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百次?」達爾巴的腦海思緒紛飛,最後停留在這百次之上。

Home - 未分類 - 「再來百次?」達爾巴的腦海思緒紛飛,最後停留在這百次之上。

達爾巴一共經歷過九次滅世之戰,見過因為滅世之戰而死去無數量的生靈,也見過當有的世界主宰在無法抵抗滅世之戰,眼睜睜看著世界破碎的時候,落寞的升往混沌中去,眼神惡毒的望著自己等人,沒有說話,沒有動手,就是這樣盯著。

這一刻,同是天涯淪落人,自己的師父落寞的低下頭,有些愧疚,低沉著嗓音道:「對不起!」然後帶領著自己大軍落寞而去。

其他主宰也是這般,愧疚,但是不後悔。

達爾巴慢慢的從一名屠夫轉向以旁觀者視角見人見物的智者,覺得這個世間無奈過於繁多,但是無可奈何,他不清楚對自己行為的深惡痛絕到底對不對,但是他相信自己感受到的,師傅肯定也能感受到,既然師傅繼續去做,說明自有他的道理。只是,達爾巴時常在想,自己會活到那一天嗎?即便以他師父的實力,也是屢次行走在危機邊緣,時時刻刻都有可能喪命。

「小子,即便你多麼不願意,也應該知道,你,阻擋不了我多久的!」達爾巴嘆息一聲,緩緩說道,看向聖龍立軒的龐大空洞眼睛里竟然含有慈悲。

聖龍立軒心中一驚,道:「這,我做不到!」

達爾巴見事情已經到了無法緩和的地步,冷冷道:「那就對不住了!」

「斷!心!凝!乽!」

達爾巴肉體內散發出的黑色魔氣竟然在慢慢變淡,如同灰色,裡面有朦朧道音響起。

「混沌之氣?」聖龍立軒震驚,急速後退,瘋狂涌動體內的元力。

「沒錯,這就是我在混沌里遊盪許久得到的一絲福利,好好享受吧。」

有高樓大小的魔氣突然變成只有巴掌大的混沌氣,但是更加稠密和靈活。

看著由混沌氣變成的達爾巴,聖龍立軒沒有因為他的體積小而小覷,反而更加擔憂。

達爾巴在念出那四個字后,只見身體內有咔嚓聲音響起,然後四分五裂,變成八塊方形的石頭模樣,毫無徵兆的就將聖龍立軒包圍住。

聖龍立軒用盡全力砍向一塊混沌氣,混沌氣紋絲不動,軟綿綿的,沒有絲毫被傷害的模樣。

聖龍立軒瞳孔緊縮,發現周圍的空間被混沌氣封鎖,自己如在牢籠之中。

八塊混沌氣上閃爍七彩之光,最後如同一枚枚奧妙符文烙在上面,八塊混沌氣緊密相連,慢慢縮小。

聖龍立軒看著自己的活動範圍從一間房子大小縮小到只有三四平方,不由得心急。

「階梯爆!」聖龍立軒怒吼,傾盡全力,害怕不成功,特意將心神落在心口處,引導一些魔王的力量進入石劍內部,只見石劍頓時爆發出幽幽古音,數不盡的魔影伴隨著藍金色的階梯出現,並且附在上面,如同魔王將要登臨祭壇,一根根階梯懸浮在空中。

聖龍立軒揮手,力量狂涌,藍金色的階梯與混沌氣撞在一起,沒有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只有詭異的僵持,好像誰也奈何不了誰,時間仿若停止,天地間再沒有其他聲音,只有聖龍立軒的咚咚心跳聲,越來越快,直到他額頭上密布豆大的汗珠涔涔落下。

盪魔老人身為將死之人,其言之善,並非只是說說,既然將自己絕學傳於聖龍立軒,自然是希望他能夠繼承自己衣缽。

聖龍立軒心頭一動,溝通掌心的金色符文,只見一道金絲大小的能量光線順著聖龍立軒的手腕進入體內,最後在他的身後背部旋轉一圈,紫金色的光芒閃現,如同天助,射向藍金色階梯,化為符文與黑色符文交相錯落。

階梯力量大增,上面的光芒如同鋒利的劍光,瘋狂移動,混沌氣組成的屏障眼看就要不支,達爾巴的模樣在屏障上出現,落寞的眼神很迷惑,很散漫,最後像是解脫道:「還是助你一臂之力吧,也為我當初的滅世之舉補償一星半點!」

