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在熙想都沒想就一飲而盡,數秒,韓在熙揉揉太陽穴,眼前一片模糊,力氣慢慢減退躺在床上。

Home - 未分類 - 韓在熙想都沒想就一飲而盡,數秒,韓在熙揉揉太陽穴,眼前一片模糊,力氣慢慢減退躺在床上。

習俊梟皺著眉頭,穿戴好衣服,走出了酒店,此刻,讓他想起了丟落在金怡園的妻子。

開動著保時捷,一路上想著自己為什麼這麼做,最後找到理由說服自己,全因想看看她死了沒有。

一到金怡園,微風拂面,心情似乎沒有那麼複雜,打開房門,一盞微弱的燈光亮著,暖色調,顯得格外暖和。

沙發上的美嬌娘蜷縮著手裡緊緊握著手機,好看的眉頭有點皺起,習俊梟走到她面前,明明有幾間房,她不睡,偏偏睡沙發,她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習俊梟原本說好的折磨,不知不覺消逝怠之,好像自己並不那麼排斥她了。

伸手拿走了雛雯雯的手機,不小心觸碰到屏幕,手機亮起,一張圖片十分刺眼地出現了,怎麼會是他和韓在熙,看了發送過去的手機號碼,居然是自己,想到剛剛的種種,習俊梟明白了怎麼回事了。

習俊梟很不客氣地將圖片咔嚓兩下刪除了

,不留下一點痕迹。

結實的手臂輕輕抱起雛雯雯回到自己房間,輕盈的身子惹人心疼,習俊梟把雛雯雯放在自己的床/塌/上,光滑的皮膚,讓習俊梟愛不釋手,於是乎,重重地壓在雛雯雯身上,親吻著她,她的小薄唇,雛雯雯感覺自己好像被石頭壓著,全身想動卻動不了,一驚,這是傳說中的鬼壓床嗎?

OHON,她想睜開眼睛看看這隻鬼是怎樣的,眼睛始終睜不開,眼皮緊緊閉著,每個神經都緊繃。

嘴巴抖動一下,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忍不住開口:「你個好se鬼,你走開。別對我鬼壓床,小心我一腳踢飛你,讓你無法投胎。」

習俊梟噗嗤一笑,萬年冰山,臉部表情有點動容,「那我看看你怎麼踢飛我~」

雛雯雯手不停顫抖,既害怕又緊張地說道:「我老公很厲害的,他回來你就死定了。」

雛雯雯想嚇唬他,習俊梟雙手不規律地亂動,言語不斷刺激她:「你老公不要你了,只把你當工具,我會怕他?」

雛雯雯不知道哪來的力量一腳踢到了習俊梟的大腿,雛雯雯好生氣,人也欺負她,連鬼也欺負她。

幸虧踢歪了點,習俊梟咬牙切齒,「該死的女人。」

習俊梟拉好雛雯雯身上的被子,自己起身離開了。

雛雯雯感覺自己身上的重量輕了,心安定下來,一直不敢睜開眼睛,小心臟撲通撲通地亂跳,覺得安然無恙后,不一會兒又沉沉睡去。

一大早,勤快的鳥兒早起找蟲吃,雛雯雯也不例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狐疑地看著自己身上,衣裳不整的,而且這個房間不是她的,灰色的窗帘,灰暗暗的,使勁想著自己怎麼過來的,還好習俊梟不知道,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死十次都不夠。

不管三七二十一,整理好習俊梟的床鋪,自己沖了出去,

「啪…」

撞到了習俊梟的胸脯,雛雯雯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想一溜煙就跑,被習俊梟一把抓住小辮子,頭一歪,注視著雛雯雯的眼睛,「一大早穿成這麼裸露去哪來?」

雛雯雯忘記整理自己的衣裝,「我不知道怎麼來你房間的,我回去換衣服。」

習俊梟放開小辮子,跟著雛雯雯來到客廳,習俊梟雙手交叉,好笑地看著雛雯雯,「雛麗麗,你打算在這裡上演脫衣秀嗎?我也不介意賞臉觀看。」

雛雯雯看著角落旁的行李箱,她一直沒找地方放著,是覺得自己也呆不久,平常一個人在家,都是在客廳換的。

雛雯雯拉著行李箱找了個距離習俊梟房間最遠的一間,習俊梟看著這個女人公然這麼開放,粉色襯衫還微微敞開,褲子都套好就拉著行李箱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他自認為自己自制力超好,一次次在這個女人面前打破。

