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腿撞擊在一起。

Home - 未分類 - 兩條腿撞擊在一起。

男子滿臉的興奮和笑容,自己腿上尖銳的刺,即使是鋼板也可以捅穿的,何況是人呢。

“桀桀,怎麼樣現在死的不是我了吧!”

他搖搖頭,冷漠道:“你們這些特種兵就是可笑的,明明這是有着生死危險的事情,但是你們竟然還是想要抓活的,你知不知道這樣你自己會死的很慘,我不會給你一點面子的。”

兩人的腿此時連接在一切。

林凌無比緩慢的動作,將自己的腿一點一點的抽了過來,在他的腿上再一次有血洞,鮮血不斷的流淌出來,唯一慶幸的是,男子爲了行動不受到太大的限制,刺也是斷的,不然骨頭徹底碎掉,那就真的完蛋了。

可此時腿部依舊傳來鑽心的痛苦。

神祕男子看了一眼林凌顫抖的腿,得意的笑道:“怎麼了,現在是不是連擡起腿的力氣都沒有了,那你可就不是我的對手了,你說說吧,你究竟是想要怎麼死!”

“你放心,我還是比較尊重強者的, 我給你一個機會。”

他無比的得意和興奮,顯然認爲林凌死定了。

這樣狀態還怎麼戰勝他,但他同時也佩服林凌,確實是一個厲害的人,如果不是這些鋒利的東西,將不是林凌的對手。 “你想怎麼死?”林凌反問一句男子。

“我想怎麼死?”

男子指着自己,輕蔑的笑道:“你不要以爲你們的人來了,就可以抓住我,老子有了你這樣的人質,只要是給我一艘船我就可以走的,想要抓住我是不可能的,想要弄死我更是做夢。”

“今天死在這裏的是你。”

林凌看着男子冷冷的笑容,搖了搖頭道:“那就真的抱歉了,你要死了。”

說完,他直接擡起自己剛纔受傷的腿,朝着男子就提了過來。

神祕男子不屑,一條骨頭都有可能受傷的腿,竟然是來踢他,這不是玩笑一般的事情嗎?

立馬擡起自己的腿,甚至可以將鋒利的地方躲避過去,沒有選擇應對林凌的腿。

他想要多玩一會。

“咔嚓。”

神祕男子面色一變,他聽到了清脆的聲音,可並不是理想之中林凌的腿,而是他自己的腿。

骨頭碎了。

“啊!”

一聲慘叫,一條腿站在地上的他,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感受到剛纔自己提出的腿,徹底是碎了。

他滿臉驚恐的樣子,嘴脣顫抖的問道:“你的腿怎麼回事,不可能的。”

剛纔可是遭受了重擊,怎麼可能還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彷彿腿一點事都沒有呢!

“你需要知道嗎?”

林凌不屑一聲,邁着腳步走過去。

他站在神祕男子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男子,陰沉道:“說,你是什麼人。”

男子這一次似乎被嚇傻了,自己的一條腿斷了,剛纔自己的一擊必然是造成骨頭傷害,爲什麼還可以如此恐怖,所以他害怕了。

“我是天狼的人。”

“天狼。”

林凌重複一遍,頓時範天雷那邊就傳遞過來了消息。

天狼是國外的一個****組織,他們遊走於全世界各個國家,全部都是一些訓練有素的人,人數也是衆多的。

在全世界他們經營者各種生意,踐踏很多國家的法律。

“你們來夏國做什麼?”

林凌不想管其他的事情,只想知道這些人來夏國的目地,因爲這是威脅到夏國安全的事情。

夏國對於很多國外的犯罪分子,完全成爲一塊香餑餑了,畢竟很多一些戰亂的國家,徹底是沒有任何價值了,即使是完全沒有法律,但是東西也沒有地方賣,也沒有人買。

那麼他們自然就是要想出路,那就是簡單的。

在戰亂的國家生產製造,然後產品帶入到和平的國家,但對於任何和平國家,這都將是受到阻攔的。

天狼就是一羣打通線路的人,他們的行爲簡答粗暴,直接採用對抗的方式。

曾經有一個國家的安全,硬生生被天狼這樣的組織給搞壞了,最後國家內部都是不受到控制了,普通人都變得瘋狂起來了,來時想着辦法賺錢,這纔是最可怕的事情。

如今夏國如同鐵通一般,不允許任何一件影響國家安全的事情出現,這樣的天狼組織還想對夏國這麼做。

“你真是錯了。”

林凌搖搖頭,冷漠道:“你們不應該來夏國的,那對於你們來說是見十分危險的事情,任何想要夏國做壞事的人,都將死在這裏。”

“我知道了,我錯了。”

天狼成員男子哀求道:“千萬不要殺我,我不是夏國國籍,你沒有權利殺我的,即使我犯罪了,你也要將我重新交回屬於的我的國家。”

一般外籍人員犯下小問題,直接會移交給隸屬國,當一些嚴重就不允許的。

不過在一些國家,同時也是有着爭鬥的,如果要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即使一些大事情也可以將自己的人要回去。

“你放心。”

林凌點點頭,冷淡道:“既然你是外國國籍,縱然是會受到優待的,跟我走!”

