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來了,不打算留下玩玩嗎。?」

Home - 未分類 - 「既然來了,不打算留下玩玩嗎。?」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牧羽二人頓時一驚,兩人竟然誰都沒有發覺竟然有人悄悄的站在了他們身邊。

身在敵人腹地,最糟糕的就是現在這種情況。牧羽不敢輕舉妄動,既然敵人沒有立即將自己和牧靈暴露出去,那麼就有機會。

牧羽順著聲音看去,在不遠處,一個邋遢的老頭正靠著石壁,繞有興趣的看著牧羽。

「若是我所料不錯,你應該並不是魔宗弟子,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摸索到這裡來的。」

第一眼看去,牧羽就能夠大致判斷出這邋遢老頭的實力。

這老頭也沒有隱瞞,一股股靈力波動,預示著這老頭元嬰期的修為。

牧羽靈力充盈全身,他一動不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邋遢老頭,「如果我猜的不錯,你也不是御獸魔宗的人吧!」

「哈哈!」老頭離開半靠著的洞壁,攤開手走到牧羽跟前,「我們來個交易如何?」

「交易?什麼交易?」牧羽警惕的看著這個不請自來的神秘人問道。

「放心,對你來說很簡單,但是沒有我的幫助你也成功不了。不過再此之前先讓你的馴獸安靜下來吧。」邋遢老頭笑呵呵的說道。

「他不是我的馴獸,是我兄弟!」牧羽眉頭一皺,十分不高興邋遢老頭對牧靈的稱呼。

「嗯?!」邋遢老頭沒想到牧羽會對這件事較真,他上下觀察了一下牧靈,微微一笑掩飾過去。

「怎麼樣,同不同意的的意見,否則咱倆誰都進不去。」

牧羽心中揣測這邋遢老頭到底什麼用意,想了一會後問道:「給我一個相信你的理由。」

「理由嗎?」邋遢老頭神秘一笑道:「你看看四周。」 聽完老頭的話,牧羽心中震驚無以復加,原本應該身處洞穴的一處岔路,此刻他卻看到,自己仍舊在那處通道之內,至於自己進入的岔路早就不知了蹤影。

「剛才你做了什麼?」牧羽心中一震,對這邋遢老頭的戒備更深。

「你也看到了,我並沒有什麼惡意,否則這不會撤去這幻陣了,現在我們能好好談談了嗎?」

牧羽深深吐了一口濁氣,目光在老頭身上上下遊走。

這邋遢老頭也是十分配合,甚至跟著牧羽的目光,身子轉了一圈。

「好了,說說你的交易。」

「痛快!不過在這之前我要準備下,否則被這些魔宗嘍嘍發現就不好玩了。」

說著,邋遢老頭手指飛速的點向牧羽身後的洞壁。

眼花繚亂的手法,讓牧羽頗為驚奇,「此人銘紋陣法一道,竟然有如此深的造旨。」

幾乎就在眨眼之間,牧羽感覺身前光景一變,再次變成先前的那條岔路。

不過,這次牧羽明白,眼前不過是這邋遢老頭所擬的幻境而已。

「我這幻境空間還不錯吧。」

做完這一切,老頭似乎很滿意,對著牧羽眨了眨眼睛。

牧羽不得不承認,若不是這老頭提醒,自己根本不可能將眼前與幻境所聯繫起來。

試著來回走動,無論是神念還是眼睛所見,眼前是不知通向何處的通道。有了先前的見識后,牧羽知道,自己眼前不過是一面洞壁而已。

「我要做什麼?」牧羽見識了老頭手法的奇妙之處后問道。

「用你那個神奇的銘紋陣將我們隱藏起來,我想我們兩個聯合,應該能夠騙過御獸魔宗一群老傢伙吧。」

「應該…!」牧羽腦門冒起了黑線,「若是不能騙過呢?」

「不能騙過?」邋遢老頭若有其事的嘀咕起來,「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有考慮過,若真是被發現了那就各安天命吧。」

