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況突變的消息當然也傳到了他們那裏。

Home - 未分類 - 戰況突變的消息當然也傳到了他們那裏。

“哎呀呀~這樣看來要退到山腳了。”

注視着先頭牽引車控制檯上顯示的地圖,羅伊德無奈的自言自語道。

崩塌的砂土已經變成了泥石流,從山頂呈扇形向山腳擴散。

拼命操作着觸控屏的塞西爾驚愕地說道。

“熱反應異常!難道有人意圖引起水蒸氣爆炸!?”

“怎麼會。那是因爲這座山山下好像有充足的地下水~”

與塞西爾不同,羅伊德的語調和平時一樣悠然。當然,他們所屬的部隊和尤菲米婭的G1基地一樣,不用擔心被捲入泥石流中。

“怎麼才能準備出這樣大量的瞬間熱能?”

“但是……!”

“大概是附近的活火山噴發引起的嘛~要不就是複數的反應棒與電極組合,然後用超強力的鐳射兵器之類……”

忽然,羅伊德頓了頓。

他輕佻的神情略有收斂,眯起了鏡片背後的雙眼。

“等等。兵器……?”

塞西爾也立刻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難道——”

但這時,羅伊德的表情已經恢復了原樣。

“輻射波動啊,拉克夏塔的拿手戲。”

“但是——但是,這……”

“我只是說有這可能性。嗯,她也是個很難琢磨的人啊~”

羅伊德悠閒地將雙手放在了腦後。

這時,另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

朱雀從Lancelot的駕駛艙中探出頭問道。看來他一直都沒打開戰略儀表盤。

羅伊德笑嘻嘻地回答。

“啊啊,沒事沒事,和你沒關係,你待機就行了。”

“哈。”

朱雀疑惑地歪起頭。

砂土還在不斷往下滑。

“嘁……”

但柯內莉婭還是恢復了冷靜,同是她迅速地扭過頭去。

自然災害,不,這也太巧了。應該是人爲事故。這樣的話,對方接下來要幹些什麼?想也不用想。失去了作爲支援的阿萊克斯部隊,本隊暫時處於半孤立狀態。不,豈止是這樣,本隊也受到了不小損傷,對剩下士兵和騎士們的動搖很大。

這樣的話——

“確認山頂方向出現新的敵人!卡里烏斯隊已經上前迎擊!”

“哼,果然是這樣。”

對方是想趁亂對本隊下手,也就是說,最終的目標是我嗎?

“基爾福特!”

“是!”

“先撤退,步兵部隊從側面迂迴,救助負傷者。坦克部隊掩護步兵。”

“是!我立刻執行。”

“Knightmare隊一邊維持戰線一邊擾亂敵人攻勢。可能還會有山崩,注意加腳下——還沒與達爾頓取得聯繫嗎?”

“非常抱歉,現在還……”

“快去確認,他不是這麼容易死的男人——不,我不會允許他死的。”

柯內莉婭死死咬緊了牙關。

這時,又有聯絡傳來。

“卡里烏斯隊來電!”

語氣非常緊迫。

“怎麼了?”

“已經確認敵人。對方並非來自日本解放戰線!很有可能是黑色騎士團!”

“什麼!?那麼,這次奇襲……!”

“是ZERO!!”

這樣喊着突然啓動了Knightmare的男人,是傑瑞米亞·哥特巴德。

他曾身爲11區統治軍王牌級駕駛員,以及,在前總督克洛維斯逝世後,他擔任了代理執政官,其名也世人皆知,但現在,他卻成了一個因爲ZERO和黑色騎士團而一再墮落的男人……這樣說或許有些過分。

但他的人生卻毫無疑問是被名爲ZERO的劇場型犯罪者給毀了,讓他淪落成了一個悲慘的小丑。

所以,他心中對於ZERO的憎惡也當然可想而知了。

“出來的正好!ZERO!”

“傑瑞米亞卿!不能擅離——!”

通信器傳來了別的騎士制止的呼喊,但他已經聽不進去了。

“這是非常時刻!想要揚名立萬就跟我來!!”

自己正站在諸多的懸念、憤怒和憎恨的漩渦中心。

魯路修微微一笑,駕駛Knightmare衝下了斜坡。 根據事後公佈的消息,在這場戰爭中大約損傷了五千二百名不列顛官兵——

這個數字是大是小,完全要看官方的解釋。不過從事實來看,要從這場戰爭來判斷無敵的不列顛軍一敗塗地還是爲時尚早。

不如說,這場戰爭沒有哪一方真正獲勝。

爲什麼?

