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拼了!」閻羅歇斯底里地再次衝上。

Home - 未分類 - 「我跟你拼了!」閻羅歇斯底里地再次衝上。

郝仁手起刀落,一顆好大頭顱頓時遠遠飛出,鮮紅的血花在太陽下綻開。

「為樓主報仇!」馬隊上一個漢子大叫一聲,他身邊的幾個人也都舉著刀高聲喊道。

激昂的口號剛剛喊出,馬隊前面幾個人都捂著臉慘呼起來。大家仔細一看,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一根亮晶晶的鋼針。

那些鋼針都插在他們的眼睛里,而且還全都是左眼。目擊者們都感覺自己的瞳孔一縮,這誰的暗器手法也太准了!

郝仁不用問也知道,這是宣萱在幫他,宣萱的暗器功夫,那是連自己也佩服的。他回頭笑道:「妹子,你的心地很善良嘛,還能給他們留一隻眼!」

宣萱也笑道:「那當然,小懲大誡,放他們走吧!」

郝仁頓時無語了,射瞎人家一隻眼,還說是小懲戒,這丫頭也夠狠的。不過,這不怪她,一個小姑娘行走江湖,如果一味的心慈手軟,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郝仁又轉身對馬上那幫人說道:「還不走,等著我再取你們的右眼嗎?」

郝仁此言一出,馬隊後面的人立即掉轉馬頭就跑。閻羅一死,一切口號僅限於口號,誰要是當真,那真是眼瞎了。前面的幾個傻瓜就是例子!

轉眼間,威風凜凜的馬隊就走得一乾二淨,就連閻羅騎的那匹馬也跟在馬隊的後面跑了,連為他收屍的都沒有。這是樹倒猢猻散的最佳詮釋!

郝仁牽著宣萱的手,走到胡大猛面前,雙手一攤,故作無奈地說道:「不好意思,猛哥,我為你惹禍了!」

胡大猛笑道:「那沒辦法!我們『獵人公會』不是惹事的人,但也不是怕事的人,否則在這天獄城根本沒有出頭之日!」

陳應松則比較小心:「要不要把閻羅的屍體給收一下!」

胡大猛搖了搖頭:「事情已經做下了,就不要再有什麼婦人之仁!今天算是徹底把『曲香坊』給得罪了,估計一會兒天郁那娘們就會帶人來,那屍體就讓他們收吧!我們快點把這事報告給會長!」

說著話,胡大猛、陳應松帶著郝仁和宣萱走進「獵人公會」的大門。

「公會」的後院,「記賬處」的賬戶老龔正一絲不苟地把兩個捕獵隊收穫的軟魅和獸皮做登記。外面那麼大的動靜,他竟然絲毫不為所動,足見他的修為之深,已經不受外物的影響。

老龔做完全登記,又把賬目拿來讓胡大猛和陳應松核對,並讓二人簽字。從現在起,他們的收穫就算是正式入庫了。

做完這一切,胡大猛問道:「龔先生,會長今天在家嗎?」老龔的修為比他深,地位比他高,也比他更受會長的信任,他在老龔面前一向很恭敬。

老龔眯著眼笑道:「會長要是在家的話,你外面那麼大的動靜,他會裝作沒聽見嗎?」

胡大猛說道:「既然會長不在家,那今天這事我就先給你說吧!」

接著,胡大猛把郝仁和宣萱叫了過來,介紹道:「這位兄弟叫郝仁,這一位是他的媳婦!」

老龔仔細打量了郝仁和宣萱一眼,見他們一副不亢不卑的樣子,不由得點了點頭。

然後,胡大猛又把郝仁和宣萱自從進天獄城,到入「獵人公會」,再到剛才在「公會」門前殺人的事全都說了一遍。

老龔聽了頓時半信半疑:「你能打死五級魅獸,只用了三拳?你能殺死閻羅,只用了一招?」

郝仁微微一笑:「你想試試我?」

老龔連連搖頭:「我就不跟你試了,一會兒天郁夫人會來找麻煩,到時候你能解決他們,我就信了!」

老龔的話剛說完,一個下人跑了進來:「龔先生,不好了,『曲香坊』的人打進來了!」 龍王歷劫歸來,重整龍界,短短三日,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原樣,只是龍界的左右兩大長老一死一囚。

左銘被降之後關押在困龍崗,封印是龍倚天親自設下的,留他一命,只為那一聲大哥。

龍界藏書閣內。

龍唯心的緩緩查找搜尋,她記得那本書就是放在這附近的,在哪裡呢?

