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鐵索一下便洞穿了秦錚的左肩,頓時血花飛濺,並穿臂而過。

Home - 未分類 - “砰!”鐵索一下便洞穿了秦錚的左肩,頓時血花飛濺,並穿臂而過。

鐵索的力量,一下便把秦錚的骨頭和肉的碎末甩出數尺。在肩膀的另一側,已餘出三四節鐵索,晃動了兩下,耷拉在後背上。

秦錚的五官因疼痛而扭曲,汗水也落個不停。肩頭上的黑索連接者黑袍男子的手,黑袍男子手拿黑索,目光閃爍。

秦錚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以這種堅強l的力量,踉蹌幾下後又重新爬起。速度依舊不減,拉者肩上黑索,距黑袍男子只有幾米之遙。秦錚手扶黑索,右手拿着鐵劍。

“嗖!”黑袍男子沒有預料的一擊,竟然來的如此之快。旁邊的書生急的若熱鍋上的螞蟻,不得已將整個扇子拋出。

“當!”的一聲金石撞擊之聲,秦錚的鐵劍被擊飛,

“哈,哈,哈,”黑袍男子經剛纔一役,反到笑了起來。儘管有一絲遺恨未了,反到開始心平氣和,

笑完之後,臉色一正,沒有了原先的暴戾之氣,反到對秦錚有一些欣賞,於是又正色道:“好小子,本來我呂正很佩服你的膽識和銳氣,但是我很疼愛我兒子。但在以往,說不定我們還會成爲朋友。

呂正說完,又拿起鐵索“砰!砰!呂正猛的從黑索頂頭一擊而去,只見秦錚的胸前和後背各有一截鐵索斷掉,落在地上,發出鐺鐺的聲響。

“這一截就留給你當骨頭吧!”此時秦錚的肩頭裏赫然還有半截鐵索,正好連接各處的骨頭。

秦錚心內一寒,稍一運氣,發現竟然連接自如,好像重新長起一般,

但秦錚依然想,魔教也有仗義之人,所以當即回道:“多謝,但我們仍要決一生死”

“可以,只聽得叮叮噹噹鐵索擲地之聲,呂正笑道:“我也徒手!”說完雙拳變掌,也準備一戰。然而正待二人將要大斗一場之時。

Ps:今天更新有點晚,哈哈,忙的。今晚八點我決定再更一章! 墨楚鳴不說話,他是知道墨塵不可能有這麼多錢的,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敢敲詐雲來家這麼多,下手果然夠狠,我喜歡。

現在他對墨塵非常的放心,而他唯一要做的,就是防止這兩老東西,等會要是控制不住暴走了,他就要將那些攻向墨塵的怒火給擋下來。

「我相信雲海大長老,會讓小可非常滿意」墨塵聲音淡淡,卻是沒有再多話。

雲海現在恨不得,將殿中的這兩人都一起捏死了,一個是被把他氣死,一個是要把他玩死,老夫縱橫大陸數十年,哪曾遇到過這麼憋屈的時刻。

關鍵這墨塵還不依不饒,完全就沒有降價的意思,不由的憤憤對雲來驚風冷哼了一聲,都是你教出的孫子,害得老夫臉面都快要被別人拿出拖地板了。

雲來驚風臉色一變,看來雲海大長老對我們雲來家已經不滿了,得趕緊將這事辦完,要不然這墨塵沒完沒了,真不知道後面還會搞出什麼事來。

「墨塵,我雲來家不孝子孫,對你的冒犯,老夫也是感覺愧疚,只是這兩百分金幣……我們是不是還可以再商量商量」

聲音壓得很是平緩,雲來驚風相信,他已經幾十年,沒有這麼對一個少年說過話了。看著墨塵依舊是那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語氣已經是有些哀求接著補了一句「畢竟,這也不是小數目」

兩百金幣,那可是雲來家一年軍費的三分之一了,他不得不哀求啊。雖然他也可以一掌將墨塵拍死,可這必將結仇墨家。與墨家結仇,定會造成墨出兩家結合,對抗他雲來家。

雖然他知道雲來家實力強大,但兩家要是因此就鬧了起來,那也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玉蚌相爭,漁翁得利,他還是非常明白的。

