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臉轉到一邊,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偶爾不小心看見,還露出一臉嫌棄模樣,似乎看見什麼傷眼東西的琦千蝶,亮魔王心中湧起一股挑戰之感,你不看我,我就非讓你看,我這麼好看,竟然有人嫌棄我。

Home - 未分類 - 看著臉轉到一邊,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偶爾不小心看見,還露出一臉嫌棄模樣,似乎看見什麼傷眼東西的琦千蝶,亮魔王心中湧起一股挑戰之感,你不看我,我就非讓你看,我這麼好看,竟然有人嫌棄我。

「說起來,我怎麼感覺侄女你在一夜之間變老了。」亮魔王忽然開口說道。

一般女兒家嘛,最在乎的就是容顏,說他變老了,一定會生氣的。

「人總是在一天天變老的嘛,不變老那不是妖怪嗎?」真是不會說話,哥這明明是長大了,竟然哥說變老了,真是……註定孤單的一生,活該你沒有女朋友。

「你啊,一張小嘴真是……怎麼這麼討厭呢?」亮魔王伸出手指,在琦千蝶嘴唇上按了一下,又在琦千蝶反應過來之前,迅速收回手,一臉笑意的看著想要張口咬人,卻不想小心咬到自己舌頭,而眼淚汪汪的琦千蝶。

手感不錯,可惜不能多按,逗起來雖然很好玩,但是實在是太愛哭了,真是個小淚包。

「覺得我討厭,就把我放了,我立馬就走,絕不逗留。」琦千蝶扭了扭被亮魔王捆得嚴嚴實實的身體,一臉倔強的說道:「什麼救命之恩啊、什麼叔侄初見啊、什麼烤魚啊,侄女只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只當自己不小心,救了個不知回報的壞叔叔。」

「嘖嘖……」亮魔王咂巴了一下嘴,看明明是眼含著委屈的淚水,表情卻還十分倔強的琦千蝶,默默在心裡為對方的演技點了三十二個贊。

還「只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呢?只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不用這麼強調「不知回報」這四個字吧?救命之恩、叔侄之情就算了,連吃他個烤魚都這麼小氣。吃烤魚還要給錢?勞資從小到大吃人都沒有給過錢。這個死丫頭,真是……要是換成自家老哥,沒準這算計就成了,不過換成自己嘛。

這個時候,只要「呵呵」就行了,魔界眾魔誰魔不知,自己出了名的滾刀肉——切不動、煮不熟、嚼不爛。

看忽然笑得很歡快的亮魔王,琦千蝶心中猛得湧起一陣毛毛的感覺,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往後挪。

「你跑什麼?」亮魔王身體前傾,一把抓住琦千蝶的腳。

劍三蘿莉套裝的尿性嘛,大家都很明白的,褲子沒有外觀的,而鞋子的外觀,無非是在沒有和露腳趾之間換來換去,從來不會考慮地板臟不臟,小蘿莉光腳踩在地上會不會疼個問題。

今天琦千蝶所穿的套裝,就是一雙沒有鞋面鞋底,只綁著幾根絲帶的鞋子,所以亮魔王一把抓住的,也是琦千蝶粉嫩嫩的腳,而不是鞋子。

「你的腳?怎麼會……」如此小巧玲瓏,溫膩柔嫩,白皙香軟握在手裡讓人捨不得撒手。

雖然修真界不講女子貞潔這種凡人之禮,但對一般女人來說,腳是比胸還要重要的東西,胸還可以給老公看,腳卻是只能自己看的東西。

可惜對於琦千蝶來說,這一套他是聽都沒聽過,一到夏天滿大街都是露腳的女人,誰還知道這個?

「我的腳怎麼了?」聽了亮魔王欲言又止的話,琦千蝶心中一急,也顧不得自己剛才還說不理魔王呢,遂一臉急切的看著亮魔王,開口問道。

說話說一半就不說了,根本就是成心想逼瘋人嘛,大壞蛋。

說話說一半就是成心想逼瘋人?那你就先瘋一會吧,大侄女。

抓著琦千蝶的腳,亮魔王越抓越捨不得放手,這麼香白軟的東西,不知道是女人的腳都這樣,還是只有大侄女的腳是這樣。

「不說話就把我的腳放開!討厭!」琦千蝶趁著亮魔王沒注意,氣乎乎的將腳從亮魔王手中抽出來。

看著忽然空掉的手,亮魔王突然覺得心裡似乎也空了一塊,他抬起頭看著一臉傲嬌模樣,完全沒有意識到剛才的舉動,是多傷害自己弱小心靈的琦千蝶,忽然心中略為有些不爽,冷冷一笑說道:「我的身體還沒好,你還需要再去獵點妖丹來才行。」

「啊?還要獵丹?不是吧?」琦千蝶一臉驚訝的看著亮魔王,有這麼對侄女的嗎?自己才給他獵了那麼多妖丹,竟然還要自己去做苦力?人幹事?

