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尹玉楓那雙眸子里,明顯的是對自己有情,凌月逍冷哼一聲,卻是做了一個決定,始亂終棄,讓他也嘗嘗這等滋味。

Home - 未分類 - 而尹玉楓那雙眸子里,明顯的是對自己有情,凌月逍冷哼一聲,卻是做了一個決定,始亂終棄,讓他也嘗嘗這等滋味。

所以第三日便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將尹玉楓的僧袍丟給了他,準備去尋找饕餮,心中有些埋怨這個該死的饕餮,竟然敢拿自己的主子開涮。

當然凌月逍到此還有一個目的便是尋找蒼雪衣,這裡似乎有個什麼仙山,山上倒是有個隱世宗派:隱宗。

隱宗很少招收弟子,更是與世隔絕,但是凌月逍來得巧,卻是隱宗十年一度的出世之日,這一日會招收不少弟子,也會有門內的優秀弟子出來見識一番。

尹玉楓沒想到凌月逍這般翻臉無情,不由得苦笑連連,他一代聖佛已經這般了,回到門派自然不會在是聖潔無暇的聖佛了,那個位置需要元陽未失的人才行。

心中卻也有了一個主意,「凌月逍我雖心悅你,但是本不想與你糾纏的,但是既然你找上門來,我便順應了心中所想,與你糾纏到底。」

所以凌月逍一走,尹玉楓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跟在了凌月逍的身後,他的修為比上凌月逍是極強的。

凌月逍和饕餮二人住在仙人居客棧,尹玉楓也便在客棧內包了一間貴賓房,這麼多年下來,他的收藏不少,可以算的上是富裕至極。

對於尹玉楓凌月逍不是沒發覺,但是覺得自己采了他的元陽,壞了他的修行,他這般速度很是難在長進了,也算是報了今世前世之仇了,畢竟對於修鍊的人來說,最痛苦的莫過於修為的緩慢和停滯了。

誰知道人家尹玉楓竟然跟了上來。

凌月逍隱隱的有所察覺,覺得他大約是不服氣,估計過一陣子也便沒什麼了。

但是這位聖佛大人卻是穩穩的住在了自己的隔壁,自己走到哪兒偏偏對方也跟在哪兒,人家不和自己說話,大路朝天各走半邊,這也沒規定人家就不能走這條路。

凌月逍氣的夠嗆,而且自己身邊又有個惟恐天不亂的饕餮。

凌月逍覺得腦門子得冒冷汗,自己當初怎麼就收了饕餮這麼個妖孽。

隱宗的吉日越來越近,凌月逍細細的回憶著雪弋說的場景,此情此處絕對是沒錯的。

而且隱宗被傳的神乎其神,據說隱藏著許多仙君以上級別的人,這讓凌月逍倍感壓力,要她說直接將人搶過來便算了,但是鬧這麼一出,又不知道現世這個蒼雪衣還會認自己不,更何況還有個虎視眈眈的轉世的龍族公主。

