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內還是沒有回答,莉莉無奈,只能嘆了口氣,道:「小姐,我有辦法幫你救葉大哥!」

Home - 未分類 - 屋內還是沒有回答,莉莉無奈,只能嘆了口氣,道:「小姐,我有辦法幫你救葉大哥!」

這一下,屋內終於有了回應,沈青衣急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莉莉說這話的時候,面色卻有些難看。沈三今天已經發話了,如果她幫著沈青衣的話,沈三就會斷她兩條胳膊。她真的很害怕沈三,但是,她心裡也更擔憂沈青衣,畢竟她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在她心中,沈青衣就是她最親的姐妹!

「那……那怎麼救?」沈青衣急道。

「小姐,你至少先開開門再說吧。」莉莉無奈地道。

沈青衣這才回過神,走過來打開房門。莉莉看著沈青衣那哭得紅腫的美目,忍不住又嘆了口氣,低聲道:「小姐,你真的很擔心那個葉青嗎?」

「莉莉,我的命是他救的,我跟你說過啊。」沈青衣道:「葉大哥現在就吊在咱們沈家莊外面,你說我能不擔心嗎?奶奶一直教育我們,滴水之恩,應該湧泉相報。葉大哥救過我的命,我怎麼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受苦呢?」

「哎!」莉莉嘆了口氣,道:「小姐,那個葉青,有可能就是咱們沈家的敵人。他可是害了八爺九爺,你不恨他嗎?」

沈青衣斷然搖頭,道:「那是三叔誤會了,葉大哥是好人,他怎麼會害死咱們沈家的人呢?」

「三爺做什麼事,都不會無憑無據的。他既然做了這樣的決定,說明他肯定是有證據的。」莉莉道:「如果,八爺和九爺真的就是葉青害死的,你還會放他嗎?」

沈青衣愣了一下,再次搖頭,道:「不可能,葉大哥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我相信他!」

莉莉看著沈青衣,她說了這些如果,就是想看看沈青衣的反應。可是,沈青衣對葉青竟然是如此的信任,根本不相信葉青會做這些事,讓她再次看到沈青衣對葉青的感情。

「莉莉,你說你有辦法救葉大哥,到底是什麼辦法啊?」沈青衣急道,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葉青的事情。

莉莉沉默了一會兒,好像有些猶豫,最終還是狠下心來,道:「小姐,三爺派來的人,只守了前後門,這兩個地方咱們根本走不出去。可是,左邊院牆那邊,有一個破損的洞口,是前幾天二爺在那邊練拳的時候,不小心打破的。為了不礙眼,二爺找了個木板擋住了那個洞,這件事連三爺都不知道,其實從那裡可以出去的。」

「真的嗎?」沈青衣大喜過望,連忙便要往外走去,急道:「莉莉,謝謝你了!」

「小姐!」莉莉連忙一把拉住沈青衣,低聲道:「你準備就這樣出去救他嗎?」

「那……那還要怎麼樣?」沈青衣奇道,這個天真的女孩,現在只想跑過去見到葉青,別的真的也沒想太多。

「他被吊在八卦陣的上面,那八卦陣,只有沈家的人才能進出,我不能過去幫你了。」莉莉道:「可是,你這樣過去的話,也未必能救得了他啊。一來,他受傷不輕,你就算把他救下來,他也走不了的。」

「對了,你提醒了我!」沈青衣連忙跑到桌邊,將桌上盒子里放著的小瓷瓶拿了出來,道:「得給葉大哥帶點葯!」

莉莉看著沈青衣手裡的藥瓶,心裡也是一陣感慨。這小瓷瓶里裝的可都是沈家的紫玉沉香丸,是萬金難求的聖葯,沈青衣也真捨得啊。

「小姐,你至少還得帶把刀,才能把繩子割斷吧!」莉莉道。

「是啊。」沈青衣連忙點頭,但在屋內尋了半天,都沒找到刀之類的。她這閨房當中,根本沒有這些東西。

「小姐,你把這個拿上。」莉莉將一把剪刀遞給沈青衣,低聲道:「小姐,你這次出去,如果讓三爺知道的話,三爺會砍掉我雙手的。所以,你……你一定要快去快回,千萬不要在外面耽誤……」

