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據廣承志所說,帝國青年公會早就已經不復當年之榮光,現在處處都受到帝國皇室壓制,那身爲公會執法執事的胥悲度,必然也要忌憚四皇子的威懾。

Home - 未分類 - 而且據廣承志所說,帝國青年公會早就已經不復當年之榮光,現在處處都受到帝國皇室壓制,那身爲公會執法執事的胥悲度,必然也要忌憚四皇子的威懾。

似乎是爲了迴應楊晨和楚懷玉心中的驚疑,胥悲度淡淡地說道:“柳乘風便是你們兩人的地級考覈員,他進入公會以來已經完成過兩次地級低等任務,一次地級中等任務,乃是新晉學生中的佼佼者,如果你們能通過他的試煉,纔可以接受下一次的任務。”

兩人聞言不禁又看了柳乘風一眼,發現他聽到胥悲度的話已經是滿臉洋洋得意,眼睛中還夾帶着一絲嘲弄和狠厲。

楊晨懶得跟他一般見識,但也忍不住暗自腹誹:“雖然這個變態的資質和實力都還算不錯,但是怎麼可能短短几個月之內就完成了地級任務,肯定又是花了家族中的大量資源!”

“管你是得到了什麼高級戰技還是服用了什麼高階靈藥,今天我都一定要將你打回原形!”

楊晨最鄙視這種只會倚靠家族的貴族子弟,而且對方還調戲過楚懷玉,這兩點已經足夠讓楊晨極度反感,今天就算柳乘風不找上門來,三人之間也必將會有一個了斷。

想到這裏,楊晨站出來,主動請纓:“執事大人,就讓我先來接受柳少爺的考覈吧!”他口中將“柳少爺“三個字刻意加重了語氣,鄙夷之意已經十分明顯。

反正三人之間的恩怨已經人盡皆知,再隱藏也沒有必要,既然柳乘風主動來找死,那就成全他吧!

胥悲度還是一樣的面無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他聽到楊晨的請求之後點點頭,轉向另一邊:“柳乘風,你有什麼問題麼?”

柳乘風舔舔嘴巴,眼睛都沒有看向胥悲度,只是死死盯着楊晨:“求之不得!”

楚懷玉在一旁心下暗暗思量,他總是感覺這次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但是楊晨話已出口,已經沒有了迴轉的餘地,而且此時也只有打敗柳乘風,兩人才能有一線生機,不然等一個月之期一到,可真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

“既然你們三人都沒有異議的話,那這次的試煉就由楊晨先開始,考慮到戰鬥之時能量波動甚爲劇烈,爲了不讓縹緲樓的事情再次發生,試煉之人和考覈員都必須進入小千世界靈力陣。”

小千世界靈力陣法,楊晨記得龍叔說過這是一種二星陣法,需合數人之力一起完成,其中蘊藏着相當於一座小城的空間。

當然,據龍叔所講,當修靈者修爲到達至高至絕的境地,就能夠擁有開天闢地之威,憑藉自身的力量凝聚出一方世界,而且這世界能夠脫離於主人之外,與天地同壽,與如月同輝。

但是,大陸之上能夠修煉到如此境界的人寥寥無幾,所以這種小千世界靈力陣法最受一些實力雄厚的大家族親睞,有了此陣法之後也相當於爲家族開闢了另外一番世界,而且極易隱藏,除非遇到修爲遠遠高過施陣之人的修靈者,不然從外界幾乎無法打破。

“當初我聽到這陣法之時感覺特別奇異,還多問了幾句。不管是小千世界陣法,還是混沌大神凝聚出的世界,在其空間中都是無邊無界的,但是各自又有着不同的大小,當真是匪夷所思,我上次潛力評測之時進入這陣法之中就感覺好像無窮無盡,沒有盡頭一般。”

楊晨心下不禁有些忐忑,倒不是因爲他心中害怕,而是他知道像柳乘風這種心理不正常的人爲達到目的什麼手段都能使得出來,對方今天如此的肆無忌憚,好像吃定了自己一般,不會是在這靈力陣法中設了什麼手腳吧?

憑藉他柳氏家族在帝國中的地位,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正當楊晨胡思亂想之時,胥悲度走到大殿中央,手中靈力輕微催動,三人立刻感受到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簡直有些無法呼吸。

“退後!”

