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現在已算是聖光學院的預備學員,在成為正式學員之前,你們還需通過這條聖光之路。」肖恩挑起眉頭,凝視步天二人,語氣低沉。

Home - 未分類 - 「你們現在已算是聖光學院的預備學員,在成為正式學員之前,你們還需通過這條聖光之路。」肖恩挑起眉頭,凝視步天二人,語氣低沉。

「聖光之路?」步天感到疑惑,看向雷諾,發覺他也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肖恩也清楚二人必定沒聽說過,開口解釋了起來:「聖光之路,可以說是在你們進入學院之前的一次小試煉,即使無法通過也沒關係,只是在進入學院后獲得的好處也對應著很少罷了。

聖光之路的開啟,將是一場盛宴,匯聚各個國家地域挑選出來的天才俊傑於一地,讓所有人展開競爭,優勝劣汰,最終的王者,將會直接被學院破格選定為銀星學員,享受無上榮耀與無數資源。」

「直接選定為銀星學員?」步天被嚇了一跳,心臟砰砰亂跳,一時都有些口乾舌燥。

雷諾同樣眼中爆發出灼熱的光芒,無限的嚮往。

這怎能不讓人心動,即使強如肖恩此刻也不過是銀星學員罷了,可現在就有這麼一個機會、一個捷徑,直接就成為銀星學員,簡直讓人快要瘋掉了。

肖恩搖頭輕笑,他早便猜到步天二人的反應,忍不住開始潑冷水道:「好處是不錯,但你們也要面對一個現實,若王者之稱是那麼容易得到的,所謂的聖光之路豈不是一個笑話。即使是你們克魯克公國上屆最出色的賓,也沒有拿到王者之稱,只位列在三候之一,選定成為銅星學員,獎勵一個儲物手鐲。」

「賓都沒有獲得王者稱號?那上一屆的聖光之路,獲得了王者之稱的人是誰?」

步天有些驚訝,賓現在都已成為了金星學員,可在上一屆的聖光之路中他也不過是三候之一罷了,那被稱為王者的學員成就該是有多大,不會是比賓還要早就成為了金星學員之一了吧。

肖恩神秘的笑了笑,搖頭道:「上一屆聖光之路,沒有人獲得王者之稱,不僅僅是上一屆,歷來十幾屆的聖光之路,無人獲得過王者之稱。」

「這怎麼可能?」步天眉頭一皺,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若從沒有人獲得王者之稱,那聖光學院將這所謂的王者之位擺出來,豈不是嘩眾取丑,毫無任何意義。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知道想成為王者有多難嗎?王者,意味著所有新人學員公認的最強者,所有人都對此毫無疑義,根本提不起與之相抗衡的勇氣。

從數十個國家地區挑選出的頂尖天才,哪個不是心高氣傲之輩,想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承認你為王,不敢與你作對,這樣的事情,本就萬難辦到,況且…」肖恩目光一閃,耷拉著眉頭,低笑道:「況且…事情也並非僅僅如此,具體的,到時你們就會知曉了。」

步天正聽得入神,卻被肖恩最後吊了個胃口,不禁翻了翻白眼,心裡像小貓拿爪子撓痒痒似得難受,極想知道更深層次的隱秘。

「現在距離聖光之路的開始還有半個月的時間,這其中的時間足夠讓你們兩個做好充足準備了,屆時你們也會知曉關於聖光之路的詳細介紹,我現在也就不一一細說了。」肖恩淡淡微笑,視線又看向步天,話鋒一轉道:「先前我曾說過,巔峰對決事後,帶你去會一會那艾德拉家族,你決定什麼時候動身。」

肖恩這話一出,雷諾愣了一下,望了望步天,隨後似是猜測到了什麼,眼神一閃默然不語。

步天沒想到肖恩在此刻提起這事,沉吟片刻后低聲道:「待我明日去拜訪了蘭格尊者后,我們就動身吧,不過在此之前,我卻是還要做些準備,讓那沃倫老兒投鼠忌器。」

「嗯。」肖恩嘴角微笑,輕點了點頭,一時也沒有別的話要再說。

步天與雷諾相視一眼,隨後起身向肖恩拜別,二人一同出了房間。

「需要我幫忙嗎?」出了房門,雷諾突然道,他的話語很突兀,步天愣了一下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謝謝,不過不用,我已有了很好的對策。」對於雷諾的好意,步天心領,但這次艾德拉家族之行,步天相信在他的萬全準備下,不會發生什麼變故。

