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老師給我這個奉旨學習的機會。自生以來,我第一次感覺到學習英語所帶來的快樂。 我走過去敲了敲這國之重器,鼎並沒有受時間的影響,聲音還是渾厚有力。繞過大鼎我來到了玄宮的門樓前,那氣勢恢宏就不能用言語表達!單看左右對稱的兩座高大的箭樓,紅牆黑瓦巨柱飛檐,好一派王者氣象。

Home - 未分類 - 「感謝老師給我這個奉旨學習的機會。自生以來,我第一次感覺到學習英語所帶來的快樂。 我走過去敲了敲這國之重器,鼎並沒有受時間的影響,聲音還是渾厚有力。繞過大鼎我來到了玄宮的門樓前,那氣勢恢宏就不能用言語表達!單看左右對稱的兩座高大的箭樓,紅牆黑瓦巨柱飛檐,好一派王者氣象。

玄宮高大的宮牆上,重巒疊嶂建有數個城樓,頂上均鋪著五彩琉璃瓦,屋脊上還有許多異獸飛禽的琉璃窯塑,在這樣的環境中,這裡並沒有顯出任何破敗的跡象,依然猶如剛剛建成的模樣。

玄宮的基座分為三層,一層層向外擴展,由一條白磚長梯相連,直通玄宮正門,階梯在每層基座的銜接處,左右各有神獸相輔,第一層是兩隻馱碑贔屓,第二層是一雙龍龜椒圖,三層是一對男女相擁的塑像,因為離得比較遠看得不是很清楚。

整個玄宮前有條大溝,溝上有五座石拱橋橫跨其上,拱橋下有瑩光閃動,我俯身看到溝內竟然有條銀河,我拿了根熒光棒丟了下去,熒光棒居然沉了下去,看來應該是條萬年不竭的水銀河。

整個流光溢彩的宮殿在白霧的縈繞下,讓人猶如置身天上宮闕一般。這時頭上雲霧中心又傳來「隆隆」的悶雷聲,搞不好又要下雨。我走到大石台上俯看坑下的情況,想看看能不能找到爺爺他們曾經留下的痕迹。

坑下的植被茂密鬱鬱蔥蔥,的確像爺爺所說的,有數條石廊分割其中,望著滿目的綠意盎然,呼吸著高純度的負氧離子,讓身心得到了極大的放鬆和超脫。

「嗬」的一聲低吼,把我從神遊中硬拉回到現時中,我馬上低頭尋找發聲源,坑底林中除了飛出很多驚鳥,就再沒有其他動靜,我拿出遠紅外望遠鏡掃視下去。

本來平靜的樹叢中又是一陣躁動,接著我就看到一個白影,出現在樹冠頂部,我一看到就興奮起來,邊揮手邊大叫道:「嗨!你還好嗎!喲呼!我在這裡……..」

我看到的是一隻巨大的白毛老猿,它的毛髮早已稀疏斑白,老猿有個明顯的特徵就是沒有下巴。

我可以肯定,它就是當年被我下巴那隻野人,沒想到它還沒有死,遇到影視明星我都沒有這般亢奮,揮舞著雙手和野人打著招呼。

「小哥哥!在幹嘛呢!這麼高興!」我回頭就看到正在降下的優子。

得!這位姑奶奶現在是溫和形態。

我激動在下面接住她,把她抱到石欄旁指著老猿,說:「你看!你看!就是那個!就是那個!哈哈!沒想到它還活著!你快看啊!」

優子呵呵一笑,說:「小哥哥!看把激動得這個樣子,你就不怕它跑上找你算賬啊!」

我嘿嘿壞笑道:「它得有這個膽!要是它敢上來,我就親自送它上路!」

優子疑惑的看著我說:「你到底是喜歡它,還是討厭它啊!」

我回道:「你不覺得很神奇嗎?那麼大的傷口它居然沒感染致死,它就是大自然奇迹的見證者,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優子對那老猿興趣不大,轉而走去看玄宮。我意猶未盡的繼續去逗那老猿,後來覺得它可能是在罵我,我索性和它對罵起來,直喊得嗓子嘶啞。