屏障漸漸散去,混沌氣匯聚,沒有被聖龍立軒害分毫,而藍金色的階梯散發著磅礴的力量超遠方飛去,發出驚天動地的響聲。

聖龍立軒氣竭的從空中落下,望著混沌氣朝著自己飛來,動手攻擊,但是都傷不了它分毫,漸漸絕望起來。

聖龍立軒被混沌氣包裹,腦袋昏沉沉的,想要睡去,渾身綿軟無力,極力掙扎,但是眼皮越來越重,直至昏睡過去,在眼睛徹底閉上的最後一眼,聖龍立軒好像看見混沌氣的上方有一頭微縮魔獸的虛影正望向無一物的天空,透過背影,聖龍立軒能夠感受到那如同烏鴉般黑暗的眼眸流有哀傷。

「師父,對不起了!」達爾巴低頭看向陷入沉睡中的聖龍立軒,混沌氣一點一點的滲透入聖龍立軒的體內,面露驚訝,因為混沌氣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吸收利用的,當初他也是仗著師父功法的霸道和自身意志的堅定才能夠在體內儲存一些,這還是依賴於自身血脈的高貴才完成的,或許這樣說並不能證明混沌氣難以吸收,但是達爾巴依靠自己帝者巔峰的實力和耗費上萬年的時間才吸納這巴掌大小。此時聖龍立軒吸納混沌氣的速度,讓他吃驚,也為自己剛才的看似荒謬的決定暗暗期待。

贈予聖龍立軒混沌氣,是他臨時起意,剛才若是想殺聖龍立軒,不是不可以,但是結果都一樣,達爾巴己身必定會覆滅!

那一刻,達爾巴忽然想違背師尊的使命,並且付諸行動。

「當初,我拜入您的門下,您給我的人生上了枷鎖,要我無條件服從,為了那個新世界而奮戰!確實,當時我是心甘情願,只是經歷過第一次滅世大戰後,我的信念便已然動搖!

其實我們都是混沌規則的受害者,為了新世界就一定要自相殘殺嗎?您看出我的疑惑、不解、彷徨,對我叮嚀囑託和解釋,說這就是規則,無法改變的!曾經也有我同樣想法的人,就是您,也有過,但是有前車之鑒,若我們臨陣倒戈,混沌會降下規則,讓我等身死道消!

只是,今日死亡在所難免,一成不變的使命於我而言,突然像是一個笑話。我沒有經歷過你所說的那箇舊世界,我感覺自己生存的那個世界就不錯,所以對那新世界沒有太多的期盼和奢想。

可是您卻對我說,這不是使命,是責任,君不見微縮世界里每過千年就血流漂杵,屍橫遍野嗎?多少人在對幕後掌舵者脫口大罵,又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我若退出,便是懦夫,那一次,我信了你,並且相信到現在,只是我真的想知道,背棄你所說的責任的感覺是什麼,那救世的重負壓得我喘不過起來,希望您若知道我的真實想法,能夠理解!」

達爾巴說完便在空中慢慢消散,臨死前望了眼帝林,看了眼自己四分五裂的屍體,沒有悲傷,只有回憶,在那小小的世界中度過的童年,以及之後遊覽群山萬水時的自由不羈。

聖龍立軒漸漸蘇醒,隱約里聽到帝林深處傳來嘩嘩的鐵鏈震動聲音,睜開眼睛,望著血淋淋的地面,忽然搞不明白是自己殺了達爾巴,還是達爾巴放過了自己,至於前者,聖龍立軒十分懷疑,因為自己當時的狀態自己知曉,如果達爾巴願意,自己已經死過多少回了,同時也對帝境強者的手段了解一些,神魂可以獨立生存,揮灑起來力量也是不弱。

「達爾巴放過我,還將混沌氣贈與我?」聖龍立軒低聲道,濃濃不解。然而沒有沉思太久,帝林深處傳來的聲響越來越大,似乎有魔獸隨時都能夠掙脫而出,現在只能抓緊時間按照盪魔老人所說的去做了!