雷諾點頭,也沒有多說,轉身離去。

目送雷諾離開,步天並沒有返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在迴廊處招來一個衛兵,在其耳旁吩咐了幾句,然後又將一封書信遞給了對方。

衛兵接到命令,諾然應是,拿著書信小跑著離去。

「沃倫老兒…不知小爺這雙炮將軍,你可有對策救局…」步天陰陰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厲色,轉身回房。

沒過多久,洛克與伊萬帶著艾美,在兩名衛兵的領路下進入了城堡,來到了步天的房間門口。

開了門,三人進得房中,艾美依舊低著腦袋,顯得極其的不自信。

她的相貌也不知是為何,變化如此之大,當初洛克與其見面時,甚至都很難認出來,若非之後憑著一絲熟悉感追尋上去,恐怕兩人至今都沒有相認。

「都坐,你們也算是我的心腹,現在我能夠有所發跡,自是不會虧待了你們。」

步天微笑招呼三人坐下,伊萬誠惶誠恐點頭哈腰,反而先為洛克和艾美拉開椅子,擦拭乾凈后嚷嚷著老大、大嫂,待二人坐下后,方才傻笑著自個兒坐下,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彷彿座椅上有釘子一般,還半邊屁股懸著空。

見狀步天失笑搖頭,覺得這伊萬還真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儘管實力不怎樣,可就憑其一手盡討人歡喜的本事,在這強者為王的法蘭大陸也能四處混得開。

艾美自始至終耷拉著腦袋,唯有在伊萬叫其一聲大嫂時嬌軀輕顫了一下,脖頸處一片緋紅,嬌羞無比。

步天視線落在艾美身上,內心感嘆,抬手就要去取桌上酒壺,伊萬連忙探出手去為步天斟上一杯酒,又謙卑的笑著為洛克、艾美斟滿酒,這察言觀色的本事,也著實難得。

「艾美…這杯酒,我先敬你,上次援手之恩,我一直銘記在心,不論你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有過多少不幸,我布倫特今日在此承諾,日後會向對待洛克一樣,誠心待你,把你當做心腹對待。你如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現在但說無妨,只要我能夠辦到,一定會助你達成心愿。」

「主人…」

步天一番話說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洛克雙眼有暖流涌動,激動地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感謝的話,他沒有說,洛克知曉,他這一生,都會追隨在一人身後不離不棄,生死與共,這就足夠。

艾美抬起了頭,她的臉上此時同樣有兩行清淚流下,在她這張看起來醜陋的臉龐上流淌,流淌的是苦澀,是感動,是從未有過的美麗。

「謝謝…謝謝。」艾美的聲音帶著哽咽,一個勁的說著感謝,卻說不出其餘的話來。

「主人,關於艾美的事情,還是我來告訴你吧。」洛克拍了拍艾美的肩膀,旋即轉頭對著步天道。

步天點了點頭,看著艾美醜陋的容貌,心裡卻再沒了最初時的那種嫌惡之感。

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必定有著一段悲慘不幸的遭遇,若她並不是洛克的舊識相好,步天或許還不會去管旁人閑事,但既然她與洛克牽扯上了關係,步天自問無法做到袖手旁觀。

「我與艾美認識時,她還是一個活潑美麗的女孩,在一次執行任務中……」

洛克目光帶著一絲追憶,話語平緩的將一段在步天看來頗為狗血的故事娓娓道出,說到最後,一旁的艾美彷彿又一次經歷了由幸福天堂跌落到無情地獄的遭遇,哭成了淚人。

事情的原委,在步天來看,就是一段梁山伯與祝英台式的悲情史。

七八年前,洛克在一次執行任務中重傷垂死陷入了昏迷當中,被艾美的車隊路過後救下,本來以洛克盜賊的身份那是不為人所容的,守護車隊的護衛也曾極力勸阻,但在心地善良的艾美執意要求下,洛克幸運的撿回了一條命。

洛克蘇醒之後,也知曉了艾美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將此恩記在心底,在車隊護衛虎視眈眈的冷漠視線中識趣的選擇離開。

兩個完全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一個是冷漠遊走於生死邊緣的盜賊,一個是雷鳴商會三閣老的私生女,原本從此不會再有交集,可世上之事就是如此奇妙,兩個完全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人,最終卻走到了一起,於是,悲劇也就發生了。 故事還要從一個風高月黑的夜晚講起……

