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鬼,去你的!”水二孃嫣然一笑,便不再看着男子,反倒是勾引起了這丹宗的弟子。

Home - 未分類 - “死鬼,去你的!”水二孃嫣然一笑,便不再看着男子,反倒是勾引起了這丹宗的弟子。

“唉,這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你師兄我啊,這雙眼看透了太多了!”杭胖雙手直了一眼這眼,白毅看了一下,卻發現這杭胖雙眼卻死死的盯着這水二孃啊。

“額···還是師兄的定力好啊!”白毅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都給老夫安靜下來,老夫乃是這丹宗宗主蘇峯,今日便開始考覈一級煉丹師!你們有丹宗的弟子,也有外來的修士,因此人多則亂,因此此次的考官就有老夫來衡量!

膽敢有放肆的修士,老夫定不饒恕!再說此次這考覈的三大項目,想要成爲一級煉丹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首先必須要凝鍊出二千以上的丹方,再次便是比的速度,這凝鍊的速度越快便是越好,最好也是最爲重要的就是這凝鍊丹藥的藥力的純度!若這三項都能達標,那麼就能成爲這一級煉丹師!

此次參加考覈的修士一共三百二十七位,你們一字型站開,每人發同一大小的丹爐,在凝鍊相同的丹方,堅持到最後並且速度又快,丹藥質量又好的修士便能成爲一級煉丹師!

此次我宗門只有十個煉丹師的名額!望你們好好爭取,莫要辜負這長時間以來的付出與艱辛!”

蘇峯看了看衆修士,散出了歸一境五重天的威壓,這才讓整個宗堂的修士都安靜下來,這參加考覈的所有修士,連忙按照要求一字型排列,不過這宗堂長度有限,參加考覈的弟子一共站了四排,很湊巧的是白毅與杭師兄站在一起,而那趙超卻站在白毅的對面。

“丹爐發放完畢,沒有任何丹方的提供之下,你們儘可能的凝鍊二千以上的丹藥,開始吧!”蘇宗主再次看了一眼衆修士緩緩而道。

“沒有丹方的提供?自己完全憑藉着記憶去煉丹?”一個散修看了看身後堆成小山般的草藥,再看了看這丹爐,神情有些茫然,若是說按照丹方凝鍊丹藥自己還能凝鍊,但是這沒有丹方的提供,自己最多也就是凝鍊數百個丹藥罷了。

“有些意思!”胡耀笑了笑大聲一喝,散出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頓時這放在地上的丹藥頓時懸空浮起,這胡耀立馬一腳踏出,也浮在半空,向身後隨手一抓,拿了數些草藥便開始凝鍊。

“這胡耀真是無趣,煉丹還要浮在空中凝鍊,如此做就爲了高出別人一等麼?唉···白師弟啊,那趙超動了,快快快!”杭胖看了一眼趙超,連忙催促道。

“哦哦哦,來來來,這煉丹複製術就是此刻要展現一下,也好讓這囂張跋扈的趙超看看,我是如何玩虐他的!”白毅笑了笑道,一臉的壞笑。

這趙超開始溫熱丹爐,隨意抓了一把藥草,便將這些草藥開始了分類,白毅雙眼閃過一絲光芒,整個人變的異常呆滯起來,雙眼緊緊地盯着這趙超,但是雙手卻做着與那趙超一模一樣的動作,由於考覈的修士太多,這一幕都也沒有人在意。

但是身旁的杭胖竟也做着一模一樣的動作,這杭胖也緊盯着趙超,溫熱了丹爐,也開始給草藥分了一下類別,不到片刻,這趙超開始煉丹了,這白毅與杭胖也一同開始煉丹了。

“恩?這白辰與那杭胖在搞什麼鬼?有些不對勁,這二人動作一模一樣,這煉丹的方法莫非也是一模一樣?就連自己想要凝鍊的丹藥也是一模一樣麼?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嵐瀟兒站在白毅的對面一排,看見這一幕,也是一臉的疑惑之情,不過他也沒有再次深想,隨即也開始了煉丹。

霎時間整個宗堂的修士都開始了煉丹,這丹藥之氣瞬間迷茫整個宗堂,無數參觀的修士也是年年點頭,不停的在觀看,這觀看別人煉丹可以從中學到不少的東西,因此這每一個觀看的修士也是十分在意這每一個煉丹修飾的手法與技巧。

“戴長老你這方法果然不俗啊!雖然有些低劣,但是解決了我丹宗靈石不足的狀況,這樣更是加大了外界散修與我丹宗的來往,一舉兩得啊!”蘇宗主走到戴長老身旁,緩緩而道,神情之中夾雜着一些感嘆與欣喜。

“哈哈哈,也沒什麼了,這三重天每年此時都會抽走我二重天的大部分資源,我們也是被逼上了絕境了,還好這藥草還能種植,不過這靈石嘛就只能騙取了!

