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勁風呼嘯而來,林宏提劍抵擋。「叮。當」的兩聲,巨大的衝擊力讓林宏倒退五步,拿著劍的手臂都在這一擊之下微微顫抖。

Home - 未分類 - 龐大的勁風呼嘯而來,林宏提劍抵擋。「叮。當」的兩聲,巨大的衝擊力讓林宏倒退五步,拿著劍的手臂都在這一擊之下微微顫抖。

林重冷冷一笑,突然爆喝一聲,「側刀一擊」,火熱的陽氣瞬間在他手裡匯聚,關刀的刀刃都變得發紅。狠狠地往林宏斬去,火紅色的刀芒橫著飛向林宏。

林宏臉色一寒,冷哼一聲,手中的劍輕輕一震,周圍的陽氣迅速聚集,在他手中緩緩形成一把火紅色的巨劍,巨劍上散發出龐大的氣勢。

「斬」,林宏爆喝一聲,手中的劍脫手而出,飛向衝過來的刀芒。劍尖與刀芒相撞,發出「嘭」的一聲。

煙塵四起,圍觀的人群一陣驚慌,生怕被波及到,紛紛往兩邊跑開。一個旁觀者對著旁邊的人說道,「想不到林重沉默了這麼多年,曾經被譽為天才的他,恐怕青元鎮又要風起雲湧了。」

「是啊,不過沒我們什麼事,只要不牽扯到我們這些小人物就行了,還是好好的看這場兄弟殘殺吧。哈哈」

煙塵散去,林重一臉平靜的看著林宏,冷冷開口道「這麼多年過去了,大哥你的實力好像並沒有提高多少啊?需不需要小弟指點一番?」

赤果果的侮辱,林宏氣得臉色通紅,「三弟,做人不要得寸進尺,不然誰都不會好過的。」冷冰冰的口氣從他嘴裡發出。

「我得寸進尺?哈哈,那就接招吧,火怒斬!」林重怒及而笑,抬起手中的關刀,刀尖直指林宏,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一股龐大的氣勢瞬間從他身上爆發。

全身一半的陽氣都直接灌入關刀之中,整把關刀就好像一把燒的通紅的刀胚一樣,「斬!」林重爆喝一聲,關刀狠狠地往地上一劈,一條深深地痕迹立馬出現,一道火紅色的刀芒帶著破空之勢轟向林宏。

林宏臉色一變,這一招曾是他的成名絕技,不敢小覷。身體輕輕往後一退,整個人微微懸浮起來,怒喝一聲,「萬劍歸一」。

在他身後足足有數百把由陽氣凝聚的小劍懸浮,每一把都是通紅的,看上去就彷彿是流星的尾巴,散發出火熱的光芒。

手指一動,懸浮的劍都射了出去,並且在半路凝結成一把巨大的劍,直接轟向襲來的刀芒。

劍尖與刀芒接觸的一剎那,整個青元鎮都在顫抖,巨大的轟鳴聲就算在幾里之外都能聽見。

煙塵四起,石頭飛濺,不少人們都在石塊的範圍內,許多人都被飛來的石頭打的頭破血流,但是他們不敢再這個時候發作,生怕一怒之下被殺了,那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當煙塵緩緩散去的時候,人們看見林重捂著胸口,嘴角流著一絲血跡,手臂上也滿是鮮血。而林宏卻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散落在地上,點點猩紅。他一身的白衣都被鮮血染紅了大半。

林重看著一臉蒼白的林宏,「大哥,看來,你不行了。哈哈!」說完,提起關刀,走上前去,準備再次開戰,而林宏也忍住傷勢,準備抵擋林重的攻擊。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從天而降,「你們兩個都給老子住手!」聲音中的火氣明顯掩飾不了。

只見林家的老祖從天而降,落在兩人開戰的中間,一臉的怒火,「你們兩個還顯丟臉丟得不夠嗎?大街上都打了起來,我要不來,今天你們是不是要有一個人死在這裡啊?」說完,冷哼一聲,強大的聲波直接轟向兩人,沒有絲毫的客氣。