在那天夜裡,艾美無意中知曉,原來自她出生時就死去的母親,竟然就是被她的父親親手所殺。

而原因竟然就是因為她的母親身份卑賤,是一個風塵女子,三閣老狄克拉為了維護自己的顏面,為了所謂的好名聲,在自己的女兒出生的那一天,在其妻正抱著孩子幸福沉睡當中,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這一切,對於當時的艾美來說,是何等的殘酷,她沒有去找到自己的父親當面質問,證據確鑿,所有的解釋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再一聯想到父親對待自己一貫的冷漠甚至無情,艾美心如刀絞。

她選擇了離家出走,可便在她離開家的第一天,狄克拉便察覺到了此事,派出人馬要將她擒回來。

以艾美區區低階1級的實力,根本就無法逃出太遠,但似乎冥冥中有老天安排,在外遊盪刺探情報的洛克意外遇見了艾美,在他的幫助掩護下,艾美避開了來自家族的追捕。

落難的少女,悲慘的遭遇,艾美幾乎是心靈最脆弱的時候,洛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一頭闖進了少女的心扉。

於是後面自然乾柴勾動了烈火,沸油上加了一盆菜,令步天極度無語的狗血戀愛情節就此展開。

洛克與艾美甜蜜得享受了一年的情侶時光,追兵便查找到了他們的蹤跡,兩人都是實力低微,無法抗衡人多勢眾的追兵,艾美為保護洛克,無奈答應了返回家族。

若只是單純的返回家族,那還沒什麼,可偏偏狄克拉那老傢伙似對於女兒出走一事極為震怒,更是洞悉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待艾美返回家族后,百般折磨威脅艾美,要求她不許將其母親死亡的真相說出去哪怕一星半點。

而艾美的容貌,就是心狠手辣的狄克拉威脅的過程中,給她灌下的一瓶煉金藥水所造成的。

「難道自那之後你就沒有再去尋找過艾美嗎?」步天有些奇怪,聽完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忍不住詢問起了洛克。

洛克苦澀搖頭,聲音沙啞的道:「我去找過…甚至查閱了盜賊聯盟內部留有的關於雷鳴商會的詳細資料,最終卻發現,整個雷鳴商會,根本就沒有關於艾美的丁點記錄。

而之前艾美與我在一起時,她也不願提起自己的父親是誰,因此事後我也只能憑藉著一點蛛絲馬跡去調查,但一無所獲,甚至連當日去追捕我們的那些人,都一個個離奇死亡,讓我根本就無從入手。

我知曉這其中定然有一個大人物在背後攪動風雲,有好幾次我還遭受到了莫名的襲殺,不得已之下我唯有將自己隱藏的更深…但艾美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我再也沒有打聽到任何有關於她的消息,直至最後遇見了主人。」

「你的意思是…?」步天望了艾美一眼,試探著向洛克問道。

洛克點了點頭,語氣低沉:「我也是事後聽艾美說的,她自出生的時候,因其私生的身份被秘密放養在外,還是待到她十歲那年,才被人接回了家族,且還是以一名女僕的身份被接回家族。

她的父親雖然與她相認了,可外人卻並不知曉她就是狄克拉的女兒,而狄克拉在事後也只是給了她一個家族女官的身份,讓她至少有了那麼一丁點的話語權。

正因為如此,在雷鳴商會所有的詳細資料記載中,並沒有關於艾美的一點資料。」

「算了,別說了。」

艾美突然阻止洛克繼續說下去,她的雙眼中淚花不斷湧現,似乎越是聽著別人訴說自己的悲慘,她就越是感到心酸難受,醜陋的臉龐上原本乾涸的淚痕再次浮現,抽泣的聲音令洛克看著都心痛。

步天內心感嘆,搖了搖頭,起身向伊萬投去了個眼神,伊萬會意點頭,兩人一聲不發的出了房間。

「令艾美的容貌出現如此驚人的變化,那種煉金藥水,你可知道是何物?」

步天依靠在門沿上,沉吟片刻后突然對著身旁的伊萬道。

伊萬連連點頭,聲音帶著諂媚道:「主人你還真是問對人了,像這種煉金藥水雖並非什麼稀罕之物,可種類繁多,若是常人自是不能仔細分辨出究竟是哪一種…想當初就是洛克老大都得親自來問我,連他都不知曉,嘿嘿嘿…」

「你的廢話還真多,骨頭又癢了是吧?」步天不客氣的打斷伊萬的叨叨絮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呃…」正得意洋洋的伊萬頓時把下面的廢話全噎回了肚子,打著哈哈更顯恭敬道:「具我所知,能改變人的外貌而又不至於徹底變形毀容的煉金藥水,應該只有那名為柯多蘭藥劑的煉金產物…艾美的容貌定然是在服下這柯多蘭藥劑后才變成這般的,否則只會更…嗯,更不好看。」