習俊梟拉著行李箱一頭,雛雯雯突然拉不動,轉頭看著習俊梟,「習俊梟,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的。」

「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夢遊跑到你那裡,沒有下次了。」雛雯雯連忙解釋著,心裡不停對著那隻鬼碎碎念。

「雛麗麗,你嫁過來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是我想怎樣就怎樣。」

習俊梟眼睛鋒利地盯著雛雯雯,雛雯雯摸摸手袋的手機,「我想我們可以離婚了。」

「離婚?你以為我們習家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雛雯雯不語,查找著昨晚發來的圖片,「咦,圖片呢?」

怒氣沖沖地對著習俊梟說,「你居然刪了照片!」

習俊梟瞪著她,「有證據嗎?」

雛雯雯說不過他,想要躲開習俊梟的眼睛,她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沒有證據,或許自己不小心刪了。

「那你再發一張給我。」

習俊梟二話不說,橫抱起雛雯雯,「你覺得我會嗎?」

「喂~」

雛雯雯整個人騰空了,緊緊摟住習俊梟脖子,求救著。

「放我下了,好危險。」

習俊梟輕輕鬆鬆地把雛雯雯抱回自己的床,「女人,先做好妻子的責任。婚你想結就結,離我想離就離。」

雛雯雯回味著習俊梟這句話,現在的他好像沒那麼討厭自己,又好像很討厭自己。

遲疑了許久,身上的衣物已經丟落到了一邊,習俊梟已經發泄得淋漓盡致。

ps.人家都說,今世緣是前世結下的因種下的果。

(覺得好的,收藏鮮花,給點建議。) 「叮鈴鈴。」

門鈴聲一下下不間斷響起,雜吵聲驚醒了熟睡的他們,打破了午後的寧靜。

已經日晒三竿,太陽猛烈地照耀著,金怡園裡卻伴隨著淡淡的微風。

韓在熙向秘書打聽了習俊梟不在梟邦,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離開酒店的,就來到金怡園找找。韓在熙一身性感黑色包裙,手腕上挎著一個價值不菲的香奈兒包包,急促地敲打著那金燦燦的鋼化門。

雛雯雯撐著酸痛的身子下來開門,隨便套了件衣服,習俊梟看著雛雯雯這樣出去,心裡一急,連忙跟著下來,大聲吼道,「雛雯雯你打算套著我的衣服我的褲子出去?迫不及待宣布你成功取悅我了?」

