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

Home - 未分類 - 懸崖!

深淵!!

(又是這樣的場景!!)

隆本靜香心中無奈的呼喊著。

只看著周圍那漆黑一片的虛無,自己站在懸崖邊,前方是深深不見底的深淵!狂風如刀割一般的撕裂著自己的身體。

自己穿著空姐的制服,衣衫有些殘破。

這是……夢境!

隆本靜香非常清楚這一點。

因為已經經歷了太多太多次,所以此刻,哪怕人在夢中,她卻很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

同樣的夢境,已經出現過多次了。

這個夢是在最近幾個月總是反覆出現的。

她甚至去看過精神科的醫生,卻也得不到任何的解釋。

夢中,隆本靜香看著面前,似乎有一個身影,一個男人。

她彷彿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對方的肌膚。

她輕輕的抱住對方,雙手捧住對方的臉。

此時此刻,即便是在夢境之中,隆本靜香卻彷彿能感覺到心中的火熱。

那股幾乎要突破胸腔的火熱般的深情,幾乎讓她就要融化了。

這種體驗非常美妙——事實上,隆本靜香並沒有體驗過如此灼熱的愛戀的情緒。這樣的夢境之中的體驗,讓她有一種如痴如醉的感覺!

捧住了那張藏在黑暗中的臉……根本看不清五官的輪廓。

多少次了,這樣的夢境之中,任憑自己再如何努力,都無法看清對方的臉龐!

接下來,隆本靜香重複了這個夢境里無數次的動作。

捧住那張臉,深情的……吻了下去。

嘴唇是冰冷的。

心卻是火熱的。

一吻之下,讓她神魂俱醉。

「我等你的,就在這裡等你!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的!」

隆本靜香聽見自己在夢中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深情,而且堅定絕然!

雖然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在夢境之中重複聽見這句話了,但是每一次聽見,卻依然讓她能感受到自己砰砰的心跳!

感覺到面前的這個男人在離開自己,那張臉龐脫離了自己的手掌……

隆本靜香就如同之前無數次夢境之中一樣,試圖瞪大眼睛去看清對方的面容。

漆黑一片……

就在隆本靜香以為,這次夢境又是和之前一樣無果的時候……

忽然,天空之上,一道閃電般的光芒劃過,瞬間照亮了這一片漆黑的虛無!

那張臉龐,瞬間清晰的落在了自己的眼前!!

清秀的臉龐,柔和的輪廓,眉宇之間似乎還未曾徹底褪去稚氣。只是嘴角卻始終帶著一絲淺淺的微笑,彷彿帶著一絲看穿一切的智慧……

一看到這張臉龐,隆本靜香猛的驚呆了!!

是……

他?!

轟!!

夢境化作碎片!

眼前的這個男人隨著碎片,徹底消失!

……

「啊!!」

隆本靜香幾乎是從椅子上彈了起來,猛然坐直了身子,雙手撫在胸口猛烈喘息,誘人的胸膛曲線上下起伏著。

「你沒事吧?」

一盤的陳小練,正拿著一盤飛機上提供的義大利面。

陳小練一手拿著叉子,叉子上還戳了些麵條,嘴角上則是一團紅紅的番茄醬。

他還做了一個伸舌頭把自己嘴角番茄醬舔掉的動作。

隆本靜香忽然面色赤紅,彷彿想起了夢中的某個畫面來。

「對,對不起,請讓一下!」

隆本靜香猛然站起來,然後朝著洗手間跑去。

「呃?」陳小練皺眉,看著日本空姐的背影。

……

洗手間內,隆本靜香站愛鏡子前,用冷水潑在臉上,喘了會兒氣。

看著鏡子里的那張臉,白裡透紅,眼神里還帶著一絲嫵媚的餘韻,這樣的神色,讓隆本靜香自己心中都生出了一絲羞來。

怎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怎麼會變成了那個人的臉?!

難道是因為,今天發生了劫機的事情,他又救了我的命,印象太深刻,心中太過於震撼了,才會導致夢境錯亂么?

