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靈力涌動間,風吟迅速擡起一隻手,帶着凌厲的勁風閃電般的插向林越不曾反抗的胸口。

Home - 未分類 - 身上靈力涌動間,風吟迅速擡起一隻手,帶着凌厲的勁風閃電般的插向林越不曾反抗的胸口。

見到自己竟然如此輕鬆的便是擊中林越,風吟眼中也是涌出一絲狂喜,

場中衆人在看見林越竟是沒有反抗的任由風吟將手掌插進胸口時,眼中都是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很快的,風吟便是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爲他感覺在手掌插進之時,林越身上竟然是沒有一滴鮮血流出,而自己的雙手感覺就像是插在了空氣中一般。

“這麼容易便上當了。”耳邊傳來一道帶着一絲嘲笑的聲音,風吟只感覺自己的汗毛都是在此刻豎了起來。有些艱難的看向被自己“重傷”的林越,卻是驚駭的發現,林越的身體竟是開始變得慢慢的虛幻了起來,不過眨眼間,便是徹底的消失。

見到這一幕,就連場中的四位族長都是突然的站了起來,眼中盡是駭然的神色。

閃電般的抽回手掌,身體對着地面快速的滾去,這一刻,風吟再也顧不得什麼自身的形象什麼的了。

在地上翻滾了一週後,發現林越並沒有出手攻擊自己,風吟微微鬆了一口氣,但是心中對林越的忌憚卻是愈發的濃重了起來。

看着一臉平淡神色的林越,就連身上都還是依舊一襲白衣,與自己一對比,孰強孰弱,一眼便知。

“哼。”心中忌憚林越詭異的速度。風吟也是不在靠近,而是快速的將自身的靈力匯聚,準備使用自身的等級來壓制住林越。

感受着風吟身上傳來的壓力,林越眼中也是流出一絲鄙夷的神色。但是其身形卻並沒有因爲風吟的氣勢而有所退步。

“真的以爲只有你達到了七階師者?”林越輕輕的說了一句,而後右腳向前猛然一踏,一股比之風吟還要強上幾分的氣勢瞬間爆涌而出。

而在林越釋放出自身氣息之時,風吟以及場中衆人也都是以一種不敢置信的神色呆呆的望着林越。

他們只感覺,此時一襲白衣挺拔着身姿站立與武臺之上的林越,就如同一名戰神一般。矗立於這片天地間。

“七階師者。”

風吟有些苦澀的自語着。此時他的信心已經是被林越那層出不窮的武技以及實力徹底的擊垮了。

他不知道,接下來林越還有什麼。

但是他知道,自己是肯定贏不了林越了,這一場,他敗了,敗得很徹底。若說在之前發現林越擁有品階高的武技時他還抱着僥倖的認爲自己能夠贏,但是在自己提升實力後,卻是發現林越竟然也是達到了七階武者的實力,他徹底的沒有信心在戰下去了。

“我輸了。”

風吟低着腦袋,無力的跪在臺上,帶着一絲苦澀的聲音也是迴盪在這片場地。

一天近八千字,已經是我的極限了,求收藏,求鮮花。 這場爲了爭奪那唯一的泫勃派入門名額的比試最終也是以林越的勝利而告終。

孫天寶帶着族人陰沉着一張臉快步的走出了武館,而身後的屈武卻是滿臉微笑的與林越笑談着,秦英與王凱兩名族長則是顯得有些失落,

“林兄弟,若是有時間的話,在下想與你共進晚餐。不知意下如何?”秦英有些期待的看着面色有些蒼白的林越,經過了異常大戰,林越所消耗的靈力也是有些恐怖,臉色都是有些蒼白。

屈武瞪着一雙有些冒火眼睛看向秦英,他哪裏會不知道秦英心中所想,以林越今日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足以使這些大家族的族長生出拉攏之心。

而一旁的王凱眼中則是有着懊悔的神色,原本他也是有着拉攏林越的意思,但是沒有想到竟然被秦英搶先了一步。

“多謝秦家主盛情,只是小子身體有些不適,怕是不能夠如秦家主所願了。抱歉。”

秦英神色明顯的一暗,林越此話已經很明顯了,秦英也不愧是一族之長,神色瞬間正常,對着林越微微一笑,道,“呵呵,沒關係,待得林兄弟身體好些,我在登門拜訪。那麼,我就先行一步了。”

說完,秦英便是帶着族人走出了武臺,王凱在見到秦英如此離去,心中也是有些慶幸,被人拒絕,這事情可不是什麼光榮之事。

“那在下也先走一步了,林兄弟日後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儘管來找我王凱,只要是在我王凱能力範圍內,絕不會有半點推辭。呵呵,小女今日怕是受到了打擊了,我還得回去看看,那我就先告辭了。”

見到王凱也是如此,林越微微有些錯愕,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是若如此的吃香。這一點可真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對着王凱爲微微一抱拳,王凱也是帶領着族人走了出去。

現在武館之中就只剩下屈家的一行人了。看着秦王兩家之人終於在其視線內消失後,屈武也是鬆了一口氣。

“林老弟,今天多謝你了。”