沈青衣愣了一下,轉頭看著眼眶微紅的莉莉,眼眶也不由濕潤。沈三都給莉莉說了這樣的話,她還是要幫自己救葉青,這讓沈青衣很感動。

「你放心,救了葉大哥之後,我就立刻回來!」沈青衣晃了晃手裡的小瓷瓶,道:「只要葉大哥吃了葯,就會沒事的,他就能自己走了。莉莉,謝謝你了,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

莉莉使勁點了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帶著沈青衣趁著沒人注意,悄悄走到了院子當中。

這院牆旁邊,的確有一個木板蓋著的地方。莉莉將木板揭開,露出一個洞口,剛好能容人鑽出去。

沈青衣看了莉莉一眼,毅然從這洞口鑽了出去,趁著夜色的掩護直奔葉青那邊走去。

莉莉連忙用木板將洞口堵住,而後回去將沈青衣的房門關好,然後站在門口,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不讓人看出沈青衣已經不在房間里了。

晚上的沈家莊,來往巡邏的人不少。但是,沈青衣在這裡土生土長二十多年,對這些巡邏的情況自然很是熟悉。她小心翼翼地繞過這些巡邏的人,趁著夜色走到庄外,繞了個圈才走進了那巨石堆當中。

遠遠看見葉青還在巨石堆上方吊著,卻是沒有一點動靜,沈青衣的心都懸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直接朝著葉青走去,而是繞了個圈,在這巨石堆當中左拐右轉,看似無規律,卻又好像有規律地走了一遍。這個巨石堆佔地雖然不小,但左右也不過一里地的距離。葉青吊在中間地帶,沈青衣從入口走到他那裡,竟然足足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大部分時間都在繞彎了。

走到吊著葉青這地方,沈青衣連忙壓低聲音,輕呼兩聲:「葉大哥,葉大哥……」

葉青此時已經處於昏迷當中,根本沒有回應。這情況讓沈青衣更是擔心,她也不敢遲疑,四處看了看,找到那繩子捆著的地方,連忙走過去,用剪刀將繩子一點一點剪斷。

為了捆住葉青,沈三專門讓人找了韌性很強的牛皮繩。沈青衣用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方才將這些繩子全部剪斷,吊在上方的葉青直接摔落下來,摔在了巨石堆當中。

… >這巨石堆當中多軟泥,葉青摔下來並沒有摔傷,但也震得他直接轉醒。

看到匆忙跑來的沈青衣,葉青直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覺,用力搖了搖頭,想要看個清楚。但是,這一下眼睛卻更迷糊了,耳邊只聽著「葉大哥葉大哥」的叫聲,逐漸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沈青衣走到葉青旁邊,用力將葉青攙扶起來。看著又陷入了昏迷當中的葉青,不由大為著急,一時間都有些手足無措。不過,當她看到手裡拿著的小瓷瓶時,突然又來了精神。

她連忙將葉青嘴裡塞著的布條取了出來,而後將那小瓷瓶打開,倒了幾顆紫玉沉香丸塞進葉青的嘴裡。

紫玉沉香丸進嘴,沈青衣便在旁邊焦急地等待著。可是,等了足足五分鐘,葉青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情況讓沈青衣心中更是焦急。

「葉大哥,葉大哥,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唬我啊!」沈青衣連聲呼喚,但是,葉青始終還是沒有動靜。

沈青衣咬了咬牙,又倒了幾顆紫玉沉香丸出來,塞進了葉青的嘴裡。可是,這次的情況還跟上一次差不多。等了好一會兒,葉青還是沒有半點動靜。

眼見如此情況,沈青衣眼淚都出來了。紫玉沉香丸的藥效是非常強的,可是,葉青吃了這麼多,都沒有效果,這就讓她心裡很害怕,害怕葉青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葉大哥,我不要你死!」沈青衣咬牙,乾脆將瓷瓶里的葯全部倒進了葉青的嘴裡,一共四五十顆那麼多。

沈青衣其實不知道,不是紫玉沉香丸沒有效果,而是之前那些葯根本沒有進肚。葉青在昏迷著,她直接把葯塞進去,又沒有灌水什麼的,葯都在嘴裡塞著呢,怎麼可能會有藥效。不過,這一次這麼多葯一起塞進葉青的嘴裡,就把幾顆葯直接衝進了葉青的肚裡。