優子在拱橋上喊道:「小哥哥!要是玩夠了,就快過來吧!」

我也過足了癮,便朝優子跑去,上了拱橋向玄宮走去,來到贔屓馱的大石碑前,本想看看碑上刻著什麼文字,走近才知道是塊無字碑。據我所知最有名的無字碑是武則天乾陵的那塊,碑上為什麼無字,很多專家說這是最聰明的做法,意思是說是非功過自有後世評說,無字比有字更加顯得大氣。

二層的銅塑是椒圖,這龍龜是龍的最小一個兒子,和老大贔屓很像,都是已烏龜為原型,不過椒圖要更威武些,它的頭和龍頭很接近,四肢如虎爪尾巴是條蟒蛇,龜殼上還布滿菱形的尖刺。它還有有個名稱叫『鰲』,我去海南旅遊時還見過活生生的,當然和眼前椒圖的造型是大不一樣的。

走到最上層,我終於看清那座男女相擁的塑像,男性應該是人王伏羲,女性是天後女媧,傳說中他們兩個是兄妹關係,但後來為了造福全人類,就亂-倫結合了。

塑像里伏羲從后環抱女媧,而女媧雙臂高舉,側頭凝視著伏羲,女媧腰部以下為蛇的造型,蛇尾緊緊的纏繞著伏羲,奇特的是女媧像下腹突起,似乎有胎兒孕育其中。

來到玄宮正門,上有一塊玉匾上書『琅嬛仙宮』,我看罷覺得好笑,看來這裡主人八成是想做神仙想瘋了,這裡雖然營造得美輪美奐,但是終究還是人為景觀,和虛幻的天宮仙境畢竟還是有區別的。

我走到門環前用力扣了幾下,大叫道:「有人嗎!?要是有能喘氣的,速速來給小爺開門!」

優子習慣了我這瞎鬧的性格,也見怪不怪,就自己去找進去的方法。我敲了一陣也覺得沒意思,推了一下大門但卻紋絲不動,這和我想的一樣,大門定是從裡面卡死了。

優子走過來說:「這裡沒有能進去的開合機關,我們爬到城牆上看看好嗎?」

我想也只能如此,於是走回石台去割了一段繩子,又在繩頭上綁了個登山鎬,做好后就向城牆上拋去,上去后發現上層的建築居然是實心的,全是虛樓。

我罵道:「搞毛啊!我可不是來寫『到此一游』的,弄個實心的宮殿是個什麼意思!」

優子安慰我道:「小哥哥!我看這裡一定是有開合機關的,這玄宮不會真是虛設在這裡,他們花了難么多心思,不會只是做個擺設的!」

聽她這麼一說,我也稍微寬心。又回到大門前用登山鎬使勁砸了幾下大門,大門也不知是用什麼木頭做的堅硬無比,幾鎬頭下去只敲掉表面的漆料。

優子摸著門環說道:「小哥哥,你不覺得這門環有點奇怪嗎?」

我狠踹一腳大門,沒好氣道:「有什麼奇怪的,不就是普通的門環而已!」

優子呵呵一笑,說:「你這個人呀!就是該聰明時糊塗,該糊塗時聰明,就是因為這門環普通才奇怪啊!這裡建造得處處精巧,可唯獨這門環不論做工還是設計都是普通之極,和這裡顯得這麼格格不入,像是刻意讓人不去注意一樣!」

聽她這麼一說,我仔細看起這個門環來,的確像她說的那樣,這門環很是普通,我們華夏在裝修風格上,是很看重大門設計的,大門也代表著主人的身份和地位。而門環正是大門必不可少的功能性裝飾,像有些達官貴人的門環,就用銅獅頭或是銅虎頭來做門環的基座。

而這個門環的基座就個光突突半圓球體,球體的豁口處一個銅環鑲嵌其中,他們既然肯花血本做這麼個奢華的宮殿,這樸實的門環就顯得很不和諧了,我閉上眼睛慢慢摸起這門環來。

不一會我就忍不住好笑起來,這個門環看起沒什麼特別,但仔細摸起來就知道,扶手處這段門環,稍微比其餘環體要細小這麼一點。

我把底下這段環體旋轉到半球形基座內,再用力一拉,整個門環就給我拉出來了,門環與基座有條鏈子相連,我一拉之下就觸發了門內機關,大門裡接連發出一陣齒輪摩擦的聲音之後,宮門便緩緩向內側開啟。