為了順利的進入隱宗,凌月逍在饕餮的指引下,順利的進入了一處秘境,這秘境之中多是一些修為較高的兇殘的猛獸,不知道是被何人禁制在這秘境之中的。

凌月逍的任務便是每天找幾個猛獸練手,至於尋寶什麼的,凌月逍倒是撿了幾個誤入的弟子的乾坤袋,但是袋子里都是一些低階的丹藥或者功法,沒什麼大用。

幾天宰掉一隻猛獸,便將其妖丹煉化出來,將其轉化為鴻蒙之氣,倒是比自己單純的閉關修鍊倒是快了不少。

前兩次凌月逍去那獸林之中,還有個惡獸出沒的,但是到了第三日的時候,整個林中的惡獸便都躲了起來。

這讓凌月逍納悶了好一陣子,莫非當真是自己的仙法前進的原因,心中也有些欣喜。

只是這欣喜沒多久,便被一個現實給打破了。

該死的尹玉楓不知道怎麼知道了此處,他的修為本來已經接近了神,如今全身的修為一散發出來,那些惡獸雖然兇惡,卻也狡猾的很,任誰都不敢再出來了。

凌月逍長吸了一口氣,眼裡閃過幾分戲謔,卻是毫不留情的將尹玉楓壓在了身下,又大肆的吸收了一番他的修為。

尹玉楓身體內的修為明顯的在下降,但是卻又十分的高興,不論如何凌月逍能夠看到自己了。

「聖佛大人,你我有緣,需再續恩情……」

「我不記得和你有什麼關聯……」

「聖佛大人,我心中還是有你的!」

「難道聖佛大人就這麼的不知廉恥嗎?」

不過幾日的時光,不染一絲塵埃的聖佛大人便被凌月逍折磨的有些頹廢了,那般忽冷忽熱,令尹玉楓心疼的難受。

起初饕餮還覺得好玩,但是後來便也發現有些不太對勁了,凌月逍雖然有些時候做事有些不按理出牌,但是這般還是第一次。(未完待續。。)

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 隱宗出世的日子越來越近,尹玉楓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有些疲憊無力。

凌月逍的修為一下子升到了仙君的級別,而尹玉楓卻是落了一個級別,當然這些都不是尹玉楓在意的。

他在意的便是因為前世自己做的事情傷害了她,她便要這般的折磨自己嗎?即便自己前世有對不住她的地方,卻也從未傷害過她的感情。

最重要的是司徒流云為何卻要免受這一切的懲罰。

最近凌月逍不知道為了忙什麼對修為的上升十分的執著,尹玉楓有時候半夜休息的時候她就會爬過來,天亮的時候又走掉。

說來便來說走邊走,尹玉楓不由得苦笑連連,自己如今哪裡還有半點聖佛的影子,完全是一個等待良人歸來的怨婦。

這般就是凌月逍想要的嗎?

尹玉楓覺得莫名的委屈。

饕鬄也是頭疼的不得了,她感覺凌月逍體內似乎在有兩種力量在撕扯,雖然靈魂和身體都是凌月逍的,但是那種力量,卻是能夠激發凌月逍身體內部的陰暗。

讓人慾罷不能。

隱宗果然非同凡響,四界之中皆沒有人喜歡干涉隱宗的事務,他們雖不若玄神殿出名,但是卻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凌月逍不知道月無邪和陸湛在玄神殿的生活究竟如何,但是有陸湛那樣地位的爹爹,又是在玄神殿,月無邪定是不會吃虧的。

隱宗的帶著靈力的寶車一輛輛的經過,凌月逍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自己的七彩祥雲寶車來,但是如今七彩祥雲寶車已經成了兒子的專座,自己總是不能夠跟小孩子搶的。

說白了其實她心底已經有了最好的選擇,聽說隱宗便有一個絕世飛行器——七香寶車,有八條龍拉著的七香寶車那是傳說中的大祭司的坐騎,只是如今卻是無人能夠駕馭的了。那八條龍也是有生命的。