胥悲度一聲暴呵,楊晨和楚懷玉知道他肯定是要加大靈力的貫注,這小千世界靈力陣法是多人合力完成,現在他只是一人催動陣法,就算是以青年公會執事大人的修爲,也定然是有些吃力。

兩人趕緊向後躍了幾步,退出胥悲度的波及範圍,那柳乘風爲了顯示自己的修爲,還想咬緊牙關繼續堅持,不過還是在那迫人的強大力量和胥悲度的呵斥之下向後踉蹌退去。

在胥悲度的施展之下,在地面之上出現了星星點點的亮光,而隨着他雙手在空中看似凌亂其實按照一定軌跡在揮舞,這亮光越來越濃郁,彷彿天地間最精純的能量一絲一絲的從空間中被抽出。

只是片刻,小千靈力陣法終於完成,一道看起來只能容納幾人站立的陣法在地上閃爍,其上的光華緩緩流轉,一看便知蘊藏着極其驚人的力量。

胥悲度走到一邊調氣片刻,方纔說道:“此陣法乃是公會中幾位長老合力施展而成,其中空間已經達到了小千世界陣法中的頂級。記住,你們一旦進去,生死便掌握在自己手中。”

楊晨和楚懷玉聞言一驚,雖然修靈者之間的戰鬥極易有傷亡,但是胥悲度此番說出,好像是讓兩人戰鬥起來不死不休,難道柳乘風真的有什麼殺招麼?

“不過既然胥執事說這陣法乃是長老施爲,那他應該並不能完全掌控,到了裏面你可要小心了,柳少爺……嘿嘿!”

楊晨看起來面無表情,但是心中已經宣判了對方的死刑,這柳乘風自從結仇之後陰招倍出,如跗骨之蛆一般,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此次不除必將留有後患。

“進去吧!”胥悲度淡淡地說道。

柳乘風聞言迫不及待地走到陣法之上,只見靈光一閃,他的身形就完全消失,楊晨與楚懷玉相互點點頭,也從容地走了上去。

“這小子不會先進去陰我吧!”

楊晨剛一進入小千世界的空間之中,便立馬臨陣以待,靈識盡放,感應着柳乘風的所在,這空間中漆黑一片,視力完全沒有用處,在這裏遭到偷襲的話防不勝防。

突然,一陣強光射了過來,黑暗之中的楊晨不禁閉上眼睛,不過他的靈識已經鎖定了對方的方位。

“楊晨啊楊晨,想不到你這麼膽小,擔心我偷襲你麼?”柳乘風那陰測測的冷笑聲傳了過來。

楊晨此時已經恢復了視力,滿眼望過去,空中盡是漂浮着數百顆閃靈魚目燈,乍一望過去彷彿處於茫茫星空之中,他忍不住感嘆果然是大家族子弟,真敗家。

“面對你這種小人,我不得不防啊!”楊晨不甘示弱,反脣相譏。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我想你也看出來了,到這空間之中就相當於與外界隔絕了一般,不管我們做什麼胥悲度都無法發覺!”

聽到柳乘風在此竟然直呼胥悲度的名字,楊晨不禁心中暗驚:“看來廣大哥所說果然不錯,皇室衆人當真是已經對公會沒有一點敬意了!”

“哦,是嗎?這麼說來我殺了你也不會有什麼了,最多說是你實力不濟,連我一招都擋不住!”楊晨現在急於想摸清對方的底細,此刻最好的方法便是激將對方,讓其在暴怒之下露出破綻。

果然,柳乘風聞言大怒,口中惡狠狠的罵道:“我看你可憐所以想讓你多活片刻,哪知道你這麼急着想死,那本少爺就好心的成全你吧!”

他話音剛落,體內的靈力已經瘋狂的暴漲起來,本來寂靜的空間之中頓時颳起一陣極速旋風,周圍的閃靈魚目燈都被能量激盪的四散飄開。

“原來你上次被打得屁滾尿流之後回家也用功了啊,不過沒有用的,從你倒下去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只能是我們的手下敗將了!”

既然激將之法有用,那就再加把火,不過楊晨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內心也是一陣驚訝,因爲這柳乘風此時的修爲已經隱隱在自己之上,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將靈力等級接連提升了數重。

“你這個小地方來的螻蟻,再囂張片刻吧!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剛剛修煉成的水木雙靈之身,拿你祭我這數月之恥!” “水木雙靈之身?這是什麼鬼玩意兒?難道是龍叔曾經說過的雙靈共生之體,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是麻煩了!”

楊晨不禁心中狐疑,這柳乘風雖然一直自稱是天賦異稟,家族中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但是雙靈之體這種罕見的體質怎麼輕易的出世,難道他因爲上次慘敗在小玉子手中所以激發了體內的潛力?

“算了,多想也沒用,此番進來我必須要打敗柳乘風,如果連他這關都過不去,那何談那一月之期,管你什麼水木,什麼雙靈,讓我通通打碎!”

