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灰色的力量再次變化起來,相比於前一次,這一次就如同一個巨大漩渦,頓時迅速旋轉,在漩渦中的一切力量都似乎在轉眼間就被吸走。

Home - 未分類 - 銀灰色的力量再次變化起來,相比於前一次,這一次就如同一個巨大漩渦,頓時迅速旋轉,在漩渦中的一切力量都似乎在轉眼間就被吸走。

「這乃是我從海嘯中所領悟的海漩渦!」

得意至極的聲音碾壓下來,這一舉,這小子不死也要重傷!

第241章 磅礴的撕裂力量幾乎就在轉眼間將於非周圍的所有力量都盡數撕裂,除了宛如一尊神祗的虛神,巋然不動。

「給我裂開!」眼瞧著籠罩在於非身上的虛神沒有崩裂的趨勢,對方大怒一聲,整個銀色力量就如一張巨大的網從首端被迅速地擰起。

也就在這時候,本來處於平靜狀態中的於非卻是突然一動,手指上的天武戒在得這一瞬間爆發出來了威力。

只見得虛神在猛然間本來虛幻的身影,竟是在眉心間猶如洞開了一道銀白色神眼,光芒掃過銀灰色力量,就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令於非沒有想過的是,銀灰色力量被輕易地撕開了一角。

似乎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銀色力量會被撕裂,虛空中頂上的那道銀灰色身影猛然踏步而來。

要知道銀灰色力量被撕裂開一角,海漩渦的力量就損了一大截,還想要對付一位五重境的高手,幾乎難有勝算。

於非感覺到天武印的厲害,臉色頓時好了很多,眼看到銀灰色的力量在那道銀灰色身影出現之後迅速收斂回退,他明白這一擊擊中了對方的要害。

「五重境,怎麼可能有力量撕裂本座的銀灰色力量!」

這銀灰色身影身上穿著一件散發著銀灰色光芒的長袍,一頭灰色頭髮凌空飛舞,頭上竟有兩隻銀色長角,一雙青瞳閃爍著妖光,很顯然是一名妖物!

於非頓時就猜測到此妖來自不死之海,卻不知為何跟魚龍舞結有仇怨。

而且對方的實力居然達到了六重境巔峰,重掌玄之又玄力量的程度,這樣的高手就算是於非得到了天武印,也不得不小心應付。

「小子,本座來自不死之海,你還是第一個撕裂本座的銀色法座!」

在所有銀灰色力量收斂之後,落在對方手中的一尊銀灰色的法座,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

「閣下擅自闖入我師尊修鍊之所,揚言要把整座宮殿毀了,是何道理?」

於非這是明顯地懂裝不懂。

「小子,我跟你師尊乃是老古交了,如果我出手殺了你,她應該會出來吧。」對方似乎根本不吃他這一套,恍惚間,就到了於非身前,一掌向於非的腦袋拍了下來。

於非在如此近距離地靠進對方,立刻就從中感受到了蛟龍的波動力量,對方乃是一頭修鍊有成的蛟龍。

就在妖龍拍下手掌之時,於非就在瞬息間捕捉到了妖龍手掌的變化,完全在呼吸之間就變成了一隻龍爪,鋒利的龍爪揮拍下來。

於非很明白,即便是五重境的強者,恐怕在如此近距離之下也要被撕開玄力,被蛟龍爪子抓在腦袋上,瞬間就會腦袋崩裂!

妖龍的爪子才是蛟龍最深藏的武器!

也就在這時候,虛神突然變大,凌空一抓抓了下來,宛如一尊巨人,當下就將對方拿捏了起來。

「想要捉拿我?」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妖龍沒想到自己沒有傷到於非,反而自己被一隻巨手擒拿了起來,令得他勃然大怒,扭身一轉,迅速從虛神的巨手中脫去。

不過,就在妖龍以為自己擺脫巨手轟殺之後,卻是愕然發現自己居然依舊處於虛神巨手之間,此刻,虛神的雙手正向他抓了下來。

妖龍這時才明白,他著了於非的當了,現如今他根本是困于于非設下的全套中,一時半會恐怕難以從虛神鬼神莫測的攻擊中全身而退。

「天武訣到了玄武境五重境以上,就開始出現演化武道玄之又玄的修鍊方式,這隻不過是其中一些!」

於非見自己所想到的辦法起到了作用,頓時多了幾分信心,看來在天武印的力量幫助下,加上從天武訣中領悟到的力量,未必就不能擊退妖龍。

「小子,你應該就是擊敗過海梟王的那個年輕人,本座可不是海梟王那種蠢貨,今日就乘此機會毀滅了你!」

妖龍在幾分鐘后,終於從虛神的手掌中逃了出來,顯得頗為狼狽,但此刻臉上的猙獰狂傲之色卻是收斂了很多。

「我不管你誰,想要進入這裡,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於非根本不會在意妖龍的威脅,在幾張爭鬥中,明顯是他處於上風!