就是如意神君也曾經試圖去契約過這寶車,但是卻是沒有成功。

隱宗的人遊行之後,便會去附近的一處道觀免費講解書,順便收招一日的弟子。

眾位弟子如果得了師父的御令便可以在這外界逗留一個月。

凌月逍站在仙人居的憑欄處,靜靜的望著眼下人來人往的飛行器,底下不斷的有人驚呼,「我看到仙人了……」

「啊……那個白衣的仙人真是好看!」

凌月逍沒有下去,她只是靜靜的注視著下面的飛行器之中的每一個,似乎是在尋找誰。

尹玉楓站在她的身側,見她那般的專註心中痛的難受。前世是司徒流雲,這一世又是誰,自己用盡了辦法都不能夠得到她的回眸,就像是一個跳來跳去的小丑。

可是偏偏又貪戀她短暫的溫柔。

她的溫柔與元昭雪那種素來平平淡淡的溫和都不同,卻是炙熱和纏綿,尹玉楓想不出誰會有那般的好運。

也許前世許多人都覺得凌月逍瘋瘋癲癲,但是又有多少人羨慕極了司徒流雲,有這般一個赤膽的女子為他做盡一切。

尹玉楓恨極了司徒流雲,只是如今桐城派淪落。卻又不想殺了僅剩下的傳人。

亞麻色的佛袍還穿在尹玉楓的身上,他的視線隨著她的視線變化。

凌月逍突然側過了臉來,「對不起!我或許真的恨過你,但是我更恨我自己。前世就像是一場夢,是我太過執著了。我只是不明白,為何一起長大的人卻一個個的離我遠去,更是不明白為何你們都覺得我是壞人。明明那些事,不是我做的,卻也沒有一個人肯聽我說話!」頓了頓又道。「我有時候見到你,就會情不禁的想起那個時候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卻是沒有人肯為我說一句話,所有的人多覺得我負了他們,你和半蓮……你只是不知道,我和司徒流雲是有婚約的,只是沒來得及公開罷了,我根本就不需要在婚前陷害他和元昭雪的。」

「我……」尹玉楓不由得倒退了幾步。

凌月逍卻是上前摸上了他的臉頰,「你們的心意我都是知道的,但是為什麼都跟我賭氣呢,你知不知道我也是個女人,也需要別人來守護,我不是鐵石心腸。」手指了指胸膛,「這裡還是軟的,在我最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又在哪裡,你又憑什麼對我擺出這樣一幅欠了你的尊容。」

尹玉楓一怔,卻是下意識的握住了凌月逍的手,用力的將她攬入了懷中,「不會了,再也不會了,就算是被你傷的體無完膚,我都不會在離開你了。」

話音未落,卻是被凌月逍推開了,她的眸光閃閃,帶著驚喜,竟是連仙法都忘記用了,咯噔咯噔的向著樓下跑了去。

那白衣的男子甫一露面,還來不及反應,胸前便被撞進了一個人來,熱淚沾濕了前襟。

周遭更是一片寂靜。

這個女子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這般的就非禮隱宗的雪尊者。

要知道這雪尊者還有個護花使者叫什麼龍依依,那可是個絕壁彪悍的女子啊。

尹玉楓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下來,他對蒼雪衣不是特別的了解,所以看到他並沒有什麼太多驚訝的表現。

只是這一陣子凌月逍的性情十分的不穩定,那個饕鬄也有和自己說過,自己正是擔心,害怕她會出什麼亂子。

蒼雪衣愣了愣,感覺懷中的人的氣息十分的親切,竟是忘了推開對方。

走在蒼雪衣身後的龍依依不知道什麼時候穿著一身花哨的衣服走了進來,長鞭子便向著蒼雪衣懷中的凌月逍甩去,「大膽,竟然敢動本真人的人。」

凌月逍精通媚術,懷中的男子元陽未失,又何來的是她的人,不由得從蒼雪衣的懷中探出了小腦袋來。

這一彈出來,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氣,仙人居何時來了這麼一位姿色出眾的仙子。竟是滿堂失色,與雪仙尊站在一起竟是各位的般配。

