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樹氣得用力錘了一拳車子:“槽!”接着也立馬上車,關好車門之後,小宋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伴隨着一陣響徹街道的怒吼聲消失在了街角。

Home - 未分類 - 阿樹氣得用力錘了一拳車子:“槽!”接着也立馬上車,關好車門之後,小宋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伴隨着一陣響徹街道的怒吼聲消失在了街角。

“那是…阿健…?”

“…嗯。”

小宋雖然面無表情,但是臉上卻掛滿了汗珠,比爾跟萊姆也都如此,他們的面色煞白,完全不敢想象,特別是萊姆,那個之前還站在自己身邊,保護着自己的年輕警官,居然在幾分鐘前已經…

而阿樹也快到了崩潰的邊緣,他兩手抱着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嘴裏不停“槽!槽!”的罵着。

很快,車子繞過兩個街區就來到了姬月英和甜甜的身前,同樣是一個快速掉頭停在路中央,萊姆連忙打開車門,讓兩位女士上車。

成果甩脫了追兵之後,幾個人慌慌張張一口氣開到了城市郊區的高速路上,確定這裏沒有敵人,他們才下車到一旁的便利店裏拿了幾瓶水。

“等…等等,阿健人呢?”姬月英擰開瓶蓋,這才發現少了一個人。

所有人都沒有迴應,全部低着頭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一旁的甜甜看着這個場面,眼睛一下就劃出了淚水。

“阿健呢?說話!”

“阿健死了!”阿樹忽然大叫了起來:“還看不出來嗎?不給射擊平民是你決定的吧老大!要不是不給開槍,我早踏馬打死他們了,這些畜生一個個都該去死,我說的!”

姬月英看着發飆的阿樹,雙眼頓時,火冒三丈的衝上去就準備卸掉他的槍。

“不要啊姐姐!”比爾忽然衝上去攔住了姬月英:“都是…都是我的錯…”

所有人沒有說話,而是一下全部看向了比爾,這讓比爾更加無地自容,他低着頭說道:“因爲我和萊姆是撒謝爾家族的人,所以那個混蛋在你們去救援的時候,說讓我一會兒等萊姆過來之後,就讓他到我身邊,他會拉着我和萊姆回去父母那兒,這樣他就可以掙一筆錢…我當時很害怕,所以就…”

說着,比爾哽咽了一會兒:“他拿槍對着我…本來我想先服從,再找機會逃脫,可是看見萊姆那可憐的樣子,我就忍不住…因爲當場揭穿了那個壞蛋的陰謀,所以保護他的警官纔會被他開槍射中…對不起…”

其實要說這樣也沒有什麼特別不對的,在有救援的時候呼救,這個男孩已經做得很好了,阿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其實他也並不憎恨這兩個少年,畢竟救人是他們作爲警官的首要任務,換做他自己,他也會這麼做的。

“阿樹…”

“不要說了頭兒,我想靜靜,讓我抽支菸吧。”說着,他轉身到了一邊,坐在路肩上拿出香菸點上了一支。

小宋也慢慢走到了阿樹身邊:“在官府做事,就是這樣啊,給我一根。”

阿樹沒有說話,把香菸遞給了小宋,兩個人就這樣一語不發的坐在路邊抽上香菸緩了一會兒。

一旁,姬月英和甜甜也在詢問兩個孩子的家庭狀況,以及對方住在哪個城市,記錄了之後便一人發了一瓶水,準備一會兒將他們送到城市邊界的路口。

幾個人歇息了五分鐘之後,車子再次出發了。

“阿樹,到靠近北部隘口的高速路,我們把這兩個孩子先送出去,他的父母是普託利亞數一數二有命的企業老總,應該會命令整個邊緣部隊留意的。”

“只要你確定哪些所謂的部隊不會射殺我們就好。”

姬月英點了點頭:“一會兒我們到了邊緣時,都不要下車,讓這兩個孩子下去就好。”

她看了看比爾和萊姆:“你們知道怎麼做了吧?”

兩個人點了點頭,阿樹這纔開車拐進了高速路。

半個小時之後,一行人到了城市出口的收費站,這裏果然被守衛者部隊佔領了,甚至能夠明顯看見一個軍事雷達和兩部坦克鎮守,整個收費站儼然已經變成了一處非常嚴密的軍事基地。

“前方的汽車,禁止通過邊境,否則我們將開槍射殺!”在距離收費站兩百米的距離時,對面用廣播發送了警告。

車子緩緩停下,門被打開之後,對方看見兩個孩子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士兵問旁邊的長官道:“這兩個孩子,會不會是薩謝斯先生的兒子?”

那個長官看了看,用手接過身旁通訊員的麥克風:“你們叫什麼名字?”

“比爾·薩謝斯!長官!”

“萊…萊姆·薩謝斯!長官!”

聽見對方的回答,這位長官顯得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人,能把這兩個孩子救下來?”

“那咱們…要不要?”

