面前說他一句壞話,他便吃不了兜着走。

於是慌忙擺手道:“夏總說哪裏的話,葉董親自讓我過來,我自然是要親歷而爲,這是合約,夏總你看看,要是有什麼不太明白的地方,你可以儘管問我。”說着,陳光勝從自己的工作包中拿出了一份合約放在了夏夢桌上。

夏夢聞言立刻拿起桌上的合約看了起來,當看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予段飛打理這一項的時候,夏夢一時之間震了一下。

她不確定這個段飛是不是就是她的老公,畢竟同名同姓的人很多,而且葉凌天也沒有必要將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予她老公打理,他們又不是父子或者親人關係。

於是夏夢下意識將這個段飛當做成了和她老公同名同姓的一個人,好奇問道:“陳總,請問葉董的親人當中可有叫做段飛的?”

щшш ●ttκΛ n ●¢ ○

“沒有啊!夏總問的是合約的第七條吧!”陳光勝聽夏夢這麼一問,立刻就明白了過來。當時,陳光勝的反應也和夏夢一樣,以爲這個段飛是葉董的某個親戚,不過事後才知道是自己誤會了。

“是的,陳總!”

“實不相瞞,這個段飛我也不太清楚和葉董是什麼關係,葉董只是說是他的一個後輩,我也只是按照葉董的意思來擬的這份合約,如果夏總想要搞清楚,可以親自打電話問一下葉董。”陳光勝說道。

夏夢聞言一愣,就連陳光勝都不清楚這個段飛是誰,難不成真是自己的老公?

想到這裏,夏夢和陳光勝說了一聲抱歉,然後就拿出手機撥打了葉凌天的電話,這是昨天在拍賣會夏夢親手存的。

電話接通,手機裏立刻傳來了葉凌天爽朗的聲音。

“小夢啊,你打電話給我是不是想問我,爲什麼要將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予段小子打理?”

夏夢聞言,心道,自己果然猜多了!還真是自己的老公。

隨即就是滿臉的疑惑,搞不清楚爲什麼葉凌天要將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予自己老公打理。

“是的,葉叔叔!這是爲什麼啊?”

“其實我之所以將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交予段小子打理,是因爲當日段小子救過我性命,而且昨天在拍賣行他也幫了我大忙,所以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與其是交予段小子打理的,不如說是我送給他的感謝之禮。”

葉凌天一直都再想怎麼報道林凡對他的救命之恩,昨天見夏夢向他提到融資的事情之後,葉凌天一下子就想到了這個好主意。

“那葉叔叔爲什麼不直接寫轉讓呢?”夏夢雖然覺得這話有點不太禮貌,但是好奇的她還是問了。 葉凌天卻是一點也不在意,哈哈大笑道:“如果我將這些股份直接轉讓給他,以段小子的性格,他肯定不會接受,所以我才讓人特別註明代管。這樣段小子問起,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所以,小夢你可要爲我保密啊!”

葉凌天這話無疑就是將這些股份全部白送給了林凡,這讓夏夢震驚葉凌天財大氣粗的同時,也不禁感嘆自己這個老公還真是福源不淺。

“這……好吧!”

夏夢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因爲她真的很需要這一大筆資金。

大不了以後自己再把錢給還回去就是,反正她也欠着周世雄的一筆三億資金,雖然這錢是林凡借的,但是林凡卻是爲她借的,自然還錢的應該就是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