這次有驚無險的來到另一邊的古灰色鎖鏈旁,輕車熟路的讓金色帷幕升起,但是有一頭瘦小的魔獸蹲在暗處,將全部力量噴涌而出,若是聖龍立軒多有防備,還真有可能被一擊喪命,但是聖龍立軒沒有嘗試去殺掉這魔獸,因為即便是瀕臨死亡的帝境魔獸都對他有生命威脅。

來到淡黃色河水的河流邊,聖龍立軒猶豫一下,向前走了一步,再過一分半分,腳尖就要觸及到河水了,出乎他的意外,並沒有毒物什麼的出現,但是他不敢靠近河水,因為河水具有莫大的毒性,對他的生命有毒害作用。

「盪魔老人說過,來到河流邊,金色符文會告訴我怎麼做?只是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靜?」聖龍立軒翻轉手掌,看向掌心愈加黯淡的金色符文低聲道。

聖龍立軒又轉移目光,落在愈加平靜的流水上,低吟道:「莫非是要我將手伸入水中?」

聖龍立軒沒有立即付諸實施,而是沿著河流來回行走,看能不能觸發什麼禁制,但是大失所望。

最後一狠心,聖龍立軒蹲下去,睜大著眼睛,伸出手,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對就立即縮回去。

白皙的五指併攏,淡金色的符文閃爍,一接觸到河水,聖龍立軒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如在千岩萬壑間,天空傾盆而下漂泊大雨,而這雨比之寒冰還要冷上三分。除此之外,聖龍立軒就再沒有其他感受,但是細細感知,微微側翻手掌,發現金色符文在脫落,沉入河底,直到全部脫落之時,聖龍立軒的手掌如被人推送一樣縮回去。

原地不動,但是有滄海桑田般的感覺,河流朝後自行退去,露出一條條溝壑,溝壑升向空中,然後落在帝林上方,陡然轉身,聖龍立軒發現身後也出現一條淡黃色的河流,快速後退,一條條溝壑升向空中,將帝林蓋住,而那金色帷幕也開始慢慢靠攏。

帝林內的凶獸瘋狂的攻擊溝壑和帷幕,但只能讓它們微微搖晃,便再沒有其餘可惜的動靜,只能發出不甘心的吼聲。

「人族,你會後悔的!」

「當若我出世,必讓你的家族覆滅!」

聖龍立軒聽完后不置可否的笑笑,將自己心中的猜測大聲說出,讓一眾魔獸啞口無言,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我的家族,有半神坐鎮!」

見到重新歸於寂靜的帝林,聖龍立軒沒有什麼可喜的表情,即使家族始祖是半神又如何?當初還不是像喪家之犬一樣逃到這慾望之都嗎?

淡黃色的河流最終淡出聖龍立軒的視野,好像消失在遠方,但是當他轉過身來,看向帝林時,滿臉震驚,帝林緩緩的被淡黃色的河流托載著升向空中,與一道道組成方形大陣的溝壑接觸,然後金色帷幕慢慢彎曲,將溝壑與河流連接在一起,但是聖龍立軒面對的方向還有很大空隙,只見刻有帝林的石碑爆發出七彩之光,如同飄帶帷幕,把帝林徹底包裹,而聖龍立軒也漸漸受到這個空間的排斥,天空變得青綠交融,一根青玉杖懸浮在頂端。

本來潔凈無瑕的青玉杖上浮現一個個符文,像金花般從空中落下,落在帝林之上。

呈現黑金色的帝林慢慢升起,最後在聖龍立軒的眼中,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吊墜懸挂在握柄處,這時候聖龍立軒才知道青玉杖的體積有多大!

一道碧綠色的通道落在聖龍立軒身上,聖龍立軒知道時機已到,自己要離開了。

聖龍立軒在這空間里感覺收穫良多,知道一些隱秘,獲得盪魔老人的七十三式盪魔鞭法,以及還不知道對自己有何作用的混沌氣。

閉上眼睛,聖龍立軒感到地動山搖,恍惚中,腳踏實地的感覺出現,睜開眼睛。

月光傾灑而下,寂靜無聲,本以為無一人在這裡,但是一聲聲熟悉的聲音傳來,讓聖龍立軒感覺一陣溫暖。

「端木兄,你出來啦!」姑蘇歐鵬衝上來抱住他,幾乎勒的他喘不過起來。

「你可讓我老不死的好等!」吳子凡也快步向前,面露笑容的說道。

「你們都在啊!?」聖龍立軒驚喜的看著吳子凡、姑蘇歐鵬等人,就是南宮小瑾也在,讓他大受感動。

「那是,你可知道這半個月來,我們有多擔心你嗎?尤其是這幾日失心塔劇烈搖動,更是提心弔膽,而吳子凡前輩更是時常自責,說不應該讓端木兄你趁這趟渾水的!」姑蘇歐鵬藏不住話,直言快語,把吳子凡說的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謝謝了,吳老哥。」聖龍立軒看著吳子凡微笑道,衝出生天的感覺不錯,但是別人關心惦念的滋味更是甜美。

