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技、丹藥、功法、神兵,哈哈……我來了」。

Home - 未分類 - 「武技、丹藥、功法、神兵,哈哈……我來了」。

「武尊傳承,本公子要了!」

寂靜的森林之中,瞬間猶如沸騰的油鍋一般,暴動起來,一道道身影掠過夜空,朝那傳承之地而去。

要知道,武尊,就算在一個皇朝之內,也是鳳毛麟角的高手,畢生的收藏肯定不可估量,就算是對那些皇朝和大宗門來說,也是一大筆財富,何況是這些連武靈都不是的武者。

「少宗主,我們先去奪下傳承,傳承最重要,那小子肯定也會去那,到了那裡,再找機會擊殺他」。

山林一隅,一個彷彿麻桿一般的老者,看著旁邊的青年,沙啞蒼老的聲音傳出。

身著火焰長袍的青年點了點頭,雙眸之中有著殺意抹過,英俊的臉上滿是陰厲之色,聲音猶如毒蛇,道:「還有那個熊傑,三個人都得死,傳承也是我們焚天宗的」。

話音落下,兩人化為兩道赤紅流光,掠向那傳承之地。

「只要得到了這傳承,那兩個人都必將被我踩在腳下」,山谷一處,一名身著青色長袍的青年,雙眸炙熱的望著遠處高聳入雲的山峰之巔,英俊的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我們走!這武尊傳承,我們袁家要定了」。

袁風右手一揮,一群護衛高聲回應,隨即化作一群人,在青年的帶領下,也是朝那山峰而去。

「妹妹,我們走!」

韓家方向,一名青年看著一旁的活潑少女,聲音之中帶著激動之意。

猛虎傭兵團方向,一名壯碩青年一刀斬下一頭虎族魔獸,任憑鮮血撒到身上,高聲道:「哈哈……武尊傳承,我熊傑要定了!」

「少團長,我們得罪了焚天宗的人,現在那武靈強者還沒死,我們得小心點為好」,一旁的一群壯漢中,有人提醒道。

聽聞,熊傑面色瞬間一凝,想起赤虎叔的慘死,雙眼之中陰冷的光芒閃過,周身殺意狂涌而出,配合這滿身的鮮血,宛如凶獸。

「那個老匹夫,要是在這山谷外,何須懼他,居然敢殺了赤虎叔,等出去后,非得讓他焚天宗付出代價,我們走!」

話音落下,一群人腳步匆匆,宛如鋼鐵洪流一般,也是朝那山峰掠去。

十方封印墜空間之內,金色霞光瀰漫,有著兩具被金光籠罩的身影,強橫的獸族威壓蔓延,隱隱中有著金翅大鵬鳥的啼鳴之聲。

現在的小金,已經是將那四分之一的精血吸收的差不多了,龐大的身軀之上,舊的羽翎已經褪下,全新長出的金色的羽毛鎏金閃爍,綻放著銳利的金屬光澤,彷彿每一片羽翎,都是一柄利劍,鋒銳的氣息令人不敢直視。

「吼!」

「小金」仰天長吼,振翅而起,強大的氣勢直衝雲霄,一道道金色靈力光芒擴散,周圍的巨石紛紛被切開,如同被神兵斬斷一般,切面光滑如玉。

「嗯,不錯,應該已經到了四階中期,而且血脈之力已經不弱於那些天獸榜上的魔獸,不愧是金翅大鵬的精血」。

柳白站立一旁,看著通體金黃,無形之中釋放著獸族王者氣勢的紫金雕,也是不禁點了點頭,破后而立,浴血重生,如今的小金,已經不能和之前同日而語,就算碰上那些武靈高階強者,也是有一戰之力了。

視線再次落在那籠罩在金色神芒中的身影上,只見他渾身一絲不掛,古銅色肌膚之上,無數的血痕,密密麻麻,一道道暗紅的血液溢出,將全身都是染紅。

周凡雙拳拽緊,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清秀的臉上滿是扭曲,牙齒咬得蹦蹦作響,彷彿忍受著刻骨的劇痛。

