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唐春照準那座大山一拳轟去,頓時,空氣直接給打出一個鐵鍋大的通道。不久,轟隆一聲震天響來,大山倒塌了。泰冬陽臉色慘白,身子在打著擺子。

Home - 未分類 - 「哼!」唐春照準那座大山一拳轟去,頓時,空氣直接給打出一個鐵鍋大的通道。不久,轟隆一聲震天響來,大山倒塌了。泰冬陽臉色慘白,身子在打著擺子。

「記住,主子就是主子。風天天是我的女人,以後你要像對待我一樣的待他。還有。別盡想著玩女人泡馬仔。真想玩的話努力突破,到生境時你就可以化形為人了。而且,以我現在的魂神之力,就是在千里之外一個念頭也能把你給全滅了。」唐春兇巴巴的教訓道。(未完待續。。) 泰冬陽老實了,真老實了。

歇了一天之後,唐春跟風天天坐在沒毛的小泰身上直衝雲宵而去。不久就飛出了半牢山。發現那座廢墟城中已經不見一個人了。估摸著全給嚇跑了。唐春直接就叫泰冬陽往帝國學院飛去了。雖說沒毛,但是,泰冬陽功力高了。其飛起來比以前還快得多了。

唐老大在小泰身上跟風天天打情罵俏著,那是酸得小泰都快掉了大牙。不過,此刻,宋家正被一片悲哀籠罩著。

「怎麼會是如此啊,怎麼會如此啊!」宋家家主宋天德差點要咆哮了,桌子上就擱著幾片屍體。血跡還未乾呢,自然是宋家四老其中二人的。上百宋家核心族人都被悲傷籠罩著,宋家大院里一陣悲哭之聲。

「肯定是象胚乾的,就是那該死的畜牲!我們看見,那畜牲龐大如山。居然能在空中飛行,一個跨步過去就是二三十里。太可怕了,它一拳下去,天都會給捅出一個窟窿來。」宋新說道。

「蠻力唐死了沒有?」宋天東問道。

「肯定死了,那個傻b。就靠點蠻力也想在半牢山混。」宋新哼道。

沒有不透風的牆,宋家四老死在半牢山的秘密在二天內就傳遍了整個紫月城。

「想不到四老居然會死在半牢山,不過,他們去半牢山幹什麼?」李家家主李魚摸了一下下巴,臉上自然是幸哉樂禍的笑著的。

「這個就不清楚了,裡面全是猛獸。估摸著以為裡面有寶去挖了。想不到把自個兒也陪進去了。」李宏天說道。「聽說宋德天跑去找尚喜了,希望尚喜能出面招集一批高手去半牢山查一下根由。」

「尚喜是沒辦法肯定必去了,不過嘛,想把學院的高手調過去就難說了。尚喜不過三掌院之一,而學院真正的實權卻是掌握在常理副院長燕山河手中的。沒有他的允許是不可能派高手去的。而且,就連宋家四老都死在半牢山,那裡面肯定有恐怖的存在。學院才不會那般的傻派人去送死。」李魚冷笑道。

「而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宋家現在失去了頂樑柱子四老。宋家還有什麼驕傲的資本。估摸著著隨著四老的死亡,宋家在學院的地位也將隨著降低不少的。不過,幸好還有個尚喜這個女婿在撐著的。不然。宋家。危險了。」李宏天一臉笑意。

「宋家也是霉運連連,小一輩的宋九文被蠻力唐干成了殘廢,中年一輩的宋天東也給打傷了。現在連老一輩的全都去了。宋家還有什麼驕傲的資本。」李魚冷笑。

「會不會跟蠻力唐春有關係,聽說學院要大力培養那個傻子的。」李宏天笑道。

「半牢山之事應該跟他沒有關係。滅一個蠻力唐何必動用四老。去一個就夠了。」李魚搖了搖頭。

而風家也是震動了。派出了大批高手直奔半牢山而去了。因為。風天天到現在都杳無音訊。她可是風家主的女兒。而且,風天天以第一美也是風家的驕傲。甚得老祖宗們的喜愛。

一個多月後泰冬陽終於看到了帝國學院,老泰激動啊。終於可以解脫了,不用再整天活在別人的屁股下了。而且,這段時間唐春用了凝生果為老泰療傷,這凝生果的確神奇,短短一個月,泰冬陽光禿禿的身體上居然長出了一些絨毛。有點像是剛破殼而出的小鴨子似的,可愛得很。

當然,這段時間泰冬陽轉彎抹角的想打聽唐春的功底子,唐老大那能讓他如願。都是神秘一笑,小泰每回都覺得自己吞了一隻死蒼蠅般難受。老子堂堂的死境初階高手居然給人當家僕,當坐騎。一個大高手混到這種地步也沒啥活頭了。