這每一個參加考覈的散修都會繳納宗門十萬靈石,這一百個散修那就是一千多萬的靈石啊,這些都可以成爲宗門運轉的資金啊!哈哈哈···”戴長老一臉的笑意。

“這個方法好,這些散修喜歡追求這些噱頭,那就給他們,我們就收取我們的費用,如此啊也能兩全其美!哈哈哈···”蘇宗主看了一眼煉丹的修士隨即也笑了笑。

“來來來,你與我一同巡察一下這些修士,看看今年我宗門有沒有什麼出類拔萃的弟子!”蘇宗主指了指正在煉丹的修士。

“也好,老夫的愛徒也在煉丹,一同看看也好!”戴長老點了點頭道。

“這三重天的丹宗給本宗主提了一下要收取十名天賦極高的弟子,從我們二重天抽取,老夫心中已有些數,但是這名額還是湊不齊,如今也只有其八,還缺兩位修士!”蘇宗主看了一眼戴長老,心中有些無奈。

“這八人應該是上次考覈成爲一級煉丹師的極爲弟子吧,如今爲了解決這靈石的缺口,想必這次的名額還有不少會流入外界,因此我估摸着我們丹宗的修士能搶到的名額也就五位左右,但是沒有辦法啊,這一邊面臨靈石的短缺,一邊又面臨着名額的流失,只能取其一了!”戴長老也有些擔心。

“恩!這散修之中倒是有幾人有些底子,幸好我丹宗弟子也有天資出衆的弟子!那······恩?”蘇宗主與戴長老邊說邊走,走到白毅身旁之時露出了一絲驚訝之情。 無極大聖的眼神突然變得深邃起來,「我之前重傷之時,推演虛空命運,知道你能夠繼承我的衣缽。所以讓光明把你叫了回來。你可願意繼承我的衣缽?」

楊恆一聽,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他之前還以為無極大聖是發現了道靈的秘密或者是五行真靈樹召喚他回來,完全沒想到對方是想讓他回來繼承衣缽。

「還不感謝師尊!」漓溟尊者對楊恆呵斥道。

談情說案之一玫千金 「弟子願意!」楊恆立即回過神來,恭敬回道。

無極大聖點了點頭,隨即對漓溟尊者說道:「漓溟,你一直是我最得意的一個弟子。但是現在你必須輔佐楊恆。在大劫之時要以他為首,共同抵擋。你能做到嗎?」

「弟子一定謹遵師尊教誨!」漓溟尊者躬身回道。

「嗯!你先退下吧!」無極大聖在漓溟尊者離開之後,拿出一本功法對楊恆說道:「這本無極天功乃是我修鍊的一種功法,我現在將他傳給你,希望你能好好修鍊。」

楊恆立即把功法接了下來,問道:「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你先抓緊時間修鍊吧!沒有實力的話什麼都是妄談,你也可以到其他大世界去歷練,我的原則還是和以前一樣,凡事只能靠你們自己。」

「但是以後有能力之後,一定不能忘了無極聖地。我現在傷勢太重接下來可能很長時間都在療傷。你自己努力吧!」無極大聖淡淡回道。

楊恆正想離去的時候,突然想起一件事,「弟子還有一事想問下師尊,至上大世界是一個什麼地方?」

「至上大世界是現在實力最強的大世界之一,我這裡有一份虛空世界的地圖,上面可以找到至上大世界。你如果想去至上大世界歷練的話可能用的著。」

無極大聖拿出一份地圖之後,接著說道:「漓溟是你師兄,我這次將衣缽傳給你,他心裡肯定會有些芥蒂。但是我的話他一定會聽的。」

楊恆接過地圖,道謝了一番,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吁…」楊恆長鬆了口氣,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開始還提心弔膽的以為對方會算計他,沒想到是一場這麼大的機緣。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漓溟尊者突然走過來對楊恆問道。

「謝謝師兄了,我自己回去吧。」楊恆看到對方臉上掛著一絲絲淡淡的笑容,再想起自己之前的猜疑,心中微微有些汗顏。

他回到自己住的那座山峰,得知尹靈兒已經在閉關后,便開始自己療傷了。

到了晚上的時候,楊恆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他將無極大聖給他的那本「無極天功」拿了出來。

混沌虛空,無窮無極,窺其奧妙,推演命運…

楊恆一句一句將這本功法全部看完,心中被震撼的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將這本功法練成不僅可以預測未知危險,而且還可以參悟命運輪迴之道。