林重和林宏兩人同時倒退三步,原本壓下去的傷勢再次複發,林重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頓時蒼白。

「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們內戰,否則,就不會有這麼輕了,哼。」林家老祖冷哼一聲,飛起離開了原地。

林重臉色蒼白的看著林宏,轉身離開,留下一臉陰沉的林宏。一群侍衛急忙過來扶住快要摔倒的林宏……

後山的妖獸森林中,林辰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為了幫自己出氣,直接將林霞的父親林宏給打成了重傷。

手中的匕首在一頭三階妖獸的脖子上閃過,那頭妖獸脖子上頓時鮮血飛濺,流了一地。林辰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體內的陽氣都被這隻三階妖獸給耗盡了。

「你現在的實力,經過火焰聖經的洗禮之後,你的實力已經到大聖師的境界了,這麼多天的歷練,也到達了二星大聖師,不過,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快要變天了,你要加快進度,否則,很容易就會被人殺掉。」聖老的聲音傳入正在休息的林辰腦海中。

「變天?什麼意思?」林辰有些疑惑。

「這個世界,馬上就要面臨著一場災難,因為萬魔之王的封印已經開始鬆動了,如果沒有加固封印的話,這個位面就會被萬魔之王佔領,所有的人,魔,妖都會被屠殺乾淨,寸草不留。」聖老嚴肅的口氣聽得林辰眉頭緊皺。

「萬魔之王?很厲害嗎?」林辰也知道這件事的後果,不由得感覺到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你現在實力太小了,一萬個你都不夠萬魔之王一個手指頭殺的,所以,還是儘快提升實力,找到其他的七本聖經吧。」聖老輕笑一聲,不再說話。

林辰點了點頭,起身離開,繼續尋找妖獸提升自身的戰鬥經驗。況且,他所會的戰技,也就只有舞袖拳和裂地斬,而且裂地斬還在努力的領悟當中。

搖了搖頭,將腦袋裡一些亂七八糟的思想都甩掉了。眼睛盯著前方,尋找著可以下手的目標……

數個時辰過去了,林辰還是沒有找到一頭合適的妖獸練手,找到的不是等級太高,就是太低。不由得眉頭微微皺起,匕首在手中不停地轉動,腦袋裡快速的想法設法怎麼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妖獸。

忽然,草叢中一陣動靜,「唰,唰」兩聲,一隻渾身白色的小獸從草叢裡竄了出來,眼睛盯著林辰,顯得有些驚喜。

林辰定睛一看,似乎這隻小獸在哪裡見過。忽然,腦袋裡想起烤肉的情景,這隻貪吃的小獸居然吃掉了足足三分之一的妖虎屍體,嚇了林辰一跳。

不過當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小獸離開了。林辰還以為小獸吃飽了就走了呢,誰知道現在有竄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又肚子餓了。

一把將小獸抱進懷裡,「小傢伙,你是不是又肚子餓了啊?要不要我去幫你弄點吃的?」林辰問道。

不過小獸好像可以聽明白林辰在說什麼,搖了搖頭,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小爪子伸出來,指著一個地方,眼神中滿是陰謀得逞的味道。

林辰一愣,想不到這隻小獸居然可以這樣人性化,明顯是叫林辰往它所指的地方過去。反正現在也找不到妖獸練手,林辰就順著小獸指的方向走去。

當越走越遠的時候,林辰敏銳的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而且,似乎是在不久前才產生的。停下腳步,低頭看著懷中的白色小獸,眉頭微微皺起。可是白色小獸依舊指著那個那個方向,並且眼中還有著一些哀求的樣子。

林辰深呼一口氣,繼續向前走了幾步。忽然,「吼」,一聲咆哮讓他停住了腳步,身體快速的躲在草叢后。透過枝葉中的縫隙,發現在他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空地,空地上滿是妖獸的屍體,其中不乏三階,四階妖獸的屍體。