海梟王說要動手斬殺於非,此時此刻卻根本沒有貿然下手的意思,而是仔細地看了看虛神,本來不屑一顧的他,像是突然間看到了極為神秘的武學。

一瞬間,就看到海梟王的神色凝固了下來,彷彿中了魔頭一般。

看到妖龍出現這一幕,於非突然心裡冷冷一哼,冷笑道,這可是一個絕佳屠殺蛟龍的好機會,特別是這頭蛟龍修鍊成了武道,如果能夠一舉斬殺他,就算是他手上的銀色力量寶座也能夠輕易得來。

但於非很明白,妖龍還沒有完全失去戒心,這時候自己出手,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這是古老的武學,太深奧莫測了,本座定要得來!」

發現虛神眼神中不同尋常之處,妖龍發給你露出貪婪地神色毫無顧忌地道。

看妖龍似乎在領悟虛神的力量,於非臉上驀然露出了幾分陰沉的笑容,手掌上的力量已經醞釀得足夠強橫。

他揚起手臂,直接朝還處於痴迷於虛神身上的妖龍拍了下去。

這一掌幾乎用盡了於非所有力量,但他並沒有把握能夠誅殺對方。

但妖龍很快就反映了過來,眼看到於非一掌朝他頭頂迅猛而落,那一朵銀白色花瓣讓他瞬息中有些許的迷茫。

不過,在危險來臨之時,妖龍突然間將頭頂上的角撞向了於非的手掌。

妖龍的龍角鋒利無比,居然能夠穿透重重力量,幾乎要落在於非的手掌中心。

不過饒是如此,在四十八重法門進攻之下,妖龍的龍角突然間斷裂,與此同時,要龍的神曲也被迅速地震了回去。

被於非一招擊中,妖龍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抬起頭來看了看於非,冷冷一笑道:「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削斷我的龍角!小子,看來,你絕對是一種上佳的美味!」 妖龍在說話同時將自己被截斷的半截龍角攝拿到手中,朝自己頭頂上斷了的龍角覆蓋了下去。

原本被於非強橫一擊所削去的半截角竟然在瞬息間重新長到了上面。

於非明顯地看到了妖龍所使用的力量中蘊含了妖力,並且融合了回生訣的奧妙,但龍角接上,他也能肯定已經沒有當初那般堅韌,幾乎能夠擊穿玄花力量。

「小子,本座先將你煉化,再去找魚龍舞不遲。」

妖龍裂開嘴露出貪婪之色,看來是想要把於非所掌握的力量全部煉為己有。

只可惜妖龍忘了於非的實力,當初在不死之海,於非斬殺了七頭蛟龍,曾經逼得海梟王退卻,眼前這頭妖龍雖然實力比起海梟王來要高出不少,但他現在的實力較之當初亦是增強了很多。

如今他把煉妖訣練到了自己都不知道會對妖物產生何種感覺的程度,瞧著準備再次進攻的妖龍,他臉上的笑容不禁多了幾分詭譎。

妖龍怒吼一聲,突然間身軀猛然拉長,居然在這瞬息間顯化出來自己的妖身,一頭銀色長角,灰色鱗甲覆蓋全身的蛟龍盤踞在了虛空中,張開巨口直接朝於非殘忍的撕扯下來。

說是蛟龍,但卻已經脫離了蛟龍原來的形體,這頭妖龍的身軀要龐大的多,身上的鱗甲似乎也堅不可摧,巨大張開,彷彿大海中央出現的一個巨大漩渦,虛空都被彷彿被扭動,一切力量在這瞬息間如要被吸進一般。

這樣強大的力量讓於非都有種難以承受的感覺,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天武戒中的天武印似乎也在這瞬息間感受到了危機,大有撤離的意味。

「怎肯退讓!」

饒是如此,於非此刻已經沒有了退卻的機會,如果這時候閃離,很有可能會被妖龍一口吞入,被迅速扭曲成一團力量。

冥冥之中,他堅韌的武道意志表現了出來,頑強不退的決心讓得在那一瞬間,天武印似乎受到了極大鼓舞!