走入兩扇寬厚的宮門之後,出現在面前的是一面巨石屏風,屏風上的浮雕全是些珍禽異獸,有的浮雕上還用水晶來裝飾,繞過巨石屏風。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我面前不是石牆立柱的大殿,而是一個天然的大山洞,洞壁上還有許多大小不一的瀑布,瀑布全傾瀉到洞底的圓形華池中。

整個華池基本佔據了整個山洞的底部,屏風後有一條玉階直通下去,池子中的水清晰見底並不是很深,看來這裡定有其他的排水口,要不然水早就溢出來了。

洞內不用照明就明亮如晝,光源來自洞頂星星點點的晶石,當初建造時定在山壁上打有透光孔,通過晶石的重重摺射把光線引入洞中,光這個設計就可以說得上是巧奪天工了,更絕的是,光通過晶石反射出七彩斑斕的光,把整個山洞襯得就像神仙洞府一般。

華池中央有個寬大的青石台,石台上設有玉石方桌和圓凳。我那還按捺得住,跑下玉階踏入池水中,水只沒到膝蓋,且池水清涼通透,我不禁捧起一把來洗了個臉,那舒爽就別提了。

優子看著手裡的羅盤,面帶愁容說:「小哥哥,這裡的磁場不正常,我的羅盤也失靈了,看來這裡有大量的水晶礦,這水晶有吸收放大的功能,玄宮前的白霧應該就是這麼形成的,我們要多加小心才行!」

我擺擺手說:「不用擔心,我早想到啦!修建這裡的人是想要修仙得道,怎麼會有什麼凶邪之物呢!羅盤失靈也不要緊。你還是快快過來攙扶本座,本座要在玉桌上用善!」

優子覺得我說的也有道理,就跑到我身邊抬起手臂,調皮的說道:「恭請本派第九十代掌教,秦陽,秦大掌教大駕!」

我哈哈一笑,搭著她的手道:「不錯!不錯!待本座日後壯大本教,也好讓你早點當上大師姐,走著!」

「不過我們是什麼門什麼派呢?」這丫頭估計是個電視劇迷。

面前青石台沒有半點雕琢,還是維持原石模樣,凹凸錯落一派原始風貌,想來這也是主人的本意吧,上了青石台來到玉石方桌前,就發現桌上擺著盤圍棋棋局,還是下到一半的樣子。

我笑道:「哈哈!他該不會是真的和神仙在這裡下棋吧,看小爺來破解這個珍瓏棋局!」說罷我動手去碰棋子,誰知道棋子竟是烙死在棋盤上的。

我看優子看著棋盤發獃,問道:「怎麼!你也在解棋局嗎!?」

優子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只是覺得這棋局很奇怪!但是又說不出有什麼奇怪!我要好好研究一下!你不用管我!」

她這麼說了,我也就不去打擾她,四下看起這個山洞來,這個洞雖然大,但我覺得這裡肯定不止這一個地方,應該還有其他大殿,可眼前又看不到其他入口。

就在這個時候,腳下青石台突然一震,我忙起身問道:「怎麼回事!地震啦!」

優子也是一臉茫然說:「不是地震,好像只是這石台動,該不是又有什麼機關開啟了吧!」

我跳下石台,想找出是什麼原因,想可能是排水時間到了,閥門開啟才震動的吧!我正要向池子的邊落走去,就在這時優子在我身後大叫道:「小哥哥!」

我回身一看,我靠!青石台整個升出了水面,同時還發出「嗷」的一聲,優子扶著方桌一臉愕然,接著從大門處又傳來「轟隆」一聲巨響!這下我算是徹底蒙住了!

!! 冬夜的風吹打在玻璃窗上,發出幽幽的聲音。窗戶關得很嚴,任由寒風在外面遊盪。

屋裡林深正幹得熱火朝天。一頭沉的書桌上整理得整整齊齊,連擦了三遍。地也是掃了拖、拖了又掃。

對於林深的反常舉動,李慧進來問了三次,都被林深推了出去。

打掃好房間的林深美美地洗個澡,躺在床上開始閉上眼等待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窗而入。