更何況,這事還是自己這不爭氣的孫子引起,現在這麼多人看著,他的老臉都快被煮熟透了,實在是心情亂得很。只求,能少點就好。

「是啊……!」墨塵也是露出情真意切的樣子,一副苦苦思索的皺眉。讓眾人滿是期待,難道他要減價,看樣子有可能啊,畢竟還是孩子嘛,老人家一露點難色就心軟了。

「要不,我把戒指裡面的其它東西都當作廢了,就拿回金幣就好,畢竟,我們誰跟誰嘛」

這!眾人絕倒。人家跟你談的就是金幣,難道戒指里還有其它的東西,這也有可能啊,誰戒指里不放點其它的東西。

雲來驚風是沒想到,墨塵的戒指里居然還有其它的東西。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兩百萬已經讓他傷筋動骨了,再加上其它的東西,那他雲來家壓力得多大。

只是這墨塵也太能裝糊塗了,我暗示的這麼明白,是叫你減金幣,你居然還拉上其它的事,分明就是要我難看。

「哦……」心中雖恨,雲來驚風也只能淡淡點頭「我就多謝墨塵賢侄了,等我回到雲來家,定會快速的將這金幣送到」

小子,即然你不降價,那就只能一個子,都不給你了,等老夫回到家族,我讓你等兩百萬金幣,我要讓你等到心中吐血而不可行,我看你還能拿我怎麼樣。

雲驚驚風臉上露出喜色,之前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呢,看來剛才真是被氣得不輕,腦子全亂了。答應給你趕緊脫身,他就不必跟這後輩,這麼低聲下氣的說話了。我不給你,看你怎麼辦。

墨塵心中暗罵,老東西真是不要臉,居然想賴賬,真是氣死小爺了,這麼多金幣我可不能放過。眾見雲來驚風這話,也是心中明白了過來。姜還是老的辣啊,這一招,完全把雲來家之前的敗勢給全部挽了回來。

「不急不急」心中雖是狂罵,但墨塵卻是臉上滿是微笑,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雲來驚風倒是愣住了,眾人更是不明白。難道這麼明顯的賴賬他都看不出來,不會吧,之前,可是見他把雲來家眾人玩得團團轉的。

就連站在墨塵身傍的雲來破西,都是心中露出感激之色,沒想到這惡魔還能為我們雲來家著想,真是有點小感動啊。

他是沒有想到他爺爺是要賴賬的,被墨塵欺負的這麼慘,現在見墨塵對自己家族也不是*得這麼緊了,一感動,對墨塵輕聲道「謝謝……」

「你!你居然罵大長老處置不公」墨塵一聲驚叫,手指顫抖的指著雲來破西「雲海大長老多麼的公正稟直,你居然這麼罵他,真是讓我心痛啊」

直接就是不等眾人反映過來,轉身就是對著首坐上的雲庭宗大長老道「大長老,我敬你重你,可是這個雲來破西他居然敢罵你,說你處置不公,老不要臉,真是氣死我了」

什麼情況?眾人是不明白,只是見雲來破西剛才,確實是對墨塵底聲說了什麼!可是他怎麼這麼不識好歹,居然罵為他雲來家撐腰的雲庭宗大長老。雖然這情況,貌似腰也沒怎麼撐成,可是你也可以回家再罵嘛,真是太不像話了。

也只有幾個鍊氣修為強大,頭腦活絡之人,目光怪異,似有所明。

大長老也是一愣,卻是臉色陰沉起來,看著雲來破西就要開口辯解。心裡更是氣得難受,一拍坐位的扶手,厲聲道「閉嘴……」

「真是個廢物……」大長老卻實是氣得快受不了,原本見雲來驚風已經將這墨塵*到死角。沒想到他居然來這麼一招,算你狠。憤怒的目光,對上雲來驚風同樣氣得不輕的老臉,一聲哀嘆,看來今天算是栽在這裡了。

「驚風老弟,我看這錢吧,還是快快給得好,免得到時候往反來回太過麻煩,勞心勞力的,對誰都不好啊」

「明白……」輕應一聲,看雲海大長老那深深的無力,雲來驚風也是深感,自己剛剛還自鳴得意,以為想到了這麼一個賴賬的辦法。哪曾想,這才得意多久,就被直接打趴在地上。

淡看一眼,那場中被大長老嚇得臉色蒼白的雲來破西,及站在他身邊那立於眾人之中而不亂,面對群強而不退,重重*迫間依然遊刃有餘,三言兩語就讓五大家族與帝國第一宗門啞然無語的少年。