「不知端木老弟這半個月來遇到了些什麼?」吳子凡輕輕點頭,關切問道。

「半個月?」聖龍立軒疑惑的看著吳子凡,忍不住說道:「我感覺自己在裡面只過了不到三天啊?」

儘管盪魔老人的指導不止半月,但是他說過,在裡面等同於外界的禁止,莫非是因為混沌氣的原因?又或者是失心塔內的時間流速不一樣?

眾人疑惑的對視,最後看向自聖龍立軒出來后就一直沉默的南宮小瑾,希望她能夠知道是什麼原因。

南宮小瑾深深的望著和之前感覺不一樣的聖龍立軒,感嘆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混沌氣不同於尋常物,在手段通天,天賦造化的強者手中,能夠變幻成無數物景。(www.)也就是說混沌氣具有萬物的所有特性,只要你有能力,就能讓他們變化成你所想要的東西。

聖龍立軒在懵懂之中吸納混沌氣,初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實際上對其未來的發展大有裨益。達爾巴對聖龍立軒的驚奇遠遠不在於其能夠吸納混沌氣,而在於那令其咂舌的吸收速度。不過由於大限已至,也就沒有過多放在心上。

南宮小瑾是何許人物?不僅修為站在世間絕頂,除了那少數幾人,無人敢說能夠完勝她,而且南宮小瑾喜好遊覽大陸,對諸多秘聞知根知底,即使是在時間流逝無數年後的今天,南宮小瑾要是願意,也能夠找到一星半點的蛛絲馬跡,在這過程中,南宮小瑾必然見過許多傳奇,但是能夠在這個年紀吸納混沌氣的,聖龍立軒還是見到的第一個!

帝境中的高深強者能夠憑藉蠻力降服些許混沌氣為自己的未來鋪路,但是年紀輕輕之人,即便血脈如何高貴,對於混沌氣也是無可奈何。混沌世界是南宮小瑾的認知中最高級的世界,是萬物萬界之源之根,所以在比之混沌世界低一級的凡俗世界中,若有生靈想憑藉引以為傲的血脈強行納入混沌氣,將會在混沌氣的蠻橫攪動下爆體而亡,而現在,聖龍立軒的身上瀰漫著混沌氣的道韻,南宮小瑾大受震動,說出後生可畏四字。並且對吳子凡所說的關於端木祁能夠解救姑蘇青山這回事,難得的充滿了信心和期望。因為聖龍立軒背後的龍袍少年和紫金神龍,或許代表著擁有了天道神脈,仰仗天道神脈,吸納混沌氣,似乎是理所當然。

「這失心塔,我也是機緣巧合下得到的,至於其來歷,也是知之不詳,不過在我見過的一本野史書上記載,裡面封印諸多強大魔物,相信你們也知道這是屬實的,至於其他的,我翻遍典籍,尋遍所有能接觸得到信息,以及這失心塔的材質構成製造,失心塔內有一個不知名的空間,與我的青玉杖本為一體,只是,當初我藉助青玉杖找到失心塔,並沒有半月之前的場景變化,所以就沒有在意!現在看來,失心塔內別有洞天,既然端木小友從裡面出來,相信了解一些情況,你們問我倒不如問他!對了,這失心塔的主要材質是清靈玉,而清靈玉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夠在內部容納空間,而且外界靈氣元力無法進入其中,還有一點,我也不知道是否屬實,即清靈玉能夠隱隱溝通時間大道,篡改清靈玉內的時間流速,或快或慢,不一而足,這恐怕就是端木小友與我們感覺時間不一樣的緣故?」南宮小瑾布滿周圍的眼角閃動,望著兩手空空的掌心,繼而看向失心塔也有些眷戀。青玉杖伴隨她已有多年,她所踏過的每一份足跡都有青玉杖搖擺的影子,或危險或歡樂,或在白雲之上駐足,用青玉杖撥開雲彩,靜靜的看著大好山河;或登臨山峰之巔,以青玉杖為峰,雙手盈握,輕輕嘆息一聲歲月如流。而且南宮小謹每每說到清靈玉時,神情都會低落。

