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當軒轅楓談到修煉理論之上,他很快的發現,軒轅楓在修煉一途上的造詣之高明,對於他的啓發之大,真的是讓他感覺到自己就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了。

Home - 未分類 - 但當軒轅楓談到修煉理論之上,他很快的發現,軒轅楓在修煉一途上的造詣之高明,對於他的啓發之大,真的是讓他感覺到自己就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了。

雖然現如今軒轅楓的地位已經是今非昔比了,恭維的話已經聽得太多了,但是當他再一次從季無名的口中聽到之時,依舊是有着一種無語之感。

就這樣兩人是越談越起勁,真是相見恨晚啊,就這樣在海灘上交談着,隨後連北斗七星的其他人員也都被吸引了過來,衆人可謂是秉燭夜談啊。

次日,紅日東昇,一道道巨浪打在了石礁上,發出陣陣轟鳴聲,軒轅楓等人就盤膝坐着海邊沙灘旁的巨石之上。

豁然,軒轅楓睜開了眼睛,看着海平線上的紅日,隨着軒轅楓的醒來,季無名以及北斗七星的衆人也都相繼醒了過來。

“呵呵,新的一天又來臨了,走吧,去會一會我們可愛的小禿鷲們吧!”說着軒轅楓就站起了身子,迎着海面伸了一個懶腰。

“呀…”軒轅楓一聲長吼,直透九天。

“啾,啾,啾!”伴隨着軒轅楓的吼聲,天空中傳來了青鶯們的迴應。

“嗖,嗖,嗖!”

一連三聲破空之聲,三頭巨大青鶯落在了軒轅楓等人身前的沙灘上,歡快的看着軒轅楓等人,看來青鶯回到了他們常年生活的大海之上,心情多愉快多了。

“這…”看着面前的幾頭青鶯,季無名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先鋒 “呵呵,季老哥,怎麼樣,這幾頭青鶯用來對付那禿鷲沒問題吧!”軒轅楓看着季無名那震驚的樣子,不由得小小的得瑟了一把。

“這個…軒轅小哥啊,這青鶯都是你的嗎?”季無名驚魂未定的看着三隻青鶯想軒轅楓問道。

“恩,是啊!這青鶯都是組織裏面的,如果季老哥喜歡的話,等去到了總部那邊再讓老哥你挑選一隻尊者階的青鶯作爲代步工具把,組織裏面每個人都有一隻專用青鶯作爲代步工具的嗎,這是組織的一個標準。”軒轅楓得瑟的向季無名說着。

“這…組織每人都有一頭青鶯?這要得有多少青鶯啊!”季無名再次震驚了,這組織裏面每人一頭那可得要成百上千頭青鶯啊。

這可不是什麼大白菜,滿市場都是,而是青鶯,青鶯是什麼,堪稱飛行速度最快的飛禽啊!並且是大量羣居飛禽,一般每羣都不會低於萬隻的,每羣也都有尊者階的青鶯王,幾乎都能共鳴,發揮出恐怕得氣勢,一般尊者九級的人遇上了都得避着走。

畢竟青鶯不但厲害,並且速度奇快,尊者九級的人或者尊者十級的星球階極限高手雖然不怕青鶯羣,但是也對其沒什麼辦法,所以都不願意去招惹青鶯。

但軒轅楓現在卻說,北斗七星有很多青鶯,供北斗七星的人當坐騎,這也就是說北斗七星肯定收復了一個青鶯羣,這真的鎮住了季無名,他是怎麼也想不通北斗七星怎麼收復的這青鶯羣的。

“呵呵,放心吧,組織裏的青鶯多着呢!就算裝備幾個軍團也不成問題的,走吧,我們去辦正事了。”軒轅楓得瑟過後像季無名招呼道。

“恩,好的,我來帶路,畢竟這裏我可比你熟多了!”震驚過後季無名也恢復了過來,畢竟是走遍了行者世界的人物,見多了大場面的,雖然軒轅楓這收復青鶯不是一般的大場面,但是季無名總算是快速的恢復了過來,然後就招呼着軒轅楓等人,在前面帶路了。

青鶯飛入了高空,而軒轅楓等人卻好似一隻只靈活的猴兒行進一般,在島上飛快的穿行着,大半個時辰時間。

軒轅楓看着眼前這一棵聳立的大樹,大樹足有常人腰粗,通體血紅,樹葉和樹幹看起來都好是鮮血凝聚而成的一樣,特別是那一顆顆懸掛在枝葉中的果實是綠色的,綠得讓人心顫,更是讓人一眼能判斷,眼前的果樹就是血葉果樹。