「蛇精病!我又不是人!」亮魔王一臉陰森的瞪著琦千蝶,讓她去獵個妖丹而已,用得著這麼驚訝嗎?本王就是這樣的漢子,從來都是這樣真實的魔——有苦有難哥哥上,哥哥不在給別人,不到萬不得己,絕不自己親自動手,「我可告訴你,我這傷呢,如果不用妖丹,至少得養幾百年才好。我是魔,我的命很長的,再加上封魔石那麼惡劣的環境我都撐下來了,這裡有山有水有吃有喝,我就更不怕了,你嘛……如果你覺得命夠長,又不怕一個人待在這裡孤獨寂寞,你可以慢慢等。」

「嗚嗚嗚……算你厲害。」琦千蝶一扭身體,氣乎乎的說道:「還不快幫我解開,你綁著我,我怎麼去獵妖丹?」

「哼!小淘氣!」亮魔王打了一個響指,「啪」的一聲,原本結結實實綁在琦千蝶身上的繩子,立刻飛到了亮魔王手中,只是除了繩子之外,另外也還有一樣東西,也一同飛到了亮魔王手裡。

「喂!那是我的劍!身為叔叔,你不送我這個侄女一點禮物就算了,竟然還搶我的劍!」琦千蝶伸手想去亮魔王手中的寶劍搶回來,那是奕魔王給自己的謝禮,怎麼能給別人?

「去!這是我哥的劍!」亮魔王將劍抱在懷裡,看著因為腮幫太鼓,小臉都快從包子臉,變成饅頭臉的琦千蝶,心中良心有點略不安,又補充了一句道:「你放心,我沒打算要你的劍,我拿它也沒用,這劍里被我哥注入了大量靈氣,我只是拿這劍去吸收靈氣治傷。等你回來,我就還給你。」

說完,亮魔王不等琦千蝶再有反應,抱著劍就跑進了屋裡,關上門設下禁止。

「治傷!治你妹妹的傷啊!好馬配好鞍,兵器不趁手,沒劍我怎麼殺怪啊!」琦千蝶簡直快要被亮魔王這種霸道行為氣死了,「還用你哥的劍吸收靈氣呢?你怎麼吸?含在嘴裡當棒棒糖嗎?」

琦千蝶腦子一轉,立馬想起當時自己用劍救亮魔王時,他是讓自己把劍插在封磨石上的。

原來是用插的,可是插哪呢?男人身上嘛,好像就兩個洞,不是上面那個洞,就自然是……

這麼一想,琦千蝶忽然有點明白,為什麼奕魔王老愛用「剛烈男子」這四個字來威脅自己了,原來是想念弟弟了。

「切!你當你是手機充電呢……插□。」

在心裡意淫一番亮受奕攻的場景,心情略為好轉的琦千蝶,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身出去獵妖丹。

島外的天空正好轉到四象陣,黑白紅綠四種顏色的龍在天空中翻騰著,每一種龍身上都各帶著一種BUFF。

黑龍——受到外功傷害減少50%。

白龍——增加30%外功攻擊傷害。

紅龍——受到內功傷害減少50%。

綠龍——增加30%內功攻擊傷害。

這龍在有奕魔王的寶劍時,到也不是挺難打的,輕輕一劍就能斬下好幾個龍頭。但是現在嘛……

沒有奕魔王的寶劍,琦千蝶只得用原本在藏劍門所使的武器,雖然也是品質不凡的靈劍,但是在這種高等級的龍面前,卻是不夠看的。白紅綠這三種龍還好,用儘力氣勉強可以一次斬殺,但是遇上會減外功傷害的黑龍,卻是萬分抓狂,往往一擊不死,自己還會被因為受重傷,而狂化的黑龍所傷。