眾人看著南宮小瑾突然傷感起來的面容,又見到她攤開雙手,都心中瞭然,對於武者而言,尤其是頂尖修行者來說,家人、朋友這些都會在時間裡淪為一具白骨,只有與己時時相伴的武器才能夠陪伴自己足夠長遠的時間,久而久之,武器就是自己的影子,武器到哪,自己就到那,很難說是武器對人如影隨形,還是人對武器如影隨形。今日南宮小瑾失去青玉杖,對其打擊非同一般,就像心頭肉被挖去一塊,只是她好像早就知道這一天,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有多少悲傷,但是其內心深處開始變得死寂,心愛的東西離自己而去,而自己卻只還能眼睜睜的額看著,心中鬱結,神智迷亂,忽然覺得人世間種種都是虛妄,唯有已經掌控的才是真實。

不過南宮小瑾還有一絲奢望,待百年之後,大戰開啟,自己會有機會再見青玉杖,若有可能,青玉杖將會和自己相逢,這樣想來,南宮小瑾心情不由的好上一些,見到眾人關切的眼神,微笑道:「還是看看端木小友怎麼說吧!」

聖龍立軒見到眾人充滿好奇的眼神,斟酌一下,揀選一些講了出來,不過並沒有說自己得到盪魔老人的真傳,只說得到盪魔老人的一些指點,感覺裨益良多,至於後來與達爾巴之戰,都讓眾人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吳子凡等一眾帝境強者看聖龍立軒的眼神都變了,因為身為帝者的他們知道自己在瀕死關頭有著怎樣的實力,若是機緣和合,便是拖一名與自己相差不多的帝境強者死亡也有可能。 惡魔的午夜圈戀 而聖龍立軒現在,竟然能夠與達爾巴的神魂之力附帶上神秘的混沌氣斗得不相上下,儘管最後混沌氣避開,但也能說明聖龍立軒的攻擊力是極強的!至於後來,達爾巴是不是將混沌氣贈予聖龍立軒,眾人也不知道,聖龍立軒只是疑惑的說這是自己的猜測。

直到南宮小瑾插話點頭,眾人才確信達爾巴最後幫了聖龍立軒一把,至於因為什麼,他們也丈二摸不著頭腦。

「混沌氣在你體內,若是能夠使用,對你的實力增加有很大幫助!」南宮小瑾這樣說道。

「前輩可曾見過混沌氣?」姑蘇歐鵬像是明知故問的說道。

南宮小瑾有些悵惘的點點頭,似乎在懷想滅世大戰的餘波,輕聲道:「這世間頂級強者之戰,仰仗的就是對混沌氣的使用!」

「好了,這個還是少談為妙,你們現在知道並不有益,即便是我,駕馭混沌氣也有諸多困難,你們這裡,現在只有吳子凡和姑蘇天星有可能駕馭混沌氣,但是也非絕對,因為混沌氣靈性十足,若你不合它的胃口,他是絕對不會讓你使用它們的!」南宮小瑾不想多談,打消他們的念頭,倒是聖龍立軒這時候愁腸百結,詢問道:「前輩,那你說我現在吸納混沌氣,是好還是壞?」

南宮小瑾微笑道:「好事,當然是好事,不過有個前提,你必須是天才,能夠走得足夠高遠,否則以你現在的實力,即使能夠動用混沌氣,也會被它吸食掉眾多生命力量,我剛才感受了你一下,你在這失心塔內應該損失了少量生命能量,但是被混沌氣自動補了回來,還有些許增加。對了,你恐怕不知道生命能量是什麼吧?通俗來講,就是你的潛力,你能夠達到怎樣的境界,生命能量越高之人,越容易晉陞高境界,獲得高修為!你還是不要好高騖遠,腳踏實地的修行,有朝一日,你便會發現混沌氣時刻在改變你的體質,若你真的能夠到達帝境之上,斯時混沌氣對你來說可能是如臂揮使,於這天地,於這大戰,也能夠貢獻更多的力量!」

「對了,不知前輩找我有何事吩咐?」聖龍立軒平復一下心情問道。

南宮小瑾訝然,沒想到自己因為見到聖龍立軒,驚喜的把主要事情都忘了,道:「救治姑蘇青山,相信你已知曉,只是我來到這失心塔面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現在看來,非你莫屬!」

