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見到她高興,還是見到本王更高興?!」某王爺問出了一句略顯弱智的話來。

Home - 未分類 - 「是見到她高興,還是見到本王更高興?!」某王爺問出了一句略顯弱智的話來。

大廳內,眾人紛紛對眼,咱們洛老大更是無奈的挑了挑眉,嘟囔道:「這是躺著也中槍啊!」 「要智空說實話嗎?素來出家人不打誑語,雖然智空已經還俗,但是還是不會撒謊的,智空看到丫頭,更要高興些!」智空一本正經的說道。

「哼!」果然,某男的臉色一如眾人預料的,立刻便陰沉,臉上烏雲密布,眼眸中嗜殺意味濃郁。

冷冷的睨了一眼屋內端坐在太師椅上看著手指不說話的某女人,男人冷冷一聲哼之後,轉身,長袍一甩,走了!

「呃……智空這是說錯了話了嗎?!」智空轉頭看向屋內眾人,神色有些不安,他走到洛傾羽身邊,拽著洛傾羽的衣服,道:「丫頭,智空惹了阿景不高興了,這可怎麼是好?!」

「那就不理他!」洛傾羽站起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我要回北羌去,智空,你要一起去看看軒兒和翎兒嗎?」

「軒兒?翎兒?是什麼?!」智空昔日將一身靈力和醇厚妖血全部都傳給洛傾羽的時候,一切都還早,這麼長的時間裡,洛傾羽從懷孕到生下一對小寶寶,智空一無所知!

洛傾羽笑道:「是兩個小傢伙,你要去看看嗎?!」

「唔!智空這一次醒來之後,發了一個誓!」智空很認真的盯著洛傾羽,道:「智空發誓,這一次醒來之後,要時時刻刻跟丫頭在一起,不再分開!」

「呃……」洛傾羽微微挑了挑唇角。

而四周圍一干人亦是,紛紛抽搐嘴角,眾人幽幽的看向門外,某王爺儘管已經離開,但是眾人還是帶著滿滿的同情,盯著那空蕩蕩的門口看了許久!

「假和尚啊,你可千萬別亂髮誓,還有,你稍微收斂一下,你這個誓言可是會遭來滅口的!」白虎冷冷的盯著智空,那模樣,好像真的要撲上去對著智空的脖頸狠狠來一口似的。

「對呀對呀,趕緊的收回誓言,這誓可不能亂髮!」一側,就連窮奇和饕餮都點頭。

「智空啊,你惹誰不好,非得惹那傢伙,你死定了!」小龍龍看著手裡的雞腿,邊吃邊嘟囔道:「看小龍龍就知道了,曾經鑽羽毛被窩都可以,自從有了他,且……要是還敢鑽,這世上就沒有雞腿了……哦,不,這世上就沒有青龍神尊了!」

一干人用分外鄙夷的眼神斜睨了某青龍神尊一眼,隨後一起看向主角——洛老大!

「智空,你想不想藍世子?!」洛傾羽笑著問道。

「嗯!想!籌雲要是見到智空,肯定高興的很!」智空點頭,十分誠實的回答!

洛傾羽點了點頭,道:「這樣,你先去北極冰川看望一下藍籌雲,陪陪他,他一個人守著那麼大的冰川,怪寂寞的,再說了,前些時候暴雨傾盆,冰川估計都融化了許多,他也需要幫忙!」

「可是,剛才你說讓智空陪著你去北羌,看看翎兒和軒兒的……」智空有些不舍,神情看上去很扭捏!

「過些日子,我會帶著軒兒和翎兒去北極冰川找你們的!」洛傾羽笑著說道。 剛才初見智空的時候,他還想著讓智空跟在她身邊一起去北羌看軒兒和翎兒,可是此番,她卻又改變了主意,她不明白是為何,看到剛才走了的那個小氣吧啦的王爺生氣,她彷彿心底惴惴不安似的!

該死!竟然那麼在乎他是否生氣,那麼在乎他的心思!洛傾羽在心底狠狠地罵了自己一頓!

「嗯,丫頭這個安排甚好,小九兒啊,你去北極找藍世子,待本尊和丫頭一起接了軒兒和翎兒,我們一起去找你們!」歐陽雲逸也幫著洛傾羽,上來說道。

「唔!也好!」智空神色有些落寞,他看著洛傾羽,半響之後,方道:「那你不可以去的太久,若是去太久了,智空會整日挂念,更會消瘦的!」

洛傾羽讓饕餮和窮奇陪著智空一起被北極冰川,而那專門好吃的小胖子竟然也嚷嚷著要一起去,無奈之下,饕餮只得扛著小胖子走了!