“就是這了?”軒轅楓露出一絲笑看向季無名。

血葉果樹周圍十圍內,沒有其他植物,光禿禿的是十丈外的植物樹木長勢也明顯不如其他方。

“恩,就這裏,小心點。”季無名提醒道。

“還真沉的住氣!”軒轅楓環顧圍一眼,隨即將肩上的一些準好的東西朝的上一扔,發出“蓬”的一聲,在寂靜的山林間顯的很刺耳,軒轅楓能察覺到,周圍山林草叢中,隱隱有一雙雙眸子在盯着這裏。

“不愧是有着智慧的魔獸,夠謹慎的啊!”軒轅楓手持戰刀,示意衆人退開一些,然後身子一躍便是跳到了血葉果樹的枝幹上。

“綠色的果實?血葉果?”軒轅楓看着眼前,這好似翡翠雕琢成的果實。

“這東西果真奇特啊,不愧爲極品的溫養元神的靈藥。”軒轅楓一伸手,抓住一個果子一用力!

“崩!”好似硬生生扯斷鐵鏈一般,這血葉果被軒轅楓拽下來一個,不禁嘀咕道:“這哪裏是‘摘’啊,純粹是用蠻的‘拽’啊。”

“採摘血葉果,普通人恐怕還摘不動啊。”軒轅楓笑着,右手握着戰刀,左手卻好似蜻蜓點水,化爲巨掌抓了一個又一個血葉果,好似採摘血葉果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一樣。

“譁,譁,譁!”

只見一翡翠雕琢似的綠色果子從血葉果樹上不斷消失,一個個全部進了軒轅楓的儲物戒指當中,這摘速度之快。

這果子摘得太過簡單了,同時軒轅楓也鬱悶了:“季老哥不是說的一旦靠近血葉果樹,那些禿鷲就會死命的攻擊嗎?怎麼我都摘了這麼多血葉果了也不見禿鷲攻擊我啊?”

軒轅楓鬱悶,季無名不軒轅楓更鬱悶呢,他在這島嶼上都兩年多了,來這血葉果樹下野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每次都是一旦接近千米內,那些該死的禿鷲就會不要命的攻擊,根本沒有一絲機會接近着巨樹。

但是看着現在的軒轅楓,卻是輕輕鬆鬆的就爬到了樹上,這轉眼間就已經摘了N多的血葉果了。

“這是怎麼回事?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吧!”季無名鬱悶了,他出賣了自由就爲還得一枚血葉果而已,可這你也讓自己感覺換的有點價值吧!

軒轅楓就這麼輕輕鬆鬆的就給摘到了,這然季無名覺得,他這麼一個尊者六級的大高手情以何堪啊!

而北斗七星的其他人也都發現了情況好像跟想象中的完全對不上號啊,他們的想象應該是一來到這裏就會爆發驚天大戰,然後衆人好好表現,爭取能給軒轅楓留下一個好印象呢,可是現在就這麼傻乎乎的站在樹下,看着軒轅楓在那樹上輕輕鬆鬆的摘着血葉果。

這都什麼事嘛,全部都鬱悶的看着季無名,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問:“你丫的不是說一旦接近血葉果樹,那些禿鷲就會不要命的攻擊嗎?現在何止是接近啊,人都在血葉果樹上摘果子了,也不見一隻禿鷲來攻擊呢!”

季無名本身就鬱悶了,被北斗七星的衆人一看,面子更是掛不住了,暗恨:“TMD,這死禿鷲不會也欺負咱這老實人吧!欺負就欺負吧,你不帶這麼玩的吧!你就算意思意思攻擊下也行啊,就這麼無動於衷,你讓哥這面子往哪放啊!”

所有人都鬱悶了,這禿鷲到底是什麼情況啊,北斗七星的衆人更是懷疑,季無名是不是想找個藉口加入北斗七星吧,但要找你也找點靠譜的吧,這情況說的根本就是天差地別啊!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轟!”

突然間,空氣猛的一震,一股強大的威壓從血葉果樹旁邊的草叢中傳了出來,直接籠罩了整個血葉果樹周圍千米的空間。 “嗯,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啊!”感受的那無邊的威壓,軒轅非知道禿鷲終於還是忍不住要對自己發動攻擊了。

對此,軒轅楓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雖然這威壓來的突然,但是軒轅楓也並未有太大的驚訝,所以也只是停止了採摘血葉果,嚴陣以待的戒備起來。

“好恐怖的威壓啊!”

“這威壓也太誇張了吧!”

“看來這些禿鷲還真的不好對付啊!”

