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嚯嚯,婆娘孩子哭泣連連,人族戰師提着兵刃狂奔而出,面對猶如潮水一般的天族和妖族聯軍無一絲恐懼之色!

Home - 未分類 - 穿衣嚯嚯,婆娘孩子哭泣連連,人族戰師提着兵刃狂奔而出,面對猶如潮水一般的天族和妖族聯軍無一絲恐懼之色!

身後便是自己婆娘和孩子或者是自己老父老母,戰則爲自己部落留下一滴血脈,降則家破人亡自己婆娘淪爲玩物孩子淪爲奴隸,代代爲奴,代代爲娼!

男兒血性擊天,戰!戰!戰!

熱與火飄灑,血與淚垂落,這是根基之戰,勝則黑風部落代代傳,敗則一無所有!

“戰,戰,戰!黑風部落兒郎爲黑風部落而戰,血與淚鑄就我黑風部落萬代根基,生與死化作我黑風部落不墜英魂!”

“點烽火求援,戰蒼穹!”

黑風部落嚎叫鳴聲起,通天峯火將整個部落都照的燈火通明,一具具死屍橫躺在側,人族妖族天族,鮮血匯聚在一起,讓誰也分不清!

黑銘提刀橫斬四方,兵成境小成實力所當無敵,道道收割敵人性命!

“黑銘今日就是你黑風部落滅族之日!”青洪兇悍無比的聲音垂落,兵成境大成氣勢滾滾而出,瞬間把黑銘高壯的身體給逼退三步!

“青洪老兒,今天就是我黑銘有一口氣存在,你就休想進入我黑風部落一步,兒郎們壯志驅韃虜,熱血戰羣虎,戰,戰,戰!”黑銘仰天狂吼。

黑風部落戰師身體一震,體內血氣奔涌,一道道血氣散發而出,匯聚成一道血氣光柱直接衝進天族和妖族聯盟之中,將他們的氣勢瞬間破碎。

“黑銘老兒,年紀都這麼大了,還這麼大的火氣,要不要奴家爲你泄瀉火啊!”碧玉寒嬌笑道。

“妖婦你二人聯手,我黑風部落有何懼,兒郎戰軍起,不死不回頭!”黑銘再次仰天狂吼。

此刻他體內血氣瘋狂無比,竟然在瞬間超過兵成境大成,逼近兵成境圓滿。黑色大刀瞬間劈出,恐怖勁風將地面都給劃出一道長痕。

“好你個老匹夫竟然燃燒兵血,我倒要看看你能夠燃燒到幾時,天族兒郎們人血鮮血的味道你們沒有嗅到嗎?以黑風部落血祭我族英靈,英靈不滅,天族長存!”青洪暴怒道。

“殺……”

天族氣勢在瞬間暴漲,對着那些悍不畏死的人族戰師一波又一波衝擊而去。

“妖族兒郎們,想吃人肉想睡人族美女都給我上!”碧玉寒粗鄙地說。

“吼……”

無數獸吼在瞬間驚起,風寒利嘴對着人族戰師的脖子撕咬而去!

……

千里之外,小蠻部落看到那通天峯火,在瞬間便明白了所發生的一切。有妖族或者天族襲擊黑風部落,黑風部落不敵,強烈求援!

一陣操亂之後,便聽到巫啓渾厚聲音響起:“黑風部落遭受外族襲擊,我小蠻部落千里馳援,驅除異族肅清我人族大地!”

“驅除異族,肅清大地!”

近千小蠻部落精英中精英暴怒道,濃烈血氣隨着他們被調動的血腥激盪而出,體內殺機狂涌眼神都變得森寒起來。

“走!”