不過這痛苦,已經是比前幾日好上很多,那種生不如死,刻苦銘心的劇痛,要不是周凡心志堅定,早就昏死過去了。

那日,金色血液一入體,立刻化作一股股金色符文潮汐,融入血液靜脈和血肉之中,龐大的靈力瞬間使得全身經脈都是瞬間膨脹,一陣陣痛心入骨的劇痛湧上,瞬間就使得周凡差點昏迷。

無數金色符文融入血液之中,立刻就有著一道金翅大鵬鳥虛影凝結而出,彷彿要掙脫而出,在周凡血管內胡亂衝撞,使得周凡的血管都是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痕。

周凡手印凝結,心臟之內,一滴隱隱中帶著七彩光芒的血液順著血液留下,化為一面七彩光網,將金翅大鵬鳥籠罩,鎮壓而下,亘古蒼茫的氣息擴散,金翅大鵬鳥露出一絲驚懼之色,隨即便化為金色符文融入血液之中。

「嗤啦啦!」

宛如金色烈焰在煉化周凡血液一般,細微的彷彿火焰灼燒的聲音傳出,鮮紅的血液中,一縷縷黑色的雜質被金芒籠罩,化為一縷縷黑煙滲透出血管,紅色血液減少,隨即又是新的血液滋生,再次被金芒煉化,如此反覆,就彷彿全身血液在被灼燒煉化一般,其中疼痛不可描繪。

與此同時,血肉之中,亦是有著金色符文融入,在血肉中流轉,彷彿熊熊的金色烈焰,在灼燒整個身體,金色符文涌動,不斷強化著他的周身經脈,血肉內臟。

又是一天過去,周凡的裸露身軀之上,古銅色肌膚漸漸轉變為淡淡的金色,金色符文籠罩,那密密麻麻的血痕,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一道道金色紋路縱橫交錯,體內一道道梵音般的聲音傳出,如同聖人講法,沁人心脾。

體內鮮紅的血液,此刻也是轉變為淡淡的金色,隱隱中有著金翅大鵬鳥的啼鳴之聲傳出,古老強橫的氣勢令人心驚。

突然,周凡手印一收,四周的漫天金色符文猶如長鯨吸水一般,湧入周凡身體之內,化為一股股金色靈力洪流,順著周凡的全身經脈,融入丹田之上的靈力雲朵之中。

周凡盤坐著身軀,方圓千丈之內,天地中的金屬性靈力,也是瘋狂湧入,融入靈力雲朵之中,漸漸的,靈力雲朵開始變色,最後一朵三色雲朵懸浮在丹田上空,雲朵之上,三種顏色分據一方,猶如將一個圓分為三個不同顏色的扇形。

氣勢突然開始暴漲,武師八階、武師八階巔峰、武師九階、武師九階巔峰……」

「給我停下!」

周凡怒吼一聲,手印飛速凝結,強行將那仍然上漲的境界強行壓制,柳白曾經說過,境界上升的太快對未來的成長不利,基礎打得越牢固,以後的突破就會越發順利,就如同蓋樓一樣,地基越堅固,能蓋的樓層也就越高。

強行遏制住暴漲的氣勢之後,周凡手印一收,緩緩睜開雙眼,深邃的雙眸之中,一道金芒掠過,身軀之上,金色光芒籠罩,宛如神佛。

緩緩站起身來,感受著身體內強橫數倍的力量,周凡不禁咧嘴一笑看了看一旁的磐石,一拳擊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閃爍,空氣轟鳴,強大的力量使得空間都是一陣顫抖。

「轟!」

淡金色拳頭落在巨石之上,一聲轟鳴,整個巨石爆裂,碎石飛濺,塵土激揚。

就在這時,柳白走了過來,微微笑了笑,道:「不錯,你這肉體的力量,都能比得上日階武器了,一般的武將,根本破不了你的防禦,武靈之下,能和你一戰的,應該只有中州的那些古老家族的子弟了。

周凡點了點頭,很是開心,遠處的小金見他醒來,一道金光掠過虛空,瞬間出現在他面前,碩大的頭顱在他身上蹭了蹭,搞得不知何時坐在周凡肩頭的小猴子一陣不爽,毛茸茸的小手不停捶打它的頭。