空地中央,一頭渾身黑色的黑熊真對著一頭渾身銀色的犀牛咆哮,林辰一驚,這兩隻妖獸,好像是五階妖獸。一頭正是裂地黑熊,一雙爪子正是它的最大武器,簡直可以和黃階巔峰的武器抗衡了。

而另一隻,正是鐵皮犀牛,渾身銀色的皮,足以擋住玄階低級武器的攻擊,而且頭上的角,攻擊力更為厲害。

就在林辰吃驚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卻發現,在黑熊的後方,似乎有著一朵不為尋常的花朵,七片彩色的花瓣正在緩緩盛開,等待著開花的時刻。

林辰回過神,看著黑熊與鐵皮犀牛,兩隻妖獸之間,戰鬥即將開始…… 幾分鐘后,戰鬥開始了。

鐵皮犀牛首先發動了攻擊,「哞」的一聲,昂起頭顱,將頭上的角對準裂地黑熊,氣勢熊熊的沖了過去。四隻蹄子在地上摩擦是滾滾煙塵。

裂地黑熊看著鐵皮犀牛沖了過來,不由得憤怒的咆哮一聲,整個身體站立起來,長長的爪子立馬出現,狠狠的朝著鐵皮犀牛頭部拍去。

「嘭」,鐵皮犀牛的角碰在了裂地黑熊的熊掌上,不能進攻一步。碩大的角被黑熊一把抓起,鋒利的爪子用力的在鐵皮犀牛的頭上狠狠地抓著,但是鐵皮犀牛強悍的防禦力,讓黑熊感覺很是吃力。

林辰躲在草叢后,靜靜地等待著兩隻互相殘殺,等他們兩敗俱傷后,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兩隻妖獸的戰鬥來的快,也去的快。之間黑熊的爪子突然泛起一陣黑色的光芒,凌厲的氣息瞬間爆發,爪子狠狠地在鐵皮犀牛的背上一劃,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立馬出現。

鐵皮犀牛哀嚎一聲,頭上的角同樣泛起一陣銀光,噼里啪啦。居然是雷,雷電瞬間劈在黑熊的爪子上。黑熊的整個身體一陣顫抖,爪子傳來一陣烤焦的味道。

鐵皮犀牛怒吼一聲,長長的角奮力的往前一刺,直接將黑熊的肚子給刺破了,鮮血頓時散落在地上,龐大的身體嘭的一聲倒在地上,眼看就要掛了。

躲在草叢后的林辰嘆息一聲,「這頭黑熊太高估自己的實力了。」不過,就在這時,黑熊突然爆起,巨大的熊嘴狠狠的咬在犀牛的脖子,巨大的咬和力直接在它的脖子上扯下一塊肉來。

頓時,鐵皮犀牛倒在地上,鮮血橫流,抽搐了幾下,死了。而黑熊也是如此。

私婚密愛 躲在林辰懷裡的白色小獸一看兩隻妖獸都掛了,立馬跳離林辰的懷抱,四隻蹄子急沖沖的跑向那朵七色花。

林辰一愣,原來這隻小獸打的是這個算盤,站起身直接朝小獸沖了過去,不過,還沒等他靠近,一隻箭直接飛向跑過去的小獸。

「小心」林辰驚呼一聲,手中的匕首脫手而出,直接甩向飛來的箭羽。「叮」,箭被林辰甩出去的匕首給打偏了,插在地上。

白色小獸急忙咬斷七色花朵的根,叼起花朵就往回跑。另一邊,一個人影立馬出現,「孽畜,休走。」抬起手中的弓箭就射出三支箭,「咻咻咻」三聲,徑直的射向小獸。

林辰看小獸左閃,右閃,居然躲過了兩隻箭,眼看第三支箭就要射中小獸了,此時的林辰卻來到小獸身邊,一把抓住第三支箭,抬起頭看著射箭的那人。

一身灰色的長袍,那把弓箭幾乎跟他整個人一樣高,背後背著一把箭壺,幾支彩色的箭羽在其中,那人一臉憤怒的盯著林辰,手中的箭隨時準備發射。

「閣下是誰,為什麼要搶奪我的東西。」百葉開口了,語氣聽起來很是不善,似乎一言不合就要開打。

林辰眉頭一皺,「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有搶奪你的東西,我只是順手收了一些藥材而已。」說完一臉平靜的看著對方,順便拔起插在地上的匕首。