「可惡!」

再一次被黑龍拍飛,琦千蝶飛在空中,雙手捏緊成拳,臉上陰森森的,血紅色的眼中跳動著名為「憤怒」的小火苗,死死盯在前方的龍群。

不知不覺之中,一團黑色的霧氣從他體內飄出來,將他的身體團團圍住。

身為毒屍,以吸收天地之間的負面之氣為生,但這卻是他頭一次使用體內的負面之氣做為攻擊力量。

琦千蝶抬起手掌,一縷負面之氣混和著靈氣,從他手中無聲無息的飄向其中一條黑龍,然後負面之氣的範圍越來越大,最後悄無聲息的將整條黑龍包裹了起來。

「收!」琦千蝶猛得緊握成拳。

這時包裹著黑龍的負面之氣立刻翻滾起來,順著黑龍的氣孔,拚命往黑龍體內鑽。

被包在負面之氣里的黑龍,也拚命掙扎著,但卻已經改變不了他被負面之氣吞噬的命運了。

漸漸的,負面之氣中黑龍停止了掙扎,負面之氣散去,原來有血有肉的黑龍,已經只剩下一具白骨,還有頭頂那顆紅的發亮的妖丹。

這顆妖丹,還是琦千蝶刻意留下來的,不然早就被負面之氣一併吞了。

「竟然這樣也可以?」感受到體內傳來的力量,琦千蝶不由放聲大笑。

相比於每次殺妖獸都只取妖丹,其他部位不得不忍痛放棄相比,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看在殺怪不但能長經驗,還能長修為的份上,琦千蝶開始肆意的用負面之氣來獵殺妖獸。

初時,由於技術不成熟,他一次只能殺一隻怪,但是等到後來殺出經驗來之後,他每次放出負面之氣,都能輕鬆放倒一排怪,比用奕魔王的寶劍殺還要快。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天,琦千蝶再次集齊了一千顆妖丹。

「啦啦啦!我回來了!」琦千蝶一路狂奔著落在沙灘著,只是才一落地,就被沙灘上的情況給驚呆了。

這是什麼狀況?上次回來時,這傢伙周圍還圍著幾個小美女,一副腐化墮落的樣子,這次怎麼直接變成貧苦善良的勞動人民子弟了。

琦千蝶一臉驚訝的看著正含笑對著自己打招呼的亮魔王,這傢伙怎麼笑得那麼歡快啊?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大侄女,你回來了?真是辛苦你了,過來過來,來這裡坐。」亮魔王指著他身邊的一個小馬扎,俊美的臉上儘是慈愛的笑容。

慈愛你個鬼啊!一個只會惡整侄女的人,忽然露出這種長輩表情,不是別有所圖,就是非奸即盜,或者乾脆是這兩種都有。

琦千蝶一臉怪異的看著亮魔王,小心翼翼的彎□,伸出手在馬紮上猛得碰了一下,又用神識將馬扎掃了又掃,確定這馬扎只是個普通馬扎,絕對沒有被人動過手腳,方才放心的坐下去,就算這坐,也只敢虛坐在馬扎的三分之一處。

「叔,你要的妖丹。」琦千蝶將裝滿妖丹的儲物袋交給亮魔王。

亮魔王卻連看都沒看一眼,就直接將儲物袋丟在一邊,接著笑容滿面的拿起一根烤魚,遞到琦千蝶面前,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說道:「來!大侄女,叔特意給你做的,快嘗嘗。」

古怪!果然古怪!不和那幾個美女玩就算了,竟然還在這裡親自動手烤魚,烤就烤了還說是烤給自己吃的,他不會……

琦千蝶一臉驚恐的看著亮魔王,難道這傢伙在魚中下了毒,想要把自己毒死?

「你想什麼呢?我怎麼會想把你毒死?我只是……」亮魔王看著琦千蝶那副受寵若驚的小樣,氣就不打一處來,難道自己在他心裡,就是這樣的魔嗎?

「魔渣幹什麼事,都是正常的。」琦千蝶吸了吸鼻子,一臉委屈的說道:「你是叔叔,我是侄女,你是高玩,我是低玩。論輩分論實力,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你要殺就殺,要剮就剮,用這種貓捉老鼠的法子有意思嗎?」

「我沒有要殺你,我只是……只是……」亮魔王臉一紅,眼中出現一絲難為情的羞澀之意,但沒等琦千蝶看見,很快又消失不見,又轉為一臉傲嬌的樣子,「只是烤多了,我吃不完,怕浪費了才賞給你吃的,不要不識好人心。」

「真的?」琦千蝶一臉懷疑的看著亮魔王,就這傢伙剛才吃魚時那利索勁,竟然也有吃多了吃不下的時候?這太不科學了吧。

「那當然,你以為個個都是你,吃那麼多,像豬一樣,然後胖得也像豬一樣。」亮魔王一臉憤憤的將頭轉到一邊,不過十來天沒有,還是這麼胖,但又胖的那麼可愛,可愛的狠不得讓人在他的嘴上臉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轉頭夏日便發現,這裏不只是一個巨大金屬箱子,還有着不少相同的金屬箱子被送達此地,從裏面出來的,卻是不同國家的少年男女們。