……

北斗七星的其他成員也都感受到了那滂湃的威壓,他們都未曾領教過中部大草原上那狼羣與青鶯羣對抗的那種鋪天蓋地的威壓,所以被這禿鷲羣的威壓給驚住了,不由得驚歎不已。

“呼,終於還是要出手了!”季無名鬆了口氣,他還真怕這些禿鷲不出來攻擊呢,那樣他可以肯定,他絕對會接受不了這坑爹的事實的。

“啾…”

就在威壓出現之後,天際傳來了青鶯的輕鳴,這聲音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具有着一定的穿透性而已。

不過當聲音傳到血葉果樹這邊的時候,卻是體現出了其平淡之中的不凡之處,伴隨着青鶯的鳴叫,血葉果樹周圍那無邊的威壓卻突然的崩潰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咻,咻,咻…”

一陣騰空聲自草叢中傳了出來,無數的禿鷲向着血葉果樹撲去,準確的說應該是向着血葉果樹上的軒轅楓撲去,那一雙雙綠油油地眸子更是駭人的盯着軒轅楓,全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早已經嚴陣以待的軒轅楓目光一瞥,那一直握着戰刀地右手很是隨意地一個翻腕,強大地臂力灌輸其中,戰刀劃過一道絕妙地線條。

“唰!”銀光一閃。

“嗷,嗷,嗷…”一道又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了起來,血水像下雨般自那血葉果樹上灑了下來,真所謂是一片腥風血雨。

只見那銀色的戰刀劃過之處,一隻只通體銀灰色毛髮的禿鷲,不斷的從高空之中落了下來,這些禿鷲的四爪卻是詭異地血紅色,身體之龐大更是堪比普通猛虎。

這禿鷲被軒轅楓的戰刀劃過,開膛破肚將死不遠,可是它一雙綠油油眸子依舊瘋狂瞪着,四爪還舞動掙扎着,可是根本無濟於事。

“大家一起動手吧!”看着軒轅楓在那血葉果樹上,猶如魔神般揮舞着戰刀,每一次會動都將帶走十幾二十只禿鷲的生命,被先前那威壓壓制的季無名也反應了過來,轉身向北鬥七星是衆人提醒了一聲,隨後就向着天空中的禿鷲羣撲了上去。

“嗯,大家快動手幫公子,這畜生太多了,雖然威脅不到公子,但是殺起來也是麻煩得很。”經季無名一提醒,衆人也都反應了過來,向着那些禿鷲撲了上去。

“嗷,嗷,嗷…”一陣陣淒厲了慘叫聲不絕於耳。

伴隨着慘叫聲,“噗通”聲也是不絕於耳,一具具禿鷲的屍體自高空墜落,沒多久的功夫,整個血葉果樹下就鋪了一地的禿鷲屍體,鮮血染紅了那乾涸的地面。

“呦……”“嗷……”“噶……”

一隻只禿鷲迅速墜落着,整個血葉果樹周圍變得猶如人間地獄一般,僅僅片刻,周圍的大地上就匯聚出了一條血渠,並且那血渠的流量還在不斷的增長着。

“大家小心一些,那尊者階的禿鷲王還隱藏着,注意別被那畜生給偷襲了。”一邊殺着周圍撲來的禿鷲,軒轅楓一邊提醒大家小心哪禿鷲王。

“嗯,大家是得小心些,那畜生可是聰明着呢!他現在肯定是藏在禿鷲羣裏面,準備偷襲我們。”聽到軒轅楓提醒,季無名也迎合道。

他可是與這些畜生打了兩年多的交到了,對它們的習性可以說是非常的瞭解了,那禿鷲王可絕對不比人類笨,是必須得注意的。

當然,季無名現在的心情可是無比的高興的,這些禿鷲可是難住了他兩年多時間了,一直對其沒有什麼辦法,看着這血葉果就在眼前,可卻就是摘不到,而老友的病情又是一日不如一日,真可謂是心急如焚啊!

今天有軒轅楓的幫忙,終於是不用再怕這禿鷲羣了,不但摘到了血葉果,並且還可以暢快的找這些禿鷲一報這兩年多的仇恨,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現在的季無名可是越戰越勇,殺起禿鷲來那是如同殺神降世一般。

“呦……”

一道高亢憤怒地鳴叫聲響徹天際,原本那些奮不顧身的向着軒轅楓等人撲來的禿鷲們,聽到這聲高亢,全部身形一頓,而後就全部轉身四散逃竄起來。

“大家速度快點,這些畜生要逃,剛纔那出聲的是禿鷲王,這畜生知道不敵,讓禿鷲羣逃走。”看着這四散逃竄的禿鷲羣,聯想到那聲高亢,季無名臉色一變,向衆人提醒道。

“哼,以爲躲起來小爺我就找不到你了嗎?你要是不出聲我還真不知道你在哪裏呢,但是現在你出聲了,那還想藏着嗎?”軒轅楓冷哼一聲,快速向着那隻發出高亢的禿鷲王掠去,雖然那禿鷲王隱藏在禿鷲羣中,但是它剛剛的那聲高亢卻暴露了它的位置。