泰冬陽落地了,頓時,身子一習嗦收縮到了二指大小。還真是像極了一隻破殼而出的雛鳥站在了唐春的肩膀上。可是風天天很喜歡小泰這小鳥啊,硬是從唐老大肩膀上搶過來抱進了懷裡玩樂。

嗎滴,老子的女人給小泰揩油了。唐老大鬱悶的想著,發現小泰貌似還相當享受似的。一雙小虎嘴輕輕的擦巴著風天天那傲人的胸脯。唐老大朝著他捏了下拳頭,老泰嚇得鳥身一啰嗦,趕緊停止了揩油。

「蠻力唐回來啦?天天學姐回來啦。」不曉得哪個學子眼尖,老遠就看見了。一聲尖叫,頓時,學院里湧出了幾百學子來。好像迎接凱旋歸來的英雄似的,那是給了蠻力唐無上的榮耀。

唐老大也得瑟啊。

「蠻力唐,這次半牢山試煉有沒得到帝王參之類的好貨?」某學子問道,唐春頓時滿腦門子爬上了黑線,這些傢伙如此熱情的原因原來就在此啊,道,「沒有,能撿條命回來就不錯了。那隻象胚太恐怖了。你們估計聽先回來的學長們講過了是不是?」

「噢……」人群頓時失望。

「蠻力唐,趕緊去學院報道吧。不然,曹院長可是急了。」某學姐好心的提醒道,唐春跟大家打了招呼,匆匆往曹副院長辦公室而去。

「好,能活著回來就好。」曹院長拍了拍唐春肩膀,道,「你先去洗一下,爾後跟我去見掌院大人。」

風天天先溜回紫月城向家族報道去了。

「回來啦?」見唐春回來,謝哈大張開了那雙昏花的眼,表情平淡。

「呵呵,曹院長叫我洗一把過去。好像是掌院要見我。」唐春笑著,看了謝哈大一眼,頓時,心裡大驚。以前功力低看不出謝哈大的身手來。不過,現在雖說還不能完全看清楚,但已經能夠隱隱感覺到謝哈大的實力了。至少比自己強了二個小階位。那這麼一推測,謝哈大豈不是死境大圓滿甚至生境初階強者了。

難道謝哈大就是帝國學院的保護神,那一對最神秘的存在之一。那另一個又是誰呢?三掌院中的某一位,好像不像。莫非是武王的後代?唐春覺得自己現在離真相是越來越近了。那心臟也有些不爭氣的跳動了起來。

「呵呵呵,作為一個新生,能得到掌院接見,這對你來講是莫大的殊榮。」謝哈大笑了笑,「對了,這次到半牢山應該有收穫吧?」

「功力提高了一點,不過,這個也算不上收穫。俺覺得最大的收穫就是發現了一處神秘的地方。那地方……」唐春把五指谷說了一下,餘光在緊緊的盯著謝哈大。

「獨角麒麟的祖地,倒是個重大發現。要知道,獨角麒麟可是咱們帝國學院開院祖師的坐騎。既然你能得到它們的唯一真血的幼崽信任,那得好好對他。」謝哈大說道,唐春把那幼崽拿了出來。

「那就先擱我這裡吧,這幼崽估摸著是因為私自跑出去幾年時間。所以,身體很弱。那隻山窮是不會照顧著他的,我想辦法弄些藥材來熬煉一下它。」謝哈大說著,看了看唐春肩膀上那可憐的泰冬陽,突然笑道,「這鳥也太慘了一些,快變成肉皮鳥了。」

「老頭,你敢說我偉大的泰冬陽是肉皮鳥?活不耐煩了是不是?」泰冬陽大氣了,現在功力達到了死境初階,脾氣可是也跟著見長了。唐老大訓叱他他不敢吭聲,可是不願意讓別人埋汰自己的。