自嘆一聲道「墨塵賢侄啊,大長老這話我看還是非常有道理的,這金幣呢我還是現在就給你吧」

不待墨塵多說,雲來驚風便自顧的拿下手中的一枚戒指,輕輕一揮『當』一排整齊的聲響。卻是剛好二十個半人高大的赤紅木箱,已經落到了墨塵面前的殿石之上,整齊的兩排。

雲來驚風大手一揮,一道白色元氣的勁風略過,將木箱全部打開。箱中滿滿都是閃著金黃光芒的金幣,反射著殿中的燈光,讓整個大殿都滿是金黃耀眼起來,讓殿中眾鍊氣之人不由都吸了一口冷氣。

兩百萬金幣,這可是場中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直接見過的巨大財富,一些人忍不住的狂吞著口水。

女孩更是對墨塵媚眼連連,這樣一個即聰明又帥氣,而且還這麼有錢的主,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呵呵呵……雲來家主客氣了,都是自己人,其實遲幾天還是可以的」墨塵臉上笑得跟菊花般燦爛,嘴上卻依然改不了的賤話。讓雲來驚風氣得只能別過頭去,娘的,聽這小子講話,老夫最少要少活三年。

非常熟路的接過雲來驚風手中的戒指,墨塵心念一動,感覺到這戒指品質相當不錯,最少比昨天自己搶到的那個要好得多,空間也是不比他的房間小,裝個一屋子的東西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戒指上的所有印記,都已經被雲來驚風抹除,嘻嘻一笑,也不遲疑,在眾人餓狼般的目光中,將二十箱金幣全部收了起來。

每一箱金幣消失,雲一類驚風眼中都閃過肉痛,而且他給墨塵那個戒指,也是價值不低百萬金幣的高級戒指。要不是這情況較緊,沒有什麼準備,他也不會拿出這麼珍貴的戒指。

見墨塵收完,雲來驚風非常乾脆走出,對著出辰老頭道「五個月後,尤坦城,一戰定定江山」

「走……」

沒有去看墨塵,雲來家眾人便是跟在後面,雲來破西更是失魂落魄的樣子,很快就是消失在了殿外的階梯下。

似一股雲風吹過,雲庭宗大長老已站在了墨塵的面前。臉上帶著讓人看不明白的笑容,咧嘴道「很好,我想我們還是有機會見面的」

說完,雲海身影一閃,如一道白光快速的飛出大殿,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墨塵淡笑,嚇唬我嗎!我墨塵可不怕。

「哈哈哈……墨塵小友,真是大快人心啊」卻是大笑聲在耳邊響起,生家家主生霆焱那一頭的雷銀長發,直接伸到了墨塵的面前。一道雷印的額臉上皺滿了笑意「有空可得去我生家玩玩啊,只要你有錢,那是想玩什麼都可以的」

這滿臉的為老不尊,墨塵卻是一點都不反感,一個化武後期的帝國強者,能跟自己稱呼上面直叫小友,這已經是非常給他面子了,沒見周圍的人都已經滿臉異色了嗎。

「一定一定……」墨塵拱手,也是滿臉帶笑的回應「到時候可是要多多打憂生前輩了」

這老頭叫他小友,他可是不能叫回老友的,要不然這墨家還不得鬧翻天,畢竟在這帝國長幼稱呼還是很在意的。

「哈哈不打憂不打憂,到時候記得帶錢就好」生霆焱又是哈哈一笑,大手拍了拍墨塵,便是帶著生家的人也離開了大殿。

又是出辰,這個沒落皇室的定海神針上前,也是跟墨塵客套了向句,才隨眾人也離開了升龍殿。反而是夜家那位女化武強者沒有上前,只是跟墨楚鳴客套了幾句,便帶人離開了。

不大一會,整個升龍殿中便只剩下墨家眾人,其中大多數人更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墨塵身上。

今天晚上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本來是談論這帝國的歸屬,這重關呼一國命運未來的大事。

結果橫插進墨塵這個變數,原本最關鍵的事情,反而沒有了多少人去記得。而且他還在那必死之局下,生生靠著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將黑白說得完全顛倒,讓人真是滿滿的不明白,可是他還真就成了,還莫名其妙的,就得到了兩百萬的金幣。

兩百萬啊,讓這群墨家少年少女們情何以堪,別人才醒回來幾天就收入了兩百萬,我們長這麼大,卻是連摸都沒得摸過。哎……要說不羨慕嫉妒恨,那是非常難免的。

求收藏,求推薦,兄弟姐妹們,多謝你們的支持。 正待二人將要大斗一場之時。

“慢!正在一旁默而不語的書生急忙阻攔道:“你難道忘了宇文長老對你的叮囑了嗎?”