巫啓胯下荒虎一聲怒吼,直接化作一道光影對着外界飛掠而出,人族戰兵狂暴而起,一隻只巨大的荒鳥驚起,速度奇快無比的對着黑風部落奔去。

瞬間,霸羽手持殘破石兵腳踏蠻象,化作一道光影緊隨而去。

房中,曦兒驚起扶着上下滾動的胸脯,俏臉一陣驚慌,喃喃而語。隨後,纖細雙腿盤起,雙手合攏放在腿腳,下巴放在膝蓋,玉臂裸露在外,青絲垂落,三分病容更顯憔悴,像是害怕失去什麼東西。

……

在霸羽他們奔襲的同時,青風部落在青山和青泉帶領之下也是對着黑風部落狂奔而去!

黑風部落。

黑銘越戰越兇,可是時間一久,他體內兵血越來越少,整個人都變得虛弱下來。

“嘭!”

青洪一掌轟在黑銘胸膛之上,將他五臟六腑都給重傷,整個人癱倒在地上。

黑銘眼球外凸滿眼不甘,詛咒的眼神望着青洪和碧玉寒。

“黑銘老兒去死吧,你的族人會在黃泉路上陪着你,不會讓你寂寞的,包括你的婆娘兒子還有你那嬌滴滴的兒媳。”碧玉寒陰冷地說。

碧玉寒一掌推出,對着黑銘頭顱斬來。

黑銘無奈閉眼,滿身不甘無處釋放!

“嘭!”

想象中的肉掌並沒有落下,而是滾落一具屍體,那是黑銘之子黑鼎的身體,胸膛被洞穿,鮮血橫流。

“父親……活下去……”

黑銘看着自己兒子殞命,心中悲憤無比,恨不得再次提刀而上,將眼前這對狗男女給滅殺!

“哈哈……黑銘老兒你也嚐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了,殺子之仇,種族大恨今天我就一併報了,讓你黑風部落永遠除名!”青洪暴怒道。

“殺!”

青洪狂吼一聲,一掌直接對着黑銘胸膛印來,一掌絕命!

“嘭!”

一聲炸響,勁氣散發直接將四周空氣都給撕裂,兩道黑色身影直接倒退而出。

“好大的口氣!有我青風部落在此,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些孽畜如何作孽?!”青山寒氣涔涔地說。

“來你一個青山又有何作用,我就不信你能強大到將我二人擊敗的地步!”碧玉寒美目一寒,殺機凌然地說。

“呼……”

無數道盡風乍起,一個青色身影直接出現在他們幾人身前,恨意濃濃地說:“那再加上我小蠻部落,不知道夠不夠資格!”

“昂……”

象鳴擊天,身前幾個妖族和天族直接蠻象給碾壓致死,霸羽心念一動血氣直接被他給剝離而來,瘋狂融入他的體內拓寬經脈。

碧玉寒一愣,嘴裏吼道:“大乖!”

蠻象看着碧玉寒這個騷狐狸冷冰冰的臉,頓時一怒身體一震一股水直接噴出,將碧玉寒給淋了一個落湯雞。而後身體一轉,大屁股徑直對着碧玉寒噴出一個臭屁。

原來在妖族之時,這碧玉寒對蠻象並不好,甚至可以用很壞來說,所以蠻象對她很不友好。

霸羽心中一笑,隨後冷冽地說:“先前廝殺宛若幾世仇敵,現在卻又結盟真是讓人想不透你們妖族和天族這些畜生的想法!”

青洪一愣直接罵道:“好一個挑撥離間的人族小子,用心竟然如此險惡,天族兒郎給我殺!”

“人族兒郎,殺!”

“殺!”

無數道驚寒喊殺之聲捲動而起,幾方人馬在此交匯在一起。

今夜又是一個殺戮之夜。

霸羽現在已經習慣這種與妖爲敵與天爲敵的生活,那種鐵血殺戮讓他霸王血一次次沸騰,手中兵刃一次次飽吟異族血。

霸羽廝殺,一個個異族倒在自己身下,一股股精純血氣便被他給吞噬而來,他的力量越來越濃厚。

現在霸羽已經不到收割了多少生命,掠奪了多少血氣,而且他又感覺到自己力量再次暴漲,已經將要達到煉脈境圓滿。

“嘭!”

