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沒有,那就鑄造求仙台。

Home - 未分類 - 就算是沒有,那就鑄造求仙台。

年齡越大,身體也就越來越不行了,特別是早年久經戰場之上,留下了太多的暗疾。

侯君集很想讓自己能夠強大到不會生老病死,能夠追求無上的仙道。

人間的帝王,已經不值得他覬覦了。

那不過是一個把人困在了皇城中的囚籠一樣,還要擔心自己時不時被暗中的敵人所襲擊。

侯君集已經把那個位子當做了他尋求仙人的重要工具,而不是隻止步於帝王寶座。

只不過,這樣的心思,他從未對身邊的所有人談起。

大部分人都以爲,侯君集其實是支持太子的人,也是朝堂之上支持太子的大臣之一。

現在支持太子,也算是朝堂上政治正確的一件事情。

畢竟太子李承乾也算是賢德之太子,未來對於大唐而言,也算是一位明君。

如果支持其他皇子,這豈不是想要慫恿那些皇子奪嫡,觸了陛下的逆鱗?

侯君集一邊看着大唐時代週刊,一邊說道:“是啊,沒有想到昔日君子之風的蕭瑀,竟然會做出這般事情來。”

當真是陰狠的一個人,竟然讓人混入了皇宮,成爲了一個假的內侍。

然後強虐後宮的陰妃,當真是給了李世民一個大大的打擊。

聽說,李世民在還爲此頭疼了好長時間,身體也出現了一些毛病。

這正合侯君集的心思,正想要對蕭瑀說,做的好。

最好能夠讓太子李承乾坐實這個罪責,讓李世民的臉丟的更大,估計能氣的吐血。

到時候,李世民的身體不如以前,隨時都能病逝。

而太子也因爲這件事情被拉下東宮之位,也就能夠十足地動搖大唐的根基了。

可惜,大唐國師的能力當真是強大無比。

僅僅三天的時間就找出來幕後的真兇了,也的確讓大家小小地吃驚了一下。

“老爺,聽說國師已經來益州了?那陛下會不會因此而……?”

老管家的意思很明顯,陛下會不會怪罪他們。

侯君集喝了一口茶,說道:“我這胳膊現在還受着傷,陛下乃是聖明之君,如何會怪罪我等?”

“老爺說的是。”老管家在侯君集身邊已經有三十多年了。

自然明白自家老爺的一些心思,想要支持太子李承乾,卻又有一些目中無人,似乎有心想要指染那個寶座。

說起虛僞,可能老爺和蕭瑀也算是一路人了。

……

馬周卻一個人在房間裏面,看着書籍。

此書乃是玉山書院幾位老學究經過了國師江楓的指導,編纂出來的書籍。

叫做富國論。

裏面涉及了很多內容,從最基礎的農開始。

可以說,這樣一部富國論,真要是懂了,絕對能夠讓一個國家強盛起來。

而當年這樣一本書籍,在朝堂之上也掀起了軒然大波。

有人甚至是想要把這本書籍當做是妖言惑衆的反書,但是礙於國師的身份,沒有人敢站出來罷了。

御史臺的一些人,倒是覺得這本書籍不適合教導那些學子,一旦有人利用這本書籍的知識,讓大唐之外的番邦富強起來,對於大唐而言,也是一個威脅。

不過最後這本書還是放在了大唐玉山書院的藏書閣。

而大唐的一些官員,有機會可以去藏書閣借出這本書來,這些都是學子抄寫的。

至於原本,至今還在藏書閣。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的書籍,馬周現在也沒有了心情。

跟着侯君集來到了益州,他發現對方似乎有一些太過了,處處都透露着一些詭異。

侯君集這種人看起來像是一個能征善戰的大將軍,早年也跟隨陛下立下了汗馬功勞。

可是好像又有一些居功自傲。

但是在朝堂之上,卻又成爲了一個正直仁義的吏部尚書。

所以讓馬周有一些看不透這位吏部尚書,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本來在發現賊人之後,就應該立即對三臺縣展開搜索,不管是這裏有沒有敵人。