“呵呵,老哥哪裏的話,若不是這一月以來,你無私的奉獻,我也是無法突破贏得這場比試。”林越清笑一聲,說道。

“林老弟,我觀你氣息上浮不定,還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老七,準備一頂轎子,將林老弟擡回去。”屈武一聲大吼,一名長相質樸的中年男子便是快速的跑向了門外。

翌日,屈家後院內,屈武正坐於靠椅上,握着做工精細的石質茶杯,微閉雙眼,輕搖着。

“呵呵,屈家主,好享受啊。”就在屈武閉目間,一道清朗嗓音便是響起在了屈武的耳邊。

聽見這道聲音,屈武也是急忙的起身,目光轉向那發出聲音之處。

一張佈滿笑意的清秀臉龐便是出現在了屈武的眼中。見到林越屈武也是明顯的有些喜意。

“都恢復了?”屈武感覺着林越體內充盈的靈力,有些驚訝的問道。

見林越點頭,屈武也是咂了咂嘴,道,“老弟,就你這天賦,就算是放進那天才濟濟的江湖中那也是算的上上等的了,真是不知道那個家族好命能夠擁有你這等族人。”

屈武有些感慨。

聽到屈武提及自己的家族,林越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冷意。沒有說話。

似乎是發現林越神色間的變化,屈武也是快速的轉移話題,道,“這次多謝林老弟了,若是林老弟有什麼需要還請不要與我客氣。”

“呵呵,屈家主說的哪裏話,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而已。對了,屈家主,我有一事相問。”壓下那被屈武引起的一絲回憶,林越說道。

“老弟儘管問,只要我知道,我定然不會有半句模糊的。”屈武那般模樣簡直就是有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樣子。

遲疑了一會,林越道,“我想知道,泫勃派的位置與招收弟子的要求。”

屈武有些疑惑的看着林越,不知道他問這話做什麼,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隱藏,道,“泫勃派,大陸四大聖地之一,門派位於江湖北部,其每年都會招收一百名弟子,但是那招收的要求卻是有些高啊。”屈武搖了搖頭,嘆聲道。

“想要進入泫勃派,第一要求便是必須是年齡在二十歲之下,實力在高級師者。而那後面還有着重重的考驗。具體的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江湖對我來說太過遙遠了。”

“二十歲高級師者。”聽到這句話,林越心中也是有些驚訝,普通人正常修煉想要達到高級師者的話,最少也是得到三十五歲,天賦稍微好點的也是要三十歲,而泫勃派的招收條件竟然是二十歲,這等要求足以使許多人黯然搖頭了。不過這也說明了泫勃派的底蘊深厚,若是一般的小門派也是這般條件,怕是早被拆除了。

“林老弟,難不成你要去那裏?”屈武有些疑惑的問道。

“屈家主,能否幫我弄一張江湖的詳細地圖?”林越突然的問到。

見狀,屈武也是知道自己是白問了,“看來林老弟是打定注意要去泫勃派了。地圖的事情,可能需要登上兩日,畢竟,一切有關於江湖的東西都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林越聞言,眼中也是泛起一絲喜意。道。“那就有煩屈家主了。小弟就先行回去了,身體還是有些舊疾。”

將房門緊閉後,林越拉起木椅,坐下。手中白光一閃,一顆普通的石頭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仔細的打量着手中的石頭,在觀察了一陣後,並未發現有什麼不對,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靈力探測不出,精神力竟然也是無法進入,就連那老頭都是不知道。對了”

突然,林越雙眼一亮,一把匕首便是窩在了手中,對着自己的手臂輕輕一滑,便是冒出了絲絲鮮血,林越小心的將鮮血對着石頭滴去,林越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鮮血在落在石頭之上後,便是被那盡數的融入了那石頭之中,就連一絲血跡都是尋找不出。

“果然有用。”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催動着靈力對着那處傷口涌去,鮮血如同小河流般的流向石頭,而那石頭卻是如一口填不飽的枯井似得不知疲憊的吸收者,微微感到有些暈眩,林越停止了繼續輸血。催動着靈力將傷口包裹,而後便是從乾坤戒中取出一枚丹藥吞服了下去。

看着手中的石頭在吸收了自己足有兩大碗的鮮血後卻是依舊的沒有絲毫反映,林越心中有些失望。

“看來,這石頭還真是難伺候啊。”將石頭放於桌上,起身對着牀榻走去,盤腿做好,就在林越準備進入修煉狀態時,那一直沒有動靜的石頭此時卻是詭異的散放着乳白色的光芒。

光芒愈來愈烈,林越感到眼前一陣白芒,不禁有些奇怪,睜開眼,發現整個屋子都是被白光所籠罩了,當下心頭一動便是將目光轉移至了放着石頭的桌上。而就在林越剛有所動作時,

一道拖着白色尾巴的影子便是在其瞳孔內放大,而後便是直接的鑽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林越的身體也在那道白色影子進入後,癱軟了下來。 躺在牀上的林越身上沒有一絲的氣息,若是屈武再次的話,定會驚訝的發現,林越身上竟是連一絲的生命力都是沒有。這就等同於一個死人了。

