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一名身着黑色蟒袍,頭戴金冠的青年,從鐘相軍中騎馬而出。

Home - 未分類 - 沒過多久,一名身着黑色蟒袍,頭戴金冠的青年,從鐘相軍中騎馬而出。

在他身後,還跟着數十員戰將,其中有兩員格外醒目,因爲這兩人,留着滿清的辮子。

“走吧,我們也下去。”

林遠見對面陣容已經擺齊,當即對身旁的諸葛亮說道。

他只帶了500騎兵出城。

500騎兵跨過護城河,開始集結,陣容也非常的規整,尤其是他們裝備統一,反而更添一股威勢。

“太子請林子義上前答話!”

對面,一騎哨馬過來,負責傳話。

林遠點了點頭,直接驅馬前行,等走到離鐘相軍200步的時候,他停了下來。

“讓鍾子昂過來見我!”

他直接大聲呼喊。

“大膽!竟然敢直呼太子名諱!”

“太子殿下,請容許末將出陣,將此人擒拿過來。”

對面的武將們,似乎很生氣。

那黑色蟒袍的青年,反倒是沒有絲毫氣憤,直接驅馬走了過來。

走近之後,林遠纔看清鍾子昂的面容。

此人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目光炯炯有神,眉目中有一股英武之氣,配合臉上的肌肉,顯得有幾分堅毅。

“林子義,久仰!”

“鍾子昂,幸會!”

二人靠近之後,抱拳打了一聲招呼。

林遠率先開口:“鐘太子今日約我,不知有何見教?”

“見教不敢當,只是林兄大名如雷貫耳,早就想見一面了。”鍾子昂說道。

“是嗎?那現在見到了,是不是很讓鐘太子很失望?”林遠嘴角微咧,輕輕一笑。

鍾子昂搖了搖頭,“子義你能獨佔隨州,縱橫捭闔,趁我大軍南下偷佔江陵城,已經是不容忽視的人傑了,我又怎麼敢輕視!” 林遠笑了笑,“你找我來,不是爲了恭維我吧?說吧,你想要我怎麼做?”

“林兄快人快語,鍾某佩服!”

“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想要林兄主動退出江陵城,北邊的退路我已經留下了。”

“林兄不必急着拒絕,我是很有誠意的,如果林兄願意退出江陵城,我可以讓父王下旨敕封林兄爲荊王,從此以後,你我兩家聯合,共圖大業。”

林遠不由嗤之以鼻,“讓我退出江陵城,然後又要封我做荊王?鍾子昂,你覺得我如果想做這個荊王,還用得着鐘相來封?”

“你……”鍾子昂神色微變,不過,他的養氣功夫很好,片刻之後便又恢復平靜。

“子義不必生氣,條件大家可以談,如果你不滿意,還可以贈送你1萬兩黃金,1000名美女如何?”

“10萬兩黃金!”林遠神色冷峻。

“10萬兩黃金?”鍾子昂大駭,喝問道:“林子義,你當我們楚國是冤大頭啊!”

“我的要求還沒有說完呢。”林遠冷冷一笑,

“除了10萬兩黃金之外,我還想要300門鐵火炮,5000副紫金級鎧甲,2萬副黃金級鎧甲,以及艨艟鉅艦20艘,糧草2000萬單位。”

“有了這些東西,我纔會主動讓出江陵城,甚至接受荊王的封號,替你們鎮守北邊。”

對面,鍾子昂聽完林遠的報價,整個人都沉默了。

一種無形的怒火,在燃燒。

“林子義,凡是都別太過分了!”

“你要搞清楚,現在不是我求你,而是在給你留活路。”

“如果真談不攏,我立刻就下令30萬大軍攻城!”

“攻城?你當我怕你?”林遠冷笑,臉上閃過一絲狠厲:“我城中尚有10萬精銳,以及200萬百姓,我倒是要看看,你的30萬人能否攻下?”

“你……”鍾子昂氣極,卻又無可奈何。

不過,他終究不是普通人,前一刻還無比憤怒,下一刻便又恢復了冷靜,臉上重新堆滿了笑容。

語氣也緩和了不少。

“子義,你要的東西太多了,我們拿不出來。”

“要不這樣,30門鐵火炮,50副紫金級鎧甲,2000副黃金級鎧甲,200萬單位糧草,以及先前的10萬兩黃金,1000名美女,如何?”

“你如果同意,我現在就可以下令湊齊這些東西!”

“太子殿下,這可不是做生意,還能討價還價!”

“你不願意做這筆生意,自有南宋朝廷來做,實話告訴你,岳家軍的先鋒部隊,已經抵達荊門了,不日即將到達江陵城下!”