「噢,你難道不是肉皮鳥,你看你這身鷹毛本來是雄壯的。現在嘛,成啥了,遠看就是一小鴨子。」謝哈大居然不生氣,笑道。

「老頭,你,公子,我要教訓他一頓。」泰冬陽大氣了,請示了一下唐春,唐春居然含笑看著他。這傢伙認為唐春是默許了。

從唐春肩膀上騰空而起,一下子身子漲大到鐵鍋大小,伸開那爪子抓向了謝哈大。唐春也當然是故意的,就是要逼謝哈大露身手。不然,真把自己天天當傻子耍了。

「哎呀,這惡鳥,傻小子,趕緊攔住它。我這身老骨頭可受不了他拆的。」想不到謝哈大趕緊一轉躲在了唐春身後,全身發抖。

「哎呀,這鳥,脾氣真是太沖了。怎麼能胡亂的抓人呢?」唐春嘴裡說著,身子卻是閃開了把謝哈大露了出來,這貨朝著泰冬陽一眨巴眼睛,那傢伙更為兇悍的撲向了謝哈大。

「鳥要殺人啦,救命啊,救命啊!」想不到謝哈大居然像一潑婦一般大叫大跳了起來,不久,嘶地一聲,學院一個高手護院出現在了靈牌堂,冷冷的盯著唐春。

「好了小泰,別折騰人了。」泰冬陽只好收身縮小站在了唐春肩膀上。那護院唰啦一聲又滑空走了。

老傢伙,居然還想繼續裝傻?唐春心裡有些鬱悶。

「呵呵,傻小子,還不去,曹院長估計等急了吧?」謝哈大笑著,突然伸手摸了一下泰冬陽,氣得這傢伙跳起來就想抓人。不過,轉爾,唐春突然喊道,「停!」

泰冬陽懸停在了空中,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唐春。

「小泰,還不感謝大師『長毛』之恩。」唐春哼道。

「長毛,啥意思,毛病。」泰冬陽丈二和尚了。

「笨蛋,看看你的身上。」唐春哼道,泰冬陽往身上一瞧,頓時,全傻眼了。他落了地,獃獃的伸嘴在身上那粗壯的羽毛上舔著,一臉的獃痴相。想不到自己這身羽毛在瞬間就長出來了。而且,貌似比以前還要粗壯得多。

「少……少主,咋回事兒?」泰冬陽一臉迷糊。

「這就是大師摸了你一把的效果。」唐春含笑。(未完待續。。) 1更到!今天5更連爆,來點啥,各位,兄弟!

「大師,這真是你乾的,怎麼可能,這一摸就長出毛來了?這是什麼法術啊?不會等下子又沒掉吧?」泰冬陽可是相當的疑惑這個。

「長出來的怎麼會沒掉,除非你再被人拔掉。」謝哈大淡淡笑道。

「大師,小子沒猜測錯的話,這應該就是武王的『生境』力量了。」唐春一個作躬,一臉恭敬,說道。想不到謝哈大居然是生境強者。這也太恐怖了。

「呵呵呵,生之力,萬物復甦。小之,可以讓生物恢復。大之,可以讓天地復甦。天地之間,你生它就生,你滅它就滅,這就是生死之境。」謝哈大說道。

「多謝大師。」小泰這次是真的服氣了,想到自己剛才的可笑舉動。在謝哈大面前,一家一根指頭就能捏死自己千百回了。

唐春把獨角麒麟幼崽交給了謝哈大后直奔曹院長辦公室而去,在曹院長帶引下不久進了常理副院長燕山河的辦公室。

燕山河居然也是個胖子,那身材跟胖子長得居然有幾分相似,唐春覺得好笑,估摸著掌院大人平時疏於鍛練,再加上酒色過度引起的罷。不過,轉爾,唐春傻眼了。獃獃的看著燕掌院。

因為,他太像胖子了,兩人居然有著五分相似。而且,貌似以前在哪裡見過他。再一想,唐春有些明白了。

「呵呵呵,蠻力唐。我這身材有這麼吸引你嗎?咱可不是風天天那第一美。」燕山河看著唐春,一臉親和,笑道。

「小子失禮了,不過,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我見過掌院大人。」唐春一個躬身,笑道。

「噢,在哪?」燕山河笑道。

「大虞皇朝的桃園拍賣會上,小子沒記錯的話,掌院大人還拍走了我的一首詩。並且。還給了小子一塊試煉牌。只不過結果是沒用上。我是靠蠻力進學院的。」唐春笑道。

「哈哈哈,不錯,還能看得出來。不過,你這身『蠻力』非凡啊。」燕山河承認了。人家咬字『蠻力』兩個字特別的重。當然是點破了唐老大在裝憨了。

「呵呵。小子想體味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唐春笑道。承認了,轉爾說道,「不過。掌院大人跟我的五弟胖子不無關係吧?」

「你說呢?」燕掌院笑道。

「兒子,或者侄兒。」唐春問道。

「都不是。」燕掌院的話又讓唐春疑惑。

「不可能吧,世間有長得如此相似之人?」唐春搖頭。

「這個不成器的傢伙,他是我弟弟,真名叫燕逍遙。」燕山河笑道。

「啊,弟弟,還燕逍遙。不過,我那五弟的確夠逍遙的。不過,麻煩了。胖子是你的弟弟,而他又是俺的弟弟,這個,可就不好理順這些關係了。」唐春乾笑了一聲,他能感覺到,燕山河估摸著是死境大圓滿強者,比自己強。