可此時在林越的靈識之中,縮小的林越靈魂體此刻正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自己的身體,

“我這事怎麼了,剛剛那道白色影子是什麼。好象是進入了我的體內了。”仔細的打量着自己的身體,在檢查了一陣後,並沒發現身體有什麼異常,

“怎麼回事,我並沒有主動的進來啊。奇怪。”又是四處的看了看,確定沒有問題的林越翻了翻白眼,閉上雙眼,心神對着肉體涌去。

片刻後,林越瞬間睜開了眼睛,眼中流出一絲驚慌的神色。

“我,竟然回不去了。”就在剛剛林越準備迴歸肉體之時,卻是駭然的發現,自己靈魂與肉體之間的聯繫竟然是被斷開了。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要知道,對於任何人來說,靈魂與肉體都是同樣重要的,若是隻有靈魂,肉體卻是不在,那他也就不算是一個人了,然而,現在的林越正是這種狀態。

“吼..”就在林越心中焦急的想着該怎麼辦的時候,一聲嘹亮且懾人心魄的龍吟之聲響起在這片靈識之海。

龍吟之聲如同音波武技一般的擴散開來,對着林越席捲。周圍的空間都是在這一聲龍吟聲下出現了一絲褶皺。

見到那突如其來的音波快速的對着自己襲來,林越臉色也是微變,雙手變換着手印,看那起手式,赫然便是天神印。

“天神印,第一印,天神印,第二印。”接連兩記手印對着那滾滾音波印去,看似洶涌的手印在對上那神祕音波後,卻是如同水滴大駭一般的被消融了,

強大如天神印都是對那神祕的音波起不到絲毫的阻擋。

可想而知這記音波到底有多強了。

努力的壓下心中的驚慌,林越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一定不能夠驚慌,否則就真的要葬命於此了。

突然,他的眼中精光一閃,雷閃,可隨後便是放棄了這個辦法,雷閃固然快若閃電,但是在這片空間內卻是根本的沒有多大的涌出,而就在林越還在想着應對方法的時候,那音波攻擊已是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林越也顧不得什麼了,體內靈力瘋狂的涌動,一道道高階的武技不斷的從其雙手中發出,但是不論林越使用多麼高階的武技,都是與之前的天神印一般的被消融氣其內了。

有些筋疲力盡的大口的喘着粗氣,雙眼之中充滿了不甘的神色。

“不,不行,我不能就這麼死。我還要報仇,我還要報仇。我不能死,啊!”

在生死之際,林越腦海之中顯現出一幅幅有些血腥的畫面,

“小越,快走,記住,一定要將青兒也帶出去。”

“啊!!”

林越雙眼血紅,渾身氣息都是在這一刻變得有些陰冷了下來,而那爽血紅眸子裏,則是透着一股陰寒與邪惡的神色。

隨着林越氣息的變化,身上的氣勢也是突然之間的增強數倍,將那差點把他吞沒的音波也是逼退了回去。

此時的林越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被一股嗜殺之意所充斥了,他現在只想要發泄,而發泄的方法便是殺人。

這明顯的是走火入魔的徵兆。

而就在那音波被逼退後,一處空間也是再次的傳出了一絲動盪,隨後一道巨大的影子便是緩緩的在這片空間的上空蠕動。

巨大的身影不斷的蠕動着,下方的林越雖然神志不是很清醒,但對於這些變化還是感覺的到的。當下猛然擡頭,看向那到影子。

“虎鬚鬣尾,身長若蛇,有鱗似魚,有角仿鹿,有爪似鷹,……”望着空中的那條巨大的神祕生物,林越下意識的自語道。

而那半空中的渾身閃耀着紫色雷狐的神龍,正用着一對巨大的龍目注視着下方的林越。

“從這個人類的身上我聞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巨大的鼻子微微抽動了一下,一道猶如炸雷般的聲音迴盪在林越的耳旁。

林越雙眼帶着一絲寒意的看着紫色神龍,雖然他走火入魔,但是與生俱來的對危險的感知卻是沒有失去,從神龍身上,林越明顯的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這才使他沒有急於出手。

突然,一道閃着乳白色光暈的珠體破開空間,出現在了一人一龍之間。

“天星,你竟然還活着?”龍目之中雙瞳微微收縮,神龍有些驚異的說道。

“呵呵,熬廣,你都未徹底的死去,我爲什麼就不能活下來。”

珠體光芒微放,一道猶如經歷時間滄桑的微帶些笑意的有力聲音傳出。

顯然,這兩道聲音的主人都是曾經認識的。

珠子盤旋了一會,然後珠體突然光芒大放,一道有些刺眼的光束對着林越閃電般的射去,在林越沒來得及反映時,便是昏倒在地了。

“咦?”那被成爲天星的珠子突然的輕咦一聲。珠子也是瞬間出現在了林越的身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