雛雯雯搖搖頭,頭也沒回,轉移了方向,跑去取自己行李箱,習俊梟裸露著上身,下身一條平角的褲子,就準備開門,雛雯雯瞧了一眼,自言自語說道,「自己更是暴露。」

咔嚓,大門一開,習俊梟十分淡定地喊她,「在熙。」

韓在熙看到習俊梟親自開門,現在的窘態讓她明白了許多,「梟,你跟她做了?」

雛雯雯換好了衣服,灰溜溜地走到門口,看到韓在熙,看到這個女孩確實是美麗動人,怪不得習俊梟那麼喜歡她。

「梟,不介紹一下。」

韓在熙死死地盯著習俊梟說著,還未到習俊梟開口,雛雯雯尷尬笑嘻嘻地說著,打個圓場,「我只是個路人甲,不重要的。你們果然天生一對。呵呵呵~」

韓在熙一巴掌扇了過去,毫不客氣打在雛雯雯那嫩滑的臉上,無論是臉蛋身材,雛雯雯都略勝一籌,她感到深深的危機感,她想試探下在習俊梟心裡誰比較重要。

「啊…」

五個手指印在白嫩臉上格外突顯,習俊梟心裡揪了一下,他認識的韓在熙不像以前那個善良的韓在熙,習俊梟抓住韓在熙的手,「你太胡鬧了。」

雛雯雯忍著疼痛跑開了,再站下去,另一張臉肯定不保。記起,李婉兒說過,手機長按1,可以找她求救。

不久,李婉兒開著男裝摩托載走了雛雯雯。

李婉兒家裡,李婉兒用著兩個熱乎乎的雞蛋滾動著雛雯雯臉蛋上的五指印,「雛雯雯,不行,你馬上立刻現在給我澄清,你不是他老婆,這是家暴,犯法的。」

「婉兒,不是他打的,是他愛人。」雛雯雯解釋了很多遍。

「那是不是因為他?你才受這樣的罪啊?你活了18年,你爸媽把你捧手心裡當寶,他居然虐待你。今天一巴掌,昨天一進醫院,明天你會不會殘廢了啊?」

李婉兒叉腰打抱不平,心裡決定狠狠教訓那個女人。

她最不能容忍別人欺負雛雯雯了。

「好了,換做誰都會生氣的,畢竟我是第三者。對了婉兒,我既然不讀書了,那我想找份工作。」雛雯雯深思熟慮一番,不能再無所事事了,整個人都覺得荒廢了。

「好好,那麼你想做什麼?我們是學播音學表演的,你要不要考慮下?」

雛雯雯在大學就曾被導演相中,邀請加入電影,可惜來不及答應,就嫁人了。

想了想,深呼出一口氣,「上網投簡歷,什麼都可以嘗試一下。」

說著說著,移動著身體來到電腦面前,迅速投了出去。

心裡惶惶,有點擔憂,回去該怎麼面對,或許人家都在你儂我儂當中。

而不同以往,習俊梟看著雛雯雯離去的背影顯得很落寞,不耐煩地問著韓在熙,「你怎麼來了?」

「我來了,你不高興是不是?我以為你只會忠於我,可是你居然碰那個女人。」

韓在熙說著說著,兩行淚奔了出來,讓習俊梟心裡複雜了許多,如果不是那杯紅酒,那張照片,或許他依舊心疼她的淚水。

「在熙,你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的。你在我紅酒里放置了安眠藥,是怎麼回事?」習俊梟質問著。

韓在熙有點吞吞吐吐,「我只是想你睡眠質量好點,你總是睡不著。」

習俊梟拍拍手掌,「很好,那你為什麼用我手機發我們的照片給雛麗麗?」

「我是想告訴她,我們很相愛,我…」

韓在熙不知所措,緊緊抱住習俊梟,「梟,對不起,我以後不做你不喜歡的事了,對不起。」

說完小嘴親上了習俊梟,習俊梟潛意識裡有點排斥,輕輕拉開韓在熙,只見韓在熙脫了上衣,露出白皙的肌膚,肩膀處一道顯眼的疤痕,時刻提醒著習俊梟。

「梟,我想你了…」

習俊梟拉起韓在熙的衣服,要不是因為自己,韓在熙不會被注射一種毒藥,當韓在熙為自己犧牲了這麼多,就愛上那個小女孩?

而習俊梟不知,自己是基於一種愧疚。

「乖,穿好,我知道你愛我才會這樣的。」

「梟,你這裡好美,我可以住進來嗎?」

韓在熙凝視了四周,不遠處開進一輛賓士,曾朗下車,嬉皮笑臉地走來,「老大,不介意我不請自到吧?」

看了看尷尬的氛圍,曾朗摸摸頭,「我來得不是時候吧,可是已經大中午了,老大!」

「還有在熙,你怎麼在這?噢,我知道了,你來抓姦,公然趕走原配?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對不對?」

曾朗一向口無遮攔,況且,他對這個女人也不太感冒。

韓在熙氣惱,明明雛麗麗才是小三,這個花花腸子曾朗整天跟她過不去。

「我只是過來找梟,找到了,我先回去了。你們聊。」

韓在熙再不走就是自取其辱了。

曾朗搭著習俊梟的肩走了進屋,「老大,你要是喜歡她,你就追過去送她回家。」

習俊梟甩開曾朗的手,「自便。」

「老大,你太不仗義了,你要是不喜歡雛麗麗,讓給我,我對她可是一見傾心啊。」曾朗認真著的。

走在大門的腿收了回來,心裡晃神了下,毫不客氣地說道,「老二,你要我穿過的破鞋?」

「我是認真的。」

曾朗伸著手指,比劃著,證明話的真實性。 第八百四十六章內部矛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