排除腦海中雜念之後,楊晨立刻全神貫注催動着靈力,丹田之內那渾厚的本源靈力立即激盪開來,順着經脈和血肉進入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瞬間楊晨的身體變得有如金石一般堅硬,尋常攻擊根本難以傷到他分毫。

楊晨已經感覺到柳乘風的實力已經不是當日所能比擬,而且好像還修成了家族中的高階戰技,此時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只能是以不變應萬變,再伺機尋找應敵之策。

“你上次被小玉子狠狠的教訓了還不知悔改,現在又來挑釁,今天就徹底的將你打回原形!”楊晨嘴上仍然沒有忘記挖苦柳乘風,面對這種心高氣傲的少爺,這招最有效果。

果然,柳乘風被楊晨連番侮辱之下終於再也忍耐不住,整張臉都已經是青筋畢現,漲得通紅,一副猙獰神色。

“找死!”

他口中暴呵一聲,雙手在空中閃電般的上下揮舞,同時身體之上迅速凝結起一股極其強勁的冰冷氣息,刺入骨髓。

看到這恐怖的一招,楊晨也不得不認真對待起來,從這靈力波動以及手印施展看來,柳乘風所使戰技正是那日與小玉子戰鬥之時用的玄階高級水屬性術法——天外江流。

只不過當日柳乘風還沒有完全掌握,所以只能使出五分的力量,但即使是這樣,那強大的渾厚力量還是瞬間將楚懷玉吞沒其中,如果不是關鍵時刻天心宮印救命,恐怕小玉子已經重傷倒地了。

今日柳乘風故技重施,楊晨卻沒有絲毫輕視之心,因爲他感應到對方的靈力竟然比數月之前強大了數倍不止,對這玄階高級的術法領悟也是更上一層,不容小視。

“看來這個變態這段時間果然是精進了不少,不過光憑這個就想擊敗我,想得也太天真了!”

“不過我現在能夠使出的最強力術法便是那玄階低級術法回光之刃和龍叔傳與我的烈日金光,可是這兩套術法都是金屬性,金生水相,如果正面相抗的話我肯定處於劣勢!”

“沒辦法了,只好用一下剛跟小玉子學的橫江斷浪了!”

自從因爲帝國廣場那星炎殺手一事被胥悲度判罰之後,兩人深感修爲淺薄,只能看着滿場的百姓在劇烈無比的靈力衝擊中喪生,所以回來之後便一起日夜無休的吸納元陽,在這險象環生的出雲城,唯有提高實力才能存活下去。

將從武陽城帶來的和七皇子賞賜的靈晶吞噬吸納完畢之後,兩人的修爲一日千里,放眼這一屆的新生之中,已經罕有敵手。

可是有一件事是努力也無濟於事的,那就是高階的戰技,那日看到柳鴻震、文林師兄以及星炎帝國的費衣,楊晨和楚懷玉已經深深地比高階術法和戰技的威力所震驚,可是兩人現在在公會中的星魂值不但一絲沒有,還變成了負值,從公會中獲取修煉資源是不可能了。

所以兩人便各自將自己的戰技和術法的修煉法門告訴對方,戰技當然是級別越高威力越強,但是術法,卻是五行環環相生相剋,各有奇效,所以光掌握一種靈力術法在戰鬥之中是遠遠不夠的。

楚懷玉此時修煉玄階水屬性氣旋,在戰鬥之時靈力雄渾無匹,但是他體內的金屬性氣旋卻只是黃階低級,對於金屬性術法難以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

不過楊晨卻是修有黃階高級水屬性氣旋,這等對於水屬性靈力的領悟雖然比不上楚懷玉,卻已經是遠遠的領先於其他人。

此時見到柳乘風施展大成的天外江流,楊晨不禁感到應對起來有些吃力,但是狂暴力量飛速而至,已經沒有考慮的時間。

“橫江斷浪!”楊晨修煉這水屬性戰技纔不過數天的時間,遠遠沒有掌握熟練,而且這只是玄階初級術法,比之柳乘風的玄階高級術法,還要差上一籌。

柳乘風看到這熟悉的術法,不禁森然冷笑數聲:“原來你也會這低階的術法,哼!以爲我還會再一次敗於此招之下麼?”

他說完又將手中的術法向前推動一分,體內澎湃的能量轟然爆發,以鋪天蓋地之勢向着楊晨壓了過來。

“不好!”

楊晨心中大吃一驚,對方的實力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高,自己不論從術法上,還是從靈力修爲上,都要略遜一籌。

在接觸到天外江流那似銀河傾瀉般的龐大力量之時,楊晨施展的靈力瞬間如泥牛入海一般杳無音訊,完全不堪一擊,對方的攻擊轟然擊打在楊晨的身上,將他的身體退出足有數十米之遠。

“哼!這麼容易就被我擊倒了,我本來還想多玩一會兒呢!”