「那為什麼要擋住我的箭,那隻白色小獸好像與你無關吧。」百葉繼續開口道,原本自己想要等兩隻妖獸死了,再去多去七彩血花,誰知道被別人搶先一步,讓他很是鬱悶。

「是與我無關,但是我很喜歡,怎麼不服嗎?」林辰有些不耐煩,看著小獸嘴裡叼著的那朵七色花朵,有些疑惑。

「哼,既然閣下不肯放手,那我只要硬搶了,小心了。」百葉說完,直接從箭壺中取出三支彩色的箭,耷拉在弓上。「咻」的一聲,三支箭飛快的射向林辰。

林辰看著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不由得嘴角微微一笑,看來,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對手,正愁找不到人練手呢。身影一閃,火毒匕首在三支箭上輕輕一點,三支箭頓時落在地上。

林辰也感覺到,箭中傳來的巨大即將,這足以傷到一般的四階妖獸了。那人看傷不到林辰,居然放下弓箭和箭壺,從懷裡取出一把劍身通紅的劍。

只見他腳尖一點,身體猶如一隻幽靈快速的朝林辰的方向移動,一股股劇烈的陽氣波動讓林辰感覺到一絲危險的味道。

「落雨三千」百葉爆喝一聲,手中的劍彷彿下雨一樣,每一招都有一道紅色光芒射向林辰,足足三千招,三千道火紅色的光芒帶著恐怖的氣息襲向林辰,要是一不小心被射中,那接下來的紅芒足以讓林辰被射成一個篩子了。

林辰後退一步,雙手翻轉,一道印記頓時出現,身體丹田中的陽氣朝著頭頂匯聚,一把巨大的劍緩緩出現在半空中,正是裂地斬的雛形。

「裂地斬!」林辰輕喝一聲,半空中的劍朝著三千道火紅色光芒壓去。一道道光芒在消失,而劍的威力也在一步步減小。等到三千道光芒消失,陽氣凝聚成的巨劍也消失在空氣中。

對方明顯吃了一驚,看著林辰的眼神都有些變化,「這個小小的年輕人居然有大陽師的境界,想來家世也不低。」百葉低頭沉思,在想要不要繼續。不過糾結了一番,還是決定離開。

「小子,你等著,這次我先放你一馬,一次見到,就不會這麼簡單了。」百葉轉身飛快的離開,明顯不想繼續與林辰糾結。

林辰看著對方離開,臉色明顯有些錯愕,這算什麼回事。還以為有個人練手,誰知道才打了一招就跑了,這讓原本興奮的林辰立馬焉了下來。如果百葉知道林辰拿自己練手,恐怕會氣得吐血,好心好意放林辰一馬,居然把他當做練手的陪練。

知道百葉走遠之後,林辰才低下頭看著小獸,只見小獸一臉笑意的看著林辰,七彩血花被小獸放在了地上,被林辰撿起來拿在手裡。

左看右看,林辰也看不出一絲端倪,不由得一臉的鬱悶。不過靈光一閃,他不認識,並不代表另一個人不認識啊。

立馬閉上眼睛,盤腿坐在地上,心神沉入腦海,「聖老,聖老,快點出來,有好東西。」聲音透過靈魂傳進了胸前的黑色石頭裡面。

「吵什麼,我老人家正在睡覺呢,一個好夢就被你給破壞了。」聖老的聲音傳出來,語氣中很是不滿。

「聖老,你看我手中的這個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咦,七彩血花,不錯,是個好東西,不過,這不是給你用的,是給妖獸用的,你去哪裡找的這個東西?」聖老微微吃驚了一下,便恢復了平靜。