“不要拿宇文長老壓制於我,知道嗎?宇文長老於我有恩,呂正接着不顧一切的將大手一揮道:“要不然你的腦袋估計早就搬家!”

“你!”呂正不看書生已經氣的發青的臉,指着書生輕蔑的搖頭道:“你是個書生,怎知我們綠林的規矩。”

書生瞪大了雙眼,一時竟不知是哭是笑。咬了咬銀牙,心中暗啐:一介武夫,壞了好事,看不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扒皮抽筋!”

但書生嘴上不說,雖心中暗氣,卻也無可奈何,神色一緩,轉目望向秦錚道:

“我想華山派定是人才濟濟,文化昌盛。單是每年講經論道就有好幾場,不如和我鬥文,再和他鬥武如何?如果你讓我贏得心服口服,我就擅自作主放了你。”

書生說此話時,白衫翩翩而動。 惡魔專寵小萌妻 眼睛好像天上的星光,之後對呂正滿目懇切道:“不知呂兄可是願意。”

書生知道秦錚練武的天分,因此極力想將秦錚收於魔教。想着想着,突然話鋒一轉道:

“書生視文章爲生命,就像武生視兵器爲生命一樣。”說完書生將雙手放在額前,彎下腰,向呂正施一大禮。呂正見此大驚,扶住書生,無奈道:“好吧,你們在這裏慢慢聊吧。呂正說完搖頭,轉身就走。

書生面下微喜,目光中有一絲深不可測的意味。忽然間,一陣“咕嚕嚕,咕嚕嚕”的聲響過後,突然間從四邊的房頂降下四面牆壁來,形成一個幾十見方的密室。

只是書生沒有直接勸他歸降。而是那起一著筷子,旁邊的小火爐裏煮着酒。陣陣酒香瀰漫開來,秦錚雖然喜酒,但卻被眼前的書生吸引了過去。

那書生未用任何手段,他舀點酒到進杯子裏,筷子敲擊着盞,發出極好聽的韻律之音。興到高處,忽然吟唱起詩歌來。書生此時衣衫楚楚而動。

一時間,一股奇異的感覺從秦錚的心頭狂涌而出,一股股詩情畫意自二人身邊縈繞。形成了一種無法言說的心情,喜怒哀樂,千緒飛舞。

“這一定是一種控制人精神的祕術,”

秦錚一邊想,一邊又似乎沉溺其中。從書生陶醉的神色中,並不像是什麼奇聞祕術。從始至終,此人都在用一種莫大的力量來感染自己。二人並未出聲,然而一首首的詩歌卻鏗鏘有力的迴響在秦錚的耳邊。

“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困脂勻注………。

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

夢入江南煙雨路,行盡江南,不與離人遇………。

這幾首,分別是趙佶的燕山亭,李白的子夜吳歌、歐陽修的浪淘沙、及晏幾道的蝶戀花。

青燈盞,半捲簾………”

書生手拿酒杯,,忽然出聲念出了“青燈盞,半捲簾,悽晚洞庭………”這首蘇幕遮·嘆春來。

這首詞極爲受人喜愛,竟風靡一時。秦錚也對這首詞衷愛又加,寫得蕩氣迴腸,動人心魄。

。。 故而作者秦錚卻知道的很清楚。書生停了下來,終於密室中那一股神祕的風不見了,雙頰上的涌現一種潮紅,一副醉酒之態,過了許久纔回復正常的神色。

過了許久,秦錚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神情問道:“你難道就是青田員外郎李玉?綽號‘白面書生’的李玉?”或許秦錚早就應該猜到,但舉世聞名的大詩人竟是魔徒中的一員,任誰也難以接受的現實。

“不錯,我就是李玉,書生一正腿上白衫,道出了令秦錚震驚的事實。

難怪剛纔的感覺是從心底發出的詩意,,難怪被李玉的詩情牽引。秦錚臉色不變,然而就目前的情形來看,前面也只是鋪墊,不可能真的有興致吟詩作對。秦錚開始有些警惕。

與此同時,李玉也發現了秦錚的警惕,於是有心無心的說了一句:“即使我不強迫你,你也會入我們聖教。”

“你爲何如此自信?”秦錚聞言立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所以立即接口道:“我一定不會加入魔教,可能不會遂你的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