「哈哈哈,那你叫我哥就是了。」燕掌院一句話出,曹院長差點震掉了下巴。

「燕哥好。」唐春厚著臉皮,馬上稱兄道弟了。

「曹坎,此事是秘密,不可外泄。」燕掌院收斂了笑,曹副院長當然只剩下點頭的份頭了。不過,看唐春的眼神全變了,一絲忌憚再也難以掩飾住。

「對了唐春,學院準備重點培養你,你有什麼想法?」燕掌院說道。

「學院還有能拿得出手的嗎?」唐春故意如此。

「哈哈哈……講得好。帝國學院還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嗎?」燕掌院豪氣的笑了。

「唐春,可不能如此說。學院能把你作為核心弟子培養,那是看得起你。而且,我們帝國學院建院接近上萬年了。實力雄厚,大陸揚名。學院有許多秘密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能說沒有拿得出手的了,你太小看我們帝國學院了。」曹院長可是有些不服氣了。當然,也有小拍燕掌院馬屁的意思。

「呵呵,曹院長,唐春如此的講的確有道理。的確,他有這個資本講這句話。」想不到燕山河卻是如此的講。

「掌院大人,唐春如此的講也太囂張了一些是不是。莫要說他,就是死境初階強者也不敢在咱們學院面前如此囂張。」曹院長爭辯道。

「呵呵,你認為蠻力唐的實力如何?」燕院長笑道。

「一身蠻力可怕,可以戰勝氣通境大圓滿強者。像宋家的宋天東,不過,他估摸著是太輕敵的緣故。真正式比試的話就不一樣了。我是說假如有給宋天東第二次機會的知,情況肯定會大逆轉的。」曹副院長說道。

「呵呵,就是再給宋天東十次機會也不會是唐春對手。」燕山河一句話出,曹副院長真的震驚了,瞪著一對金魚眼難以置信啊。

「這,怎麼可能啊。他剛二十啊。」

「天才是不需要用年齡來衡量的,不然,那就不是天才了。」燕掌院說道。

「儘管如此,唐春最多半武王境界。咱們學院各大分院長都有這種實力。就是我來說,也無限的接近這個境界。」曹副院長還是有些不服氣。

「呵呵,半武王,在唐春面前只能當人肉沙袋。」燕掌院搖了搖頭。

「那他?」曹院長那小心肝實在是經不起再折騰了。

「他可以跟我對打三招。」燕山河說道,曹院長是徹底傻眼,真正的傻眼。獃獃的看著唐春,一臉的石化狀態。那嘴張著就是合不攏。燕院長的實力在曹院長眼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聽說尚喜副院長以前不不服氣,認為這個常理副院長應該給他當還差不多。所以,向燕掌院提出了決鬥。

結果。燕掌院一巴掌就把尚喜這位死境中期的強者煽下了擂台。而且,在家裡休養了一年才恢復過來。那蠻力唐可以跟燕掌院來三下,那豈不是說他的實力比尚喜掌院還要強悍,那是個什麼樣的境界,那是個什麼樣的道理,20歲的絕世天才,還有天理嗎?

「唉,我還真是井底之蛙了。」曹院長很英明,很果斷。馬上,居然朝著唐春躬身了一下。道。「曹某有眼不識,還請唐大師諒解。」

「呵呵呵,沒事,曹院長可是俺的導師。」唐春一臉笑眯眯的。曹坎突然感覺一陣子惡寒。心說當你的導師。那跟當人肉沙袋有啥區別。

「這些就不要外傳了。」燕掌院交待了一下,爾後把曹院長支走了,屋子裡就剩下唐春兩人了。

「我現在明白了。老五的挨打功如此的厲害。並不是他身體好,而是因為,我一直被他騙了是不是燕哥?」唐春輕輕關上門后,笑道。

「開始估計你是被騙了,不過,他實力的確不怎麼高。到現在也不過半武王境界。真是家門不幸啊,他是我們燕家最小的弟弟。我跟他的歲數整整差了幾十年。」燕山河說道。

「家門不幸,人家一個家族能出現一個半武王境界強者就應該叭著嘴笑了。看來,燕家門弟太高了,高到不可攀的地步了。」唐春說道,心裡也暗暗震驚。

「唉,有些事你並不懂。燕家是有二位死境強者。但是,燕家的大麻煩並沒能解決。這個世道,強中更有強中手。要不是他們顧及到帝國學院這塊金字招牌,說句使自己難堪的話,燕家,估計早被滅門了。

這也是我一直痛心這個小弟不爭氣的緣故。其實,胖子很有天賦。生下來時機緣巧合居然服下了上古朱雀的『口寶』。

當年他降生時,一對朱雀神鳥剛好路過燕家。頓時引來了天象震動,空中飄騰著一條長達幾里的彩色飄帶,這就是吉祥的天兆。

而胖子生下來時那啼哭聲很大,震得整個燕家大院都在抖瑟。一隻朱雀估計是好奇就飛了過來。結果,嘴一張,滴下了一滴綠色晶亮的『口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