「唯心,你在找什麼?」龍倚天那張溫潤的半張面龐,突然從一本書拿開來的空隙中探出,對上龍唯心的驚訝的眸子。

眼前忽的閃現出被龍倚天抽掉的那本書,龍唯心心中一驚,那不正是自己找的那本……《神龍遺書》!

天啊!

她一大早就來這裡找,就是為了這本神龍遺書當中自己年幼情竇初開時寫的一首直白的告白情詩放在這這本有可能會傳到龍倚天手中的書中,就怕被龍倚天發現,現在倒好,竟然直接落在了他的手裡。

「隨便看看,天外魔不是要來了嗎,我看看有沒有記載天外魔的書籍,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龍唯心轉身朝一邊走去,目光繼續在書架上掃來掃去,似乎真的在找什麼。

龍倚天將手中從架子上撤下的書重新放回書架,一個瞬移來到龍唯心身邊,抬手將龍唯心打橫抱起,金色髮絲輕輕的劃過龍唯心的臉龐。

「天外魔的事情,我已有對策,你該操心的不是這個。」雙手公主抱著龍唯心從藏書閣一邊走出一邊開口。

自然的將手勾在龍倚天的脖子上,龍唯心疑惑的開口問道:「那我該操心什麼?」

話落,轉頭看向那本被還原的《神龍遺書》,暗暗送了口氣,幸好沒有被發現,否則就是丟臉丟大了。

眼底餘光看到龍唯心大鬆了一口氣的樣子,一雙幽深的黑瞳之中閃過戲謔之色,卻並未言語,抱著這個珍愛的一路從藏書閣來到那片他們相識的雙生並蒂荷花池。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難得龍倚天會這般吊胃口,龍唯心抿嘴不語,她也想知道,是什麼驚喜。

「吼——」

突然化身一條通身金色的巨龍,卷著龍唯心盤旋在那片美如仙境的瀑布下方。

赤發飛舞,龍唯心踏空停在半空之中,周身黑紗狂舞,額頭眉間的一紅色靈石熠熠生輝。

金色巨龍一雙眼睛,依舊是漆黑幽深,金龍巨口忽的張開,發出一聲長吟,猛地朝龍唯心的肩膀咬去。

「咯咯咯……」

龍唯心身子猛地一個下沉,躲過那張幾乎要將自己吞噬的龍口,一串輕快的銀鈴般的笑聲與龍吟聲,與瀑布俯衝下來的水流聲交雜在一起,融成樂曲,幸福而歡快。

「吼——」

金色巨長龍尾輕輕一掃,龍唯心只覺後背一個猛烈的撞擊,身子就勢朝前撲去。看著面前熟悉的金色龍鱗,熟悉的黑色眼眸,雙臂張開,緊緊的摟在了金色巨龍的龍頭之上。

嘩嘩嘩——

抱著那金龍脖頸,身體懸空,只感覺身體一個旋轉,便被金色巨龍帶著闖進了疾馳的瀑布之下。水浪,漫過龍唯心的頭,淋濕她的衣。

「吼吼——」

當一片瀑布落下之際,一通體黃色的金龍與一提醒偏小赤紅如火的赤龍雙雙出現在瀑布之中,一前一後的追逐與這片天地之間。

從瀑布中衝出的赤龍搖晃著龍尾低低的盤旋雙生並蒂荷花池中,亂了一池荷花。緊隨其後的金龍猛地一頭扎進荷花池中,池水盪起大片漣漪。

「嘩——」

一聲破水而出的聲音,紅色赤龍的龍頭處忽然地出現另外一個另外的金色龍頭。

「唯心……」

輕輕的話語,令赤色龍身突然靜止了下來。

一金龍一赤龍頭對著頭,僅僅相挨,靜靜的停留在一大片接天蓮葉的並蒂荷花之上。宛如一幅靜止的畫,美輪美奐。

「唯心。」

又是一聲輕呢,金色龍身忽的一陣金光閃現,幻成了一身著白衣的金髮男子。

「怎麼……」

聽到龍倚天的話,赤色龍身也瞬間變成了一紅髮黑衣的玲瓏女子。龍唯心看著龍倚天開口,然而話還沒說完卻戛然而止。

「你帶我去哪?」

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什麼的龍唯心攔腰被龍倚天摟在懷裡,腳下生風,直朝並蒂荷花池的最裡面飛去。

「去要了你。」疾馳中的龍倚天微微低頭側臉,在龍唯心的耳際開口道。

啊?