確實,魯路修通過出人意料的奇襲,給予了一直擁有壓倒性優勢的不列顛軍沉重的打擊。

但從實施現狀來看,算上當時不列顛軍的預備軍,還剩下大約九成兵力。雖然達爾頓部隊直接遭遇山體滑坡,損傷率超過八成,但如果把在Knightmare裝甲的保護下逃過一劫的指揮官和剩餘兵力算在一起,還能被視爲一支較爲完整的部隊,而那些沒有直接遭遇災難的部隊情況更是要好上許多。(因爲個人原因而私自行動的傑瑞米亞·哥特巴德之流被魯路修率領的Knightmare部隊一舉殲滅,作爲單純的遇難者實在不值一提。)

且不說在中途參戰的黑色騎士團,原本駐紮在成田山脈的日本解放戰線在與不列顛軍之前的戰鬥中已經損失不小,而通過這場戰鬥,日本解放戰線的實力迅速衰敗,甚至讓人擔憂其是否會最終瓦解。因此它的損失之慘重,也自然不言而喻了。綜上所述,不列顛軍“擊潰日本解放戰線”的初衷算是達成了一半。

但相反,正因爲這樣,所以不能判斷戰鬥的勝利者就是不列顛軍。總司令柯內莉婭等人對外公佈的消息雖然沒有提到,但他們心裏都這樣認爲。在擁有佔絕對優勢的軍隊和武器的情況下,居然到最後卻被敵人如此戲劇性的反擊。這所謂的勝利確實無法讓人從心底認同。

那麼從雙方的實力做一下比較,損失最小的黑色騎士團又如何呢?

魯路修的計策確實給了自視甚高的不列顛軍沉重的一擊。

但魯路修和黑色騎士團最終目的並非攻擊不列顛軍,而是逮捕其指揮官柯內莉婭。

當然,這個目標很快就能實現了——這原本就只是手到擒來的輕鬆活。

但當魯路修伸出手時,那個“敵人”卻擋在了面前。

動搖大地的泥石流終於停止,戰場的局面卻變得更加混亂。

“不好!再這樣下去總督的部隊會被完全孤立的!”

“可惡,傑瑞米亞這個大蠢貨!都是他擅自動用後方的預備隊,陣型出現了一個缺口……!”

“讓對面斜坡展開的部隊快點繞過來!去救援總督!”

“糾纏着吉爾福德的那隻Knightmare部隊是怎麼回事!?那不是黑色騎士團!日本解放戰線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在不斷響起的參謀們的怒吼聲中,尤菲米婭雙手支撐在儀表盤上,雙肩因憤怒不住顫抖着。

——必須得想辦法。

必須得想辦法必須得想辦法必須得想辦法。

這樣下去皇姐會死的……不,這種事不能去想。不對,現在自己該去思考的不應該是這個。自己是副司令、副總督,對所有官兵都負有責任。這不是皇姐一個人的責任,不對,不是這樣的,皇姐現在不在這裏了。現在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能爲大家想辦法,以及,做出判斷——!

“尤菲米婭副總督!”

一名參謀用近乎於慘叫的語氣喊道。

“讓整個G1基地也上前增援吧,救出總督……”

“不行!”

尤菲米婭用激動得像要是哭出來似的口吻一口回絕。

“但、但是,吉爾福德卿和達爾頓將軍都無法行動,那總督的性命就……”

“不行!”

尤菲再次強調,不停的搖着頭。顏色鮮豔的長髮變得凌亂,拍擊着她的臉頰。

“這裏還設有野戰醫院,還有從周邊過來避難的居民!而且G1基地本身就是後方的象徵,不管發生什麼……”

說着說着,她的眼中便蓄滿了淚水。

必須爲大家考慮——

但這個“大家”中卻並不包括與自己血脈相承的姐姐。

“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許動,這是總督的命令——”

她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地陷進掌中。

“所以……所以……”

就在這時。

嗶嗶的電子音振動了現場的空氣。

隨後,一個小窗口出現在戰略儀表盤上。映出的是一名身着白衣帶着眼鏡的男性,以及一名身穿士官服的女性——還有,穿着駕駛員服裝的少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