過了差不多十五分鐘的時間,葉青終於轉醒。張開嘴剛要說話,但是,嘴裡那些紫玉沉香丸卻直接衝到了喉間,把葉青憋得差點窒息。他接連咽了幾口,方才把這些紫玉沉香丸全部咽進了肚裡,一顆都沒有浪費。

「葉大哥,你醒了!」沈青衣卻是大為興奮,連忙道:「你怎麼樣?你感覺怎麼樣?還疼不疼?沒事了吧?」

其實,一顆紫玉沉香丸就能至於葉青的傷勢了。剛才有好幾顆進肚,葉青的傷勢自然沒問題了。他看著旁邊滿臉焦急的沈青衣,心中不由也是一暖,低聲道:「我沒事了,沈小姐,謝謝你了!」

「真的嗎?」沈青衣大喜過望,她是真的很擔心葉青。

葉青站起身,晃了晃胳膊手腳。一顆紫玉沉香丸便能痊癒了,幾顆一起進肚,傷勢自然好的更快了。只不過,現在肚子里卻有些火熱的感覺。他剛才轉醒,一次性吞進去了幾十顆紫玉沉香丸,現在都在肚子里,藥效逐漸要開始發揮了。

「真的沒事了。」葉青只感覺現在渾身充斥著力量,比沒受傷之前還要強得多,他自己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只能歸功於那幾顆紫玉沉香丸的效果。

「那就好。」沈青衣心中懸著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下來,道:「葉大哥,那咱們趕緊離開這裡吧。一會兒讓家族的人發現你不在這裡了,他們肯定會追出來的!」

葉青也不敢怠慢,連忙轉身要走,卻被沈青衣一把拉住了。

「葉大哥,不能往那邊走!」沈青衣急道:「這巨石堆是我們沈家的八卦陣,據說是我爺爺親自留下來的,仿當年諸葛孔明的八卦陣。任何人走進來,若不按照八卦陣的方位走,都會在這當中迷失,根本走不出去。你不要亂走,跟著我!」

沈青衣為了防止葉青在這裡面丟失,抓住葉青的手在前面帶路。

葉青卻有些失神,沈青衣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溫暖滑膩。輕輕握著,讓人有種不忍鬆手的感覺。這一刻,葉青竟然忘記了自己究竟是在哪裡,究竟在做什麼事,腦袋中只是一陣轟鳴,好像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沈青衣卻沒有注意這麼多,帶著葉青一路走出了這巨石堆,方才長舒了一口氣。扭頭剛要跟葉青說話,卻突然驚覺自己還抓著葉青的手,不由啊呀一聲,連忙鬆開手,一張俏臉頓時變得通紅。

她雖然不諳世事,但畢竟是個少女。跟一個男人手拉手,還是會臉紅會害羞,其實,心中還有些許的回味。

「葉大哥,這……這裡就是離開沈家莊的路了,你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就能離開沈家莊了……」沈青衣不敢與葉青對視,低著頭低聲道:「你先離開這裡吧,你跟我們沈家的事,我會跟奶奶說清楚。奶奶肯定會調查清楚,到時候肯定會為你洗刷冤屈的!」

葉青還沉浸在剛才兩手相牽的感覺當中,聽聞沈青衣這話方才回過神。他看了看沈青衣嬌俏的臉龐,心中也是一陣暗暗跳動。好不容易壓住心頭的狂跳,他遲疑了一下,低聲道:「可是,我還有個朋友關在沈家的地牢當中,我還要救他出來的。」

「是在地牢當中關著嗎?」沈青衣道:「如果是在地牢裡面,你就不用擔心了。關在我們沈家地牢里的人,絕對不會有生命危險的。等奶奶回來,我會把這件事跟她說清楚,到時候就會放了他的。你現在不能在沈家附近逗留,不然,再讓三叔他們抓到你,那可就麻煩了。」

葉青知道,沈青衣這話說的不假。那時候他也聽沈三沈五他們討論的話了,杜天逸畢竟是鐵永文的徒弟,他們不會朝杜天逸下狠手的。關在地牢當中,暫時是沒有生命危險。所以,葉青也沒有多少遲疑,跟沈青衣道了別,便直接轉身離開了。