林深第一次發現冬夜原來真的好漫長呀。

窗外的寒風依舊在遊盪,刮動堆積在樓角的枯敗枝葉,不時傳來「嘩嘩」的聲響。那聲音飄忽不定、似有時無,有些像迷失在夜裡尋不到家門的人,正四處亂撞。

林深往上掖了掖被子,感到窗外肆虐的寒風都被掖在外面,再也沒有聲響。可依然還是睡不著。

「數羊吧!」林深聽說數數可以治療失眠。

「一隻羊、兩隻羊…,四百九十五隻羊。」林深睜著眼睛盯著黑乎乎的窗帘,依然睡意全無。

「能做個夢也好呀!」林深放過了可憐的小羊。

「能夢到任佳就更好了。」睡不著的林深輾轉反側地想。

任佳的身影投影到腦海,平日的一點一滴一顰一笑一回眸,如放電影般回放。林深迷迷糊糊起來。

「原來任佳比羊管用。」這是林深在睡著前最後想到的。

「叮鈴!」鬧鈴響起的時候,外面的天還沒亮。

林深起的出奇麻利,洗漱完后就在廚房裡忙碌起來。當林深父母起來的時候,熱氣騰騰地早點已擺在餐桌上。

李慧在吃了口「三明治」后,笑著說:「今天太陽要打西邊出來嗎?」

「我這是想著早上起來學習,餓著肚子總不好。特地給你們也準備些。」

「這樣呀。我聽說今天家裡有同學要來,是吧?」李慧說這話的時候意味深長。

「都是馬老師安排的。」林深低頭喝著粥。

「這早點做得夠多的,是特地只做給我們吃的嗎?」

「當然!我可是很孝順的。」

一向話不多的父親林遠突然插話說:「我們不要質疑孩子的孝心。林深,今天的午飯你也一起做了吧。」

「啥?」林深傻眼,剛才的話,說得好像有些過多了。

「好呀!今天中午也吃頓現成的。謝謝兒子。」

林深張張嘴,沒有叫出聲來,心裡卻補了句:「不要呀!」

「好!就這樣定了,我們上班去了。」林遠一錘定音。

林深此時也只有啞巴吃黃連的份兒。

父母走後,林深到廚房把粥用小火煨上。又回到卧室拉開窗帘,冬日清晨的一米陽光便迫不及待地透窗而入。

工廠早上大喇叭廣播的聲音響起的時候,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雖然上次探病的時候已經來過林深家,任佳進來的時候還是有些緊張,畢竟這次只有她自己一個人。

「早知道,把杜鵑拉上了。」任佳有些後悔地想。

「早呀!」林深似乎也好不到哪去,把任佳讓到屋裡,就一溜煙地跑去廚房張羅早點。

任佳是吃過早點的,可看到林深端上來的三明治時,又忍不住吃了起來。

「要是你說給準備早點,我就不吃我媽做的了。」任佳覺得就這樣讓林深看自己吃早餐,總有點尷尬。就沒話找話說。

「那以後我天天做給你吃。」林深順口說。不過這話怎麼聽起來都覺得那麼的曖昧呀。

「咳!」任佳喝進一半的粥,差點給嗆出來。

「食不言、寢不語,哪個聖人說的。還是不要說話了。」任佳心裡念叨著。

吃完早餐,兩個人簡單地制定了一下補習計劃。上午任佳先給林深補習英語,下午林深給任佳補習數學。寒假作業就只能留給兩人晚上各自在家完成。

任佳先大致檢查了一下林深的辭彙量,發現果如林深所說,林深的英語真要從初中一年級的知識補起。這傢伙雖然數理化了不得,但英語卻是不得了,跟壓根沒學過沒什麼本質的區別。

對於林深這樣的程度,任佳還是表現出足夠的耐心。先讓林深把初中的課本翻出來。既然你什麼都不會,那我們就從頭開始吧。

林深的一頭沉書桌就放在窗前,陽光靜靜地灑在並坐在書桌前的兩人身上。

冬日的陽光雖然沒有春日裡的明媚、沒有夏日裡的炙熱、沒有秋日裡的燦爛,可任憑歲月如何清冷,它都一如既往的溫暖如初。

任佳講得仔細,林深聽得認真。歲月在不經意劃過指尖的時候,時光卻在這一刻靜好。

如雲樣飄逸的劉海、似霧般朦朧的睫毛、清澈如秋水的眼眸、驕傲挺直的鼻子、紅潤柔嫩的雙唇、小巧精緻的下巴,在冬日陽光的渲染下,這一切都讓林深迷戀不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