聽到這話的天狼組織成員同樣要站了起來,下一刻,從他的腰肢上直接掏出一把槍,朝着林凌就指了過去。

“砰!”

槍開了,但是林凌直接從眼前消失了。

“咔嚓。”

一隻腳直接踢在天狼組織男子的手臂上,無比清脆的聲音,顯然這麼一腳直接將男子的手臂都給踢斷了。

“啊!”

一身慘叫,槍也掉在地上了。

“你沒有機會了。”

天狼組織男子聽到林凌的話,瞬間就被嚇傻了,剛纔竟然是躲了子彈,這個人真的是瘋了嗎?

最關鍵的是,即使現在仍舊是一種平靜的樣子,似乎沒有任何一點緊張,不知道是因爲自己的強大,還是盲目的。

林凌話音剛落,慘叫的聲音就開始想了起來。

林凌沒有任何一點客氣,開始對天狼組織的這位男子殘忍的對待了,手腳是必須要廢掉的,因爲這樣的一個人,如果要是給任何機會的話,都將是會可怕的存在。

他們殺人不眨眼,一個個只是在乎自己的生存,普通人的生與死,完全是一種無關緊要的事情,這纔是真正令人顫抖的事情。

慘叫的聲音一道接着一道。

不遠處的李二牛他們也被嚇了夠嗆,何時林凌有這麼殘忍的時候。

“他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刺激。”

李二牛對着林曉曉問道:“你跟他說什麼了嗎?這麼會這麼殘忍。”

“還不是因爲你。”

林曉曉不服氣道:“你受傷這麼嚴重,剛纔更是要死了,他怎麼會這樣的放過那個傢伙。”

什麼優待俘虜,善待一些罪犯。

這是不可能的了,林凌絕對不是那樣的人,當真正遇到一些需要教育和悔悟人生的人,自然就乾脆的動手。

“你個殘忍的傢伙。”

林凌咬着牙,陰冷道:“你明明可以選擇其他方式躲避,根本不用殺了那對夫妻,也不用殺了兩位治安隊員,你這樣一個只是知道殺戮的傢伙,應該死。”

天狼組織男子看着林凌的腳,發出哀嚎的聲音,大聲的喊着:“不要殺我,我可以提供信息,最近有一批很大的貨物進入到夏國,這是我們天狼組織的貨,價值巨大!”

“一旦要是進入到夏國的話,必然會引起很多可怕的事情。”

林凌淡淡一笑,問道:“詳細內容。” “林凌。”

一道聲音。

林凌準備繼續摧殘天狼組織男子的動作停了下來。

“醫護人員馬上到。”

範天雷看了李二牛一眼,轉而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威嚴道:“你們天狼組織膽子真大,竟然還想在我夏國土地上犯罪。”

飛燕伏龍傳 剎那間,原本跪在地上身體上不斷流出鮮血的他,如同猙獰的野獸一般,一下子從地面上衝了起來,掏出一把槍。

“砰。”

無比干脆的一槍,直接打在林凌的腿上,然後迅速稍微後撤一步。

這是聰明的行爲,他知道林凌的實力,如果依然保持近距離的話,很有可能林凌一個乾脆的動作,讓他跌入到深淵之中。

一槍擊中腿部,林凌身體踉蹌好懸跪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一臉震驚,男子被林凌打的已經是很慘了,手臂和腿部都遭受了十分嚴重的傷害,可現在竟然還可以如此迅速的的移動。

太強悍了,他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身體。

“桀桀。”

男子發出冷冷的笑容,冰冷的雙眸一直都在盯着林凌等人,獰笑道:“夏國的特種兵,你們確實非常厲害,我竟然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我知道,如果他要是想殺掉我的話,那是相當容易的事情。”

林凌身體稍微移動,立馬男子陰冷的吼道:“不許動。”

“你現在依然覺的自己可以走嗎?”

林凌輕笑一聲,不屑道:“既然被我們發現了,即使你手中有一把槍的話,你也是絕對走不掉的,你知道嗎?”

確實他們沒有預料到,出現這樣的情況。

一個受傷如此嚴重的人,還可以依舊是威脅到他們的安全。

“走不掉?”

“砰!”

又是一槍。

作爲他這樣的人,自然不會有任何一點的廢話,他們都是十分乾脆的人,爲了活命和安全,纔是最重要的。

“你們可以攔住我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