身後,所有的金屬箱子關閉的大門,帶着棄權者向上升去。

其中有個五人一組的小隊就彷彿郊遊一般,一邊哼着小調,一邊忙活着各自的事情向前走去,爲首的一名少女正歡喜地指着前面笑道:“走走走,我們先去那邊吧……”

其他人都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可那名女孩的話還沒有說完,黑色的物體便忽地咬掉了她向前伸出了手臂。

黑影壓下,衆人隨着一聲淒厲地慘叫向着那個方向看了過去,一直三米多寬,十米多上的觸角一般的東西衝天而起,似乎是嘴巴的位置,正咬着女孩的手臂!

裂開的鋸齒像極了蜘蛛,但是那滿是觸角的身體卻讓人不寒而慄。

在場的衆人不由擺出了架勢,包圍了那隻怪物。

夏日皺着眉頭看着,並沒有急着去幫忙,而草木欣則毫不猶豫地想要衝上去,卻被暮芽拉住了。

少女冷着一張臉只說了一句話:“我們不是對手,逃吧!”便向着森林之中走去。

夏日一驚,透過眼鏡的分析,他分析不出對手是什麼生物,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對於那個東西,他一無所知,這讓他不由地感到了一絲威脅。

人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總是會抱着一種恐慌,而那將會影響一個人的判斷力,夏日瞥了暮芽一眼,少女的表情正告訴他,自己知道一切,一想到這,夏日便拉住草木欣跟上了暮芽。

草木欣被夏日拖離了那個地方,不禁有些惱怒,瞪向少年叫道:“夏日,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這是見死不救啊!”

夏日沒有回答他,暮芽則冷冷瞪向了草木欣,喝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就算是一支十分強大的小隊也贏不了!懂得這個道理的人都會選擇離開!”

正如少女所言,並非是所有的人都去圍殺那隻奇特的怪物,大部分的人選擇了離開,三三兩兩的進入了森林之中。

但留在原地對付那怪物的仍然有着數十人,只是不管他們的超能力多麼厲害,攻擊在那怪物身上,卻連一絲傷口都沒有留下來,相反,那怪物的觸角忽地變長,隨意地掃過,就有不少人的身體四分五裂,宛如卻豆腐一般。

草木欣呆呆地着看一羣人就這樣在他面前死去,而之前斷去一隻手臂的女孩已經發不出聲音了,雙目無神地看着那怪物靠近,一口咬下她的上半截身子,下半截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剩餘的腸子流了一地……

草木欣想要衝上去,卻被夏日死死地抓住了,並說道:“草木欣,你現在衝上去是有勇無謀,只會送死,那樣的話,你連最後給他他們報仇的機會都不會有了。”

草木欣聞言瞪向夏日與暮芽,不解又憤怒地叫道:“爲什麼?爲什麼你們能保持這樣的冷靜?你們的血是冷的嗎?你們沒有人性啊!”

說着,甩開夏日的手就就衝了過去,在怪物口下掙扎着的人已經寥寥無幾,草木欣雙手一按地面,巨藤纏上了怪物的身體,但那生物實力還強,這樣只能困住他一會兒,不少的藤蔓已經被掙斷。

草木欣的超能力有限,當全力困住一個目標時,他就無法再分身用出異能在其他的事物上了。可就算這樣,他也覺得足夠了。

他一手拎住一個人,向着森林之中衝去,可轉身卻看到一隻十三米多高的黑色人形似的鐵甲生物擋住了他的去路……

草木欣苦笑了一聲,看着那生物的大嘴張開向着他咬了下來,他絕望地閉上了眼睛,想起之前夏日說的話,果然……自己這樣的行爲只是有勇無謀,白白送死嗎……

草木欣!

耳邊隱隱約約的傳來了聲音,是幻聽嗎?

草木欣下意識地擡起頭,卻看到一道身影掠過,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後的帽子,將他拉扯着飛離了兩隻怪物。

他詫異地擡着頭,就看到了夏日那張想氣又氣不起來,想笑又笑不出聲的古怪表情,低頭看去,這位好友的腳下卻什麼都沒有,他就是這樣無視重力飛在半空之中的!?

怎麼可能?

草木欣感到錯愕的同時,夏日已經落在了森林之中,叫草木欣連同他手上的那兩個被救下來的人一同放下,揚起手中的冰杖製造了一個光能錯覺,原地做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