「這老傢伙我怎麼感覺不靠譜。」一旁牧靈暗自傳音牧羽說道。「我們別被這老傢伙坑了。」

「先和他合作,不過要小心點,別被他背後捅刀子。」

自己對墨海洋這個人完全不了解,而這御獸魔宗殘魂喚祖術,與墨海洋的鬼雲幡有幾分相似之處,既然能夠有機會探查洞窟深處,牧羽自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牧羽同牧靈交換了一下意見,兩人決定暫時相信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老頭。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獻醜了,不過我的隱靈陣有些缺陷,隱息期間不能夠動用靈力。」

「無妨!老朽自有妙計。」

看到邋遢老者自信滿滿的樣子,牧羽也不在廢話。他之間在空中輕划,很快分別在三人身上布下了隱靈陣。

「妙哉!妙哉!」老頭老者看著牧羽的隱靈陣大肆誇獎起來。「你的隱靈陣與我的幻境空間配合,絕對是殺人越貨的絕配!」

「我們怎麼進去?」牧羽打斷了邋遢老頭的自我陶醉。

此刻牧羽仍舊在老者所布置下的幻境通道之內,要由老頭撤去他的陣法才能看到真正的路。

「這個簡單。」

只見老頭伸手輕輕一抹,牧羽眼前光景變幻,再次回到了洞道之內。

「這裡都是一些御獸魔宗的弟子,就依靠你的隱靈陣通過了,等到了裡面我再布下幻境空間。」

牧羽點了點頭,神奇的隱靈陣沒有讓他們失望,這些弟子一個個對這三人仿若未聞一般,任由三人暢通無阻。

不過,越是深入其中,三人遇到的麻煩越來越大。

首當其衝就是毫無規律出現的神秘獸吼,這種獸吼能夠攻擊修士神魄,十分難纏。

而一但動用靈力抵抗,則又失去隱靈陣的保護,三人就有被發現的危險。

此時,邋遢老頭的幻境空間恰好彌補了隱靈陣的不足。

一旦神秘獸吼響起,邋遢老頭變化迅速布下幻境空間,三人躲在幻境空間內,運轉靈力對抗神秘獸吼的力量。

「老頭,你知道這洞穴究竟是什麼玩意嗎?」牧羽一邊運轉靈力對抗獸吼,一邊問著邋遢老者。

「你要稱呼我前輩!」邋遢老者被牧羽稱作老頭,並沒有生氣,倒是煞有其事的和牧羽討論起稱呼起來。

看著這個不修邊幅的老頭,牧羽還真的提不起叫前輩的興趣,反而繼續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洞穴究竟是啥玩意。」

「咳咳!」邋遢老者先是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然後才說道:「要說這個不起眼的地下洞穴,那還得重上古之戰說起。」

「停停停!」牧羽立刻頭大了起來,怎麼看都覺得這傢伙在吹牛。

「說重點!」

「咳咳!」邋遢老者捋了捋自己白中帶灰的鬍鬚說道:「年輕人真是急躁。」

「想不想打人?」 重生空間之完美軍嫂 一旁牧靈呲牙說道。

「有點!」牧羽也十分配合的搭腔道。

「咳咳!這洞窟原本是一個至強者的長眠之地。之後被御獸魔宗的老傢伙們發現了。他們舉行著某種邪惡儀式,似乎想喚醒這個長眠至強者。」

「至強者成眠之地…」牧羽看著這邋遢老者,再配合他這一身妝容,一個念頭在腦子中迸了出來。

「咳咳!老朽可沒有你們想的那麼不堪,我這是在做一件偉大的事情—考古!。秘寶神術深埋地下,那是對至強者的最大侮辱,我要做的就是,將他們的遺憾抹平,讓他們的秘寶神訣重見天日。」

