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起初投奔墨兮媛,只是為了求一條活命。

Home - 未分類 - 她起初投奔墨兮媛,只是為了求一條活命。

可是三夫人,連活命的機會,都不肯給!

「怎麼,我活著,讓三夫人不滿意?「墨兮媛冷聲說道,「三夫人是怕墨嬌玉在神姬殿的醜態,被我說出去不好看嗎?」

三夫人頓時噎住。她確實就是這麼想的。

四小姐墨嬰寧還好說!是個膽子小,又不明白的。

可是墨兮媛就很難對付!

不過,這墨嬰寧,也必須要滅口才好……

墨兮媛淡然地看著三夫人。

對方在她眼裡,就是個玻璃人兒。一眼就能看穿。

「你還有臉活著?」三夫人陰森森地說道,「墨兮媛,你做了魔界的娼妓,就該一死證明清白!」

「三夫人,墨嬌玉可也是神姬!「端木暗終於陰冷的說話了。

三夫人得意地笑了:「我女兒尚是處子,並未侍奉過妖王。」

端木暗一呆。這種話,這女人都能當著一個外男的面說出來。那該有多不要臉?

你MD你是老鴇招徠初夜啊?

神姬這個話題,實在是太邪惡,太隱晦的話題。

是帝國所有女人的夢魘和忌諱。

不過既然三夫人都不要臉了,端木暗也不必忌諱了。

譏誚地看了一眼端坐的墨嬌玉,「這事情你不必跟我保證。自己去向皇后說吧!」

然後又看著身邊的墨兮媛:「好吧,我告訴你。就算墨五侍奉過妖王,本公子不在乎。只要小五答應,本世子隨時願意迎她進門!「

墨兮媛身體微微一震。

墨嬌玉震驚地瞪大了眼珠,嘴角抽動著,反覆地看著墨兮媛和端木暗。

兩手無可抵制地顫抖著。

這……這是要翻天了嗎?

這個野種,醜八怪,行情竟然這麼好了?

墨兮媛心情很複雜。

她很感激端木暗的維護。

但,感激,似乎,跟愛還有不小的距離吧?

極力抑制不安定的心境,這件事,慢慢跟端木解釋吧。

現在,先看墨嬌玉的好戲!

墨兮媛帶上小紅,正要走,迎面卻撞上一個老婆子。

那老婆子看了墨兮媛一眼,嘴角揚起,已經沒剩多少女性風韻的臉上,還扯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

大概她也把自己當成了妖王的奴婢吧。

墨兮媛雖然早就有思想準備,但是,想不到神姬的身份,會對一個閨中女子,影響這麼大!

基本上就把一個人給毀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老婆子背後,還跟著一個趾高氣揚的中年婦人。

那婦人身上,穿的可是宮廷的樣式。氣質不凡,表面的謙恭,蓋不住骨子裡的那股自認為高人一等的傲氣!

好戲這麼快就開場了?

那宮裡的婦人,看到端木暗,微微露出一分驚訝,反而上前行了個半禮。

端木暗只是點點頭,對墨兮媛介紹:「這是宮裡的教習女官,李嬤嬤。「

怪不得這麼傲氣,卻又氣派非凡。

李嬤嬤掃了墨兮媛一眼,就知道這是誰了。

墨兮媛那張毀容的臉,如今在上流的貴族圈裡,也算是成名了。 墨兮媛那張毀容的臉,如今在上流的貴族圈裡,也算是成名了。

那女官眼神里的輕蔑,一掠而過,刻意避過墨兮媛,當她是空氣。

墨嬌玉已經隨同三夫人一起迎出門來,看到墨兮媛受這番冷遇,墨嬌玉本來盈盈欲泣的小臉上,難得地有一絲笑意。

他倒霉了,總要有人陪著,不是嗎?

李女官本身也是大宅門出身,又在宮裡浸淫了三十多年了。手下經歷過的丫頭有多少,當今皇上還有幾個妃子,是李女官調教過得呢。

她何等精明,墨嬌玉的細微表情,怎麼能逃出她的眼光?

反看丑得嚇人的墨五小姐,居然一直神色不動。

換個人,就墨五小姐這情況,恐怕已經投繯自盡了。

「墨兮媛,宮裡來了人,你就不要站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唯恐女官對墨兮媛注意的不夠,墨嬌玉亟不可待地說道。

墨兮媛本來就打算帶著小紅走人呢,對她而言,小紅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

她當然知道墨嬌玉那點小心思,不就是想她出醜出得更厲害點?