「柯多蘭藥劑?」步天眯起雙眼,沉思起來,艾美對他有恩,且又是洛克的紅顏伴侶,至此不幸境地,步天很難做到袖手旁觀。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尤其是對於一個曾經很漂亮的女人來說,容貌被毀,這無疑是一件悲慘至極的事情,且最為悲慘的還是,艾美的容貌還是她的父親親手毀去的,她能夠頂著旁人的嘲弄嫌惡堅持到現在,已足以看出她的堅強了,這種不幸,步天雖不能感同身受,卻也能體會到那種痛。

「你知道怎麼才能讓艾美恢復原來的容貌嗎?這所謂的柯多蘭藥劑,不會沒有解藥吧?」

步天心神在書庫系統中搜索了個遍,最終無奈發現,實在是找不到任何關於柯多蘭藥劑的信息,當下皺起眉頭視線看向伊萬。

「這個……我不知道,或許有解藥,也或許沒有。」伊萬的骷髏臉僵了一僵,扯著嘴皮子道,但在見到步天皺得更深的眉頭,忍不住又補充了一句:「主人也不必煩惱,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那是因為我們的眼界還……呃,我的意思是說,或許在聖光學院當中,說不準能夠找到令艾美容貌恢復的方法。」

伊萬說話小心翼翼,頗帶點斟酌的意味,似乎對於步天敬畏很深,生怕一句話引起他的不快。

「嗯,現在也只能如此了…待我明天去拜訪蘭格尊者時,也可問問此事。」

步天微微頷首,掃了正陪笑著的伊萬一眼,無語的同時又感到好笑,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這個舉動倒是讓伊萬有些受寵若驚,一副小人惶恐的姿態。

「你和洛克的實力實在太弱,我暫時也沒什麼好辦法讓你們實力在短時間內提高,聽說有一種叫做淬體丹的藥物,能夠輔助類似你這種低階實力者快速打熬身體,加快突破等階的速度,待七日後前往聖光學院,我看看能否弄到這類的丹藥,讓你們也能突破眼下的等階。」

步天的話語帶著一絲感慨,他希望跟隨自己的人,都能夠擁有一身不俗的實力,將來即使不能成為萬古巨擘,也至少能夠獨當一方。

但這種念想,以他目前的狀態,也只能在心底意淫一下罷了,飯還是要一口一口吃,路還是要一步一步走的。

……

次日清晨,步天也沒有再去打攪肖恩,而是帶著洛克和伊萬兩人一同出了城堡,前往克魯克公國的聖山,拜訪蘭格尊者。

於此同時,王城內一處恢宏奢華的殿宇中,哈比亞三世雙目微閉,靜坐在正中位置高大的王座之上,在其座前三丈開外,還跪有一名身披金甲器宇軒昂的衛兵。

「以一個要求,換我一道王旨,看來這沃倫的女兒,對那小子的吸引力很大呀……」

低沉的聲音在空曠的大殿內回蕩,哈比亞三世緩緩睜開雙眼,無形的威嚴籠罩整個大殿,使得殿內所有人都屏息納言,將頭卑微的垂得更低。

「人總會是有弱點的,或許這小子的弱點,就在那沃倫的女兒身上,殺我王子…..此事有尊者插手,我礙於承諾無法報仇,更無法避開尊者的視線,偷偷聘請盜賊聯盟的殺手幹掉那小子…可恨!即使是眼下知曉了這小子的弱點,我又能怎麼辦?

若真不顧一切殺了這小子,以他如今的身份,無疑是將我整個克魯克公國推到了懸崖邊上,這小子的命,如今也只能看亞瑟那老傢伙,有沒有本事收去了。

我卻是不能再冒風險了…..哎…」

哈比亞三世沉吟半晌,臉上陰晴不定,但最後還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抬手宣人傳旨。

……

克魯克公國的聖山,坐落在帝都最南邊,說是山,其實就是一座完全由人力堆砌而成的撐天圓柱。

這石柱高聳入雲,通體由雪白的雲石壘砌,遠遠看去就彷彿是一道連接天地的雲霧之柱,使人望之就突生一種心靈震撼,彷彿是獨自一人對峙整個天地,一種自身及其渺小的感覺會自心底產生。

聖山,克魯克公國所有人民的心靈支柱,聖山上居住的蘭格尊者,更是被所有克魯克公國人敬仰膜拜,視若神靈。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聖山……怪老頭原來就住在這上面,不愧是高人啊,這果然夠高的。」

步天仰著腦袋,張大了嘴巴望著直插雲霄不見影的巨型石柱,內心震動不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