不過修鍊這篇功法之難也讓他望而止步,需要不停的感受虛空之力,混沌之力才能慢慢去參悟。

不僅需要極其強大的神識,還需要有足夠強悍的身體。

楊恆現在的神識,根本還做不到暢遊虛空的地步。

「看來最少也要等到至尊境界之後才能修鍊這本功法了!」楊恆嘀咕了一句之後,把無極大聖拿給他的地圖拿了出來。

整個虛空世界的地圖,楊恆估計這一份地圖的價值完全比的上一件聖器。

地圖上畫的是一片朦朧的混沌虛空,在這片虛空中有四十九個大大小小的星球。每一顆星球又代表一個大世界,總共四十九個大世界。

楊恆從這四十九個大世界中找到了無極大世界、靈源大世界和光明大世界。同時也發現這三個大世界比起其他的大世界要大了不少。

他接著又在一個最角落裡找到了至上大世界。

至上大世界偏於一隅,和其他的大世界直接有一個灰色地帶。

「這個灰色的是什麼東西啊?」這個灰色地帶沒有註解,只是顏色很深,讓楊恆心中很是納悶。

他然後按照無極大世界從光明大世界的距離比劃了一下,從無極大世界過去至上大世界,最起碼要兩年的時間。

不過他還是打算去至上大世界看看,無極大聖的一番話,讓他感覺自己的壓力突然就變大了。

不管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是不是來自至上大世界,他都要去查探一下。

即使什麼都沒發現,也可以去至上大世界歷練一番,對提升他的實力也有很大的好處。

接下來的幾天,楊恆都在煉製丹藥和刻畫陣盤,完成他從無極大殿里接的任務。

他從房間出來的時候,饒素娥正氣沖沖的等在外面。

「你現在才出來,你大老婆都渡劫突破至尊境界去了!」饒素娥大聲說道。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破?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楊恆著急問道。

「她跟那個尊者動手之後就感覺要突破,又不想打攪你,所以自己找地方渡劫去了!你這個做丈夫的可真稱職啊。」饒素娥滿臉諷刺地說道。

「唉!渡劫這種事我也沒辦法幫她,她應該是有把握渡劫成功所以才沒有告訴我吧!」楊恆無奈回道,心中也暗自祈禱尹靈兒可以渡劫成功。

隨後他來到無極大殿把他接了任務都給交了,然後開始挑選八級陣法。

百合陣!

通寶八變陣!

……

伏龍鎖空陣!

楊恆的眼睛一下就被這個陣法所吸引,然後察看了這個陣法的介紹,九龍絞殺,外加縛空,屬於無限接近九級陣法的存在。

他想也沒想,立即就用積分把這個陣法換了下來。然後找到金羽,讓金羽去刻畫陣盤,自己也開始修鍊。

過了一個多月,尹靈兒成功渡劫回來。

楊恆的也修為提升到了蘊養境後期,開始打算著前往至上大世界的事。 此時星雲正帶着風嵐遊蕩在聖城的街道,風嵐換了一身騎士長袍,頭上戴着一頂鋼盔,看上去如一名威武的人類騎士。

“這樣會不會暴露。”夜幽有些擔心地打量着這個魁梧的獸人。

聖城的居民現在正羣情洶涌,被他們發現風嵐可是會很麻煩,星雲看看正對地攤上小玩意饒有興致的風嵐,對他說道:“你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碎葉城的街道要比這裏混亂多了。”

風嵐這隨便的一語,卻深深刺進了星雲的心中,“碎葉城的街道要比這裏混亂多了。”這話久久在他耳邊縈繞着。

夜晚的時候,風嵐就住在星雲的家中,但風嵐卻死活要睡在過道上,他說他早已經習慣了。聽到這裏星雲鼻子裏一酸,他也抱着被子與風嵐一同躺在了過道。

風嵐朝他咧嘴笑笑,“就和以前一樣。”

“嗯。”星雲一點頭,天上正寒星璀璨,他彷彿又回到了在草原遊蕩的日子。

他們躺在被窩裏一起仰望着夜空,“看。”星雲指着天上最亮的星星。

風嵐擡頭看着天上,“是天狼星。”這時風拂起了風嵐鬢角的長髮,“天狼下面就是碎葉城呢。”

星雲的目光從天狼星上滑落下來,他默默唸道:“碎…葉城。”看着那北方的天空,他臉上漸漸露出暖暖的微笑。

獸族圍困聖城的第五天,碎葉城突然傳來消息,碎葉城正遭受攻擊,請求波奇將軍立刻回防。

“這幫廢物,”波奇在軍帳中大怒道,“區區幾支流寇他們都打不過嘛。”

“將軍,我們是不是要…”狼騎隊長問道。

“不用去管他們,今天就立刻給我強攻,一舉拿下聖城。”波奇一揮身後的斗篷說道。

“可是…將軍,如果碎葉城真的失守怎麼辦?”

“這…那就失守好了,誰叫他們人類無用。”波奇將軍走到帳篷門口看着外面的聖城,狠得咬牙切齒,這些人類都是一羣烏龜,就會縮在城裏不出來。

狼騎隊長眼睛咕嚕轉了一圈,“將軍,不如讓那些人類軍隊回去,應該足夠解碎葉的燃眉之急。”

“嗯,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波奇想了想,反正留着那些人類在這裏也是看着心煩,攻下聖城他獸族三萬人馬足矣。“讓那些人類軍隊返回去吧,獸族兵馬按兵不動,我看那些烏龜人類能縮多久,一星期不出來,我就等他一個月。”

“是,我馬上通知下去。”狼騎隊長說完出了營帳。

聖城的城牆上索倫正觀看着獸族軍隊的動向,他已經得知碎葉那邊有了行動。

“看,他們撤退了。”士兵們指着正在浩浩蕩蕩撤離的軍隊。

“爲什麼只有碎葉城的軍隊撤退。”索倫看着仍在原地不動的獸族大營,看來這個好戰的波奇將軍不大戰一場是不肯離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