長官只是微微一笑:“哼,在裏面的,目前除了上頭答應的薩謝斯兄弟可以活着出來,我可沒有聽見別的指令,如果他們想硬闖,格殺勿論!”

“是!”

幾名戰士跑出來將孩子接進收費站之後,所有炮塔和機槍立即瞄準了這輛汽車。

“槽!這些混賬東西,人是我們救的,居然這樣對待我們!”小宋看着這些傢伙,心裏滿是怨恨。

“別說了小宋,阿樹,我們已經救援成功了,開車吧,我們先去調查任務,查到了不管是什麼東西,最少也要有一個人將這些情報送出去。”

甜甜看了看姬月英,眼睛又了:“姬隊…” “不要想那麼多了,甜甜,我會保護好你的。”阿樹沒有回頭,只是淡淡地說着。

儘管這樣的作用不大,但是在這種時候能聽見自己常年相伴的隊友說出保護自己的話,甜甜心裏多少也有了一點點慰藉。

而小宋則是坐在前面,手一直放在胸口口袋的位置,那個東西,他真的不知道該什麼時候送給自己最喜歡的這個隊長,或許永遠也沒有機會,靠着車窗,他傻傻笑了笑,沒有再開口。

一個半小時之後,車子到達了那個廢棄的神霧環保公司門口,此時的汽車也剛好沒油了,阿樹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油表,無奈地笑了笑:“阿健,拿上獵槍,子彈上好,我們不知道里面會出現什麼東西,裝備都備上吧。”

“阿樹…”

“不要說…”

所有人都很清楚的聽見,阿樹叫錯了名字,把小宋叫成了阿健,儘管心裏非常不是滋味,但是也都忍着沒有拆穿他,這種時候,大家最重要的就是內心的團結和士氣。

姬月英拿出兩把***,交給阿樹和小宋,自己則是拿起了一面盾牌,並且給天天分配了一把一米多長的防暴叉。

“在不需要射殺的時候,我們都儘量不要開槍,這是命令,知道了嗎?”

“是!”

所有人齊聲應道,接着阿樹走到工廠門口輕輕推開了沒有上鎖的大門,四個人從正門徐徐走了進去。

太平洋上。

“我們還有多久到?”葉塵問着一旁主駕駛的伊森。

“隊長,我們已經進入普託利亞地界,距離目的地還有四百七十千米,預計半小時鐘後到達。”

我家妹妹超級甜 葉塵點了點頭:“好的伊森,送我們到了之後,你就在着陸點等待我們,如果我們沒有再三個小時之內回來,你就返航,第一時間趕往廢品小鎮,我們會自己想辦法回來的。”

“葉塵,你說話永遠都這麼軍事,聽起來真沒意思。”約翰在一旁整理着自己的裝備道。

“那我還能怎麼說?傭兵不都這麼訓話的嗎?”

約翰無奈的搖頭笑了笑:“伊森,要是咱倆沒回來,記得回去做點兒好吃的,咱們會晚點回去。”

“沒問題約翰先生,我給您預留一份七成熟的鹿肉排,需要預定什麼酒類嗎?”

“威士忌,噢,不要冰的。”

“放心吧約翰先生,只要你們有任何需求,我隨時在接到信號之後免費送餐。”

約翰看了看葉塵:“看到了沒,這就是說話的藝術。”

“切,就你會扯皮,都踏馬什麼時候了還威士忌,伊森別聽他瞎扯淡,命令就是命令。”

“好的隊長,我也會給你預留一份炸醬麪。”

“哈哈,說你老古董了你還不行,明明比我還年輕…”

三個人在飛機上也都無奈地笑了出來。

由於此前在飛機上設定了自動航線駕駛,葉塵等人早就在行駛的路程中瞭解了具體的情況,如今普託利亞的寄生蟲災變已經到達了臨界點,並且有衛星照片顯示,被感染者此時有部分已經產生嚴重變異,他們雖然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但是攻擊性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種變異,葉塵是前所未見的,也許是這種人造寄生蟲類的另外一種使用方式,畢竟通過衛星觀察,剛好整個夏爾角的邊緣全部都被軍方封鎖了,也就是說,搞不好這個地方已經變成了查爾曼的實驗區。

因此他們商量的戰術有所改變,本來打算在夏爾角附近調查一下當地的情況,如今看來這一步已經沒有必要了,既然分析出了人造寄生蟲的結構和操作方式,葉塵決定,直接到生物環保公司找到操控器,並強制調整所有寄生蟲的控制,讓它們自動離開宿主身體,再進行一次性銷燬。

而這個時候,姬月英等人也都已經進入了公司內部,所有的設施都還保存完好,只是好像這個地方也發生過入侵和變異,現場一片狼藉,掉落地面的各種傢俱,還有牆壁上打鬥剩下的乾燥血跡。

以及部分沾血的衣服也橫七豎八掉落在地上,偶爾還能看見走廊邊上躺着的死人。

四個人成前後隊形繼續推進,一路上雖然慘狀百出,但是卻沒有看見什麼實質的敵人,因此就目前而言,他們還不太耽心。

只是一直往前,走到了一個高科技研發大樓的時候,眼前的場景讓所有人都嚇得不敢吭聲,阿樹帶着大夥連忙躲進了旁邊的掩體。

“看見了嗎?那些都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但是我感覺應該是寄生蟲變異了。”

“那…那些人其實已經…死了對嗎?”