“所以,是買下江陵城,還是從我與岳家軍的手上強攻江陵城,你自己考慮吧。”

鍾子昂冷靜的點了點頭,“我需要和我的幕僚商議一下!”

“可以!”

林遠點了點頭。

鍾子昂轉身離去,而沒過多久,他便攜帶一個長辮子的儒將過來了。

大叔,不可以 “太子殿下,你這是?”林遠有些慍怒。

“子義不必多慮,這是我的幕僚,曾國藩!”鍾子昂解釋道。

那儒將也抱了抱拳,“林將軍,有禮了!”

林遠則是面露微驚。

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樣,鐘相軍中的長辮子將軍,是清朝將軍。

那此人是曾國藩,另外一個長辮子,就必然是左宗棠。

兩人都是湖南籍的。

鐘相攻佔了荊湖南路,想要得到他二人,似乎不難。

晚清四大名臣,已得其二。

也難怪這支鐘相軍的軍容齊整,步調一致,有強軍的氣勢。

“鐘太子,你帶此人來此,難道是要充當說客?我的要求是不會變的。”

“林將軍誤會了,我們同意你的要求。”曾國藩卻忽然開口。

“哦,那挺好。”

“不過,我們也需要加一些自己的條件。”曾國藩再次開口,“林將軍要的東西太多,我們短時間內無法集齊,尤其是紫金級鎧甲,根本就湊不齊500副!”

“不如這樣,我們先給將軍三成的東西,100門鐵火炮,100副紫金鎧甲,2000副黃金鎧甲,500萬單位糧草,以及10萬兩黃金,至於艨艟鉅艦,以及1000名美女,等日後再慢慢還,如何?”

“將軍先將江陵城割讓給我們,讓我們30萬大軍進城協防,共同抵禦南宋大軍。”

“哈哈哈,好!”林遠直接同意了。

鍾子昂與曾國藩全都是一怔,他們還以爲,林遠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不過……”林遠的話鋒突然又是一轉,“在我得到這些東西之前,還請大軍暫住城外,當然,太子殿下金貴無比,可以隨我進城入住。”

鍾子昂聽得眼皮一跳。

“本殿下統兵打仗以來,一直都是住在軍營,子義的好意鍾某心領了,我還是等大軍一同入城吧。”

“既然太子推辭,林遠也不強留,這樣,我與你們約定三日爲期,三日之後,你們將所有的物資全部囤積北城門下,我自會從北城退走,放大軍入城。”

“好,一言爲定!”

鍾子昂與林遠擊掌爲誓。

接下來,雙方各自退兵回營。

“主公,高倉回報,岳家軍的先鋒大將,是岳飛之子岳雲,親率3000背嵬軍,正在趕來的路上。”

回城後,諸葛亮立刻回報道。

“岳雲?背嵬軍?這可是一支高階具裝騎兵啊!看來岳飛這次是下定決心,要拿下江陵城了。”林遠點了點頭。

“去聯繫岳雲,讓他們務必在兩日之內,抵達江陵城!”

“諾!”

立刻有人前去安排。

因爲林遠與鍾子昂的約定,雙方短時間是不會交兵。

江陵城平靜的渡過了兩日。

第二日深夜,岳雲率領的3000背嵬軍,總算是趕到了。

林遠見到岳雲的第一眼,便是眼前一亮,這個小將生的脣紅齒白,高大英武,身着銀盔銀甲,手持兩柄八棱亮銀錘,威風凜凜。

林遠看得無比火熱,自己的兒子將來如果也能這樣,那該多好。

岳雲看到林遠後,也是充滿了好奇。

因爲林遠看起來,只比他大幾歲,但是卻已經威震荊湖北路。

林遠爲岳雲設宴,席間,林遠向岳雲透露了自己的計劃。

他正在敲詐鍾子昂的錢糧裝備,需要岳雲配合。

沒有錯,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將江陵城賣給鍾子昂,是對方將便宜送到他嘴邊,他不吃豈不是太可惜。 “林大人只管放心,在來之前,家父便已經告誡在下,讓我進入江陵城後,一切以大人號令爲主。”岳雲十分配合。

“好,有了嶽將軍相助,如虎添翼。”

……

鍾子昂從公安、枝江、潛江三鎮,徵調了一批物資,總算是將林遠的要求湊齊了。

100門鐵火炮,100副紫金鎧甲,2000副黃金鎧甲,500萬單位糧草,以及10萬兩黃金。

“殿下,我們不應該就這麼輕易將東西送給林子義!”鍾子昂的大帳中,左宗棠站了出來,神色狠厲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