虛神在那一瞬間,驀然爆發巨大的實力,只見得虛神突然間凌空而擊,化作一道玄武印朝妖龍轟擊了下來。

似乎在那一息,玄武龐然的身軀出現,朝妖龍撲了上去,強橫的一擊,讓得妖龍向後倒退了不少才堪堪停了下來。

不過於非所能動用的天武印實力有限,玄武印一擊而逝。

妖龍雖然被擊退,但這瞬息之後,便又捲土重來。

「小子,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剛剛那是一道玄武的印記,如果我吞噬了你,就能奪取你所掌握的一切!」

妖龍咆哮著,巨大身軀纏繞虛空,猶如獵食一般向於非沖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魚龍舞從宮殿中出現,眼看到妖龍俯衝下來,立刻變幻手訣,凌空中一道玄武大玄通在她身前凝現,在妖龍逼近的那一剎那,玄武大玄通終於完成,玄武再次出現,對抗蛟龍。

魚龍舞微微鬆了一口氣,如果剛剛的玄武大玄通沒能夠凝現,她現在應該被妖龍撕裂了身軀。

「師尊,這頭妖龍的實力很強,特別是他的妖身,不過我有煉妖訣,念動之後,應該能夠對他產生影響,到那時,師尊可以想辦法出擊!」

於非挪移到魚龍舞的身邊,眼看到魚龍舞勉強凝練出來的玄武大玄通難以抗衡妖龍,決定動用煉妖訣。

「我剛剛武修到緊要關頭,勉強才能夠顯化玄武大玄通一小部分,想要誅殺妖龍幾乎不可能!」

魚龍舞很清楚自己這邊的實力,即便是她,也沒有辦法能夠斬殺了妖龍,但如果有雷霆力量,卻能夠一擊將妖龍重創。

「為今之計,我們將這頭妖龍逼退就是,誅殺妖龍以後再想辦法。」於非卻也沒想過將這頭妖龍斬殺,畢竟以他的實力能夠自保已經不錯了。

魚龍舞點了點頭,只怕他們還不能將這頭妖龍趕走。

「煉妖!」

於非隨後神色鄭重無比,口念「煉妖」二字,開始頌起了口訣,隨著煉妖訣起,橫空之間彷彿就有重重無形的力量將妖龍包裹起來。

而此刻,妖龍以其強大的實力將玄武再次擊潰,轉身徑直向魚龍舞方向逼了過來。

不過猛然聽到了於非的煉妖訣,轉瞬而已,便引得妖龍勃然大怒,青瞳迅速轉向於非,隨後露出了可怕的殺意。

「煉妖訣!小子,你想以煉妖訣傷害本座,只怕你會死得更快!」

於非見妖龍突然轉向自己這一邊,神色更是凝重了幾分,煉妖訣也暗暗多加重了力量。

頓時,虛空中出現了重重青色火海,似乎要把一切妖物焚燒殆盡!

妖龍掃視了一眼周圍的火焰,擺動身軀,銀灰色的力量散發出去,令得青色火焰消散了幾分。

「我要你死!」

妖龍龐大的身軀徑直朝於撞了過來,一雙爪子舉起凌空抓了下來。

卻是在這時候,於非動用所有力量念動煉妖訣,原本重重火焰里竟然生出了幾條電光,紫色的電芒交織而成,竟將妖龍的去勢阻撓了下來。

「煉妖生電!」

魚龍舞看到這一幕,眼神里不禁多了出幾分異樣的神色,畢竟就算是她也未必能夠將煉妖訣練到這種地步。

如果再進一步便是放煉妖化雷,到這種時候,恐怕是妖龍這種境界的高手也要退避三舍,根本不敢跟於非相鬥。

妖龍明顯地向後退了退,似乎有些忌憚火焰中的電芒,但此刻已經容不得他多想,身軀扭動,強行朝電芒衝撞了過去。

眼看到這一幕,魚龍舞卻也在這時候暗暗再度凝聚力量,準備在妖龍衝出電芒之時,發出最強的一擊。

「嗤嗤嗤嗤嗤!」

電芒從妖龍的身軀上穿過,立刻讓得本來氣勢凜然的妖龍身軀抽搐了幾下,繼而才能再向於非這邊撲來。

但被電芒穿過身體之後,妖龍所能夠爆發的力量明顯弱了很多,所抓下來的爪子力量也沒有了那種撕毀一切的力量。

魚龍舞眼看時機成熟,挪移身軀,出現在妖龍的左側,抬起手掌來一掌朝妖龍的身軀拍了下來,力量在這一瞬間得到了十足的爆發! 魚龍舞一掌運用的是六重境高手的頂尖實力,饒是妖龍的本尊在連續承受兩次進攻之後,也是被強大的力量掃了出去,龐然的身軀在虛空中盤繞了一圈,方才停頓了下來。

但於非念動的煉妖訣卻並沒有停頓下來,反而更加強大起來,火焰中一道紫色電芒迅速遊動,隱隱有雷霆的聲音。

在這時候,於非似乎將煉妖訣的力量再次增強了一重。

妖龍的本尊瞧了一眼虛空中的火焰,刻意掃過火焰中的紫色電芒,青瞳中露出強烈的殺意,剛剛被紫色電芒穿過身體,竟是詭異地消耗了他不少的力量!

除非是渡過雷劫的妖仙,將妖力轉化為仙力,才能不懼怕雷霆的轟擊。

儘管是一道紫電,但對於妖龍這種還未渡過一次雷劫的妖物來說,卻是能夠造成不少的威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