沈家的人對葉青是必殺的,葉青如果再在沈家附近逗留,那才真的危險了。所以,他準備先離開這裡,然後再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把杜天逸救出來。

跟沈青衣道別,葉青便趁著夜色匆忙從小樹林當中離開了沈家莊。他不敢沿原路走,一旦遇上沈家的人,再把他抓回來,那這次好不容易逃出來可就功虧一簣了。

還好,這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人。不過,沈家莊外面也是比較偏僻的,加上葉青又不敢走大路,一路都是在叢林當中行走。走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不僅沒有走出這片叢林,四周反而越來越偏僻了。

這情況對葉青來說不算什麼,畢竟在部隊的時候,經常在山林作戰,再陌生的地方,葉青也不會在當中迷路。不過,現在葉青的情況卻有點特殊。其實,從那巨石堆當中走出來之後,葉青的肚子就有點火熱的感覺。而走到這裡,這種火熱的感覺已經升級到火辣辣的疼,疼得葉青滿頭大汗,彷彿肚子裡面有一把刀在不斷地刮來刮去似的。

葉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會這樣,他只不過是在那八卦陣上面吊了一天的時間,受了內傷現在也痊癒了啊。再說了,從頭到尾都沒有傷到肚子,怎麼肚子現在反而會疼痛起來?沈家的紫玉沉香丸不是能夠治療任何傷勢嗎,自己吃了那麼多,竟然連肚子疼的事情都無法治療嗎?

肚子當中的絞痛越來越劇烈,到最後,葉青每往前走一步,都是非常的艱難。每走一步,肚子當中的絞痛,就讓他渾身一個哆嗦,額頭的冷汗猶如下雨一般落下來,滿身的衣服都被這冷汗浸透了。山風吹過來,這初冬的山林當中,本來應該是寒冷的。葉青現在渾身衣服都濕透,可是,冰冷的山風吹在身上,他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冷寒,反而渾身熱得讓他難以承受,自己整個人都好像置身於一個火爐似的。

「呼哧呼哧……」到最後,葉青的呼吸都變成了粗重的喘息,他伸手扶著一棵樹,再也無法往前再走半步。竭力運轉體內的真氣,想要壓住這種疼痛和火熱,但是,體內的真氣好像也不受控制一般,在他體內澎湃地運轉,根本無法被他用來壓制這疼痛。

葉青咬緊牙關扶著樹,慢慢坐在了旁邊一塊大石板上,想要稍微休息一下。可是,當他坐下沒多久,他的意識便逐漸開始模糊,眼睛不由自主地合攏,緩緩倒在了這樹邊,再次昏迷過去。

沈家這邊,沈青衣放走葉青,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匆忙跑回自己的別院。還好,並沒有人發現她走出來,這讓沈青衣心裡稍微安穩。

莉莉正緊張地站在門口,見到沈青衣回來,不由長舒一口氣,連忙過來攙扶著沈青衣,將她帶到了卧室。

「小姐,你先換身衣服,一會兒再吃點飯,就裝作沒出去過的樣子。」莉莉低聲對沈青衣道:「家族的人很快就會發現葉青被人救走了,三爺肯定會來咱們這裡看的,你千萬不要被三爺看出了破綻!」

「我知道!」沈青衣使勁點了點頭,對莉莉道:「莉莉,謝謝你了!」

… >沈青衣匆忙走進房間,將那身沾了泥土的衣服換下來,重新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穿上,心情這才稍微平復了一些。

婚姻反擊戰 莉莉也去了廚房那邊,讓那幾個侍女把飯菜端過來。

幾個侍女都是大為驚奇,原以為沈青衣怎麼樣都不會願意吃飯的。但是,現在突然又要吃飯了,讓幾個侍女驚喜不已。

她們連忙把飯菜端過來,沈青衣正在房間里坐著,飯菜上桌,沈青衣便慢慢地吃了起來。救了葉青之後,她的心情既激動又高興,再也沒有之前的憤怒和氣餒了。

與此同時,巨石堆外面,幾個巡邏的人也發現葉青不在巨石堆上面吊著了。幾人皆是大吃一驚,匆忙跑去跟沈三彙報。

沈三正跟沈家幾個兄弟一起商議對付殺門的事情,沈老太君帶著沈大和沈二出門至今未歸,這沈家現在就是他做主。殺門的人馬上就要來了,身為沈家現在管事的人,他自然是非常操心這件事。