朱雀本身基業因為是煉藥師,所以此番便留在了北冥幫著逍遙仙子和玉虛子一起救治北冥的百姓,白虎和血麒麟等人原本欲護送洛傾羽一起回去,但是卻被她拒絕了。

「若是需要,我隨時可以召喚你!但是目前北冥遍地瘟疫,災荒連連,北冥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治理!還有,北霄雲早就知道那個盒子里的人頭是假的!奶娘的易容膏唯一的缺點便是不會腐爛,北霄雲不是傻子!他遲遲未動,一定是另有願意,我不相信他已經屈服!你們在這裡,一定要保護好北羌皇的安全!」洛傾羽看向一側坐著的易容之後的北不二,道。

「丫頭,放心,你和太上皇等人已經幫著不二走到今天這一步,不二已經感激不盡了,以後的路,不二知道走下去還是會很艱難,但是不二相信,這泱泱北冥,百姓純樸,朕相信,他們一定會知道,天下太平是一種莫大的幸福,沒有戰爭,沒有傷亡,是最快樂的事情!」北不二神色篤定的說道。

洛傾羽很乾脆的就在這天的午後,帶著些微乾糧,由的盧幻化元神馱著她和歐陽雲逸,一起朝著北羌方向疾馳而去!就連一向不離洛傾羽左右的破風都被她留下來幫忙處理北冥的災荒事情!

因為這個國家原本就已經被上一任北冥皇的不務正業和心思詭異給治理的日趨往下跌落,人們的生活水平已經在連年的北冥和北羌的戰爭中被剝奪的生活從小康富足逐漸往赤貧化方向發展了!

如今,再遭遇一場大規模的洪災瘟疫浩劫,三個月內,儘管洛傾羽等人努力控制了,但是全國各處上報來的死亡名單還是沒有減少的太多!

勤政殿的這一干人都是這兩日才趕回來相聚在一起商議事情的,之前便是都被分配出去,兩兩同行,去各大縣城小鎮處理災荒事務的!

自然,洛傾羽回北羌的另一個原因,是想著水玲瓏續命的血興許已經快撐不住了,她趕著回去,再給水玲瓏續一回血去!所以,她只讓阿立和歐陽雲逸一起,其餘人便都被留了下來,聽從北不二的安排!

一路往前,阿立飛馳的及其平穩,北冥的夏季,空氣分外的燥熱,走了約莫兩個多時辰,阿立便有些渴了,正好他們路過一個湖邊,洛傾羽便讓阿立停了下來,三人準備走去湖邊取些水,然後再吃些點心,好趁著天黑之前,趕到三百多裡外的一個鎮子上去!

「阿立,最近靈力沒怎麼上去?是在幫助師傅救治智空的時候消耗的太多了,是嗎?!」洛傾羽蹲在湖邊,伸手邊去取水邊說道。因為這一路來雖然疾馳八百多里了,但是阿立明顯的有些體力不支! 「嗯,為師的胳膊之前在玄冥大陸受了傷,一直好的不太利索,所以在用結魂燈給智空續命的過程中,真是勞累了阿立!」歐陽雲逸說道。

「主人,阿立總覺得……」阿立站在一側,他未幻化回人形,他的蹄子在地上刨了刨,又道:「總是隱隱的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唔!這兒灌木叢林多,湖邊又潮濕,估計是什麼湖怪之類的!」洛傾羽挑唇一笑,冷冷的說道。

「說對了!」突然之間,湖底果然伸出一隻觸鬚,快速的朝著洛傾羽抓了過來!

「丫頭,小心!」歐陽雲逸抬手,狠狠的一掌打出去!

「呼~~」卻不料,對方整個身子躍起,一張嘴,竟然將歐陽雲逸的那一抹掌力給生生的吞了下去。

三個人神色立刻便是一驚,瞬間的,三人躍到一起,歐陽雲逸和的盧阿立將洛傾羽給圍在了中間,阿立道:「這又是吞了靈力暴漲藥丸的湖怪?!」

湖底上來一隻三頭蛟龍,有點兒類似於洛傾羽前世二十一世紀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白堊紀的恐龍一般,只是那是電視中的情景,而此時面前的,是活生生的,三頭蛟龍。

「很有可能!百里花這三個月來沒有動靜,可不是什麼好事情,他素來就沒什麼好心眼,這會兒還不知道又要耍什麼花樣!」洛傾羽的小銀牙磨了磨,她看向湖底怪物,道:「這是還未進化的惡獸,不通人性,和它不用太多廢話,直接殺了便是!」

「也好!」阿立點頭,隨即他一個幻影,直接幻化成人形,之後便揮手摺斷身邊一顆樹藤,不由分說的沖著蛟龍怪而去!