「什麼事?」聖龍立軒語氣沉著,眼神堅毅,面帶疑惑的望著南宮小瑾。

「到這失心塔內取出些東西,本來我手中有青玉杖能夠做到,奈何被失心塔收回,所以現在只有你能夠拿到那些東西了!」南宮小瑾望向青綠色的古塔,輕聲語道。

「什麼東西?怎麼拿?」聖龍立軒邁前一步,看著失心塔,突然感受到意思親近的感覺。

「感受到了嗎?」南宮小瑾閉上眼睛輕輕道。

「恩,就好像在血脈上有了聯繫……」聖龍立軒深呼一口氣,緩緩說道。

「因為失心塔認為你是它的摯友,只因你進入它體內一次,還幫它找回了核心青玉杖!其實我也明白,青玉杖一旦和有緣人相逢,便能夠與失心塔重合,現在失心塔認為你是它的恩人,所以索取一些東西,它是不會介懷的!」南宮小瑾落寞道,畢竟青玉杖曾和她患難與共,有時候,青玉杖就是她的第二生命,若不是青玉杖,她還真不知道這些歲月怎麼過來,可能也會和一些老傢伙一樣,選擇沉眠吧?畢竟活得太久,見過的東西太多,每每行走在人間,總覺得一切都似曾相識,但物事已非,心事愁緒湧上心頭,滿懷傷感,極易讓心智扭曲,或者說波瀾四起,看這萬事萬物再沒有歡快可言,毫無意義了。

「走向前去,將手按在塔基之上,你會感受到綠色的淵博大海,你深入其中,擷取三滴清靈玉液!」南宮小瑾開口,望向依舊沉醉在那血脈相連的溫暖感覺中的聖龍立軒。

聖龍立軒睜開眼,輕輕點頭,沒有遲疑,三步並兩步來到失心塔前,濃重的古樸氣息撲面而來,還有那種他在失心塔內體會過的寧靜,超越時間阻隔的永恆的寂靜,詭異到讓人不安。

聖龍立軒伸出手,突然發現金色符文還未完全消失,猶豫了一下,動作沒有停,只見金色符文散發微弱的光芒,淡金色的,卻迅速擴散,把失心塔包裹住,只見上面的雕刻壁畫都如同活了一樣,脫離塔身,或飛翔,或奔跑,或嘯吼,但是毫無聲響,讓南宮小瑾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見失心塔如同透明,裡面露出顏色更深的青玉杖,還有青玉杖握柄處,散發著詭異光芒的黑色物體,眾人都知道,那就是帝林,裡面被封印著諸多魔物。

此時此刻,眾人才感受到盪魔老人的威嚴!

以一己之力,冰封幾十位帝境強者,就在那看起來小小的帝林之中,當真是神通廣大。按聖龍立軒所說,盪魔老人的境界巔峰是在偽聖境,再說他當初以帝境巔峰的實力,加上自創的七十三式盪魔鞭法,在偽聖境強者面前也是自保有餘,那麼等到他到了偽聖境的時候,力量又有多少呢?不言而喻,因為無人能夠揣測得到,一旦超越帝境,修行的實力就不再是能夠靠境界推導出來的了,周圍的一草一木,甚至於時間空間都能成為攻擊的手段。

聖龍立軒沒有發覺失心塔變得透明,因為他的眼睛,或者說魂力看到了一片無邊無際的綠色大海,按照南宮小瑾所說,他的心神以常人不能理解的方式行走,轉瞬間便來到大海最深處,如同現實,一條條黑色的溝壑在海底深處靜靜躺著,還有數不盡的說不上名字的魚類游來游去,聖龍立軒在這些渾身冒著晶瑩綠光的魚兒身上停留了一會兒,不知道南宮小瑾所說的清靈玉液在哪?正一籌莫展之際,圍繞他的魚兒越來越多,最後直接將他包圍,變成一個橢圓形的綠色光源,聖龍立軒由魂力凝結而成的小人突然伸出手摸向綠色游魚,只見游魚突然變成綠色光點纏繞住他的瑩白指尖,最後凝結成一滴綠液。

姑蘇天星等人將目光移向一動不動的聖龍立軒,只見失心塔內綠光大盛,直至看不到裡面的青玉杖,如同星辰般繁多的綠光脫離而出,而此時聖龍立軒正伸出手,綠光凝結著清靈玉液落下,而姑蘇天星等人的心也不由得加速。

一滴!

兩滴!

三滴!

「四滴!?」姑蘇天星等人驚訝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