對!

一定是這樣!

他怎麼可能是夢境里的那個「他」呢!

不是的!肯定不是的!

……

隆本靜香走出了洗手間回到了座位上,看了一眼陳小練,看見這個傢伙正在毫無形象的擦著臉上的番茄醬,不由得心中嘆了口氣。

就是嘛……怎麼可能是這種傢伙!

……

半個小時后,飛機降落在紐約國際機場。

隆本靜香心中鬆了口氣,有些掙扎的看了看陳小練。

機艙內的乘客都在起身整理行李準備下飛機。

陳小練笑眯眯的看著隆本靜香。日本空姐臉上紅紅的。

下了飛機來到了機場內,陳小練對隆本靜香伸出手:「那麼……就再見了?」

「呃?啊,好的,再見!」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又名:神級龍衛) 隆本靜香無視了對方伸來的手,卻退後了一步,深深的鞠躬:「再次……表示感謝!謝謝您的幫助!我會永遠銘記的!」

說完,隆本靜香就一臉慌張的離開跑掉了。

「看來她很怕你啊?」羅迪在一旁玩味的看著陳小練。

陳小練嘆了口氣。

「都沒留個電話什麼的?」羅迪眯著眼睛。

「就像你說的……能聊什麼呢?她根本不記得我了。」陳小練擺擺手,伸了個懶腰:「好了,到了紐約了,看看這個懲罰副本到底會是什麼樣子吧!」

……

「走了?回德州度假了?」

中年特工看著妮可,站在電梯口,伸手幫妮可按下了電梯按鈕。

妮可抿了抿嘴。

眼看妮可走進了電梯,中年特工卻忽然笑了笑,低聲說了句:「紐約在下雨,注意安全。」

「……什麼?」妮可臉色一變。

「我知道你不甘心,況且……合作了這麼久,我當然知道你的性格。你的案子,不會這麼輕易放手的。我在紐約警察局有朋友,我會把一個電話號碼發到你的手機里。你去了之後,一些小問題可以找對方幫忙。」中年特工,說到最後,正色道:「注意分寸!如果阻力很大的話,就放棄,別硬來。」

「……謝謝你,查爾斯。」

……

求推薦票~~~~~~

求月票~~~~~~~~~

……

………… 像是感覺到月陌塵的疑惑,阿拉貢邁著貴族一般的步伐走到月陌塵兩人身旁,開口道:「這是血紋琉璃果,也叫做血靈果,乃血氣大補之物。」

「血靈果?這就是傳說中的血靈果?」一旁的夢無劍驚叫道,來自大世界的他無異是最清楚血靈果價值的一人。

血靈果或許說不上最珍惜最有功勞的靈果,但絕對是最稀少,最多人爭奪的靈果之一。

相傳此果需要用聖級武者的精血灌溉,每天一次,七七四十九日後會開花,然後花開一年,此期間要繼續以精血灌溉,一年後花果,結果。

雖然周期不長,但卻要以精血為養料,這是何等奢侈的行為?更重要的是,這樣還不夠,還要以特定的手法調製精血,這種手法只有少量的家族掌握著,連強如獨孤世家的家族,也沒有固定的血靈果供給,這足以證明它的珍稀。

然而,對比它的稀少程度,它的功效就顯得平平無奇了。

它能活血,將血液中的雜質祛除,從而提成血液的純度,這對於修練來說是事半功倍的事,另外它自身還包含著大量的精血精華,能給服用者帶來更大的好處,若是基礎結實的武者服用,要從人級直接晉陞到天級高階也不是問題。

當然,精血的主人修為越是強大,那這些培育出來的血靈果功效自然就越強。區分血靈果等級的最好辦法,便是看它的果皮,表皮越是清晰透明,這血靈果就越是值錢。

聽起來不錯,但要知道大世界的人,只要父母修為不錯,許多嬰兒一出手便是天級中階之境,這靈血果的價值便大大降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