牧羽和牧靈雙雙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第一次聽到有人將盜墓說的如此清新脫俗。

此時,這一波的獸吼結束,牧羽迅速布下隱靈陣之後,邋遢老者將幻境空間撤去,三人再次朝著洞窟深處挺近。

越到裡面,來回巡邏的弟子反而漸漸少了,這說明幾人已經接近了洞窟的核心位置。

「老頭再往裡面走,我怕鎮守在這裡的御獸魔宗的老傢伙會發現隱靈陣的端倪。」牧羽走到這裡停下腳步,傳音邋遢老者說道。

「我們考古一門最為講究,自然不想驚動祖先的長眠。不過放心,老朽自有辦法。」

牧羽對著老傢伙的話將信將疑,只見他在懷中掏了半天之後,摸索出一個缺了半邊瓶口,而且布滿裂紋的瓷瓶。

「這是老朽偶然所得,不知道是先古那個大能所煉製的神奇法寶,他能夠將銘紋效果提高數倍,可惜已經破損了,不但效果大打折扣,相信再使用幾次就會完全破損了。」

邋遢老者解釋完畢,牧羽對著殘破的瓷瓶保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若真如他所說,那些瓷瓶絕對是一宗秘寶。

也沒見邋遢老者有所動作,只見他輕輕抬起瓷瓶念動了幾下咒語,馬上又將瓷瓶放入了懷中。

「好了,我們走吧,這次老朽保證沒有問題。」

牧羽看到老頭輕描淡寫的弄完這一切,心中頓時一緊,總感覺自己似乎被這老傢伙坑了!

三人穿過一處轉彎,眼前豁然開朗。

眼前這一幕,完全超乎了他的認知。 眼前突然變的一片熾熱,漫天的火光將巨大的洞窟映射的通紅一片。

而這火光全部來自洞窟中央的一座平台之上。

平台的上方則懸坐著兩人,兩人目不轉睛的看著平台之上,一束不斷跳動的紅色火苗。

「這兩人是誰?」牧羽將神識凝成一絲,傳入邋遢老者的耳中。

「御獸魔宗的兩個老怪物,洞虛中期還有洞虛後期的修為。」老頭很快解答了他的疑惑。

「洞虛!」牧羽為自己的瘋狂有些咋舌,不過也為這種虎口奪食的行為感到了絲絲興奮。

「吼…」

平台之上,那朵火苗突然變化,幻化成一個奇異的妖獸模樣。

這妖獸鹿首獅身,渾身布滿了鱗片,不斷有赤紅色的火焰在鱗片中迸射而出,像極了傳說中的上古異獸火麒麟。

吼聲在空蕩的洞穴傳盪開來,牧羽等人人瞬間臉色一變,震人心魄的吼聲他們無法施展靈力對抗,只能選擇硬抗。

在平台上方,御獸魔宗兩人深處手掌,滾盪的靈力猛的壓下。

那不斷吼叫的火麒麟身上的火焰一頓,頓時萎靡起來。

隨著這兩人靈力不斷加大,萎靡的火麒麟吼聲漸弱,牧羽這才感覺稍稍輕鬆了下來。

再看火麒麟,它身上的火焰不斷顫抖,最後猛地渾身大震,再次化成一朵噼啪燃燒的火苗。

平台上兩人收回靈力,他們朝著虛空一指。

牧羽看到一縷縷近似虛無的東西,在兩人的牽引之下,緩緩靠近那團火苗之上。

這些虛無的東西不斷圍繞著火苗轉動,那火苗看起來如同夢幻一般。

「他們在呼喚火麒麟的魂魄!」牧靈傳音牧羽說道。

聽到牧靈所言之前,牧羽也隱隱猜測到了這些近似虛無的東西,應該就是那些殘魂。

只見圍繞著火苗轉動的殘魂,發出一段段微弱的爆鳴之聲,在火焰的炙烤之下,迅速的變得完全虛無。

然而並非所有殘魂都被火焰所焚化殆盡,少數幾縷殘魂則在火焰的炙烤之下,越發的明亮,最後鑽入火苗之中。

台上御獸魔宗兩人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

「太好了,火麒麟又吸收了一縷殘魂,相信不用多久就能夠徹底蘇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