“不好說,現在猜測也沒有用,阿樹,小宋,保護好甜甜,我去確定一下狀況。”姬月英說着就站起了身,緩緩靠近站在大廳裏的其中一個傢伙。

此時,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些感染者,已經沒有了人的模樣,儘管身體還是人類,但已經有一部分開始腐化了,而從脖子到腦袋的位置,也都變成了恐怖的超大寄生蟲,就像一隻超大的水蛭緊緊咬住了人的頭部一般,踉踉蹌蹌的在裏面行走。

走到一半,忽然,這些傢伙全部都停了下來,紛紛轉過身子面向姬月英躲藏的那片掩體,發出類似嗅聞的聲音,並全部聚攏了過來。

姬月英感覺到情況不對勁,連忙一個前滾翻連續往後退了四五個掩體,接着繼續等待觀察,發現這些傢伙又愣了一陣子之後,沒有再繼續跟上去了。

她站起身來,專門到這些東西有可能看得見的位置走了兩圈,發現他們似乎已經沒有了視覺,完全看不見自己。

接着姬月英看了看阿樹等人,示意他們準備逃跑,然後蹲下來撿了一顆石頭砸了上去。

第一顆石頭沒有砸到感染者,而是落在了它身邊,但是那個傢伙一點反應也沒有,看來是連聽覺都喪失了,她又撿起一塊石頭,砸到了這個傢伙。

可不料,這傢伙忽然轉身,發出異常狂暴的聲音朝着姬月英扔石頭的方向就跑了上去,姬月英和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她厲聲喝道:“跑!” 躲起來的三個人轉身就跑,立即退到了五十米之外。

這個時候,他們看見姬月英邊後退邊朝這個傢伙的四肢開槍。

但好像這玩意兒感覺不到疼痛似的,一直到自己的膝蓋被打爛了,才跪在地上,但是仍舊拖着受傷的身軀往前爬行着。

只見這個時候姬月英再次開槍,分別射擊了她得頭部和胸口心臟的位置,沒過幾秒,這玩意兒終於倒下不動了。

但是隨後,站在大廳裏瞎晃的其它感染者似乎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兒,全都發出尖銳的慘叫聲朝姬月英的方向擁了上去。

姬月英轉身又跑開了五十米,回頭纔看見,原來這些感染者的確是被血腥味給吸引了,他們伸長那水蛭一般的腦袋,開始瘋狂吸食倒地感染者的身體,不一會兒,那具屍體就只剩下一推骨頭,還有一地黏糊糊的液體。

吸食完了這個同類的感染者全都將腦袋伸上了天,像是狼嚎一般張開帶着環裝獠牙的血盆大口嘶嚎,過了十幾秒,他們才又像行屍走肉一般分散開來。

確定了情況之後,姬月英跑去與阿樹等人匯合。

“我說說我的分析。”

三人點了點頭。

“這些感染者你們也看見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現在已經失去聽覺和視覺,但是有一個感官變得相當發達。”

“嗅覺。”

姬月英點了點頭:“阿樹說得沒有錯,他們能夠十分清楚的辨別味道所在的位置,並且以我的大致估計,嗅覺範圍應該是在三十平方米以內,並且這些東西對於觸覺十分敏銳,它們能夠很精確的判斷被擊打的位置,並瞬間發動攻擊。”

“而且我有感覺,這些感染者的嗅覺對於血腥的敏銳度更高,它們站在一百多米遠處的,都能感覺到流血,並且吸食這個同夥。”甜甜說道。

姬月英表示贊成,並且補充道:“它們已經沒有痛覺,這一點是肯定的,我開槍射擊它們肩膀和腹部,以及四肢的時候,這些傢伙既沒有摔到,也沒有疼痛的跡象,倒是有兩個部位我要強調一下,第一個是頭部,就是那個非常巨大的水蛭,射擊頭部的時候,它們會感覺到疼痛並猛烈抽搐。”

小宋回憶着剛纔的畫面,說道:“那致命部位就是心臟對嗎?”

“按照我目前的判斷,沒錯,致命部位就是心臟,它們在心臟收到攻擊的時候,似乎頭部的寄生蟲會想方設法脫離身體,應該就是這個原因,但是他們已經生長在了一塊,所以宿主死亡,他們也會立刻死去,因此射擊心臟,他們的死亡速度會比正常人類快兩倍這樣,就跟爆頭的效果差不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