「是這個小傢伙帶我過來的。」林辰用手一指在他腳邊的白色小獸,正一臉渴望的看著林辰手中的七彩血花。

聖老原本在黑色石頭中的,在透過林辰的眼睛看見白色小獸的一剎那,立馬激動起來。身影緩緩出現在林辰的旁邊。

灰色的身影浮現在小獸旁邊,白色小獸被嚇了一跳,跑進林辰的懷裡躲著,眼睛盯著聖老灰色的身影。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懷裡的這隻白色小獸,應該就是神獸天龍和白虎的結合體。不信你看看他的耳朵背後,有一塊金色的斑。」聖老嚴肅的口氣讓林辰感到不可思議。

用手抱起小獸,翻開它的耳朵背,真的發現一塊金色的斑,只有指甲蓋這麼大,如果不注意根本看不見。

「好了,我出現的時間太久了,你記住,不管怎麼樣,都要把它帶著身邊,你會有想不到的收穫,這個七彩血花,就給它吃了吧,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張大了。」聖老說完,身體化作煙霧,進入了黑色石頭當中。

林辰看著懷裡的小獸,不由得嘿嘿一笑,「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嗯,給你取個名字,就叫你小白吧。」

小白似乎聽懂了一樣,點了點頭不過目光依舊擋在七彩血花上,不肯移動,就好像是一個小孩子看見了糖一樣。

「哈哈,別看了,這個就是給你吃的。」林辰呵呵一笑,將七彩血花放在小白的嘴邊,示意它可以吃。

小白早就亟不可待了,一口咬住七彩的花瓣,就直接吃了起來。幾秒鐘,就已經吃了精光,而小白的身上,也發生了一絲變化。

原本白色的絨毛,散發出點點紅色,顯得有些邪異,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團粉紅色的煙霧將小白籠罩了一樣。

看著小白的變化,林辰起身,離開原地,朝著森林的外圍走去,此刻,已經距離林家的族比只有半個月了…… 妖獸森林的外圍,一個少年手裡抱著一頭白色小獸,腰間的刀鞘上插著一把匕首,此人正是林辰。

林辰看著山下的青元鎮,不由得微微一笑,「終於結束了,爹,娘,我回來了。」大笑兩聲,整個人就好像一頭兇猛的野獸,瘋狂的跑下山,一路上不知道驚飛了多少鳥兒。

不過,就在他快要到森林出口處的時候,總是讓人心煩的事情出現了。只見一群年輕人坐在草地上,手中把玩著武器,眼睛卻盯著出口處。

正好,林辰一出來,讓他們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林辰眉頭一皺,看著人群中的林霞,這些人並不是林家的人,而是林霞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

林辰看著這些人,一個個目光不善的盯著他,林霞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臉上滿是陰謀得逞的笑容,「廢物,你終於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嚇得躲在裡面,不敢出來了。這幾個月,你是不是都躲在洞里度過的啊,不用說我就知道,廢物永遠就是廢物。」說完,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

其中一個年輕人囂張的對著林辰伸出一隻手,「這種廢物,我一隻手都能過滅了他。」說完一臉囂張的看著林辰,滿是不屑。

不過林辰似乎不願意與他們糾纏,眼睛一眯,臉色冰冷的看著眾人,凡是被他掃視的人,不由得從心底冒出一股寒氣,整個人就好像處在了冰天雪地當中。

「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林辰冷冰冰的說道,懷裡的小白也對著眾人齜牙咧嘴的吼道,不過它被直接性的無視了。

一群少年被林辰的氣勢嚇到了,不由自主的讓開一條路,而林霞卻跳出去,指著他們,「你們不都是天才嗎?被一個廢物嚇成這樣?要是我,就直接把他踩在地下了。」

林霞的這句話,無疑給了這一群年輕人打了一針興奮劑,原本讓開的路又被堵了,所有人都一臉憤怒的看著林辰,其中一個陽師開口道,「林辰,居然敢嚇唬我,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