可是侯君集一直在猶豫,讓馬周和孫伏伽都發現了一些端倪。

幸好國師很快就解決了長春宮的事情,而陛下又下旨讓國師親自來益州。

這軍餉的事情事關重大,應該早一些解決。

侯君集好像有意在拖延,卻又顯得比誰都着急,當真是讓他們兩個人不好辦了。

一動不如一靜。

既然如此,那就等着國師前來親自尋找軍餉。 碧落山谷內,一人一蟻,隆風和一名北冥衛。

宛若兩道疾馳破空的箭,隆風和那名北冥衛突地撲面而來。

兩人都沒有選擇使用魔法,而是打算直接以近戰的方式,選擇儘快結束這一場比試。

他們都想當然地以為,雲笙是一名魔法師,她吟唱也需要一段時間。

只是兩人躍起時,百足蟻將的口中,噴出了兩道毒液。

毒液腥臭,見肉既腐,才剛站沾上了那名北冥衛腿,他就覺得一陣劇疼。

「有毒!」

隆風眼明手快,抓起了那名北冥衛,他周身,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風元素,就如長了風翅般,靈敏地躲開了毒液的攻擊。

該死的畜生!

隆風目光一狠,揚起了手來,一道風鐮斬向了地上的那頭百足蟻將。

一片白茫,鋪天蓋地的魔法水霧,從四面八方用來,就像是忽然興起了一層沙塵暴。

三人一獸的身影,迅速被這一片來勢洶洶的水霧給遮擋住了。

在如此厚重的魔法水霧下,哪怕是視力再好,也只能模糊看清個模糊的人影。

比說是近身攻擊,就想找到人也很困難。

水霧還在不斷地加重,天地之間,彷彿就只剩了一片白茫茫。

隆風大詫,他沒想到,雲笙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裡,釋放出如此大規模的魔法水霧。

以為用這樣的水霧,就能困住他們!

在出擊的同時,早已完成了魔法吟唱的隆風輕蔑地笑了笑。

魔武者,是可以同時吟唱和繼續鬥氣的,翠綠色的風系元素,先是不停地在隆風身旁聚集。

風之力,將厚重的水霧,散開了些許,視線也開闊了許多。

隨著風系魔法元素越來越多,它們不停地成形,交織著,形成了一道道宛若半月的風鐮。

「去,風鐮之牢,」風鐮就像是聞到了腥味的狂獸,朝著迷霧中一個模糊的人影撲去。

風鐮之牢,數百道風鐮形成了一個綠色的牢籠,將雲笙困死在了當中。

粗暴的風鐮劃過,想要從風牢中逃脫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在這時,轟隆,天空一陣巨鳴。

原本被水霧迷亂了眼的北冥衛和隆火,抬眼看去。

天空,一道劃破長空的驚雷撕裂了天空。

扭曲灼熱的閃電,****而下,暴戾的雷電之力,直刺風牢,風之力遇上了更加暴力的雷電之力,一擊而潰。

紫色和綠色的風之力,撞擊在一起,絢爛奪目,最終,紫色的雷電之力,佔了絕對的上風。

隆風的面色,青紅交接。

但更驚人的一幕還在後頭。

「嗡嗡」

一陣猶如捅了馬蜂窩般的怪異聲響。

隆風只覺得眼前一花,魔法水霧才剛散去,地面上,迅速飄起了一朵「烏雲。」

見鬼了,地上哪來的烏雲?

那烏雲,還在快速移動。

仔細一看,那分明是成百上千的飛蟻。

每一頭飛蟻,都只有白蟻大小,但它們的體型比一般的白蟻要大一些,還長著有力的翅膀,性情也要兇殘了百倍。

百足蟻將的徒子徒孫們,雖然個頭小,可是聚少成多,數千的蟻兵,哪怕是吞噬一頭象族魔獸,也是須臾之間。

它們飛行能力驚人,見肉即啃,見血即飲。

隆風這才知道,他上了雲笙的當。

那頭看著微不足道的蟻獸,竟然也是一頭能夠召喚魔獸的獸將級別的存在。

只可惜,隆風知道的已經是太遲了。

面對成千上萬的飛蟻,其後果,比面對馬蜂還要可怕,唯一的出路,只有逃!

心知不妙,隆風疾呼一聲,人已經退開了數尺。

可那名叫做宋安的北冥衛,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百足蟻將的毒液,劇毒無比冥衛慘呼出聲,只是已經中了毒的他,哪裡是飛蟻的對手。

那片飛蟻雲的速度很快,成千上萬的飛蟻一撲,眨眼之間,就將那名北冥衛整個都包裹住了。

那名北冥衛慘呼著,滾落在地,他不停地在地上翻滾打骨著,卻全無招架之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