風太大,她沒聽清楚!

沒錯,龍唯心只感覺到龍倚天攔在自己腰際的手臂有些發燙,嘴角的笑意有些邪魅,卻是並沒有聽清楚那句直白的話。

「這是……」

停留在半空中的龍唯心看著面前的場景,眸子中儘是驚訝之色。

大片大片的雙生並蒂荷花中間,竟然不知何時有一塊清澈的溫泉,似乎被結界包圍,與周圍的荷花池一分為二,裊裊冒著熱氣的溫泉水,突然出現在荷花池的中間,自成一派天地。

在這生活了幾百年的龍唯心無比確定,之前並沒有這樣的地方的,難道是龍倚天回來后建造的?

「去玩玩?」

龍倚天略帶蠱惑的低啞嗓音響在龍唯心的耳際。

「恩。」

的確是個好地方,點了點頭,便準備一躍而下,腰際的手卻是猛地一個用力,將龍唯心的身子拉了回來。

「此泉名為天養靈泉,是我從蓬萊調運到這裡的,不過,溫泉可不是這麼泡的。」

「那是……」

半空中龍倚天將二人身子調換了位置,面對面的看著龍唯心,放在龍唯心腰間的修長的五指,輕輕一勾。

一件黑色抹胸長紗突然自身前敞開,緩緩從半空中向著水面落去。

涼風習習,龍唯心清眸一瞪,低頭見黑紗已經快落於水面,猛地一個俯衝,伸手去撈。

「噗通,噗通!」

連著兩聲落水之聲,龍倚天緊隨著龍唯心落入天養靈泉之中。龍唯心緩緩從從泉中露出半個身子,舒服的吐了一口濁氣,這天養靈泉果然舒服,意念一動,便朝著飄到了遠處的衣服游去。

「褪盡鉛華,方是這天養靈泉的最佳泡法。」

健臂長伸,一把將往前游去的龍唯心拉近懷裡,龍倚天攔在龍唯心後背的手臂輕輕朝下一拉,龍唯心上身最後的一件裹體衣衫也被褪去。

「只是泡溫泉嗎?」

雙手頂在龍倚天的胸膛,撐起雙臂,龍唯心這才意識到什麼,怒目相識的看著面前面帶笑意的男子,不用低頭,她也知道自己這是一絲不掛了,咬牙切齒的開口。

「當然,不只。」龍倚天薄唇輕啟,似乎沒有注意到龍唯心那吃人的眸子,略帶薄繭的雙手緩緩劃過龍唯心光滑如絲的後背。

那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正從龍唯心的眼睛緩緩下移,濃郁的情慾氣息頓時充斥著這方溫泉結界之內。

完了,今天好像要交代到這了。

龍唯心心中忽的想起一個聲音,轉眸之間忽的看見面前男人衣冠整齊的樣子,龍唯心頓時覺得不公,嘴唇微嘟,抵在男子胸膛的雙手倏的撐出赤紅色淡淡的火焰,對著那完好的白衫一頓撕扯。

刺啦刺啦兩聲,兩個人便赤誠相對。

抬起左手直接勾在龍倚天的脖頸上,頗有一番,我不怕你的氣勢,目光緩緩從龍倚天的臉上移動到那結實裸出的胸膛上,右手抬起,「啪」的一聲拍在上面,因為沾水的原因,聲音格外的清脆嘹亮。

「恩,跟想象中手感差不多嘛。」儘管心中已經咚咚咚的跳個不停,龍唯心還是一臉不服輸的挑眉看向龍倚天,似乎對著身材還是有些挑剔一般。

忽然,見到龍倚天眸中一閃而逝的驚訝,龍唯心更是得意了。卻不料,下一秒,自己就自食其果的恨不得咬了舌頭。

「呵呵呵……」龍倚天忽的仰天輕笑,爽朗的笑聲一傳千里,笑夠了,龍倚天才伸手輕抬起龍唯心的下巴,眼中笑意更盛的開口道:「說吧,你想象了多少次?嗯?」

嗷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