「啊呼~~」蛟龍怪被阿立的樹藤抽中,他一個跟頭,直接潛入了水中,在潛進去的同時,他的尾巴狠狠的一甩,一抹浪花直接朝著阿立飛來,在這浪花中間,惡蛟的靈力也夾雜著……

「這該死的魔獸,竟然還會暗算人!」洛傾羽嘴裡說著,身子便已經和歐陽雲逸同時騰空而起,倆人紛紛出手一人抓著阿立的一邊胳膊,想要將他拖離開蛟龍的襲擊……

「嘭!」卻不料,湖中四周圍突然出現數只蛟龍,它們紛紛伸出爪子一起將三人給拖入了水中!

「咕嚕嚕!」一入水中,歐陽雲逸和阿立瞬間反應過來,他們立刻給洛傾羽打出透明屏障,將洛傾羽給保護在了屏障裡面。

洛傾羽看著兩個男人此番做法,真是哭笑不得,他們自己都浸泡在水中,卻是只顧著她……

這些男人,真是讓她又感動,又心酸!

「嘩啦!」洛傾羽抬手對著水下狠狠打出一掌,隨後她正要起身拉著兩個男人一起離開水裡呢,卻不料,有傳音自水底而來:「這玄天大陸的洛老大是嗎,我在這裡等候多時了,你怎麼才來?!」

「呃……」洛傾羽這一驚非同小可,她怎麼都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收過尼斯湖水怪做為自己的屬下!

「請到這裡面來!」水底,一扇石門打開,裡面有盈盈亮光透出來,照射的外面的水都成了碧藍的藍色。 阿立抱著胳膊站在水中,道:「怪不得之前聽北冥國人說最近幾個月這斯洛爾湖裡面有藍色水怪,估計就是這原因吧,藍色的光芒照射下,水怪們被百姓偶爾看到!」

洛傾羽看了一眼身側的兩個男人,隨即三人點了點頭,一起朝著那閃著光芒的門洞走了去!

聽著那傳音出來的聲音著實有些老沉,洛傾羽在沒看見本人的時候,腦海里閃過一個個幻想的情景,她覺得這真是如童話中說的,湖底有水晶宮,水晶宮裡面住著老龍王和他的兒子女兒,之後……

只是,一跨進那水晶宮,當身後的石門被關上,洛傾羽三人卻發現,這裡面竟然乾燥的很,壓根沒有在水底的感覺,彷彿外面的水和這裡面毫不相干似的!

適應了裡面藍幽幽的光芒,洛傾羽在一左一右兩個男人的保護之下,一起抬頭看向前面……

一朵蓮花似的寶座,寶座上面坐著一個正在吃西瓜的中年人,說是中年人,看著樣子頂多也就四十歲的模樣,皮膚白皙的近乎透明,更讓洛傾羽三人詫異的是,這人耳邊有腮,但是卻長得不像南翼鮫人,如果忽略了那一對腮的話,這還算的上是一個中年美大叔,不差於咱們歐陽仙尊呢!

「閣下是……」心底將自己和寶座上的男子對比了一下,歐陽雲逸心底略微有些酸溜溜的,他率先上前一步,擋在了洛傾羽面前,開口問道。

寶座上的美大叔抬手,用西瓜對著歐陽雲逸揮了揮,讓他讓開些,邊又啃西瓜邊道:「睡了這麼多年,我靠,才醒來,讓我先吃點兒解解饞!話說,洛老大……哦不不,該稱呼你為……唔我想想,對娘親,娘親啊孩兒總算醒來了,這一場大雨下的好啊,直接衝到了三萬六千尺的下面,直接把孩兒給弄醒了,艾瑪,太爽了!」

「……」洛傾羽一雙杏眼盯著對面的這中年大叔,她抽了抽嘴角,轉頭看了看,確定這大叔的對面除了他們三就是兩隻體型龐大的三頭蛟龍之外並無其他人,她向左看了一眼歐陽雲逸:「他是在喊你?師傅!」

「不是!」歐陽雲逸機械的搖了搖頭。

「那麼……是在喊你?!」洛傾羽又轉頭看向阿立!

「肯定不是,阿立對自己的性別認識的很深刻!」阿立立刻搖頭,挺了挺胸,表示自己一馬平川,庫爾對是男人!