柳乘風冷笑地挖苦道,同時雙手垂下,緩緩地向着楊晨走來,此時楊晨在他看來已經是待宰的羔羊,完全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了。

感受到識海中的一絲悸動,楊晨知道是龍叔看到自己受傷所以從沉睡中甦醒了過來,不過出雲城中隱藏着連龍叔都感到害怕的力量,所以不管從哪方面來講,他此刻都只能靠自己。

楊晨調整一下體內紊亂的氣息,將嘴角的血跡擦去,便站了起來,因爲有天玄宮印護體,所以並未受到多大的傷害。

柳乘風見狀口中訝異一聲,嘲諷道:“原來你還能站起來,這樣也好,我還沒玩夠呢,說好讓你見識一下水木雙靈的力量,本少爺不能說話不算話。”

他言語之間極盡嘲弄挖苦之能事,好像要將剛剛受到的羞辱全部都找回來。

楊晨聞言頓時全身繃緊,同時靈識進入晶玉之中,將其中蘊藏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掉入丹田,柳乘風剛纔那一擊已經如此恐怖,那他一直引以爲傲的水木雙靈豈不是更爲強悍,自己一定要小心以待。

柳乘風感覺到楊晨的氣息從微弱瞬間又變得強勁起來,不禁心中氣急,手中頓時涌起一種完全不同於之前的力量。

“竟然是木屬性的靈力,木活其心,木屬性在戰鬥之時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靈力強度相對於其餘四屬性更加充沛濃郁,源源不斷。”

因爲有太武幻金龍的教誨,楊晨對五行各自的優勢與缺點了若指掌,此番見到柳乘風施展出來他立馬看出對方竟然也是修出了木屬性的黃階高級氣旋。

“這死變態天賦不錯嘛,能修習出兩種黃階高級氣旋,這等資質確實算得上是人中翹楚了!不過……呵呵,可惜你遇到我了!”

柳乘風沒有看到楊晨的冷笑,他一個勁的在炫耀自己剛剛取得的成果,手中木屬性的力量在快速凝聚,像是一顆種子在其手中於片刻之內長成了一株參天巨木,飽含着無盡的生命力。

“這次就算是父親也承認了我的天賦,我終於能夠壓過表哥一次了,哈哈!”

柳乘風獰笑不已,同時瘋狂的將術法催動到極致。

“能死在這一招之下,你應該慶幸,楊晨!玄階高級木屬性術法玉柳垂天!”

“什麼!”楊晨聽到對方的呵聲忍不住驚叫出來,不過這驚叫卻不帶有一絲懼怕,而是驚歎於對方的愚昧無知。

“區區黃階高級的氣旋根本難以發揮出玄階高級術法的威力,稍有不慎還有可能傷及自身!”

既然對方犯下如此愚蠢的行爲,楊晨又怎麼會放過這種良機,他雙手向上一揮,瞬間一道灼目的光華憑空而生。

“金相剋木,你在我面前施展木屬性術法不是找死麼?更何況你根本就不知道玄階高級術法的真正力量!”

柳乘風聽到楊晨的話頓時臉色大變,竟然對看出自己還沒有完全掌握這玉柳垂天之術法,而且他剛纔一招擊退對方已經讓他得意忘形,一時間也忘了父親時時告誡他的一點。

不過柳乘風猶自嘴硬,他不相信楊晨能夠接下這一招:“屬性相剋又怎麼樣?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虛妄,你就死在這招之下吧!”

楊晨不再言語,手中金色光刃催動到極致,面對那垂天而下巨大攻擊,他猛地將揮出,頓時一道凌厲之極的回光之刃向對方衝擊過去。

柳乘風看到那金色光刃在自己的垂天玉柳面前顯得渺小不已,更加狂妄,口中哈哈大笑,似乎楊晨已經是完全敗在了他的手上。

“這可不一定哦!”楊晨只是淡淡地迴應道。

那回光之刃在飛出去的片刻瞬間竟然光華暴漲,簡直如正午的一輪烈日,灼灼光華將整個小千世界的空間照耀的一絲陰影都沒有。

“怎麼可能!”柳乘風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攻擊在光華的衝擊之下土崩瓦解,驚天的攻擊氣勢瞬間消散於無形。 而在小千世界之外,執法大殿之中,此時只有胥悲度和楚懷玉,一個坐於殿前,一人立於左側,他們的目光都全神貫注的盯在陣法之上,只見靈力法陣的光華如星河倒懸般快速流轉,將大殿映射地如烈日當空。

楚懷玉心下驚疑不定,他總覺得今日之事頗有蹊蹺,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有人在暗中設計一般,他偷偷感應着靈陣中逸散出來的絲絲波動,試圖知曉楊晨現在境況如何?

可是這小千世界靈力陣何等神通,凝聚了數名已入地境的修靈強者之功,楚懷玉現在只是真元境中期,哪裏能夠看透其中奧妙?

萬般無奈之下,楚懷玉斗膽走上前去,向着胥悲度施了一禮,試探地問道:“執事大人,裏面……情況怎麼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