宛如黃金鑄成的紫金雕,嘴巴張大,微微一愣,道:「師傅,這還是小金么,怎麼像小型的金翅大鵬鳥」。

「金翅大鵬鳥是飛禽中的王者,而紫金雕也算是有著它的一絲血脈,兩者的契合度極高,變成這樣也不奇怪,現在的小金,比起金翅大鵬鳥,也不遜色多少」。

周凡點了點頭,看了下一旁金翅大鵬鳥被抽干血液后,留下的身軀,若有所思。

「好了,先別管這剩下的屍體了,外面武尊秘境已經出現,你還是快出去吧」,柳白提醒道。

「啊!師傅你不早說,那我先走了」。

話音落下,身影就消失在了空間之內。

看著周凡離開后,柳白視線重新落在那金翅大鵬鳥的軀殼上,眼神微凝,喃喃自語道:「這裡面好像有著什麼東西,應該就是傷了金翅大鵬鳥的原因了,算了,等周凡來了再說」。 一道光芒亮起,周凡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山洞之內,邁步走出洞窟,看了看四周,發現刑天和獨孤媚都不在,想來應該是去武尊傳承之地了。

「應該就是那裡了!」

抬頭,視線落在遠處霞光四溢的山峰之巔,雙眸之中,也是有著一絲光芒掠過,那山巔之上,霧靄籠罩,有著一股玄妙的力量瀰漫,以周凡的精神力,居然都不能目視其中。

隨即喚出小金,化為一道金色流光,朝那山峰掠去。

經過血脈和勢力的提升,小金如今的速度已經要快上十倍不止,片刻之間,便是來到了那山峰之處。

就在這時,一聲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哈哈……媚兒小姐,你的那個保鏢呢?」

周凡向下望去,只見山腳之下,身著綠色長袍的獨孤媚,被一群身著火焰長袍的武者攔住,領頭的青年,正是那個焚天宗的少宗主焚心,此刻此刻,他英俊的臉上帶著一絲邪笑,雙眸之中,淫穢的目光落在面前絕美妖嬈的女子嬌軀之上。

「焚心,我勸你最好別動我,不要你焚天宗將會雞犬不留」,獨孤媚柳眉微蹙,說道。

「哈哈……等本公子玩完你的身體后,再來個毀屍滅跡,有誰會知道是誰幹的」,焚天一臉的不屑,盯著她曲線妙曼的嬌軀,舌尖微微舔了舔嘴唇,雙目猩紅。

「本公子追求了你這麼求,你不接受,還和別人卿卿我我,我有什麼比不上那個周凡」,焚心聲嘶力竭的怒吼,英俊的臉上滿是猙獰。

獨孤媚聽聞,俏臉之上,不屑的意味更重,淡淡道:「你哪方面都差遠了,品行、天賦、性格,有哪樣比得上他」。

焚心一聽,怒氣更盛,英俊的臉上陰雲密布,隱隱中有著發狂的趨勢,低沉怒吼道:「給我上,拿下這個臭女人,今天一定要讓她後悔不可」。

一群護衛聽聞,雖然心裡很不樂意,畢竟前幾日,兩人丟下了他們,獨自逃跑,導致很多兄弟死去,剩下的這十幾人,就是抓住機會逃走的一些人。

但是礙於老者站在一旁,也不敢不聽從命令,於是乎,靈力光芒乍現,各種武技帶著強橫的威勢,朝面前女子掠去。

「哼!真當本小姐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嗎?」

話音落下,縴手伸出,手印飛速凝結,翠綠色靈力光芒璀璨綻放,磅礴的綠色靈力湧出,符文閃爍,氤氳之氣蔓延,隨即一顆巨大的綠色古樹虛影凝結而出。

古樹之上,綠色的靈力潮汐流轉,生機勃勃,古老強橫的氣息橫亘而出,四周的所有草木之上,無數的綠色符文浮現,匯聚入古樹軀幹之內,隨即古樹之上,翠綠色虛影越發璀璨,氣勢也是越來越強橫。

「這是木之意境,好強的意境之力,這武技也很不簡單,至少是日階武技,不愧是琉璃閣的子弟」。

小金背上,盤坐的周凡目光落在下面的巨大古樹虛影之上,雙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看上去獨孤媚也沒有危險,於是就想要先看看情況,暫時不想出手。