「那……」洛傾羽微微抽了抽嘴角看向前面的大叔,道:「不知閣下是哪位?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們只是路過!」

「哎呀,娘親,你忘記我啦!你你你……」大叔扔掉手裡的西瓜,一個箭步撲上來,他在洛傾羽身邊,雙手抱起來作魚游狀態,道:「那條小魚兒,小小石斑魚,死了,然後娘親你可憐我,用了一粒睡蓮的種子,將我的魂魄鎖在了睡蓮的種子裡面,將我摁在了蓮花盤底下,這都好幾萬年了,當初天地傾斜,我被埋在了地底下面,這破北冥,數萬年都沒有水啊,我就一直睡啊,睡啊,三個月前,一場大雨,水滲入地下,孩兒用一個月發芽,一個月長大,最後一個月修鍊,不過……」

大叔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委屈的道:「以為怎麼也該是個娃娃身子,卻不料,還是修為不夠,成了老頭!」

「你用三個月就修鍊成了如今的模樣?」洛傾羽和歐陽雲逸以及阿立三人紛紛吃驚!

這哪怕是再厲害的高手,就如洛傾羽,那麼多人的靈力集合在她身上,她自身領悟力那麼高,但是卻不可能三個月就靈力從一顆種子,經歷幻化成了人,看他腦門上的蓮花印若隱若現,看著他周身涌動的真氣氣息,這該是一個仙階高級修鍊者……

「丫頭,情況十分好!」一番觀察下來,歐陽雲逸卻笑了,舒心的笑了,他轉頭對洛傾羽道:「三個月就成為仙尊,若是為我們所用,何愁百里花不除?何愁魔王不滅?!」

「啥?! 娛樂圈餐飲指南 什麼花?誰欺負娘親了嗎?!」大叔大眼珠子一瞪,上前一把抓著洛傾羽,道:「娘親,娘親,誰欺負你了,孩兒讓他吃不了兜著走!讓他來喂我的小龍們!」 洛傾羽被面前這口口聲聲稱呼自己為娘親的大叔給晃得頭暈,她抬手抵著大叔的胸口,阻止了他的進一步親密擁抱,之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三個月修鍊完成,怎麼會在這裡住著,你接下來如何打算?!」

「娘親,來你坐,這是西瓜,是我的小龍們從密林裡面摘來的,特別甜!」大叔一抬手,兩隻體型中等的三頭蛟龍抱著幾個大西瓜上來,他們尖利的爪子抬起,對著西瓜輕輕的左一揮,右一揮,西瓜立刻呈花型打開,三頭蛟龍們雖然不會說話,更是屬於未馴化的惡獸類,但是卻十分聽從大叔的意思,他的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三頭蛟龍們便知道該幹什麼!

巨大的龍爪托著一片片西瓜遞到了洛傾羽和歐陽雲逸以及的盧阿立的面前,三人抬手接過西瓜,又在蛟龍們的引領之下,坐在了一側的石凳子上面歇著!

「我還沒有名字,娘親,你給我一個名字吧!」大叔很認真的站在洛傾羽面前,以很誠懇的神情看著洛傾羽,說道。

「你……先坐著去!」洛傾羽實在是聽不得這麼老的大叔口口聲聲叫自己娘親,她的孩兒是軒兒和翎兒,面前這大叔,做爹都有點兒老啊!

大叔很是聽話的往後退了幾步,走到蓮花寶座上面坐下,之後,他依舊用十二萬分誠懇的神色看向洛傾羽,期待洛傾羽給他答覆。

歐陽雲逸皺眉看向這美大叔,看了半響,之後道:「你果真不認識百里花?」

「百里花?!是一種什麼花?娘親,這百里花欺負你了嗎?!」大叔差點兒又激動的從寶座上面站起來撲過來抱著他的娘親上下左右再看一遍。

洛傾羽盯著寶座上的中年大叔,眸光犀利,她暗暗啟動了讀心術靈力,滲入了大叔的內心和筋脈之中……

「嗯?!」洛傾羽的眉宇微微擰了擰,她暗自腹誹道:怎麼如此澄澈清明,所思所想和他說出的話一模一樣,難道他果真就是那枚睡蓮?

對於以前的一切,洛傾羽早就忘記的一乾二淨,唯獨上一世,她未來得及讓雷神劈下八十一道驚雷,將她的記憶完全消除了去,所以她的記憶里,也就是兩世,這什麼石斑魚、睡蓮,完全沒印象!