聽聞葉青不見了,沈三也是大吃一驚,連忙帶人跑到巨石堆那邊看去。原本吊著葉青的地方,真的是一片空曠,根本見不到葉青了。

「怎麼回事?」沈三緊皺眉頭,沉聲道:「你們有沒有看到有誰來過這裡?」

幾個守衛都是搖頭,其實,他們巡邏,也不會經常仰頭往這個地方看。剛才也是其中一個人,無意間看了一眼,這才發現葉青已經不在這裡吊著了。

「怎麼可能?」沈三怒聲道:「是誰有這個本事,能在咱們沈家莊把人救走了。你們幾個都是幹什麼吃的?人家在咱們沈家莊把人救走了,你們都不知道,這還敢讓你們看守沈家莊嗎?」

幾個守衛都是滿臉的尷尬,低著頭也不敢跟沈三對視。沈三憤怒至極,他把葉青吊在這裡,一來是想向外人示威,二來是想設局對付崔玉龍的。現在葉青被人救走了,他的計劃就算徹底完蛋了,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三哥,你不要太生氣!」沈五在旁邊沉聲道:「葉青被咱們吊在八卦陣的上面,一般人肯定不可能救走他,沒有幾個人能走出咱們的八卦陣。我懷疑,救他的,十有**還是咱們沈家內部的人!」

「沈家內部的人?」沈三面色一寒,突地沉聲道:「該不會是青衣吧?」

沈五知道下午沈青衣過來要求沈三放了葉青的事情,他也沒做評論,只低聲道:「是不是青衣,暫時還無法確定,咱們先進去看看再說吧,說不定對方留有什麼痕迹!」

沈三這才反應過來,立馬帶著幾人走進了那巨石堆當中。來到原本綁著葉青的那個巨石的旁邊,沈五仔細看了看四周,撿起散落在地上的牛皮繩,仔細看了一會兒,微皺眉頭,道:「三哥,你看這個。」

沈三走過來看了一眼,道:「怎麼了?這不是綁葉青的那個繩子嗎?」

「是那根繩子,但是,你仔細看看這繩子的斷口。」沈五沉聲道:「斷口處看似平整,但又有些雜亂,說明不是一次就切斷的。說明弄斷這牛皮繩的人,力氣應該不大,而且應該是拿了匕首或者剪刀之類的,將這牛皮繩弄斷的。如此看來,這個人,應該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個不會武功的女孩子!」

「那還說什麼?」沈三憤然道:「就是青衣做的了!」

沈五聳了聳肩,道:「三哥,青衣的嫌疑很大。但是,在沒有找到確切證據之前,咱們還是不要亂說話。老太君那麼疼愛青衣,如果她知道咱們讓青衣受了什麼委屈……」

沈五沒有繼續往下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如果他們真的敢讓沈青衣受什麼委屈的話,沈老太君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沈三緊皺眉頭,他知道沈五這話不是危言聳聽。沉默了一會兒,他的表情慢慢恢復平淡,擺手道:「走,去青衣那裡看看!」

沈三帶著沈家眾人,浩浩蕩蕩地便直奔沈青衣的別院而去。此時,沈青衣正在房間里吃飯。沈三先走到門口,詢問守衛沈青衣是否出去過,卻得知沈青衣根本沒有離開過院子,這讓沈三有些詫異。但是,他還是帶著眾人走進了沈青衣的房間。

莉莉正在門口站著,見到沈三等人過來,心不由一陣狂跳,連忙彎腰道:「三爺,四爺,五爺!」

沈三冷冷瞪了莉莉一眼,沉聲道:「小姐一直都在房間里嗎?」

「是的,小姐一直都在房間里,沒有離開過。」莉莉低聲道:「剛才小姐還在生氣,不願意吃飯,我勸了好久,小姐才吃飯的。」

沈三冷眼看著莉莉,道:「葉青不見了,你知道嗎?」

莉莉根本不敢跟沈三對視,聞言立馬一聲驚呼,道:「不見了?怎麼……怎麼不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