“啊……”

青泉被一個妖族直接給轟飛到霸羽身旁,悲痛之聲即刻傳來!

天嫁之合 “啊……”

青泉不斷悲鳴,整張臉都開猙獰起來,霸羽一把扶起青泉,只聽青泉說:“我被人……啊……殺了我,快動手殺了我!”

霸羽一看青泉面容就知道,他已經被妖毒浸入骨髓,若是沒有強者在場這人族天才只能夠腸穿肚爛而死,而且這個過程極爲痛苦,甚至喪失神智陷入殺戮之中。

“嘭!”

下一時刻,青泉一拳轟擊在霸羽胸膛之上,濃烈血氣震盪而出直接將打退幾丈

霸羽心中一沉,這四周之人竟然沒有一個關注這裏,所以只要殺了他就是有嘴也說不清。

“啊……”

一聲悲吼,青泉直接對着迎面而來的巫缺頭顱轟擊而去,嘴裏怒吼:“殺了……”

“霸王扛鼎!”

霸羽一怔,下一刻殘破石兵被霸羽用這一招轟出,直接將青泉爆頭!

“霸羽你殺了青泉,你個叛徒,我殺了你!”

一聲怒吼從巫缺嘴中嘯出! 霸羽一愣,他知道現在自己百口莫辯,所以只能先活下來再說。

面對巫缺瘋狂進攻,霸羽只能夠自保,四下躲讓,不讓巫缺近身。但是,巫缺就像是發瘋一般招招致命,讓霸羽疲於應付。

青山聽到自己兒子被殺,心中怒火鬱積,對着身前青洪猶如火山爆發一般瘋狂擊打。猶如入魔一般,根本就是毫無技巧的攻擊。

巫啓也是一怔,因爲他聽到是霸羽轟殺了青泉,要動霸羽必定會牽連到蠻公。巫啓也是速戰速決,對着身前碧玉寒狂攻不止,一氣呵成,讓她疲於應付!

“走!”

青洪脫離青山攻擊,直接化作一道青色箭矢對着外面狂涌而去。碧玉寒也是抽身而逃,消失無影無蹤!

巫缺與霸羽纏鬥在一處,整個人都像是發狂一般,表現得十分過激。

頃刻,青山攜帶無比怒氣對着霸羽衝殺而去,霸羽突然感覺到一股濃烈到極致的殺機,讓他整個人都冰寒起來。

在瞬間,其身體硬抗巫缺一掌,然後對着一個方向狂掠而去。

“想逃?!你個畜生殺我愛子,今日我就讓你爲他陪葬!”青山狂怒道。隨後身化輕羽,對着霸羽追擊而去!

“昂……”

蠻象怒吼,龍翼一震直接飛到霸羽和青山身邊,象鼻狂舞直接對着青山抽打而去。

“畜生,連你也敢阻攔與我,給我滾!”青山暴怒連連,猶如岩漿狂噴一般瞬間將蠻象給淹沒。

霸羽身體一顫,他沒有想到蠻象如此講義氣,竟然不顧自己安危前來救自己!

青山一掌轟出,那狂暴的力量竟然與象鼻勾連在一起!那一擊空氣震盪,爆鳴如同瀑布擊石!

“嘭!”

勁氣鼓動,青山瞬間被震退,而蠻象則是重重落在地上。蠻象身體雖然有萬石之重,但是它的力量卻是不足四千五百石。面對力氣相當而且暴怒之中的青山當然落敗!

霸羽一怒吼道:“青山老兒,休要逞兇,今日我霸羽在此想要殺便來,要是我眨一下眼睛絕非好漢!”

蠻象象鼻出血,象鼻之上的鱗甲也被那一掌給拍碎。下一瞬間,蠻象血氣震盪龍翼再次一震,又一次落在二人身前,用自己高大的身軀擋在霸羽和青山身前!

霸羽心頭一沉,吼道:“象兄今日我霸羽就和你一同迎敵,看看這老匹夫能夠將我們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