「這事兒,估計得回頭問問帝君,他知曉一切!」歐陽雲逸轉頭,說道。

「帝君不知道!」不料,大叔卻立刻接了話茬子。

「哦?!他為何不知?!」洛傾羽也是好奇了,他盯著大叔,問道。

「其實……當初娘親你看見我的時候,我已經死了,你用睡蓮的種子將我的魂給鎖住,後來撐天柱毀了的時候,我是被水麒麟含在嘴裡帶落到人間的,水麒麟因為有任務在身,所以便挖了一個坑將我埋了,天地傾斜,地殼移動,我從東方被摔到了北方……如此算來,娘親你是我娘親,水麒麟是我父親!」大叔掰著手指頭算了算,說道。

「……」三個人瞬間獃滯! 歐陽雲逸更是默默的笑著搖頭,嘟囔了一句:「一切皆是定數,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啊!」

「哦,早就是如此的!」阿立則是點頭,也笑道。

而洛傾羽卻是抽了抽嘴角,道:「你確定當時將你帶落這凡間的不是別人?而是那隻水麒麟?!」

「是的!當時一身銀灰鎧甲的水麒麟還小,是小娃娃呢,東方大澤天地孕育而出他,我看見了那孕育的過程,他就這麼嘭的一下子,出現了,起先我以為是一隻小貓,後來發現不是,他比我還厲害,才小不點點就長了一臉銀白色的鬍鬚,看著像老頭,哈哈哈……」大叔說到這裡,突然想起自己目前的模樣,眸光閃了閃,他的神情頓時暗淡了下去!

「然後呢,然後呢,接著說!」阿立這一回倒是不淡定了,他催促道:「這故事真的很有意思!」

「嗯!水麒麟之所以會被幻化而出,自然是因為血麒麟大叔他不是喝多了么,和當時的小仙鶴以及全天真武帝君在一起,不知怎麼地,血麒麟大叔就撞上了撐天柱,然後他的血落在了那撐天柱上面,帶著血的撐天柱石頭掉落九重天上的東方大澤,水麒麟就這麼出生了,我當時正好在撐天柱底下的荷塘裡面,水麒麟入得九重天,在荷塘邊玩耍,就這麼把我挖出來帶下來人間了!他不是我爹,那都不可能!」大叔很篤定的認定了水麒麟便是他的爹!

「好了,你爹的事兒暫時就這麼先放一放,你知道他是誰不?!」洛傾羽抬手指了指一側的歐陽雲逸,道。

「他是……」從三個人一進來,大叔的整個心思就在他娘親身上,所以對於旁邊兩個人,他幾乎沒用眼睛去瞟過,這會兒聽他娘親一說,他才專心去看,這一看不得了,嚇得他一下子便滑下了寶座:「小仙鶴?!哦,不,仙鶴大哥!」

「你喊丫頭娘親,你喊本尊大哥,這輩分不對!」歐陽雲逸又氣惱又好笑的說道:「再說了,你看著比本尊年紀大啊!」

「哎呦,別說這傷心事兒了!」大叔一聽別人說他的長相和年齡,他便立刻一臉的懊惱。

「你三個月就修鍊而成!」洛傾羽看了一眼四周,隨後問道:「也是在這水底修鍊的嗎?!」

「娘親,來,我帶你去看!」大叔趕緊上前,拉著洛傾羽便往寶座旁邊的另一個洞穴裡面走了去!

阿立和歐陽雲逸想要上前阻止的,洛傾羽抬手,讓他們暫時不要動,還別說,冥冥之中,洛傾羽總有一種對這傢伙似曾相識的感覺,一聽這傢伙提起石斑魚,她貌似還有些心虛,彷彿數萬年前欠了這傢伙什麼似的。

這是玄天大陸,一個神仙和妖魔共存的社會,一個天地人三界磕頭互相走動的社會,這個社會很玄幻,但是這個社會的人也好,妖魔鬼怪也罷,都十分的澄澈乾脆,他們就算是算計別人,也很容易被看出來,更多的時候,壞人便是壞人,好人便是好人,分的很清楚! 因為在這樣的社會,做一個妖魔,做一個惡人,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兒!

洛傾羽感受到這元神為石斑魚的大叔的純良,不但她,歐陽雲逸和阿立也有類似的感覺,所以洛傾羽對他們揮了揮手,他們便也不再阻止石斑魚大叔拉著洛傾羽走進一個山洞裡面去了,他們亦是緊緊跟隨在了後面。

「娘親,你看,再往前就是當初埋著孩兒的地方,這北冥國的土質十分的硬,只是前些時日被大雨給泡軟了,不然的話,土質堅硬的比岩石還厲害!」石斑魚大叔指著面前不遠處,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