「很好。「墨兮媛反而笑了起來,笑得墨嬌玉心裡一跳,「你自己慢慢聽女官指教吧,恕不奉陪!」

墨兮媛揚長而去。

看著墨兮媛的背影,墨嬌玉心裡這才升起一股悔恨。

她真的是傻了還是怎麼的?反正都做了神姬,墨兮媛比她情況還差!

有墨兮媛給她在這裡做底子,她也不至於太丟人!

女官把墨嬌玉的動靜,都一一收在眼裡。

她就是奉皇後娘娘的命令,來看看情況的。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李女官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

皇後娘娘,你真的是走眼了。

這個墨三小姐,怕是個驢屎蛋子外頭光呢。

想到這裡,女官的眼神,就更冷了三分!

「見過墨小姐。」女官恭敬而冷漠地行了禮。

三夫人豈敢怠慢宮裡的人?趕緊吩咐丫鬟上好茶。

「奴婢奉命而來,不能多耽誤了。」女官舒冷地拒絕了三夫人的拉攏,順手把一個丫鬟遞過來的一個紅包也拒之門外。

這是個沒前途的。女官不想跟墨嬌玉多拉扯。

三夫人的臉色僵了僵,有了不好的預感。

「女官大人,不知皇後娘娘,有什麼吩咐?」三夫人小心地問道。

女官站得筆直,宣布:「皇後娘娘很憐惜三小姐,對三小姐為帝國犧牲名節,十分的心痛,特別派奴婢來慰問三小姐。」

墨嬌玉的臉色煞白,連臉上那道疤痕也失去了血色:「不!我沒有~!我還是處子!我沒有!」

連一群丫鬟,都忍不住臉紅了。

一個小姑娘家家,把「處子「兩字掛在嘴上說得滿世界都知道,不知羞嗎?

女官的臉也綠了,她實在受不了這麼奇葩的貴族千金!

但她涵養極好,瞬間就恢復了冷漠:「請墨小姐冷靜。墨小姐畢竟是太子未來的側妃,請注意閨秀該有的風範和禮儀。「

墨兮媛還沒走遠,而且她和端木暗的聽力,都很不錯。

女官的話,跟打了一針止哭針似的,瞬間讓墨嬌玉收了聲。 女官的話,跟打了一針止哭針似的,瞬間讓墨嬌玉收了聲。

墨兮媛和端木暗對視一眼,兩人竭力都忍住笑。

女官派頭十足,卻也極為恰當地表達出自己對墨嬌玉的厭惡和輕蔑。

但也暗示著:皇后並沒有退親的打算。

墨嬌玉擦擦臉上的眼淚,還沒來得及露出笑意,女官又說話了。

「但是,墨小姐畢竟在名分上,也屬於妖王。太子如果就此把墨小姐抬進宮門,名不正,言不順。一來,無法向天下交待;二來,與妖王爭妃,怕是會觸怒妖王,也與皇室不吉祥。」

墨嬌玉再度嘶喊:「我才沒有侍奉過那個狗屁的妖王!是墨兮媛!墨兮媛才侍奉過!我是青白的!我還是處……」

「注意你的禮儀!」女官的涵養終於快支撐不下去了,厲聲喝止。

這要在宮裡,女官早就命令宮女用皮鞭,對準墨嬌玉抽下去了。

「所以為了顧全大局,皇後娘娘決定,對墨小姐的親事,不舉行儀式了。特別派遣奴婢來通知一下!「李女官看著墨嬌玉臉色變白,毫不留情地說道,「而且,墨小姐的名分,也有側妃,變為通房。」

「通……通房~!」墨嬌玉搖晃了一下,兩手在門框上,抓得死白,「那……我不成了丫鬟!」

三夫人的眼圈也紅了:「女兒,就算是丫鬟,也是太子身邊的丫鬟啊。」

墨兮媛嘴角抽搐著。

本來這是皇后賞她墨兮媛的位置,現在變墨嬌玉了。

這位皇後涼涼,還很是悍到無敵啊。

「我……我可以不可以……」墨嬌玉搖晃著,企圖吐出那兩個字,被三夫人堵住了嘴:「嬌玉啊,不能啊。這是違抗聖旨啊。」

「奴婢的話已經帶到,就不擾了三小姐了。請三小姐,在出嫁之前,好好學學禮儀,以免進宮后,落了話柄。」女官又欠了欠身,就告辭走了。

三夫人母女,哭成一團。

「娘,我不嫁,行不行?「墨嬌玉嚎哭著。

「不行啊。嬌玉,」三夫人比女兒清醒得多,「你現在有人要,就已經不錯了。你還有機會,你不要灰心!」

李女官回到鳳儀宮,把事情經過,跟皇后說了。

皇后冷著一張艷美的臉,看著面前的空棋盤,一聲不吭。

「這三小姐,也挺可憐的。」倒是太子,說了一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