蒼雪衣這才看清楚對方的容顏,心中好似像是被千萬匹馬轟隆而過,手指顫顫巍巍的觸向了凌月逍的臉頰。

龍依依的鞭子落了個空,她如今不過是絕仙的修為,鞭子快要落在凌月逍的身上的時候,便被蒼雪衣打出的結界彈了開來。

「雪衣!」凌月逍拽著他的前襟輕喚了一聲,她本不是什麼嬌羞的小女子,剛剛是失態,如今又冒出一個囂張的女人想必就是那個龍公主的轉世了。便故意嬌羞了一把,氣氣她。

蒼雪衣對自己有執念,凌月逍是一直都知道的,神咒固然厲害,如果執念之深卻也是不管用的。

她本就是想試試蒼雪衣對自己能痴戀到幾何。

「你……你就是逍兒?」

「對,我就是你的逍兒,蒼雪衣的凌月逍!」凌月逍躲在蒼雪衣的懷裡,心情好得不得了。

尹玉楓有些傻眼了,心中隱隱的泛出了絲絲醋意。關於蒼雪衣他雖然沒有見過,卻也聽過他的不少事情,那般普通的一個男子,憑著自己凡人之力。為月逍做了不少的事情。

龍依依的腦海之中一霎那的空白,她是帶著自己轉世前的記憶而來的,她本以為自己施展了神咒,又先遇到蒼雪衣怎麼也會比凌月逍這個女人強。但是現實卻是極其的慘淡的。

「雪衣,她是個壞女人,她身邊可不止一個人男人。你切莫被她騙了!」龍依依的鞭子再次襲來,卻是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凌月逍從蒼雪衣的懷裡鑽了出來,手裡也拿著一道長鞭,便與龍依依交戰在了一起。

尹玉楓不由得打量了蒼雪衣一眼,好一個絕世美男子,想必這姿容與他前世沒有太多的差別吧,只是經過了一世,逍逍竟然還能夠一眼便認出他來,真是讓人羨慕啊。

尹玉楓打量著蒼雪衣,蒼雪衣也在打量著尹玉楓。

他們沒有人去幫凌月逍的忙,這個龍依依明顯的不是凌月逍的對手,不過是想讓她吃些教訓罷了。

蒼雪衣雖然不記得前世之事,但是腦海之中還是有些片段的,那些片段里,他的身邊都有一個紅衣的女子,男子雖是病弱,卻唯美的令人心碎,而他身側的紅衣女子則是熱烈如火。

一雙人站在一起竟是絲毫的不突兀,蒼雪衣是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全名,蒼雪衣。

只是真的像是那個龍依依說的那樣,這個凌月逍真的有許多的男人嗎?那自己的前世又是如何容忍的呢?

這般想著蒼雪衣的心有些抽疼,他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凌月逍,但是只一眼,他便知道自己愛這個女人。這種愛來自靈魂,即便是轉世也不會消滅,茫茫人群之中不止她一眼便能夠望透自己,自己也能夠認出她來。

尹玉楓搖了搖頭,「我在她心中的地位是不如你的。」頓了頓又道,「你不必介懷,她前世也為你做了不少令人嫉妒的事情,她是那般的優秀,身邊不會只有一個男子的。」

蒼雪衣似懂非懂,搞不明白為何自己這個情敵會開導自己,最讓他納悶的是這個情敵似乎還是個佛修。

卻是凌月逍雖然修為上絕對的壓過龍依依,但是龍依依拜的師尊在隱宗那是有絕對地位的二長老,凌月逍雖然不知道,卻也沒想到和她結個死怨,不過有一件事卻是實實在在的,沒有了無憂劍,果真是用什麼都不順手。

否則這個龍依依便被自己一下子給處理掉了。

凌月逍在懷念無憂劍,而身為無憂劍的老祖宗凌梅正帶著一個陰沉的黑衣男子和一個小胖墩正在合歡宮裡逍遙自在那,那凌雪被她狠狠的踩在了腳下,每日都會讓她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

合歡宮的人更是大駭之極,那凌雪是何等修為,竟被眼前這個眉心帶著三朵梅花的女子欺負成這樣,想死都死不成,這可比凌雪狠多了。

最重要的是合歡宮裡的許多人似乎也知道了凌梅老祖原本的身份,真正的合歡宮的宮主,當然應該說是真正的合歡宮宮主的嫡親老祖宗,那合歡宮就是人家家裡正宗的,而這個凌雪不過是篡位罷了。

那幾個支持凌雪的人也都被這老祖抽了魂,每日都要鞭魂魄,讓他們的魂魄做苦力,能夠想到陰損的招數全都用在了凌雪身上。

所有合歡宮的弟子嚇得戰戰兢兢,不過凌梅老祖也是有魄力的,指明了只找凌雪和她一種黨羽的事情,其他人一概不糾。

合歡宮之間陷入一種莫名的氛圍之中,又有人聽說那個叫凌月逍的宮主長的姿色出眾,還在凌雪和凌梅老祖之上,堪稱合歡宮眾女子之中第一人,性格又好,不由得有些躍躍欲試,希望真正的宮主快些歸來,將這兩個老巫婆都趕緊請走。(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