「轟隆隆!」

無數的武技落在那巨大的古樹之上,發出陣陣轟鳴之聲,五顏六色的攻擊落在上面,只是激起道道靈力漣漪,蕩漾開來,隨即便是消散開來,而隨著一道道武技的消散,巨大的古樹也是漸漸暗淡,最後化為綠色符文破碎,消散在天地中。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你居然已經到了武將五階,而且還領悟了木之意境,果然不愧是琉璃閣的子弟,有著那龐大的財力支持,修鍊果然事半功倍」。

焚心看著面前的女子,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隨即轉過頭,對著一旁的老者說道:「三長老,拿下她!」

「少宗主,拿下她是沒問題,可是一旦被琉璃閣知道了,後果不堪設想」,感受老者擔憂的說道,那滿是褶子的額頭上,也是微微一皺,深深的皺紋宛如溝壑。

「不用多說,拿下她,琉璃閣不會知道的」。

看著焚心堅定瘋狂的表情,老者也沒有辦法再勸,只得微微點了點頭,身法一轉,朝獨孤媚掠去,如同雞爪一般的右手伸出,赤紅符文籠罩,炙熱的氣息蔓延,一道巨大的火焰爪印迎面而下。

感受著鎮壓而下的爪印,獨孤媚俏臉之上,也是凝重無比,這等力量,憑她現在的力量,還是不能抵擋。

「要是他在這,該多好」。

就在她微微絕望之時,腦海中浮現出周凡清秀的面容、戰鬥中的霸道狂野、尷尬時摸鼻尖的憨態,以及回憶深愛女子之時的悲傷,一道道漣漪從心底深處湧出。

「原來,我是喜歡上他了……」

就在這生死之際,她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俏臉之上,一抹動人心弦的笑意浮現。

就在她絕望的準備閉上雙眼之時,突然一道金色光芒閃爍,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是擋在了她的身前,令她絕美的臉上,露出無比激動之色,丹鳳眼之中,有著晶瑩的玉珠醞釀,那道身影並不壯碩,卻彷彿能頂天立地,鎮壓山河。

身影正是周凡,就在焚心交代老者出手之時,周凡就已經讓小金降落,待下降到一定高度后,猛然躍下,體內追風珠顫動,身法運轉,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兩人中間。

周凡一拳轟出,金色光芒籠罩右拳,帶著霸道銳利的氣勢,強大的力量使得空氣都是陣陣轟鳴,剎那間,便迎上了那道巨大的爪印」。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雲霄,兩股靈力相撞,恐怖的靈力能量風暴,頓時如同颶風一般席捲開來,周凡踉蹌後退數十步,腳下的地面都是一道道裂痕浮現,而那老者,也是倒飛而出。

「是你小子!」

長夏江村事 老者穩住身形,陰厲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面前的清秀少年,感受著還在顫抖的右手,深深凹陷的臉頰上,露出震驚之色。

「看來你從那金翅大鵬鳥身上,獲取了不少的好處」,老者嘶啞著聲音說道。

周凡完全不理會老者,走到獨孤媚的身邊,看著他垂淚欲滴的絕美姿態,忍不住伸出右手,在他瞪大的目光中,摸了摸他柔順光滑的秀髮。

「你……」,獨孤媚反應過來,微微後退,躲開了他的大手,俏臉之上,嫣紅湧上,羞的話都說不清了。

「好了,接下來就交給我了,我這就幫你去出氣」。

話音落下,視線重新移到焚天宗二人身上,雙眼之中,殺意閃過。

「三長老,給我殺了他,快殺了他」,焚心看著兩人卿卿我我的樣子,無盡的怒氣湧上心頭,瘋狂大叫。

老者眉頭微皺,蒼老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之色,剛剛的對拼,可以說他隱隱中還處在下風,對上現在的周凡,他也沒有可以留下他把握。

「啊~~」

就在他猶豫之中,一聲凄慘的哀嚎響起,只見周凡如同鬼魅一般,瞬間出現在一名護衛身前,一拳擊出,那護衛的胸膛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深深凹陷,一口夾雜著內臟碎片的鮮血吐出,身體倒飛數十丈,生機全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