要是這禿鷲王一直不出聲,就那麼隱藏在禿鷲羣中,軒轅楓還真不可能找到它,但是它一出聲,軒轅楓馬上就發現了它的位置。

“哼,想逃可沒那麼容易。”當軒轅楓向着那禿鷲王掠去的時候,那禿鷲王也發現了軒轅楓的目的,軒轅楓的厲害,它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在知道了軒轅楓向他殺來之後,禿鷲王就快速的向着禿鷲羣中躲去。

軒轅楓怎麼可能會放過這畜生,死死的鎖定了禿鷲王,提着戰刀快速向其撲去,被軒轅楓的氣機一鎖定,禿鷲王也知道躲不掉了。

“呦……”

再次一聲高亢,禿鷲王就向着軒轅楓撲來,同時其他方向也一起竄出了幾隻體型比普通禿鷲要大一些的禿鷲,向着軒轅楓撲來。

軒轅楓一瞥,全都是神級巔峯修爲的禿鷲,他立即明白這禿鷲王知道不敵,所以讓禿鷲中厲害一些的禿鷲來一起對付自己。

“哼,倒是蠻聰明的嘛,不過就這樣的水平,那可救不了你的命。”對於這些只有神級巔峯修爲的禿鷲們,軒轅楓可不在意,但是同樣也不會大意,他停在了空中注視着撲來的禿鷲們,沒有在繼續向禿鷲王撲去。

“呼!”

凜冽地狂風從空刮來,令不少植物都低頭,一些血葉果也被吹的滾動起來,禿鷲王以及十幾只神級巔峯修爲的禿鷲向着軒轅楓撲來。

禿鷲王那兇厲的眸子盯着下方軒轅楓,滿是殺氣!這島嶼可是它的地盤!這血葉果樹可是它的食物,雖然偶爾它也會給其它一些修爲厲害的禿鷲們嚐嚐鮮,可大多數都是它獨佔的。

這果實,對其本身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但是味道確實非常的不錯,吃起來非常的爽口,就算沒有什麼好處,可是它就喜歡那種味道!

“嗖!”禿鷲王撲來的速度劇增,宛如一道利箭射向下方軒轅楓,其它的十幾只禿鷲的速度也加快了幾分,向着軒轅楓射來。

“哼,來得好!”軒轅楓冷一哼聲,根本沒有閃躲,就站穩在空中,手持戰刀,在禿鷲王以及神級巔峯的禿鷲們襲來的一瞬間,軒轅楓眼睛一眯,手中戰刀便是一轉一挑,好似一條游龍一般,襲向那撲來的禿鷲王。

同時,軒轅楓身形一閃,避開了其它禿鷲們的攻擊,但是其手中戰刀的攻勢卻不改,直奔着禿鷲王而去。

“鏘!”

利爪對刀尖似鋼鐵撞擊聲,肉眼可見的震盪波及開去,周圍的血葉果樹枝直接絞地粉碎,不少樹枝上的血葉果向樹下掉落下去,一片噗通聲自地上傳來,而禿鷲王也直接被擊飛了出去,落在百米之外。

察覺軒轅楓比它想象中的還要難對付,禿鷲王的雙眼凝了起來,死死的盯着軒轅楓,而後立即扇動雙羽平衡住了身形。

“哼!”

軒轅楓沒給禿鷲王考慮的時間,一擊過後又快速的揮刀向禿鷲王攻去,根本沒給禿鷲王逃跑的機會。

看見軒轅楓追擊禿鷲王,其它禿鷲也都向軒轅楓撲來,而那禿鷲王也立即高亢鳴叫着朝軒轅楓衝來,那雙碧綠色的瞳孔中滿是冷冽瘋狂的殺意,只聽得一連串的撞擊聲。

鏘!鏘!鏘!

每次交擊都引起狂暴的氣勁波,血葉果樹的樹葉不少都被波及飄落下去,一些細小的枝也都斷了,果實業是掉落了不少到地上。

禿鷲王以及十幾頭神級巔峯的禿鷲這一連竄攻擊,卻根本沒傷得了軒轅楓絲毫,軒轅楓現在的修爲就算是對上尊者七級的高手也沒多大問題,更何況這些神級修爲的禿鷲了。

“就是這時候!”軒轅楓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惡的微笑,他讓禿鷲們瘋狂的攻擊,就是要禿鷲露出破綻,給予致命攻擊,在這種狀態下,是最容易露出一絲破綻的,畢竟瘋狂攻擊,對自身防禦上就會偏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